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片】大陸最新禁片 《網癮戰爭》(下)

【新唐人2010年2月15日訊】這個溫度起伏不定的1月,有人去看《孔子》,有人去看《阿凡達》,假如你是網游玩家,務必要看一看《網癮戰爭》。

也許,你已經看過了。這部以著名網絡游戲“魔獸世界”為素材制作的動畫電影,受眾早已以百萬計,並且贏得了“2010年第一部大片”的口碑。“大片”一說,不啻是對動輒耗資上億元的賀歲大片的最尖銳反諷。據制作者言,生產這部作品,除了三個月的家用電費,沒花一分錢,全憑網友群策群力。

那些沒有玩過“魔獸世界”的人們,不必擔心看不懂《網癮戰爭》。它只是借雞下蛋,電影敘事在游戲之內,批判精神則在游戲之外。如果說“網癮”是此片的主干,那麼其枝蔓橫生,姹紫嫣紅,諸如屁民、70碼、南京彭宇案、臨時性強奸、正龍拍虎、秋雨捐書等,以及長期相持不下的春哥與曾哥之爭,無不被拉入電影的凌厲刀口。

由此而言,這便不僅是一部電影,還是一個歷史文本:由民間力量記錄、演義的活色生香的2009年中國社會生活史。這大抵奠定了此片在網絡迅疾躥紅的群眾基礎,幾乎每一個受眾都能夠從中尋覓到屬於自己的愛與恨,歡愉與苦難,美麗與哀愁。區別僅僅在於,你是站在網癮患者這一方,還是“楊永新”(似隱喻電擊治療網癮的專家楊永信)那一方。

片尾有兩段聲嘶力竭的激情告白,令電影的主題昭然若揭:只能在虛無縹緲的游戲當中找尋平等、公正之慰藉的“屁民”與電擊療法所像征的洗腦教育者的戰爭。觀諸現實,粉紅色的硝煙已然蒙蔽了神州大地,戰況一直呈焦灼狀態。從楊永信當選為山東省“首屆未成年人保護十大傑出公民”、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到其電擊療法被衛生部叫停,倒下的不過是他一人,背後則有無數個“楊永信”挺身而出,茁壯成長。尤其是《網絡成癮臨床診斷標准》通過了專家論證,從此意味網癮作為一種精神疾病而被公權力認可——當疾病貼上了明晃晃的政治標簽,那麼患者與醫生之間的權力關系便可一目了然。

權力的落差對應藝術的落差。電影只是對現實一幕的潦草臨摹,魔獸玩家對“楊永新”的勝利更像是無權者疲軟的意淫,或者說一個精神病人的夢囈。

當然,不能因此批評《網癮戰爭》,批評它只是一個夢,夢醒了,伸手卻不見五指;批評它給受眾以希望之光,卻無法指出追尋光源的路徑。這是以反諷為主導的藝術作品共同的缺陷。成也反諷,敗也反諷。我們更注重它成功的一面,它為什麼能夠走紅於網絡,它憑什麼擊中了受眾心中最柔軟的那一部分,喚醒他們沉睡的愛欲。

不免還要重申時代因素。這是一個喜劇時代、大話時代;這個時代的標志性利器是幻想、反諷、頑童化、時空錯位和經典戲擬;這個時代苦苦追逐的不是肅穆,而是狂歡。在《無極》與《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之間,時代之子更鐘情後者。

《網癮戰爭》所堅守的方法論和價值觀,與《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並無二致:無權者用反諷與戲仿的刀鋒,成功解構了壓迫在他們頭上的多種形式的威權主義。魔獸玩家“看你妹”與“楊永新”的對決,既是無權者與專制者的對決,亦是大話話語與正諭話語的對決。不論電影內外,大話話語都是勝利者——如果冠以宏大敘事,則可說,這是個人對集體,民間對主流,自由對禁錮,開放對封閉,後現代主義對後極權主義的勝利。

反諷的氣質呈現了時代悲欣交集的面容,反諷的理念贏得了受眾雷鳴般的歡呼與鼓舞。當“楊永新”發動“電擊”,“看你妹”眼見不敵,便邀請電腦前的所有魔獸玩家舉起手,通過局域網,給他以力量。據說,頗有一些網友看到這一幕,都情不自禁握拳、舉手,甚至熱淚盈眶。這一細節,包含了《網癮戰爭》走紅網絡的全部緣由。

也許,正義永遠虛幻,只能運行於游戲的空間與電影的世界……然而,這不足以阻擋《網癮戰爭》的誕生與走紅。當你把這部簡陋的電影看完,當你沉浸於邦·喬維的歌聲中而無法自拔,這就是一種勝利,一個人的、自由的勝利。

因為,每一個無權者開始了自由的反諷,都將成為“楊永新”的噩夢。

禁歌禁片】最新禁片《網癮战争》第四集

【禁歌禁片】最新禁片《網癮战争》第五集

【禁歌禁片】最新禁片《网瘾战争》第六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