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09年6月5日訊】六四事件二十週年紀念日的今天,中共對六四戒慎恐懼的態度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消逝而鬆懈,當遇害學生的家屬前往幕地向死難者寄予無限哀思時,卻遭到大批中共軍方跟隨在後。而想到天安門廣場兒子遇害地點紀念的張先玲女士卻遭到中共阻攔未能成行。

六四事件時遭暴力鎮壓遇害的清華大學學生段昌隆的母親、祖母及兩個姊姊每年都會到位在北京的墓地祭拜段昌隆。他們表示,今年原本計劃與另外七個遇害學生的家屬、也是天安門母親組織的成員,共同前往墓地,但遭到阻攔,當局要求他們一次只能一個家庭前去祭拜。

在軍方人員試圖阻撓英國電視團隊拍攝遇難者墓地時,家屬們為了維護記者們的權利,與軍方人員發生激烈的爭吵。

然而,在嚴密監視下,這些家屬們表現的非常謹慎低調,他們寧可不被攝影機採訪或談論自己與其他母親們如何被當局限制監控。

段昌隆母親說:「我不想談論任何與這件事有關的事。」

天安門母親的創始人之一的北京的張先玲女士在天安門屠殺中失去了愛子王楠。在兒子20週年祭日這天,張女士和丈夫王範地原計劃到天安門廣場附近兒子遇難的地方獻花紀念,但是卻遭到中共當局的阻撓而未能成行。

本臺記者在採訪天安門母親張先玲女士時,她說,前些天亞運村派出所所長曾親自警告她不准前往天安門祭奠,而在六月三日當天當局則派人貼身跟蹤,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張先玲說:「有兩個人(跟著我)。有一個人是貼身緊跟著我,後面還有一個人跟著我。然後遠處還有兩三個人吧。」「其實我就是去獻上一束鮮花,然後祭上一杯酒,然後在那裏默默的坐一坐,表達一下我的心意,另外寄託我的哀思。就這樣一個事情他們都害怕到這樣一個程度,興師動眾的不讓我去。」

張女士譴責中共當局這種沒有人性的做法,認為當局因為欠下血債感到心虛才如此草木皆兵。

張先玲說:「我覺得他們這種做法是非常沒有人性的,一個媽媽死了孩子二十年去看一看這個地方又怎麼啦?我並不想去鬧甚麼事情,我只是寄託一下我們自己的感情。」「真是,這個中國共產黨太沒有人性,哪有這麼辦事情的,太過分了。有甚麼好怕的嘛。說明他心虛嘛。我們不怕他,他怕我們嘛,他心虛呀。因為他欠了我們的血債嘛。」

張先玲女士是“天安門母親”的創始人之一。她告訴記者,據她了解至少還有五、六個天安門母親想去天安門附近祭奠,但她們也同樣遭到當局監視及限制自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