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第四百七十五期】新加坡對法輪功判決公正嗎?

【新唐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经过近一年的审理,在4月27日,两名新加坡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的法庭,被判以24,000元和20,000元的罚款,罪名是“拥有及邮寄未经批准的光碟”。这两名法轮功学员不能接受法庭的这种判决,当晚就被送进了监狱,有可能被监禁长达24周。今天我们就此,请来了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言人徐侃刚先生,和特约评论员李天笑博士,就此来谈一谈。

首先,我们先电话连线新加坡法轮大法佛学会的负责人,也是发言人王宇一,请她来谈一下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王宇一:新加坡警方控诉这两名学员,罪名有三类,其中第一项就是“无准证集会”、第二类是“分发没有准证的光碟”,和“邮寄没有准证的光碟”。这些事情是发生在2001年的11月到2002年的2月这段期间。这个情况我再介绍一下,自从中国政府开始打压法轮功以来,1999年7月20日以后,新加坡的学员也像全世界的学员一样,到一些旅游景点,在那边炼功,同时摆放一些真象资料,向游客讲清真象,这都是一些很通常的活动,新加坡学员在那边都已好几年了。那段时间,警察来的次数比较多,问他们一些情况,学员也向他们解释,警察来的比较频繁,倒也没有说不允许他们做,还是照样允许他们这样做。但是2001年2月 23日这一天,一些学员非常正常的,有五个学员在那里炼功,突然就来了警察,警察还非常凶的把资料全部拿走,那时候把他们七个人带去警察盘问。

2004 年的4月份,新加坡的中央警署,是负责的中央商业区的一个警署,他打给七个学员中的其中一位学员,跟他们约好说你们必须哪一天全部要到警署去,他们去了之后,就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和当天在那儿炼功的五位学员谈了,逼迫他们要签一个警告信。另外两位介绍的学员,一个介绍的学员,一个叫黄才华,一个叫程吕金,他们被拖到很晚时间,可能其中一个要到十点多、十一点钟才让他们离去,告诉他们要将他们送上法庭,罪名是“非法集会”。

在新加坡有太极拳,气功十八式,这一类活动非常多,几十个人聚在一起都是可以的;我们在新加坡的炼功点有四、五十个,在公园等地都有,这个旅游景点只是其中一个而已,没有什么区别,警方也知道,不需要申请。他们开始说是以“非法集会”起诉,后来又改为“无准证集会”,所以说这一条的控状,也是很奇怪,也是不能令人接受的。这个非法集会它是有条件的,是你要有一个共同的目地或是怎么样,而现在这个学员,他第一个这个事件没有召集人,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他们都是去炼功,而且三三两两的,谁也不认识谁,到那里坐下来就炼功,你要说有个什么统一的,那是音乐,只有音乐而已,你可能来了炼第一套功法,他可能来了炼第三套,情况是这样子的。

我们那个学员,那一天在场的其中有一个在那边打坐的学员,他说情形就是这样的,他在法庭供证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他说我怎么非法集会了?那我开始坐下的时候,就已经有三个人坐在这里,当时我炼完功、打完坐,我看到有五个学员,那你说我眼睛张开的时候,我就非法啦?这怎么说得过去呢?

安娜:请王博士再谈一下最新的进展好吗?

王宇一:他们进去已经是超过一天半吧!从进去之后就开始绝食,一直都没有吃东西。

安娜:谢谢王博士。徐先生您好、天笑好,谢谢你们今天能来参加我们的热点互动节目。我想问一下徐先生,在您听到这个判决的消息时,你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您觉得这个判决怎么样呢?

徐侃刚:我首先讲一下,让大家了解一下两位法轮功学员发的那个资料、光碟,里面的内容是什么?据我了解里面光碟讲的,就是中共在大陆镇压法轮功的事实真相,其中包括“天安门自焚事件”的事实真象。这些光碟我们都知道都是很好的内容,很多人看了之后觉得:我以前受欺骗,我现在明白了,真的很感谢。这样好的东西,为什么会要被禁止?为什么会变成非法的?我真想要问一下新加坡的警方,难道告诉你真象都是犯罪吗?

另外一个事情,是这个案子是在一年零两个月之后,警方才突然提出控诉,而法官是在控方没有任何有效举证情况下,进行了判决。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新加坡的警方、法官和它的政府部门,参与中国镇压法轮功这样一个迹象。

安娜:根据一些报导,我们看到法官在裁决之前,他说辩方与被告是行使宪法赋与的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权利,做为辩护理由,是他无法接受的。我想问一下天笑,对于法官这种说法,您怎么看呢?

李天笑:首先,对法官这种说法,实际上是跟新加坡宪法中,明确规定的言论自由、其他自由权利项目是违反的。因此,法轮功方面的律师,甚至也明确的指出:公民由宪法而获得的权利,除了在极特殊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被剥夺的。这是他们应有的权利。另外一个来讲,从世界文明发展的程度以及公民所享有的这种普世的权利的定义出发,包括联合国人权宣言等,一系列的国际法的文件都有规定,公民在任何的情况下,不管你是通过警察法也好,司法限制,或者许可证制度等等,都不应该违反人所具有的,最根本的基本权利,否则的话,就是对人类的这种基本原则的挑战和违反。

安娜:徐先生,法轮功学员透露了在法庭上,法官说:这是中国发生的迫害,这是中国人的事情,我们对此没有兴趣。而且还说: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与本案无关。您是不是接受法官的这种说法呢?

徐侃刚:怎么会没有关系?法轮功学员发的光碟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象,据我知道,法轮功学员在发光碟之前,申请过准证,那个现象就是,如果申请发的光碟是介绍法轮功内容的,是怎么炼功的,那是会准证、会批准;但是如果介绍的是迫害,他们就坚决没有批准过,从来都没有批准过。

安娜:那他们有没有给你们原因为何不批准呢?

徐侃刚:在新加坡是没有原因的,它就是不批准。只有中共是害怕迫害的真象被曝光的,那么为什么在新加坡也害怕呢?我觉得法官在法庭上会讲这样的话,他是不是也在害怕这个真象在法庭上被曝光呢?而法官在讲这个话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任何人看到了这样一个严重迫害的情况,居然还讲说跟我没有关系,我们看到了这个法官已经失去了他的正义和良知。他是不是在想告诉大家,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法官呢?其实这个法官和警察,和他们这些政府官员,以及他们背后的那个利益集团,已经完全堕落成了一个中共在海外镇压法轮功的走狗。

安娜:天笑,我们知道新加坡是被称为“亚洲四小龙”,在经济上是非常发达的,都是有目共睹的。它的官员和总统都是选举出来的,那你觉得新加坡在执行民主法治上走的怎么样呢?

李天笑:新加坡事实上它是一个专制独裁的国家,但是呢,很有趣的是,它披上一层法治的外衣。

安娜:为什么这么说呢?

李天笑:因为新加坡实际上从65年独立以后,一直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就是说,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从那个时候一直在议会当中是占多席,在84席当中占了 82席,只有两票是反对党,而且反对党的这些领袖不断的说到,比方说使他经济上破产、流放,甚至关押。特别有趣的现象,新加坡是一个绿草成茵、风景秀丽,这么样一个国家,但是背后还是比较有野蛮的对人权残害的事例,在不断的发生,而且在法律上也是体现出来,比方说,在过去的时候,我们看到新加坡还有鞭刑,这是非常野蛮的刑罚,我们不能说现在法国还有一个断头台,是吧?

安娜:说到鞭刑,我想到几年前,有一个美国的男孩,在新加坡旅游的时候,就受到这种刑罚是吧?

李天笑:对。这个刑罚,当时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引起了几乎是全体美国人,对这种非常的行为表示愤概,或是表示不耻。实际上在这个问题上,其中有法轮功一个学员,现在这个学员有个六个月的婴孩,她要求给她哺乳,但是警方拒绝了她。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跟新加坡比较野蛮的法律制度,跟他这个独裁专制贯穿下来的传统,我觉得这是有一定的关系的。

安娜:您说新加坡的制度是独裁专制的,能不能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李天笑:比方说,它在选举制度中,他表面上看来是选举的,是民选的总统,再由总统任命总理。但是,在选区制度上,采取了比较卑劣的手法。比方说,它划单选区和复制选区这两种,但是当一个选区反对党占比较大的多数的时候,它就通过那个变换选区,重新改变这个设计的方式,把这个选区并入到大选区里面,在大选区以后,执政党就是人民行动党就占了多数,然后就可以把它吃掉,就是它通过这种方式,不断的把反对党反对的势力,扼杀在萌芽之中。人民行动党在李光耀在1965年当总理,一直到 1990年下台,始终是他一个人在当总理,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在民主国家里,是不可能出现这种现象的。

另外在法治上,比方大法官是总理推荐,总统任命的。但是在李光耀有一个著名的案件,有一个叫杜太太,前几年有一个重大案件,在这个案件中法官都是很偏坦李光耀,然后,有很多记者、媒体,都是一边倒的站在李光耀这一边。所以说,新加坡这个国家表面上看来,它的民主法治有这么一层很漂亮的外衣,就像它的绿草如茵,但实质上新加坡是一个独裁专制的。

安娜:您刚刚提到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她有一个六个月的婴儿要去哺乳,我们也知道这两位法轮功学员正在绝食,如果他们这样下去,一般来说,在民主国家会怎么处理呢?

李天笑:我觉得在民主国家,可能会出于一个基本的人道主义和同情心,会给予一定的照顾。比方说,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美国,很可能会暂时让她在外面待一段时期,或者是等她婴儿长大了以后,然后再采取什么样的办法措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可能让她把婴儿带过去,在这个过程当中,让她有个好的条件能够照顾这个婴孩。不管怎么说,这种情况在真正民主自由国家里面,都是会采用比较同情,这种弱小的儿童和父母照顾他们这种权益的做法。

安娜:徐先生,现在这两位法轮功学员,他们不接受法庭的裁决,下一步您们会有什么样的行动呢?

徐侃刚:我们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对这件事情非常的关注,我们将到新加坡在各地的办事部门、使领馆去全面呼吁,同时也会向各个其他国家的政府部门呼吁这件事情。

安娜:好。谢谢徐先生,谢谢天笑。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次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会就这个话题,继续做追纵报导。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