【禁文】最後的侮辱-蔣介石日記揭谜(五)

【新唐人2011年1月5日訊】

【黄花岗杂志編者按】雖然自蔣介石日記在美國開放閱讀以來,共產黨學者和國民黨學者猶如“趕集”似地穿梭在大陸、台灣和美國各地,他們的閱讀研究成果,更能夠在大陸和台灣通行無阻。但是,這篇文章,目前無論是在大陸和台灣都不能發表。本刊囿於這一實情,決定自本期起予以連載,請海內外的讀者給予關注。

作者:安長林 童瀟竹

第二篇《採訪錄》評點(上)(2)

蔣介石是個什麼人

人物週刊:內地對蔣介石有沒有一些誤解?

×××:我舉一個例子。我們以前對國民黨的抗戰通常講八個字,叫“消極抗日,積極反共”,但是你現在如果去參觀盧溝橋的抗日戰爭展覽,就會發現,這八個字已經不見了,在原來寫那八個字的地方,換了新的八個字,叫“正面戰場,繼續作戰”。

點評﹕

記者問的是內地(大陸)對蔣介石這個人有沒有一些誤解,中共學者答非所問,以蘆溝橋的抗日戰爭展覽會換了八個字作證明,即“消極抗日,積極反共”,變成了“正面戰場,繼續作戰”,用以說明共產黨對“國民黨”抗戰的重新評價。

然而,記者的問話雖然十分謹慎,用心卻十分明白,是問中共學者在閱讀了蔣介石的日記之後,對過去我們大陸,說白了,就是共產黨對蔣介石的造謠、謾罵、詆毀和徹底否定,是不是事實,到底對不對?雖然其問題中,可能包括對蔣介石是否領導過抗戰的誤解,但又絕不僅僅是指抗戰這一件事情,而是問對蔣介石這個人的誤解。然而,中共學者非為不懂,而是不願也不能回答。所以,他就突發奇想的想到了蘆溝橋抗日展覽館那八個大字的“變換”,並且用以敷衍之與搪塞之。

然而,蘆溝橋抗日展覽館那八個大字的變換,又與這位中共學者赴美閱讀蔣介石日記有什麼關係呢?難道該展覽館八個大字的變換,是因為“學者”從美國讀日記回來後請共產黨改的嗎?當然不是。因為這八個大字在學者赴美國閱讀日記之前,就已經改變了。因此,他對記者的回答才是答非所問,南轅北轍。此其一。

其二,就算該展覽館的這八個大字是因為學者赴美回來叫共產黨改的,那麼,這變換了的“八個大字”,也還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嘛!因為,所謂“正面戰場,繼續作戰”,既無主語,即無所指,就算是指“國民黨是在正面戰場繼續作戰”,那麼,“負面戰場”上的共產黨是否還在繼續破壞抗戰?因為,有正面,就有負面。而在中國人民曠日持久的衛國戰爭中,確實存在過國民黨浴血奮戰的正面戰場,但也存在過共產黨“專打國軍、不打日軍”和“乘機到敵後去搶地盤,鬧擴張、讓日本人地佔得愈多愈好”的負面戰場(註19)。所以,這位中共學者如此回答記者的問題,豈但是“答非所問”,而且是“欲蓋彌彰”。而那個展覽館和今日中國此類的許多展覽館,在展覽那一場中華民國的衛國戰爭時,尤其是在表現共產黨假抗戰的歷史時,無不運用的是“欲蓋彌彰”的手段。對此,中共學者倒是與他們息息相通的,因為原來就是“一家人”嘛!

其三,中共學者之所以要這樣回答,無非想證明,我們現在已經能夠公正地對待歷史了嘛!但是,在該學者還沒有赴美閱讀日記之前,我們曾巧遇回國觀光的兩位美國華僑,恰恰這兩位老華僑都去過蘆溝橋抗日展覽館參觀過。他們皆云自己是黃埔出身,在談及蘆溝橋的抗日展覽時,都頗有些輕蔑地地指責這個展覽太虛假,將不抗日的共產黨說成了抗日的中流砥柱,將堅持浴血抗戰的國民黨輕描淡寫,甚至加以污蔑……。他們還說,“我們都在留言簿上不客氣地把我們的意見留下了”!

是的,中國大陸民間二十餘年的歷史反思成就,特別是中共要對台實行統戰的謀略,使共產黨在宣傳上已經有所改變。但是,他們還是“換皮而不換骨”,“新其貌而沒有新其心”。因為,對共產黨來說,這只是不得已的讓步,僅僅是為了統戰台灣國民黨,以達到對實台灣實行“專制一統”而已。

顯而易見的是,中共離公正地對待歷史還很遙遠。因而,要想這位中共學者也能夠坦誠地對待他的研究對象蔣介石,也同樣是遙遠得很。而且不論他有無赴美閱讀蔣介石日記,其表現都是一樣。

採訪錄

人物週刊:這種改變能說明什麼呢?

×××:說明我們過去的看法有片面性,不大準確。在那個展覽上你還會發現,蔣介石的照片出現過兩次,兩次都是作為正面形象出現的。一次是1937年的廬山談話會,蔣介石發表講話,說“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人人都有守土抗戰之責”。這是蔣在作全面抗戰的號召,是將蔣的照片作為正面形象顯示的,而不是我們過去漫畫裏的光頭,頭上還貼著膏藥。另外一次出現,就是開羅會議,開羅會議肯定臺灣、東北這些被日本佔領的土地都要歸還中國,蔣是有功的。

點評﹕

中共學者又將自己打扮得“公正”起來了。

然而,他為表現公正所舉的例子,還是與他讀不讀蔣介石日記無關。一是如前所述,蘆溝橋那個展覽會,是在蔣介石日記開放之前,就改了那八個字的。二是他所說的,蔣介石在廬山做抗戰演說時的正面形象,其照片,在中國大陸許多反思蔣介石的著作裏面早就刊載過了,也不是等到他從美國閱讀蔣介石日記回來,才有了在蔣介石的腦袋上“不貼膏藥”的正面照片。就不說,早在二十年前,孫飛虎表演的蔣介石和《血戰台爾莊》電影上的蔣介石,額頭上早就不貼膏藥,甚至看上去已然是風度翩翩。三是蔣介石在開羅會議上簽字,不是“肯定臺灣、東北這些被日本佔領的土地都要歸還中國”,而是“收回台灣、東北這些被日本佔領的國土”,這就更與該學者赴美閱讀蔣介石日記無關。因為,一九八五年,為紀念抗戰勝利四十週年,當然更是為了對台統戰,在共產黨的中央電視台上,就已經播出過蔣介石在開羅會議上收回上述國土時簽字的照片,蔣的腦袋上當然沒有貼膏藥,此為本文作者所親見,甚至成為我們當時交相傳送的興奮消息。其後二十餘年間,也早已是家喻戶曉。如此,還需要他去美國閱讀蔣介石日記,才能夠獲得這樣一些所謂的“重大突破”嗎?

這位中共學者果真是公正的嗎?只要讀一讀他在本段答記者問開場所說的話,所謂“我們過去的看法(指對蔣介石)有片面性,不大準確”,真是為他自己、更為共產黨“謙虛”到了極點!因為,共產黨在長達八十餘年之久的漫長歷史時期內,對蔣介石的造謠、污蔑和栽臧,和因此而在全中國所造製造的史無前例的歷史冤案,以及由這些冤案所造成的無數善良無辜者的磨難和死難,僅僅是“有些片面,不大準確”嗎?就不說中共學者一句“我們”,也早已道破了他原來就是共產黨、今日還是共產黨的“天機”了。如此,公正一詞,與他何止謬以萬里。(待續)

註釋﹕

19、請參閱《誰是新中國》下卷第四章,前蘇共及第三國際派駐延安代表佛拉基米諾夫的《延安日記》(中共內部讀物)和毛澤東前秘書李銳著《廬山會議回憶錄》。

楊天石《找尋真實的蔣介石》(山西人民出版社 2008年5月出版。編者注)

(轉自《黃花崗雜誌》第33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