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黨文化(26):今天的共產黨和過去不一樣了?

【新唐人2006年4月8日】“侃侃而談漫談黨文化(26)﹕今天的共產黨和過去不一樣了?中共變和不變是根據它生存的需要而來決定的。

方菲: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您收看這一次的「漫談黨文化」節目。今天我們又請來了時事評論家橫河先生跟我們在一起遠遠而談。

金然:最近我們接到一些來信,詢問有關我們這個系列的場景裡的演員,說他們演得太精彩了,到底是哪裡請來的演員?其實我們這一系列的場景﹐專門試用的是業餘演員,但保不準其中哪一位以後就成為大明星。

方菲:好,我們還是先來看一段場景。

———————–

(秀玲領著朋友曉雨到家裡參觀,說著說著,兩人來到廚房)

秀玲:你看,這是我們家廚房。

曉雨:唉喲,你們家可真不錯哎!

秀玲:哎呀,我還記得小的時候啊,你們家經常給我們糧票、布票的;要不是你們家的接濟,哪有我們家的現在呀!

曉雨:唉!過去的事兒就甭提了。你們倆口子可真能幹哪。哎,我聽說你最近入黨啦?

秀玲:我們家那個廠子這兩年還行,所以,前兩天他們來人勸我們入黨,我一想啊,現在的共產黨和以前的也不一樣了,讓入就入唄,就走個形式唄!

曉雨:嗨!你怎麼那麼犯糊塗啊!人家現在退都來不及了,你還往裡跳!

秀玲:你還說我哪,你不也是黨員嗎?

曉雨:我呀,早就退了!!

秀玲:啊,你退了呀?

—————————

金然:我們經常聽到這樣的講法,說現在共產黨跟以前不一樣了,你看以前經常提的,比如說「階級鬥爭」這樣的提法,現在是不提了,而且在它的文章裡也提出「與時俱進」。那麼橫河先生您認為現在共產黨它到底是變還是沒變呢?

橫河:共產黨有變的地方,也有不變的,變和不變完全是根據它生存的需要而來決定的。為了生存它隨時可以變,這是沒有原則的,但是有些底線它是不變的。

方菲:橫河先生﹐是不是還是請您具體的講一講,您認為共產黨哪些方面沒有變?

橫河:我認為第一,共產黨的「暴力本質」沒有變,我們舉一些最近的例子。就在不久前,湖南永州出現了一個很大的警民衝突,主要是當時有黑社會背景的汽車公司漲價,抬價以後,民眾就到汽車公司去抗議,但很快政府就介入鎮壓,所以最後就演變成警民衝突。

以這幾年發生的情況來看,凡是由圈地、拆遷引起的大規模的民眾和政府的衝突,我們沒有看到有一起是政府方面坐下來和民眾談判的,幾乎百分之百的都是由政府方面出動武警和警察鎮壓下去的。

另外,就是對於信仰團體的迫害,更是非常嚴重,很多人難以想像的。就在上個月,黑龍江齊齊哈爾市的兩名女法輪功學員被派出所抓去以後,酷刑拷打了五天五夜,最後失去知覺。在這種情況下,政府方面還要求家屬交兩萬塊;不然的話,死了也不放人。最後兩位法輪功學員就在2月27日死於酷刑。

方菲:很多人他覺得像法輪功的情況,甚至您說的上訪,還是某些方面的情況。那麼在其他方面還是寬鬆了很多,比如說文革期間,如果你到馬路上去喊「打倒共產黨」,你可能就會送命;但是現在你在飯桌上罵共產黨,好像也沒有人管你。

橫河:也許你罵共產黨可能沒有人管,但是如果說你去喊一聲「法輪大法好」,你很可能就被抓起來,甚至被打死。其實和當年說「打倒共產黨」被抓起來打死是一樣的,只不過是使用了不同的罪名而已,它背後暴力的運作機器是一樣的。

這個機器今天可以迫害你,明天可以迫害他;被迫害的今天是這一群人,明天是那一群人。只要是中共不喜歡的它就鎮壓,從「鎮反」到「反右」、到「文革」、到「六四」、到今天對「法輪功」都是一樣的。

再一個就是,中共堅持獨裁統治的本質沒有變,輿論控制沒有變。中國大陸現在的主流媒體、報紙,百分之百的還是被中宣部控制的。

網絡花了上億人民幣,建立一個世界上最大的「金盾工程」,也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防火牆。到網吧去過的人都知道,你不能打上一些“錯誤”的關鍵字,一些敏感的關鍵字一打,警察就出現了。

金然:橫河先生,我有一點很奇怪,您剛才正好提到網絡的控制,像中共用幾十萬的網警來控制網絡,而且花上億的錢來搞這個「金盾工程」。可為什麼很多網民,甚至其他的民眾,他仍然認為現在的控制更小了,而且自由度更大了?

橫河:我想這要看跟什麼時候比,如果跟三十年前比,那時候﹕「文革」和以前,中國是一個封閉的社會,而現在國門已經打開了,不可能再關上了。再加上現在是在發展經濟,就是黨政官員和國外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你一旦要百分之百的按以前那種完全控制的話,那不要說別的,就連政府都運作不下去了。這是一種,所以它不可能這樣控制。

再一個呢,因為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已經徹底破產了,再加上通過各種運動,民眾也不再相信共產黨說的那一套了。然後中共他第三代和第四代的領導人,也沒有了第一代和第二代的那種權威,絕對的權威,所以他說話也沒人聽了。在這種情況下,再搞革命、再搞運動,不現實而且也行不通,所以既然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有些東西他就不管了。

所以在輿論控制方面,大家感覺寬鬆是因為它﹕一個是在重點上管,另外一個是精緻的管。所以它設了一個底線,這個底線是什麼呢?就是反對共產黨的,它一定管,你絕對不能反對共產黨。

那麼在不同的時期,比如說現在,它還有別的底線。比如說你不能和「法輪功」或者是「民運」聯在一起,這是它現在的底線。如果不碰這些底線,那麼它可能就不會明顯的、公開地來管你。但是這個目標,就是它管的這個底線是會變的。

比如說最近,它就把推行綠色環保的這些負責人給抓起來了,就在兩會期間,為什麼呢?因為它覺得這時候,環保是對它可能有些威脅。

那麼還有一個就是你有錢,有錢也是一個威脅。我們記得以前這個財富雜誌,在中國有一個分部,是一個叫胡潤的在管,後來他和財富雜誌分開來自己搞,每年他公佈一個中國的富豪榜,第一榜公佈了五十個人,四年以後到2002年,這五十個人有九個人還在,其他人不是被抓了,就是逃到國外去。

那為什麼呢?這些人並不是因為他們真正操作上,有什麼特別違法的,當然也是違法的,但比他違法更多的人還在,是因為他們不屬於中共的特權階層。

方菲:我聽你說的,剛才至少有一點共產黨是變了,就是它今天控制的範圍是縮小了﹐是不是?

橫河:我想是這樣的,一個是範圍表面上看是縮小了﹐另外一個它的手段更精緻了,不過我想它範圍的縮小是被迫的,不是它不想管,而是它沒法管。那麼有人說了,它是從原來的嚴密管控,就是什麼都管,到現在是最後防護,那麼它的手法當然是更隱蔽了。

我舉個例子,一個就是政治案件,它用刑事罪名去判。我們知道這個著名的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他連續被美國的《時代》雜誌評為是影響我們世界的一百個領袖人物之一,那麼他當時是因為幫助計畫生育受害者去打官司,當局以什麼罪名判他?當局給他判的罪名,卻是故意毀壞財物。

那麼上海給拆遷戶打官司的律師曾恩寵,他被判什麼?說他是洩露國家機密,判了三年,這就是精密控制的一個典型。

還有一種是叫做「誤導」,比如說在國際互聯網,中國的網民,如果上網要查一個網站的話,經常會跳一出來一行字,說是「你要找的網站不存在」。那麼他就以為真的不存在了,其實呢,這個網站是被封掉了。

那麼像這種誤導,它不僅自己搞,它還利用國外的知名公司搞,比如說「雅虎」和「古哥」在中國的分部,他們就專門設制了一套過濾系統,是按照中共的標準來設制的。

所以當網民用這種古哥或者是雅虎,去查他要查的網站的時候,他以為他看到的是和全世界其他的網民看到的是一樣的東西,其實不是的,因為主要的部分己經被雅虎和古哥,主動按照中共的要求給刪掉了。

另外還有一個,就是所謂「掃黃打非」,大家知道現在中國的網站上,包括主流網站上,都有很多這種叫做“軟色情”的東西,那麼這個讓人家就覺得,中共是不是管鬆了?因為它不是掃黃、打非兩個東西年年在搞、天天在搞嗎?不是的,它「掃黃」其實是個晃子,「打非」才是真的,打非是什麼呢,打擊非法出版物,就是它所不喜歡的那些政治性刊物。

方菲:會不會還有一個原因?橫河先生,就是現在很多人己經學會了自律,因為經過共產黨控制這麼多年之後,就知道哪些事情可以碰,哪些事情不能碰,那這樣的話,比如說你網站過濾敏感訊息,不用共產黨來過濾,這個版主自己,他就先把那些刪掉了。

橫河:是這樣的,其實當每個人都自我約束到一定程度以後,他連別人的管制,他都己經感覺不到了。

金然:我最近有一個朋友跟我說,說你說共產黨變好還是變壞,其實是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上,他這麼認為。他說比如說如果你是煉法輪功的,你是那個正好是被拆遷的,那你是下崗工人,你可能就認為這共產黨越變越壞,非常壞,那如果說,我現在沒有這些事情,我又買了房子,我又買車了,然後我覺得過得也挺好,前途很好,那我可能就認為共產黨還是變好了。

橫河:這一類主要是從經濟上來考慮的,那我想經濟好了,人的生活好了,這不是共產黨的功勞,這是每個人自己努力工作的結果,共產黨只不過是什麼呢?它只是在經濟上管你卡少了,管少了而己,這不是它做好事,最多也只是壞事稍微做少了一點。

你比如說﹐現在很多人買房買車,掙了很多錢,那麼這些掙的錢,都是靠他自己辛勤勞動掙來的,這共產黨也不創造產值,也不製造生產,也不製造任何產品,那麼它也要靠你勞動生產出來的這些稅來生活。

所以說如果沒有共產黨這麼龐大的一個機構的話,那麼也許你的生活、你交的稅就更少,你的生活可能更好過,那麼像國內經濟最大的部分,並不是共產黨所管的國營經濟,最大的這個財富是來自於「三資企業」,就是外資、合資和私營企業,那也就是說,不是共產黨讓大家生活變好的。

但是我們如果從另外一個方面說,有些方面就變得更壞了,為什麼呢,因為它鼓吹金錢至上,因為你不要來危及我的統治,所以你去掙錢去,鼓吹鼓勵大家去金錢至上,鼓勵大家去道德下滑,所以在大陸大家都公認的一點,這些年來,人的道德下滑了。

還有一點,就是由於社會不公正,而造成的社會不穩定,在這種社會裡面沒有人是安全的,那麼這個不穩定來自兩個方面,一個是由於當局者在沒有制約的情況下,任意侵犯人民的權利造成的。

另外一方面,是由於暴政造成的整個社會動亂,那麼在中國歷史上,不管你多有錢,不管你多有權,當這種暴政和社會不公正,造成的社會動亂,一旦起來以後,是沒有人、不管你是什麼人都不能倖免。

金然:我們這一集還是在談「黨文化」的現象,那麼這種觀點就是認為,今天的中共比以前變好了,變得不一樣了,這個觀點,它到底有什麼黨文化的因素在裡邊呢?

橫河:我覺得這裡黨文化因素,主要體現在,他是等著共產黨改,那麼自己其實是出於一種無能為力的這種狀態。比如說﹕你改好了一點,我就感激不盡,你要不改我也沒有辦法,那麼這種就是典型的無所作為,任共產黨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這是受了「黨文化」的影響。

那麼另外,現在還有一種說法,就是說現在比以前要自由了,那麼我就想問一句,你現在自由了,你的自由哪來的?那他說是共產黨給的。那麼還是一樣的道理,如果說共產黨能給你自由,它隨時就能把自由也給收回去。

那麼歷史上是有很多例子的,舉一個例子,就說在國共內戰期間,為了推翻國民黨,中共就非常鼓吹民主,但是當它一旦奪取政權以後,它覺得不需要再說民主了,於是就立刻實行獨裁,那麼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但是作為我們來說的話,作為一般老百姓,我們應該﹕第一﹐盡量去尋找真相,去聽到真的訊息,比如說現在海外,開發出了很多突破網路封鎖的軟件,那我們就可以去用。

還有,海外有很多人,中國大陸也有很多人,致力於把新聞和真正的消息送上門去,包括法輪功學員(所做的)。那麼作為我們來說,當我們收到了別人辛辛苦苦送給我們的訊息的時候,我們最要注意的就是﹕我們不要拒絕真相,因為知情權也是天賦人權,任何人都不應該輕易放棄。

金然:好﹐謝謝橫河先生精彩的解說,那麼我們今天的時間到了。

方菲:謝謝橫河,我們也謝謝我們的觀眾,希望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金然:再見了。

————————————————

攝制組名單﹕

策劃﹕金然 方菲

主持人﹕方菲 金然

特約嘉賓﹕橫河

導播﹕JIMMY SONG

片頭設計﹕小米

後期製作﹕志傑

文稿听打:幸純 金玲

場景組﹕

曉雨:肖雨

秀玲:孟洁

攝影燈光:馬文良 項威

導演剪輯:林杉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