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領導“專職”擋酒實屬無奈

【新唐人2010年1月10日訊】7日晚,行駛在長壽至重慶主城高速公路的一輛黑色轎車上有人發酒瘋:數次開窗欲跳車,並伴隨著含糊不清的叫喊聲。這個“酒瘋子”在高速路上玩驚悚不說,在醫院輸液時,還一次次拔掉針頭,鮮血直流。

據重慶晚報報導,這名“酒瘋子”名叫陳明(化名),家住沙坪壩區鳳天錦園社區,是某事業單位的辦事員。7日那天,領導讓他一起到長壽赴宴。這種應酬,最近兩個月陳明幾乎天天都有,主要是幫領導擋酒,並想方設法給對方多灌幾杯。

當晚,“東道主”一行個個都是“酒林高手”,50多度的白酒一杯杯下肚,眼睛都不眨一下。為了給領導“紮場子”,只有半斤白酒量的陳明,喝下一斤多白酒,後來醉得直往桌下縮。

發現陳明扛不住,同事們趕緊護送他回家。車行至高速路時,陳明渾身難受,不停捶胸喘粗氣,還搖下車窗欲跳車,被同事拉住。眼看陳明醉得不輕,同事把他送到離家最近的社區醫院輸液,同時通知陳明的妻子黃琴。

當時,黃琴剛把兩歲多的女兒哄睡著了。接到電話,她抱起熟睡的女兒就往醫院趕。趕到時,醫生正給丈夫輸液。好不容易紮好針,醫生還未走出病房,陳明就一把拔掉針頭,鮮血直流。如此反復數次,床單上沾了很多血。無奈之下,黃琴趕緊打電話叫來丈夫的兩位好友郭軍和彭建平。

看著丈夫難受的模樣,黃琴又冒火又心疼。她說,一到年關,老公幾乎每晚陪領導出去應酬,不醉不歸,“他上班是個辦事員,下班就成了領導的‘陪酒員’”。每次丈夫外出應酬,她就無法安心入睡,眼前不是浮現各種因醉酒引發的慘劇,就是擔心丈夫醉倒或撞傷無人管。

家住沙區聯芳花園社區48棟8-2的彭建平說,陳明其實不喜歡應酬,完全是迫於無奈,“哪個希望天天喝醉?那種滋味好難受嘛!領導喊你去陪酒,你能推嗎?”

次日中午,陳明酒醒後坦言,他們夫婦是外地人,好不容易在重慶有個安身立命的工作,肯定要為領導任勞任怨,“否則丟了飯碗,一家三口靠什麼生活?”

黃琴理解丈夫的苦衷,但是她不理解的是,為何應酬時一定要喝得酩酊大醉?“多想想你的家人吧,你們喝多一次,他們就擔驚受怕一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