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人生】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上)(英)

【新唐人2010年5月6日訊】【細語人生】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上)(英):一位公安警督眼中的法輪功創始人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現在是《細語人生》節目,我是宇欣,我們今天節目請到的是一位特別的嘉賓鐘桂春先生,鐘桂春先生他曾經是北京公安系統一名政保科的科長二級警督,在1990年就開始跟隨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習法輪功了,因此而成為中國大陸特別是北京各界許多人熟悉的一個名字。

說到1990年就開始跟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習法輪功,大家也許都很好奇。鐘先生,我們都知道法輪功他是在1992年在中國大陸廣泛的傳出,可是您卻是在1990年就開始學習法輪功,那麼我想我和大家一樣對於這個話題感到非常地好奇。

鐘桂春:1990年,當時是全國氣功熱的時期,那個時候我也喜歡練一些個東西,對氣功、武術對這些個感興趣,我也練過很多種功法,當時在北京也認識很多氣功師,但是在練了一段時間以後,對氣功我就逐漸地不感興趣了。

主持人:這是為什麼呢?

鐘桂春:因為我發覺第一個就說這些氣功所傳出的那些功法當中,經過我這個考察沒有什麼真的東西,就是沒有真的都是假的比較多,就是和這個社會上假冒偽劣的產品一樣,氣功也有很多假的。另外,很多氣功師都利用它去掙錢,都鑽到錢裏面了,所以給我的印象就是這樣,沒有真的東西。

另外,這些氣功師也都不正,都是和社會上的這些個官商、和一些個不正的官員跟他們一樣都搞些個不正,當時叫做「不正之風」,搞關係啊、拉關係啊、走後門都整這些個東西。所以我對這些東西很厭煩了,我看了這些東西就很反感,沒有真正的東西。

我認為修煉應該是清靜的、應該是高尚的東西,在他們身上反應不出來。所以在當時我對氣功就逐漸地不感興趣了,處於放棄這種情況。

但是在我的心裏總有一個念頭,我相信因為有神的存在、我相信肯定有好的、有高功夫的師父在這個世上,我一直在尋找,但是就是找不到。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去練了武術,當時我也認識比較好的一些個武術家找他們去練這個。

主持人:您講您在這個之前練了很多種氣功,那麼後來發現這些氣功有很多都是假的?

鐘春桂:是這樣的。

主持人:後來又去練習武術,那麼是怎麼樣一個特別的機緣,使您重新拾起了對氣功的認識,又開始煉起法輪功來了呢?

鐘春桂:這也是因為法輪功是非常正的功法,因為法輪功的師父也是非常正的師父,這也是我重新對氣功修煉有了信心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認識法輪功的李師父,我覺得我很慶幸自己能有這樣的緣分,能夠認識師父並且能夠跟著師父修煉到今天。

主持人:您能不能說得具體一點,因為您是在90年就開始跟隨著李洪志師父,您剛才認為就是說接觸到李洪志師父之後覺得他人品很正,那您能不能談得具體一點。

鐘桂春:可以。在90年的時候也是剛才我講的在不相信,對氣功失去信心的情況下,在這種情況下認識了法輪功的李老師。在認識李老師之後,李老師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對我的震撼很大,完全超出我的想像。

我的朋友給我介紹的過程當中已經說就是李老師很好,人很正,很善良,而且功夫很高。當我見了師父以後,給我的印象就是遠遠超出我的想像就是讓我非常有信心。

主持人:是怎麼樣的呢?

鐘桂春:師父就是給我第一印象是師父很精神、一表人才,高高的個子,人很正。

主持人:實際為人處事呢?

鐘桂春:而且師父又很年輕,看上去就是二十多歲吧!二十、三十歲以下這個樣子。

主持人:那時候是在哪年?

鐘桂春:90年,實際上在當時的話,師父已經快接近四十歲了這樣子,但是師父比我們顯得都年輕。

主持人:看起來比實際的年齡要年輕?

鐘桂春: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許多,就像二十多歲,我這手裏頭還有當時90年時候和師父的合影。

主持人:有帶來嗎?

鐘桂春:有。

主持人:我們看一下。

鐘桂春:這張照片就是1990年,我和師父見面以後。

主持人:這是第一次見面嗎?

鐘桂春:和師父第一次見面以後,在首都機場和師父的一個合影。

主持人:哪個是您呢?旁邊這個是吧?

鐘桂春:就是挨著師父的這位就是我。

主持人:很珍貴的這些歷史的鏡頭。那麼您接觸到了法輪功的師父,您覺得法輪功的師父和其他氣功的師父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呢?

鐘桂春:確實是大不一樣的,就是從跟師父見第一面那一天,師父的整個形象就在我的腦海裏永遠也不會抹去。就是無論在風風雨雨過程當中,在碰到任何情況下,師父的形象總是在我的腦海裏面,就說就是這麼深。

那麼在接觸其他的氣功師裏面,其他的那些個朋友什麼名人、名流沒有給我這樣的印象,他們只是名人、只是名流,他們只是有些名,甚至有些人只是有些錢,對我沒有這麼深的印象。

只有李師父就是打給我的印象,打在我腦海裏的是最深的,永遠永遠也不會消失的,抹不掉的印象,所以我從那以後就是跟著師父修煉。

我所接觸到的北京那些個氣功師,我和他們接觸交往過程當中,幾乎每天都是山珍海味,那麼在酒席在宴請上頭這氣功師自己完全談的不是修煉的東西,不是談功法的東西,完全談的是社會關係的事情,談的是金錢、關係,談的都是這些方面的事情。

主持人:那您們的師父呢?

鐘桂春:我們的師父就不但不出席這種場合。當然師父在北京我知道的,黨政軍系統邀請師父的很多,都想請師父去吃飯。有很多的官員,因為師父的弟子裏面也有很多。

當然師父到了北京,那一般見師父就是要請吃飯也就是那種方式,一邊吃一邊聊邊認識師父,這都是北京很時尚的。

但是我們師父不會出席這樣的場合,和修煉和師父傳法沒有關係的,扯閒扯閑就是常人的一些聊聊天什麼,吃個飯就完了,師父不會,從來不會出席這樣的場合。那麼後來我們也就知道了,我們也不會去主動的去請師父了。

主持人:日久就知道了師父的性格了。

鐘桂春:後來我們就知道了師父的是不會參加這樣的,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就知道我們的師父是正的。

主持人:李洪志先生他的日常起居方面都是怎麼樣的呢?

鐘桂春:師父的生活非常簡單,師父穿的衣服都很整潔、乾淨、整齊,看上去就是很精神。

主持人:飲食方面呢?

鐘桂春:在生活方面、吃飯方面更是很簡單的,我們經常看到師父在北京吃的就是速食麵。師父因為很忙,在北京要推出法輪功,要公開的推出,向全國推出這個要洪傳的功法,在這個之前方方面面的要做很多工作,做很多準備工作,師父非常忙,那麼師父吃的飯就很簡單,我親眼看到師父吃的就是速食麵。

主持人:就是每天每天啊?

鐘桂春:每天就是速食麵。那麼在師父公開傳法以後,這個吃速食麵的事兒就不新鮮了,就不是我所看到的,那麼所有的學員、老學員,92年的老學員、93年的老學員他們就更清楚了,那時師父在北京傳法或者在外地傳法,師父整天除了在火車上帶著大法資料以外,那就是一箱一箱的速食麵。

那麼我們所看到師父出去講法,一般那時候辦班都是在晚上,下班以後人家才能夠參加學習班,那麼師父在辦班之前從來是不吃飯的。那麼在晚上辦班結束的時候我們所看到的師父回來回到宿舍,回到住地就是泡一包速食麵,就吃完了,這是我們親眼看到,這是經常的。

所以在這個傳法過程當中,有一個老同修叫李雪君,他是跟著師父在各地就是辦班的時候他教動作,教法輪功的動作,那麼都是跟著師父一起吃飯,師父吃速食麵他們有時候也要吃速食麵。

所以後來他從外地回到北京,看到我以後,他就跟這情況,就說師父在外地整個吃的都是速食麵,其實就是告訴我師父在外地的生活。他看了也是很感動,也是感到師父就這樣的生活,師父就是整天吃速食麵,他也很心疼。那麼師父吃速食麵吃到什麼程度呢?就是李雪君都害怕,看了速食麵都害怕犯怵。

主持人:吃的太多,太多了。

鐘桂春:就是說明他吃的多嘛!他吃了速食麵但是即使…。

主持人:師父吃速食麵您們也要跟著吃速食麵?

鐘桂春:因為即使李雪君看到速食麵都犯怵了,可是我們師父仍然還在吃速食麵。

主持人:難怪在剛才在這個採訪之前您有講說,這個世界上可能屬您們的師父吃速食麵吃最多了。

鐘桂春:所以我認為師父為什麼呢?就是為了傳這部大法、傳這部法輪大法就是為了普渡眾生吧!救渡世人,師父做的是這樣的事情,可是師父吃的是什麼呢?師父考慮的是這個學員,從來不考慮他自己。

主持人:就是教別人最好的東西而自己吃的卻是最簡單、最便利。

鐘桂春:師父從來不考慮自己的生活,師父從來沒有考慮到自己,考慮的都是別人。

主持人:就是說您從90年就跟著李洪志先生,那麼直到他後來到92年公開的向社會
傳出這個法輪功之後,一直師父都是這樣的每天每天在吃速食麵?

鐘桂春:都是這樣的。

主持人:有沒有改善生活的時候?

鐘桂春:那麼一直到1994年的5月份,我跟師父去重慶,師父去重慶傳功。那麼到重
慶的時候,我們跟師父就住在一起,住在一個旅館,也是當地氣功研究會安排的,
住在那兒師父也就是天天吃速食麵。

主持人:還是一樣?

鐘桂春:還是一樣。我們也是吃速食麵。在火車上我們就吃速食麵,師父也吃方便
面,那麼到了住地以後,我師父吃的還是速食麵。

主持人:經常吃這個胃也不是很舒服嗎?您們沒有感到胃不舒服?吃久了。

鐘桂春:我也感覺不出來了,因為我天天看了師父都是這樣。

主持人:為什麼會這樣呢?是因為經濟上的關係嗎?還是怎麼樣?

鐘桂春:師父就是為了節省經費嘛!因為當時辦班師父收費是最低的,在全國的氣功師裏面。那麼一個班下來還要租禮堂,還要印大法的資料,還有車票,全部都是從這些辦班的費用裏面出。

工作人員吃、租房子還要納稅,還要給氣功研究會,中國氣功研究會還要給他們分點成,他們還要錢,每個班,所以幾乎是所剩無幾。

主持人:這個是92年公開傳法之後,那麼這樣的話題,至於辦班的收費,這個錢是怎麼運用?那麼我們休息一會兒等一會兒再回到節目中來。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繼續回到《細語人生》節目的現場,今天我們節目請到的是鐘桂春先生,他是最早期在90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功,那麼鐘先生前面我們有談到說您的師父和您們當時那個時候練習法輪功,傳授法輪功的時候吃的速食麵吃的最多,也就是現在所說的泡麵。

其實這個話題對現在的這些小孩來講可能都蠻好奇的,因為現在有一些小孩子他很喜歡吃泡麵,因為現在這個口味可以說是繁多,各式的口味都有。可是記得那時候在中國大陸的那個速食麵它是非常單調的,就是這麼一種而且口味就是那麼一個口味,剛才工作人員在講說那個速食麵他吃了兩頓他都覺得不愛吃了。

鐘桂春:是這樣。師父到外地辦班的時候從北京買的,除了資料以外要買這個方便麵,成箱的在火車上帶著去,因為北京這個速食麵可能要便宜一些吧!價錢可能要便宜一些,這樣帶到外地去吃。

主持人:所以有句話說「修煉路上苦」,這是不為人知。那麼前面您有講到說好像您們的師父帶您們去重慶去教功。

鐘桂春:我那是1994年的5月份,我們和師父一起去重慶,師父在重慶教功、辦班。那麼師父在重慶住的時候,師父天天我們看到的,我看到的師父天天就吃這種方便麵。

主持人:有沒有改善一下生活,偶爾的?

鐘桂春:但是時間長了,每天晚上辦班,我們跟著師父去這個禮堂,辦完班回來的時候,有的時候就路過那個市場,市場有那個也是麵條,就是重慶叫過橋米線,過橋米線跟速食麵一樣但它擱很多辣椒什麼那個,重慶不是辣嗎!我們有時候我們在路邊上就吃一碗那個跟速食麵差不多。

主持人:變一下口味了。

鐘桂春:變一下口味,其實那個東西也很便宜跟速食麵價錢差不了多少。

主持人:就改善生活了。

鐘桂春:師父就吃一下這個,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我想師父可能怕李雪君我們兩個人就是吃不習慣這個速食麵,有一天師父就叫雪君我們兩個跟著師父一起就是到山底下,下山,我們住在山上,我們就跟著師父下山了。正好在山底下有一家餐館,師父就領我們兩個進了一家餐館,進了餐館找一張桌子就坐下了。

那麼師父坐下以後親自給雪君我們兩個寫功能表,點了四、五個菜,過了一會兒菜端上來了,端上來以後,師父就叫雪君我們兩個吃,那麼師父也拿著筷子。因為雪君我們兩個就是長時間吃速食麵,一見到那個師父點的菜就高興了。

主持人:感到很驚喜。

鐘桂春:就是點的菜大部分都是有肉的吧!

主持人:而且四川菜蠻好吃的。

鐘桂春:對,而且川菜很好吃的,所以我們兩個就什麼都不顧了,就吃起來了。那麼在吃飯過程當中,我們就看了一下師父,師父也是拿著筷子就是做做樣子,當我們正在吃的,兩個人吃的正在高興的時候…。

主持人:好久沒吃過這麼好吃的了。

鐘桂春:沒有想到別的以外也沒有想到師父,看了一眼師父,因為師父就坐在那裏,師父就是拿著筷子在看著我們兩個。

主持人:師父沒有吃嗎?

鐘桂春:我們沒有看到師父吃,師父就坐在那裏看著我們兩個在那兒吃,當時給我的感覺就是,我就看到師父就像一個家長看著他的孩子在吃東西一樣,師父在那兒在笑咪咪的,師父笑咪咪的在看著雪君,看著我們兩個在那兒吃。

當時我的心裏就是那種滋味,就是很難受的一種滋味。那就是對師父的崇敬油然而生,師父他從來沒有考慮到自己,而且在這種情況下,師父他考慮到他徒弟,他的弟子,吃速食麵不習慣,特意安排,特意自己掏錢請他的弟子。

主持人:您們師父在掏錢啊?

鐘桂春:是師父在掏錢給弟子。

主持人:請您們?

鐘桂春:請弟子,給弟子改善生活。

主持人:在您剛才講的第一印象師父的外表使您尊敬而且這是言傳身教。

鐘桂春:就是師父時時處處都是想著他的徒弟。當我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那麼師父的形象、師父的慈祥,那個面容在笑咪咪的在看著兩個狼吞虎嚥的徒弟在那兒吃,這種印象確實是很深的,師父坐在那兒就笑咪咪的看著。

主持人:可能這方面看來對您的印象是非常深的。

鐘桂春:師父不但言傳身教而且在個各方面完全是別人,這個說明了就是法輪功的師父完完全全是為別人,是為他人。

主持人:鐘先生,當時李洪志先生他是住在長春,你們是在北京,像這個交通往返這方面,像費用還有其他方面的都是怎麼樣的?

鐘桂春:從其他方面也有很多地方能夠反應出師父做的正。比如師父家住長春,有時候要從長春坐火車到北京來,做為弟子來說接送一下師父、安排一下師父生活完全都是正常的,都是人家…。

主持人:也是理所當然的,做為一個徒弟來講。

鐘桂春:這個都是應該份內的事都應該做的。可是師父從來就不麻煩弟子。從來沒有這方面的要求,我們做我們想做都做不成,比如說想給師父買點東西。

主持人:想盡一份心。

鐘桂春:師父已經走了,想給師父買一張車票,我們也知道師父掙錢很少,沒有錢,想給師父替師父買一張車票都沒有這樣的機會。就是有時候也能接到師父,不是說一次都接不到,那也是通過別的方面我們知道了,我們這時候才到車站去接師父,這種情況是有的,但都不是…。

主持人:那您師父都不會生氣。

鐘桂春:師父也不會生氣,師父還是笑咪咪的,高高興興的。

師父總是笑咪咪的給我們的印象,讓我們徒弟感覺就是很祥和、很舒服,那種感覺。

主持人:鐘先生,像李洪志先生對弟子還有其他方面的那種生活上的一些關心和體貼呢?有這方面嗎?

鐘桂春:有這樣的,師父對我們的家庭、對我們的工作,和師父在北京見面以後,
師父首先就是問:小鐘工作怎麼樣?家庭怎麼樣?愛人怎麼樣?孩子怎麼樣?

那當我們出來的跟著師父一塊辦班,什麼的,每次出來有時候因為我在公安局有個車方便一些,因為傳法確實是需要的,辦班的地方很遠和師父的住地,沒個車是不行的。

那麼師父每次見到我們都要問,小鐘能行嗎?領導怎麼樣?單位怎麼樣?那意思就是說行不行?有沒有麻煩?

主持人:是不是影響工作?

鐘桂春:影不影響工作?影不影響家裏頭?我們在師父身邊待著,雖然一天也不見得說一句話,師父不講話我們也不講話,但是誰也不願意離開,誰也不願意離開師父半步。師父不說有時候晚上待的很晚,師父不說回去睡覺吧,我們誰也不願意走都是圍著師父。

主持人:所以說您從1990年開始跟隨李洪志先生,那麼現在是2006年,這已經十幾個年頭,十六、七個年頭可以說,您還一直這樣跟著您的師父。

鐘桂春:是這樣。在美國見到師父,那麼和我當初90年見到的師父是一樣的,師父今天和當初和90年我們見到的師父完全是一樣的,總是笑咪咪的,對這個所有的弟子都是平等的。

那麼我們做為老學員,那麼現在有很多新學員還有剛剛走進大法修煉的新學員,那麼師父對所有的學員都是平等的、都是一樣的。那麼所有的學員對師父的感受、感覺也都是一樣的,跟我們的感受也都是一樣的,這就是證明我們師父就是做的正。

主持人:鐘先生除了前面您講的李洪志先生他的為人、他的正氣,還有你們這些弟子的這種關心,那麼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特別吸引鐘先生的地方呢?那麼今天的時間又差不多了,下集節目繼續由鐘先生告訴我們的觀眾朋友。好了,觀眾朋友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回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