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人士申请北京紫竹园示威被退回

(新唐人记者赵子法采访报道)8月11日,北京海淀公安分局退回了天津女士李耀兰在奥运示威区之一的北京紫竹园的示威申请,世界公园和日坛公园所在地公安对她的申请没有任何回覆。李耀兰对当局宣称的设立三个示威区的真意表示怀疑。

上访十年的李耀兰从奥运前夕被当地的天津公安局严密看管,禁止进京上访。在听说当局划出了三个公园可以示威游行的时候,她欲和二十位天津访民申请示威游行,将要求通过看管她的天津公安辗转给北京公安后,北京公安回答:二十个个案的申请示威游行不被允许,只能是二十个人为一个个案申请。

本月7日,获得进京机会的李耀兰在北京向管辖三示威区的当地公安局寄送了示威申请。她申请以自己和女儿谢晓荣的亲戚等二十人的名义,在三个公园连续十天,每天一小时進行演讲和放映录像,向社会披露女儿失去结婚生育权利一案和“一个母亲十一年的艰难遭遇“,“讲道理,倾诉心声和冤情”。

11日,申请之一的北京海淀分局治安支队退回了她的申请书。李耀兰气愤的说:“他们的回信没有任何说明,既没有批示,也没有解释,我用8元钱的同城快递寄的申请,他们用20元的特快专递把信皮换了一下,原封不动的把我的申请书寄回来了,这是什么工作作风?!这是不是不作为?另外两封信没有回答,已经超过了五天的答复期,是不作为,海淀分局是乱做为。”

通过切身体会,李耀兰置疑当局对外宣称划出三个示威区是否存在真意。她声称将继续向各公安分局的上属—北京市治安总队提出申请。

李耀兰女儿谢晓荣今年27岁,谢晓荣的血型为罕见的AB型Rh阴性。她在十一年前的车祸抢救中,两次被输入AB型Rh阳性血,导致体内不可逆转的产生了Rh免疫性抗体。其结果是谢晓荣如果和Rh阳性血型的人结婚,且怀上Rh阳性血液的胎儿,就会面临胎儿流产,新生儿溶血等危及生命的凶险。而在中国汉族及大多数民族中,Rh阳性血型占99.7%,Rh阴性者仅占0.34%。李耀兰表示,要为女儿找到 Rh阴性者的适龄者结婚好象猴子捞月亮般的不可能。医院内部联络不周导致了不该進行的第二次输血,使女儿体内产生了不可逆转的Rh免疫性抗体,法院判决医院的医疗行为没有过错,却责令谢晓荣对将来的生活负有“防止损害结果发生的注意义务”。李耀兰认为此“注意义务”剥夺了谢晓荣正常恋爱、结婚和生育权利,虽然我们对现代医学治疗的缺陷无可奈何,但对法院的判决不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