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與民為敵的北京奧運

國際奧會第120次全會8月4日傍晚在北京國家大劇院開幕,胡錦濤出席並致辭,聲稱會把北京奧運辦成一屆有特色,高水準的奧運會,是中國政府和人民向國際社會做出的鄭重承諾。這到底是什麼特色,什麼水準的奧運呢?

美國「華盛頓時報」8月6日刊登評論文章指出,中國與台灣有關「中國台北。」或「中華台北」的爭論,外人看來覺得小題大作,其實其中有很大玄虛。「中國台北」隱喻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台北」隱喻台灣與中國文化相通,但政治互不隸屬。中國利用奧運進行政治操作斧跡斑斑。北京奧運應該是德國納粹獨裁者希特勒利用1936年柏林奧運,展現印歐人種族優越感以來,最政治化的一次奧林匹克運動會。

在這以前,胡錦濤在接受外國媒體的訪問時,還賊喊捉賊的批評別人把奧運政治化。

然而2008年的北京奧運,與1936年柏林奧運的政治化還是有區別。根據美國著名記者威廉。夏伊勒在「第三帝國的興亡」一書中所記載柏林奧運的情況:「’猶太人恕不招待’的牌子悄悄地從店舖,旅館,啤酒館和公共游宴場所取了下來,對猶太人和兩個基督教會的迫害也暫時停止了,全國都裝出最規矩的態度。……客人們,特別是從英國和美國來的那些客人們,對所看到的情況印象非常深刻,這顯然是在希特勒領導下團結一致的一個快樂,健康和友善的民族。」

可是我們看北京奧運,對比當時希特勒收斂對猶太人與宗教的迫害,中國政府卻公然對藏人與維吾爾人採取敵視態度,甚至宣揚對他們的流血鎮壓。而為了北京的奧運,中國對北京市乃至全國的民眾採取種種限制與壓迫的行動,幾乎是把全國民眾當敵人,而全國也不斷發生暴力抗爭,目標對著政府官員,尤其是警察。哪裡有什麼「團結一致」?民眾的抱怨與憤怒,哪裡是「一個快樂,健康和友善的民族」?

所謂的「中華民族」裡,8月4日在新疆喀什出現二位維吾爾族人襲擊武警的事件,報復當局長期的鎮壓行動,導致武警各有16人死傷;8月6日清晨,支持藏人的4名英,美人士爬上北京國家體育場鳥巢附近的電線杆,張開巨大的長形條幅「西藏自由」標語。至於被視為「血濃於水」的台灣人,因為他們還是一個主權國家,沒有被中共所統治,所以對中共踐踏台灣主權的行為還能夠比較自由的在台灣發表不滿意見與做出抗議行動。

即使「中華民族」主體的漢人,也發生許多暴力與流血的對抗行動。月7日以1來,當局已抓獲所謂「網上在逃人員」103萬5名。即使是「人民內部矛盾」也因為中共當局的限制與壓迫而怨聲載道。在北京市內,首先受到驅逐的是上訪與所謂的「三無」人員,就是外地人士。除了北京及周圍地區幾百家工廠因為污染被強迫暫時停產外,連廣東的也有工廠被迫停止生產。上海市政府還勒令從8月4日起所有地鐵車站上的商舖全部停業一個月。這些廠商的損失,政府一概不管。

即使北京當地市民,也因為種種限制而發牢騷。他們說:「只因國家形象問題,就要全國人民都改變生活節奏,為奧運會做貢獻,讓我很難接受。」有線民說出了現時在北京的生活:「上班想開車,但路封了;改坐公交,又擠死了;餓了想叫外賣,不讓送了;夜半想吃宵夜,但(晚上)10時半前就要結帳,沒法去了;在家煮吃的,外地的運菜車都不敢來,菜價貴了;想寄速遞給上海的朋友,不讓寄了」。不但如此,為了營造奧運的歡樂氣氛,媒體報導,中國各城市將在8月8日取消辦理離婚登記,僅接受結婚登記。線民痛批:「乾脆規定那天不准生病,不準死算了」。

總之,北京市已經形同戒嚴,全國則是半戒嚴。這樣一個與民為敵的政府,這樣一個把老百姓當作「麻煩製造者」的政府,是不是在奧運後也應該壽終正寢?如果不再徹底改革,結束一黨專政的話。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