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何清漣:外資給中國帶來了什麽

【新唐人2005年5月27日訊】 (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林丹,謝宗延, 陳修文報道) 自1979年中國實行對外開放政策以來,至今已經二十六年了。2004年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發表的《世界投資報告》顯示, 中國已超越美國 成爲全球, 吸引外國直接投資 最多的國家。

【林丹】一直以來在中國和西方國家的一些學者中流行著這麽兩種觀點, 一是“外資可以促進中國經濟的發展,進而帶動中國民主化的進程”; 二是 “外資會迫使中國按照國際的遊戲規則行事, 進而減少中國的貪污腐敗”。一些歐美財團用這些美麗的說詞,遊說他們的政府開放對中國的投資;不要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 不少西方國家的對華政策,就是以此作爲基礎的。在今天《透視中國》的《經濟廣角》欄目中,我們就請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和我們談一談, 從中國社會政治經濟的變化,看外資究竟給中國帶來了哪些影響?

何清漣】我覺得這個影響應該從兩方面來評價。第一呢,就是它確實給中國帶來了積極的影響。就是給中國政府提供了巨大的稅收,是中國的一個很重要的稅基,還給中國帶來了先進的管理和技術,很多白領在那里接觸到歐美的管理制度。

還有一點就是給中國解決了大量的就業機會。歐美企業解決的是白領職位;港臺資本解決的是低素質勞動力的藍領職位。 在外資企業做白領的工作,據說是已經達到兩百萬個。那麽就是等於有兩百萬個家庭受益,這些人實際上就是目前支撐中國高消費的一個主要群體。

>還有一點呢我覺得就是外國的這些投資者,因爲在中國有太大的利益,所以反過頭來他們在自己本國形成了一個強大的遊說團體,說服本國政府和中國搞好關係,所以爲中國政府大大減輕了外交方面的壓力。

利益VS.理念

【何清漣】隨著這個投資的增加,外國資本越來越傾向於不再關注中國的人權、中國的專制、還有專制引起的種種問題。德國的那些專家們乾脆就建議本國政府要和中國政府搞好關係,不要批評中國政府,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美國在對待中國的態度上面歷來就有一個紅隊和藍隊之說,藍隊主題思想就是強調意識形態的差別,強調人權等等。紅隊就是主張忽視這些差別,就是和中國交往,就是看經濟利益。克林頓時期是紅隊占上風;那麽在布希時期藍隊已經開始擡頭,但是由於伊拉克戰爭的問題,需要防恐,需要聯合中國,要得到中國的支援,所以藍隊的勢力還是沒有擡頭得太厲害。

還有一點呢,也是我們中國人沒有想到的,就是外國人的行賄方式。外國資本的行賄方式就是移民、 辦綠卡、幫這些貪官污吏的家屬提供定居海外的方便,給中國的貪官污吏提供了一種另類的政治退出機制。這種另類的退出機制對中國並不好,因爲這些貪官污吏可以完全不計算自己的貪污腐敗的後果。 爲什麽呢 ?因爲他有一個底線,撈得差不多的時候他在海外有一個基地,可以安全的撤出來。中國不是以前講政府和民衆的關係,有一個水舟理論嘛,就是水可載舟, 亦可覆舟。就是你對老百姓不要盤剝得太厲害,要不然你會受到報應的。那麽中國官員們現在基本上可以不再考慮這個舟水理論,就是因爲有這種政治退出機制. 所以他們可以不和中國人民共用被污染的政治生態環境,也可以不和中國人民共用被他們的貪污腐敗政治黑暗,折騰得千孔百瘡的中國社會。
兩個神話的破滅

【何清漣】對外資進入中國,中國政府是一種期待,中國的知識界又是一種期待。應該說中國政府的期待已經差不多了,因爲它成了支撐中國經濟發展的半壁江山,對GDP的貢獻率都達到百分之四十,政府的稅收好多都靠這個。

另外一個期待呢, 就是當時有一個神話說的是外國資本進入中國將會促進中國的經濟自由化,再進而推動中國的政治民主化,從這一點來看這點期待是落空了。

記得我跟一個朋友在美國之音上面辯論了一次,他認爲外國資本大量進入中國至少會對中國的貪污腐敗有所改善。他說,因爲國際跨國公司會迫使中國按照國際的遊戲規則做事,然後就會減少腐敗我當時就駁斥了他。我說不對,這個沒有事實根據,得不到來自世界各國的經驗支援。我說像印度也好,墨西哥也好, 巴西也好,都是WTO成員國,爲什麽跨國公司到他們那里去不能改變他們的貪污腐敗,減少它們的貪污腐敗?這是沒有國際經驗支援。

第二個本國的經驗也不支援這個。像中國,大量的外資進入中國,不是它們改變了中國腐敗的遊戲規則,而是他們順應了中國的制度環境。他就跟我講,那個時候的外資主要是港臺資本,因爲港臺資本都是中國人,中國人天生有腐敗的傾向。我不同意。

今年有一篇文章特有意思,講的就是外國在中國行賄的問題。它說有一個資料,就是說中國過去十年內調查了五十萬件腐敗案件,其中百分之六十都和外資企業有關係。比如法國的設計師安德魯承包了中國的國家大劇院工程,這個工程在中國國內也是倍受指責。又有他自己公司里的人檢舉他在中國,用了很不正當的行賄手段取得這個專案和部分工程。

在這些外資企業行賄中間,最出色的就是電訊産業。摩托羅拉做得特別成功。我記得有一本書《誰失去了新中國》(WHO LOST NEW CHINA)的作者就是一個高級主管,他談了自己在中國的一些經歷其中他就說到,摩托羅拉公司的高級主管跟他說,他們在中國是如何行賄打開市場的。行賄成本是多少呢?根據他們披露的數位,一般的是一個合同金總金額的百分之十。

中國一直進行了很成功的宣傳,把中國宣傳成一個外國資本到那里來淘金的天堂。但是我認爲應該這麽樣說,它是依法經營者的地獄,犯罪經營者的天堂。要想在中國賺錢,如果你要想不貪污賄賂連那個市場都進入不了。

是 「入鄉隨俗」還是 「同流合污」

【何清漣】其實呢,外商到中國需要通過行賄,才能在中國打開市場是一個公開的秘密。這幾年也不斷的有這樣的事例曝光, 沃爾瑪(WARMART)就是因爲牽涉到了向當地官員行賄而曝光。雲南省對外經濟貿易合作廳廳長,他的妻子就代表他出面收受沃爾瑪給他的賄賂。

今年4月8號美國的電信業巨頭朗訊宣佈解雇他的四名高級主管。指稱他的四名主管是在中國有不適當的行賄行爲。其實呢,這個事情出來以後中國的報紙很多都在質疑這個事情。說朗訊這個等於是自己斷臂,從此以後在中國你到底是行賄還是不行賄?不行賄,你肯定沒市場。但是你行賄,你又處理你的高級主管。那麽這個讓繼任的高級主管無法做。

像美國就有一個“反海外腐敗法”,賄賂就是違背了美國的法律。其他的歐洲國家其實也都有一些類似的規定, 但是他們後來又發現,他們如果不行賄不展開這種“尋租”活動,他們就和別的企業站在一個並不平等的競爭起點上,有很多機會他們得不到。所以呢,最開始就是這些具有東亞文化血緣的這些國家, 比如日本、南韓,他們就認同這個腐敗的規則。然後歐美資本呢,就在一些所謂中國通的勸說曉諭下, 也慢慢認識到這一條。

有一種人是美國的跨國公司最喜歡聘請的人,就是在中國有政治背景的這些留學生,尤其是高幹子弟,是他們最喜歡雇用的高級白領。雇用了他們以後就讓他們回到中國給他們打市場。這些人呢,第一,瞭解中國的制度環境;第二,他最重要的是有廣泛的人脈關係,他知道怎麽樣利用他的人脈去行賄;怎麽樣用最小的成本獲得最大的利潤。因爲這些行賄成本最後要打入他們産品的利潤,最後還是消費者承當,企業呢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所以他們也在中國懂得這個遊戲規則,叫作“如欲取之 必先予之”。給予的是給私人,取的是從公的那一塊取回來。但是這些成本都轉到我們消費者頭上來了,所以中國的手機通話費是世界上最貴的,雙向收費。所以現在呢,大家都已經學會了這一套,而且他們也不認爲在良心上有多大的虧欠,因爲他覺得你們中國人自己都認同了這一套規則,那麽我們有什麽必要來改變你呢。

我記得在芝加哥的時候,有一個中國留學生,他跟我講了一個事。他說他覺得他自己受到外國人的侮辱。 我問爲什麽?他說我去考牌照,我第一次考沒考過,一個美國同學就跟我說:你們中國人不是善於行賄嗎, 你們可以去收買那個考官嗎。 他說,我就覺得他在污辱我。我說,也不能完全說是侮辱。因爲中國人確實給人家的印象就是善於腐敗,這一點可能通過到中國投資的外商回來跟他們的親朋好友談到這些,就形成了這麽一個印象。但是這確實是事實。所以呢,我們與其說別人侮辱我們,還不如我們自己來改善我們自己的形象,從我們自己做起,我們不做這些壞事。

現在外商普遍的認同了中國的遊戲規則。而且他們的行賄手法已經比當年的港臺資本高明得多。港臺資本因爲只能提供錢啦,還有香港臺灣旅遊啦,還有送紅包,就是這些啦。但是現在外商行賄的手法是提供綠卡,幫助這些貪官污吏的子女家屬移民外國,而且他們行賄的級別更高,基本上呢很多都是中央部長一級的大官。

中國現在是一個党國一體的社會,所有的現代化科技手段都被共產黨用來強化它的統治。就像大家原來以爲中國加入WTO以後,國際大的集團會迫使中國政府按照國際慣例辦,然後就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政府行爲方式。但是現在大家已經明白了,不是國際的商業集團改變中國政府的行爲, 而是他們到中國去要賺錢,就必須順應中國這種腐敗的制度環境,就是學會怎麽樣賄賂官員。

助紂爲虐的金盾工程

【何清漣】另外一個神話就是講高科技網路的應用會促使資訊自由傳播,然後就促使中國新聞體制改革然後就導致政治民主化,這個神話也破滅了。中國政府開始是很恐懼,但是後來他們發現他們完全可以利用投資來控制網路,所以他們開始是建立了世界上最龐大的防火牆,現在又和國際上一些很大的公司合作,購買他們的軟體就是建立了一個龐大的中議案監控系統叫作金盾工程。這個系統能看、能聽、能思維。能看,就是它有攝像系統;能聽,就是聲控系統,還有在網路上跟蹤任何一個用戶。所以現在在網上面發言的人,爲什麽他們都能夠抓捕到?就是這個系統已經部分啓動。 這個系統全部完成是兩千零八年,我相信這個系統建成以後,中國將成爲世界上最龐大的警察國家。

這個監控網路所需要的技術是靠什麽呢? 海外很多著名的高科技公司比如美國的CISCO,還有就是加拿大的升陽,全世界的那些跨國大公司都參與了合作。幫他們提供技術,包括免費贈送他們病毒,還有網上過濾的技術。

其實外國資本到中國去的時候,都說的是要幫助中國發展經濟。經濟市場化,最後通過經濟市場化,來促進中國的政治民主化。要到中國幫助建成一條,不受政府控制的資訊交流通道。但他們到中國後,都背棄了他們的諾言。其結果呢,他們是幫助中國監視了一個龐大的網路。他們很清楚中國政府買的技術,不是去用於什麽促進中國的民主啊,發展啊,而是用來監視人民。有人質問他們:爲什麽要這樣做的時候? 他們振振有詞地說:我們不做,那別的公司也會做。每個公司都在做這樣的事情,爲自己來開脫。

但是也有到中國去,看不慣這些事情的人。比如GOUDON CHANG(章家敦),他就會寫《中國即將崩潰》;還有這個郭德曼,他會寫那個《WHO LOST NEW CHINA》。郭德曼的這本書,是寫了一個很典型的一個西方的有理想的青年,到中國去投資的一些經歷。他說他是懷抱著要促進中國經濟市場化,然後再促進中國政治自由化去中國的,想幫助中國人民做點事。結果他到那里才發現,和他想像的完全相反。 他說外國資本,反而幫助中國鎮壓民主,這是少部分有良知的人反省了。 但是大多數人是入鄉隨俗了。所以我個人認爲外資進入中國促進中國的經濟自由化,再進而促進中國的政治民主化,從這一點來看這個神話基本上是破滅了。

【林丹】美國互聯網獨立研究專家格里格.渥爾頓,早2001年就發表了一篇題爲《中國的金盾工程》的研究報告。他在《報告》批評了某些西方跨國公司的“不道德”的行徑。這些公司用他們的技術幫助中國政府控制人民,扼殺自由。他們有意無意地充當了中國政府侵犯人權的幫兇。

渥爾頓先列舉了北京天安門事件之後,中共利用西方的監視技術,實施大搜捕的事實。由西門子.普力子(Siemens Plessey)公司製造,世界銀行負責支付安裝費用的攝影機,記錄了1989年幾個月里, 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每一件事,成了“六四”後大搜捕的重要依據。渥爾頓先生警告說:“政府必須認識清楚,科技不是中立的,它是變色龍,會隨著環境改變顔色。”

最近,大名鼎鼎的思科公司在美國被起訴,無論審判的結果如何,它無疑是向人們敲響了警鐘:對任何一個國家人民自由的危害,必然會影響到全世界人民的自由。

點擊進入
透視中國Youtube官方網
新唐人透視中國欄目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