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北京罕见出台〝六稳〞 中共面临何种危机?

纽约时间: 2018-08-04 12:14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04日讯】【热点互动】(1794)北京罕见出台〝六稳〞 中共面临何种危机?
广告

7月底,外访刚刚归来的习近平紧急召开了政治局会议。会议有两个内容:研究经济问题,强调做好〝六稳〞工作,另外还审议了〝纪律处分条例〞。两个看似不相干的内容绑在一起,令外界产生诸多猜测。当前美中贸易冲突加剧,美中关系因此也变得相当微妙。在这样的背景下,强调做好〝六稳〞工作,是不是中国的经济已经出现了重大危机?北京抢在北戴河会议前审议〝纪律处分条例〞,是否也意味着北京遇到了政治危机?内忧外患的中共能〝稳〞的住吗?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7月底,外访刚刚归来的习近平紧急召开了政治局会议。会议有两个内容:研究经济工作,强调做好〝六稳〞工作,同时审议〝纪律处分条例〞。这两个看似不相干的内容困绑在一起,令外界产生诸多的猜测。

当前美中贸易冲突加剧,美中两国的关系也因此变得相当微妙。在这样的背景下,强调做好〝六稳〞工作,是不是中国的经济出现了重大问题?北京抢在北戴河会议之前召开这样一个会议审议〝纪律处分条例〞,是不是也说明北京遭遇了政治危机?在内忧外患之下,北京中共能不能〝稳〞得住?

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起来做分析解读,一位是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靖远您好。

唐靖远: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线上的《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先生,胡平先生您好。

胡平: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来参与我们的讨论。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北京罕见出台六稳,是不是遭遇到什么重大危机?我们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胡平先生,一位是唐靖远先生。

我们节目开始先请靖远先生向我们介绍一下,有这样一种说法,说北京出台〝六稳〞,可能是遭遇到重大的危机了,因为中共向来是缺啥喊啥,我不知道您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

唐靖远:好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是,首先,习近平他提出这六个稳定,它离不开两个比较重要的背景,第一个背景就是北戴河会议,传闻中的北戴河会议;第二个背景其实就是大家都很关注的中美贸易战,因为我觉得它这个六个稳定跟这两个背景有密切的关系。

我们先说第一个问题,北戴河会议我们知道中共其实是每年都开的,而且每年都会引起一些关注和一些猜测等等,但是今年好像特别受到一种聚焦,大家都非常的关注它,我觉得它当然毫无疑问跟前一段时间,就是海内外的舆论传出一些政治传言有密切的关系,这些传言版本非常多,什么说法都有,但是有一个中心是不变的,就是习近平的权力可能受到了挑战,大概基本都是这样的。

那么从这个阶段过去以后,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从事后来看,现在习近平其实他表现出来的仍然是一种大局在握的状态,也就是他的地位可能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动摇,基本上是这么一种状态。

他现在提出来六个稳定,我觉得它背后其实隐含这样一层意思,就是说他只不过是在有意淡化六个稳定背后的政治危机。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都知道他所面临的经济危机,这是可以肯定的,这六个稳定的背后其实涵盖了当前经济生活的可以说是几个主要的方面,他在所有这些方面他都在提出这种不稳,他需要维持稳定,其实反过来说,就像你刚才提到的,我觉得它充分说明他这次恰恰遇到了一种不稳定,他只不过不去提那个政治危机,他采取了一种把政治危机经济化的一种手法,他把它淡化了。

而且他抢在北戴河会议之前先来开这样一个会,作为一个大事,定一个调子,把这个大事定一个调子,这样一来他就占有了一个有利的地位,一旦他定下来之后,这六个稳定,这些经济议题就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工作的中心,成为重中之重,谁如果说要偏离这个主题,再要去提出其它的一些议题的话,那就有可能被视为一种干扰,甚至被视为〝妄议中央〞。他这种做法可以使他处在一个比较有利的地位,使他避开政治上的一些地雷,这么说吧。

第二个背景,我觉得就是跟贸易战其实有一个明显的关系,我们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看待它,第一个层面,川普总统现在对贸易战这方面的出招,这个牌的节奏是明显的加快了,而且力度也是越来越大的。这样就会带来一个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留给北京做出反应、留给他做出决策的这个时间也是非常有限,越来越短。

我们看见川普明显的采取了一个跟之前他处理朝核危机,包括他处理伊朗核危机,一个相似的手法,就是极限施压,所以我觉得这个趋势至少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是不会停的。

第二个就是刚才我们已经提到的,习近平想强调这六个稳定,需要强调六个维稳,它涵盖了当前经济生活最重要的几个方面,其实反过来说明这六个方面都已经出现了不稳定,也就是意味着中国当前的经济的基本盘其实出现了问题,我觉得这是他没有明说出的一个潜台词。

还有第三个层面,我觉得它这种稳定,这种不稳定,它反过来说明了一种状态,就是北京出了什么状态呢?我觉得他们并没有对未来下一步这个阶段应该怎么走,他并没有做出一个统一的决策,他没有成算,所以它才会出现这样一个状态,因为抓不住矛盾的重心在哪儿,抓不住矛盾的焦点在哪儿,我就干脆所有这些层面我全部都要要求你稳定。

主持人:眉毛胡子一把抓了。

唐靖远:对,至少我个人觉得他是有一点点这种味道的,就是因为他没有找到这个矛盾的焦点所在,所以他并没有拿出一个成算,决策层可能也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有效的这样一个认识,他才会这样一个举动,我先把所有基本盘我全都稳住,稳住自己的阵脚,然后再去筹划下一步怎么走,我觉得他基本是这样一个状态。

主持人:好的,胡平先生您怎么看?北京遭遇到的这些危机,这个政治危机来自哪儿?经济危机又是怎样一回事?

胡平:就看他这个六个稳,第一个是稳就业,当然就是因为这些年来中国经济本来就不太好,再加上这些年又出现所谓〝国进民退〞,当然一个直接的原因,更直接的原因就是所谓的贸易战,因此当局就担心将来会有一些企业开工不足,甚至倒闭,就可能导致大量的人失业,那么失业最大的问题就可能引发诸多的所谓群体事件,这个是当局最担心的一点,所以他把稳就业摆在第一位。

另外在六个稳中间,你看见有两个稳是有个〝外〞字,一个是稳外贸,一个是稳外资,这依然是中国的发展模式,对外贸、对外资,可能跟外国外资有很大的关系,另外当然就是贸易战,贸易战直接影响的就是外贸和外资的问题,所以这也是当局非常担心的一点。

这个会议,因为他谈的是经济会议,所以谈的这六个稳都是谈到经济问题,这些问题是互相联系在一起的。而对中共来说,它担心的是如果经济形势不好,经济出了大问题会引发其它的种种社会问题,会引发各种各样的政治问题。

现在已经看到一些,现在中共内部包括上层,显然我们看得出一些勾心斗角和权力斗争,另外我们在民间也听到体制内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这个就和经济的情况,尤其和贸易战有了直接的联系,所以他在强调这六个稳的时候,它其实有很大的政治涵义。

就像刚才唐先生也谈到他一方面要做六个稳,另一方面要加强所谓正常的控制,就在这个时候,谈经济问题的时候,他要重新谈到关于组织纪律条例,而我们知道组织纪律条例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政治纪律,政治纪律最重要的就是不准妄议,所以他用这个来压制不同的声音,说明他也担心。

而且事实上我们也看到最近这段时间以来,不光体制外就包括体制内,出现很多不同的声音,这是过去很长时间都没有明显这么多的。而且关于上面种种权力斗争传言不断,尽管这些传言不一定很可靠,但是这些传言出现本身它实际上也是一种舆论造势,他说得多了,自然就会有些人把它当成真的了,然后就有可能变成真的了,所以跟这个问题有关系。当然我觉得更有意思的就是最后一个稳,稳预期,这个我们可以接下来再谈。

主持人:好的,靖远,刚才胡平先生提到这个稳预期的问题,我不知道您怎么看,我们知道中共确实把这个稳定看得是非常重要,而且它有一种说法就是说,把一切不安全的因素、隐患都消灭在萌芽状态,它有这么一种说法。那这个稳预期,什么是预期呢?这个怎么样去稳呢?

唐靖远:我是这样来理解它的,就是说从表面上看来它只是一个经济术语,就是说稳定在这个经济预期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就是把整个经济层面的最主要的方针、政策,他怎么去判断它的经济的走向等等,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去应对啊等等。

但是这个稳预期其实它这里为什么这么重点的强调提出来,作为六个稳定之一呢?我觉得它最主要的目的,其实它主要传达的信息是,最主要一个东西,它其实就是告诉给民众:这个贸易战,现在当前中国大陆这种经济下行开始出现、衰落的这种趋势,可能会是一个持久战。就是贸易战可能会是一个持久战,而这种经济下行这种趋势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会一直持续下去,也就是说会面临了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

而它这种苗头,就是它为什么会出现持久战的这种心理状态呢?我觉得它在背后可能是涉及到有几个因素,第一个因素就是它可能有这种拖延战术的一种心理,我们知道其实现在打贸易战,中共它其实牌是不多的,它在跟美国对垒的时候,它其实是处在一种下风,那么在这种时候它就采取这种惯用的,就是所谓用时间换空间这样一种打法。就是我就把时间给你拖长,拖延一下,那么看看有没有会发生一些变化。

因为本身贸易战的很多的措施,比如说川普采取了很多的手段,其实我们都知道在经济领域很多的这种制裁措施,一些经济手段,它往往是需要有一个滞后的效应,就是从它这个手段的实施,到它最后在社会上出现一些这种后果,出现一些效应,它其实是有一段时间的,有一个时间差的,那么这段时间差在中共看起来,它觉得这个可能是获得了一定的余地,来调整自己的一些政策,调整自己的一些战略,这个是一个层面。

第二个层面就是,我觉得它的这种拖延战术它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可能想要看看,就是美国的中期选举会不会出现一些变化,这就是以拖待变,它有这样一个动机在里面。

因为我们知道中期选举现在双方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之中,如果说中期选举真的出现了中共所希望的那种场面,比如说民主党占了上风,控制了国会,那么这样的话,毫无疑问,这个对中共是有利的,这样一来,川普对待中共的很多的这种决策、很多的措施,可能就会受到一种掣肘,那么中共就很可能会得到一种喘息的这种机会了。

那么第三个层面,它这种拖延我觉得它还有一个目的,用中共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要对比一下中美两国在忍受贸易战的这种痛苦,谁更能够忍受痛苦,这是用中共自己的话来说。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他们可能是想希望通过这种拖延战术,我把时间拉长以后,贸易战必然它对中美双方的民众、百姓的生活,它肯定会带来不同程度的这种冲击。

那么美国民众,因为我们都知道美国它是一个自由体制,所以美国民众如果说他一旦生活受到影响了,那么他肯定是要站出来说话的。这些矛盾啊、这些不满啊,它就有可能形成一种压力去冲着川普、冲着白宫去,那么这个是中共所希望的。那么如果它真的能够营造出这样的一个结果出来的话,那么中共也有可能从这样一种状况之中,就时间拖长了以后,那么川普可能经受不住来自于本国国内的这种压力,从而做出一些这种改变,这样的话中共可能会得到一些缓解。我觉得其实最主要是这三个方面。

主持人:胡平先生,我也想听听您对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中共说这个稳预期,那刚才您也提到了现在中国社会有很多的各种社会问题,给中共造成一种政治危机,那它这个稳预期有没有可能就是说对这种存在问题的地方进行下狠手?

胡平:当然有可能这么做,就像刚才谈到,你稳就业,它就会担心会出现大量的失业大军,而失业它最担心就会发生群体事件,那么这种群体事件那免不了就需要政治上的高压。

另外,它也担心在现在的形势之下,在上层、在体制内会发生重大的分歧,它觉得也需要去压制那些个不同意见,所以在这几个稳中间都暗含着政治上的加强控制在里头。

那么谈到预期,当然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著名的经济学家凯恩斯有句名言,他说:〝社会心理决定了人类永久的经济问题〞。在他那本名著里头,他就把预期这么一个心理作用,一个心理因素,当作他的宏观经济学的一个基础。

那其实我们想起来就是不管是对经济问题,政治问题也一样,一个社会的普遍心理,也就是人们对什么事情抱有了什么样的预期,这个是至关重要,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我们都是靠预期活着的。当然,人们的预期一旦发生改变,那整个社会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你比如银行,银行挤兑就是最明显的一个例子。你说老百姓在银行里面存了钱,那银行是不是把老百姓存的钱就收到保险柜里呢?当然不是。银行必须要把你们存的钱大部分拿出去投资,要投资赚了钱,这样你客户取钱,你要利息,他才给得起利息啊;另外,这银行家自己也才有钱可赚。而他留在银行里作为准备的钱,那只占很少一部分,大部分他拿出去投资了。

如果这个时候有了传言,说这个银行投资失败了,投资的钱收不回来了,因此银行就有破产的危险。那用户一听说那就急了,那怎么办呢?那赶快去取钱吧!就纷纷去取钱。但是我们又知道,银行里准备的现金顶多是你们用户现金的一小部分。知道你们不会都去取,所以他那点钱就够了;如果你们都来取,他当然就付不起了嘛,当然就破产了!

所以哪怕这个银行本来他投资没有破产,他没有失败,只是因为别人认为他失败了,对银行没有信心了,人们就根据他没有信心,抱一种恶性预期,采取某种行动,而且这种恶性预期就会导致一种后果,也就是所谓自我实现,本来没这个事,因为人们想法变了,人们就做了另外一种行为,而这种行为本身就促成了这件事的出现。你本来没破产,大家都去挤兑,那你真的破产了!这就是经济上我们经常出现的一个问题。

另外你政治上那就更多了,政治上建立在预期之上,你想我们很多人对中共都很不满意,但是很少人敢站出来啊,为什么你不敢站出来呢?因为你一站出来,你就预期别人会不会站出来。如果就你一个人站出来,那可能就整你了。如果大家都站出来,你有信心,那么大家都站出来,你就敢于站出来了;如果你不敢相信别人都站出来,结果你自己也不敢站出来。殊不知别人也是这么想的。那就出现这种情况,大多数人都想站出来,但是他们都预期别人不会站出来,因此他们就不站出来,到头来果然就谁都不站出来。

结果一个很恶劣的统治,中共的统治它为什么能活得下去呢?很多人都不满啊,但是很少人敢于站出来,因为他们就担心大多数人认为别人不会站出来,站出来的人不会太多,因此不可能形成有效的力量。

你这个不光包括在一般体制外的老百姓,包括体制内、包括上层也是这个情况,你上层有些人他可能对最高当局很有意见、很不满,但他不敢说呀,他一怕自己说出来就给自己扣个罪名,万一中央抓你个腐败问题,把你抓起来。如果他相信他一旦说出来,别人也会附和,大多数人都站在他那边,那他就敢说了。所以你看见没有,人们做很多行为,完全取决于他对别人抱一种什么样的预期。

民主制度也是一样的,一个社会能够稳定的运转,一个制度能够稳定的运行,那都有赖于人们对整个事情抱一种稳定的预期,当这个逾期不稳定了,发生变化了,人们就做出不同的行动,就可以导致非常不一样的后果。那现在我们看到开始出现,原来不敢发声的人,现在就敢发声了。

另外,你经济上,现在确实大家知道真是要出问题,那么人们就会采取种种的办法。比如说知道人民币要贬值了,大家着急,赶快就兑换美元,大家都去兑换美元,那就会造成你人民币的贬值,就会进一步加强这个事情。

你说房子也是这个问题啊,如果大家都认为房价要跌,那手里有房子的人怎么办呢,他就赶快急于要出手,把房子卖出去,而且他不敢卖高价,他急于出手嘛;而买家呢,他不给轻易买,他觉得烫手山芋,他宁可等到更跌,跌得更低一点他才买。这么一来,那你想卖的人呢你又急着卖,你只好降价,到头来你房价不跌也跌了。

所以这个预期就这么一个问题,一个稳定的正面预期会使这个社会、这个制度按照它原来的模式、方式去正常的运转;当出现了恶性的预期、负面的预期,那整个社会、整个经济秩序、政治秩序都会乱套。而这个预期的改变,当然它不是人们突然心血来潮,本来都预期的好好的,现在突然改变,不会这个样子,它总有一些因素促成他想法改变。

那么所以你看现在中国确实首先在经济上,那政治上不用说了,经济上出现了很多很多问题,尤其是贸易战。这个事是原来大家都没遇到过的,到底会造成什么后果?谁心里也没底儿。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当然一般都估计肯定会有麻烦,然后人们就根据他对事情的预期做出一种选择,而这种选择就会互相蔓延、互相传染,就交叉感染,就越做越多,结果这个情况就使中国,你现在中国经济陷入一个很大的不稳定。

那么这也是当局为什么感到特别紧张,它要加强这个预期,它要稳预期,那就可以想像的,除了一方面政治上,在意识形态上加强控制。另外加强宣传,加强洗脑,让人们相信。

最近你看官媒方面几条文章都强调这点嘛,说我们的人民要对我们的党有信心,要对我们的社会制度有信心,就这个意思。你信了它了,然后你就不会去做一些它不喜欢你做的事情,那么这么一来,哪怕有问题,它都可以安然度过这个难关。所以反过来,如果人们预期不一样了,哪怕问题不严重,局面都会变得很难收拾。

所以它把稳预期这点摆得这么重,那我们也可以想见伴随着〝稳预期〞这个口号,它现在要做的那就是意识形态的进一步控制,政治上的进一步控制,所以这个是跟它联系在一起的。而它这么做的原因,当然就是今天中国的社会,包括在经济方面,确实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主持人:胡平先生,您觉得这个能稳得住吗?

胡平:当然不一定了,这个就是个预期的问题了。如果大多数人民,有很多很多老百姓不相信,对政府说的话不相信,而我们知道中国政府本来信任度、信誉就很差劲,而且如果中国老百姓不相信政府所做的一些承诺,不相信你能够保障经济形势不恶化,不相信在经济出现困难的时候,你不把问题、你不把困难转嫁给老百姓,换句话说,你所谓共克时艰嘛,人家不想跟你共克时艰。你要我们老百姓付代价,你们自己照样花天酒地,如果人们这么想,那它当然关就过不去了。

所以反过来这也就提醒我们,这个时候我们就更需要讲真相,把事情的真实情况告诉大家,然后使大家才能打破共产党给他的洗脑、给他的灌输,做出一种正确的选择,那么从而也才能整个推动事情良性的发展。

唐靖远:我补充一点,其实就像刚才提到,中共现在它究竟稳不稳得住,这个稳定它能不能做到呢?我觉得这个其实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就是能不能稳住的这个主导权现在究竟在谁的手里?

主持人:那您觉得在哪儿?

唐靖远:我个人看来,现在能不能稳住的这个主导权其实已经不在北京的手中,因为中共现在面临的这个危机,毫无疑问,最严重最大的危机就这个贸易战,对吧?其实跟贸易战的危机,说白了其实就是中美关系严重的危机,那么这个主导权其实我觉得它是握在美国一方的手中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贸易战从一开始我们就看到这种态势是非常清楚的,就是贸易战爆发的最根本的根源是因为中共长期多年的这种不遵守规则,一种破坏性的、一种掠夺性的向外扩张,是因为这个原因引发了美国的这种反击。

那么根源是中共这边所引起的,但是我们看见实际上在这个贸易战的进程过程之中,贸易战每一次的升级,包括这个贸易战爆发的这个导火索,其实整个进程的快,这个节奏的快慢其实是完全掌握在川普的手中。那么这个主动权其实不在他的手中,那么也就是说尽管北京已经多次公开表态说,我们不想打贸易战,但是它却又不得不打,那么这个就已经充分的说明这个主动权其实不在它的手中。

它想要稳定,作为北京也许它有一种想法,它一直想要稳定现有的体制不变,继续还像以前这样过好日子。搭了顺风车还要,用白宫的话讲就是搭了顺风车,还要去抢夺方向盘。这个是北京它觉得最理想的一种模式。但是事实上我觉得现在已经是不太可能出现的这样一个结果。所以这个是第一个层面。

第二个层面就是说,我觉得要看看北京它究竟想要稳的是什么?如果说这六个稳定,它稳的是,就像刚才我们提到,它想要稳定中共现有的这种体制,已经运行了很多年,这几十年以来他们已经占了很多的便宜,确实也见到了非常大的一个成效,得到了很多的好处。那么如果它想要稳这个,我觉得它是不太可能能够得逞的,不太可能顺利达成这个要求的。

主持人:稳政治恐怕是不行了。

唐靖远:对,就只要这个体制,如果它的基点是出自于想要稳住这个体制的话,我觉得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我们看见的,川普现在出手是越来越快,压力也是越来越大,毫无疑问,就是川普在这方面的这个决心是非常强的。

那么如果说我们反过来,在我个人看来,习近平如果他真的想要稳的是这个国家和社稷,稳的是真正老百姓的这种民生的福利,如果他从这个角度去考虑的话,我觉得他其实完全可以顺势而为。

就是你真的在这个体制之内你去做出一些改变,你真的能够做到改弦更张的这种时候,可能这个国家他就真的就稳定下来,那么就是关于像贸易战这个最大的危机很可能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因为美国从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我跟你打贸易战的目的,就只是希望你能够做一个正常国家,做一个严格的遵守市场经济规则去进行贸易的这样一个国家。他表面上一直都是这样说的,是吧?那你如果真的要做到了这一点,贸易战这个危机自然就消除嘛,那个稳定也就获得了,我觉得它应该是这样一个情况。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这个《环球时报》有一篇社评,题目是〝中美会战略性对抗并影响一代人吗?〞,里面提出说〝既不盲目自信,也不能恐美〞。有这样的一种观点,就是说这是中共可能在向美方全面妥协的一种试水温的这样一个文章,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文章的观点?

唐靖远:就是作为中共的党媒《环球时报》它其实发出这篇文章,首先,它是不太寻常的,我们知道《环球时报》过去它的态度一直是比较强硬的,什么要打到贸易归零啊,所谓要奉陪到底啊,这些话就是它最先喊出来的。

但现在它突然出来这么一个很低调的,看上去似乎是比较理性的这么一篇评论,这个论点,我觉得它其实还是说明了一些问题,第一个,我觉得它说明就是在中共高层,在中共党内,就是在贸易战这个问题上,要求要强硬的去应对的这种声音,在相当程度上已经被抑制住了。换句话说,习近平可能确确实实在党内遇到了一些阻力,那么他以前那种比较强硬的要以牙还牙的这种立场、这种想法,可能就是受到了掣肘,所以他不得不。

同时也有客观的原因,就是我们看见在贸易战实质上它已经处在一种下风,就是你没法打,那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它被迫的做出了一种收缩的这么一种状态。当然它这种收缩、这种变化,它并不是说真正意义上的,它想要来一个本质性的改变,就像刚刚我们提到的,它并不是说我从现在我洗心革面了,我要真的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按照这个市场经济的规则,我去遵守那些规则,去完成、达到美国提出的那些要求。

其实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到任何这种迹象,它想要往这方面去改变,它现在只不过是表面上做出了一个比较低调的这样一种姿态。其实这种动作它更类似于就是,就像中共自己的一些智囊、一些智库提出来的什么叫做〝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就是借用了当年朱元璋的那个战略。

它这背后透出的意思是什么呢?第一个,中共这个体制他们是不想改变的。第二个,中共向外扩张,想要取代美国的野心,它其实也是没有变的。我觉得它体现出来这么一个层面。

当然只不过在现在这种内外交困这种压力比较大的一个背景之下,通过这篇文章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东西,就是可能未来一段时间,中共高层整体的战略它可能会做出一个转变,之前我们看它是比较高调的、向外扩张的,〝一带一路〞也好,或者说不光是在经济,它在政治、文化很多层面都在很高调在向外进行去渗透、去扩张、去扩大它的影响力。

但是现在我觉得可能从现在开始起的以后一段时间,可能中共它会采取一种收缩,就是它会把它的政策、它关注的焦点,它的经济和重心会转向,面向国内来。这个就是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它为什么提出六个稳定?说明它自己的国内基本盘出现了不稳定,所以它才需要把工作的重心、它的目光的焦点重新转移到国内来,所以这个在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会成为一种新常态,这个是一个大的方向。

第二,它这篇文章其实还体现出来一个东西,我觉得中共高层从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它一直都有一个中美关系的定位存在了一种误判,那么从这篇文章至少我觉得它体现出来这种误判并没有消失,这种误判仍然还在继续。

我为什么说它是误判呢?我们看《环球时报》这篇评论它里面提到一个关键的东西,它认为为什么中美关系现在出现了重大的变化?为什么美国现在对中共开始进行遏制?其原因它认为是因为我们通常所说的〝塔西佗陷阱〞,是因为中共现在实力增强了,成为了有可能取代美国领头羊地位的潜在的竞争对手。

潜台词是什么呢?意思就是说美国是出于妒嫉,看见你要取代我了,你的实力增强了,然后对我构成威胁了,所以我就要来打压你,所以它就把它叫作〝国运之战〞,中共党媒它们一直有这样一种声音。

其实我觉得中共它一直,我不管它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它们其实混淆了一个重要的概念,我觉得这一场贸易战它不是中共所谓的〝国运之战〞,它其实是中共的〝党运之战〞,是意味着中共这个执政党它未来的命运是这样的一个关系。

所以我为什么说它是出现一种错判呢?就它们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把〝党〞和〝国家〞混淆在一起,去做出这样一个判断。就是在这样一个基点之上,它去强烈的反对美国的时候,它其实也在误导国民。而反过来,其实就像我们刚才提到的,其实美国它是把〝中共〞和〝中国〞是分得很清楚的。

川普多次表露了这样一种立场、一个观点,就是中国的崛起、中国的人民,我其实是非常尊重的。你如果说中国你是一个正常国家,你去发展,你来跟我们进行公平的竞争,我们是欢迎的,我们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川普他反对的是,中共以一种不道义的、不道德的、掠夺式的、破坏性的手法,去发展它的科技、去扩充它的实力的时候,这种时候要受到川普的遏制和打击。

这个背后它是不是完全出于一种单纯的经济因素呢?就是说川普他为什么对中共这么强硬?它是不是完全只是出于一种单纯的经济因素?说是你中共侵害了我美国的经济利益,或侵害了我美国国家的安全利益。我觉得不完全是。

因为我觉得这背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知道川普他在对共产主义这种意识形态的东西,他的看法他是非常清楚的,因为他认为共产主义其实是一个祸害,对世界各国,从它出现在世间,它走到哪,它对哪个国家带来的都是灾难,这个认识他是非常清楚的。

同时我们从川普他对保护宗教自由呀,这些方面的一些行动,一些表现看出来,我觉得川普他对中共为什么这么强硬?他有一部分因素是有意识形态的因素在里面。

川普他认为中共共产主义它是一个毒瘤,它是一个邪教,它给世界带来的是一个危害。那么美国作为世界警察,川普作为整个国家的一个领头羊,世界的领头羊,他有道义上的因素来抑制中共、来打击中共,我觉得这个是最关键的一点。

我觉得这是北京当局它们现在没有看清楚的,所以它们在这个问题上发生了这种误判,所以它就总是站在一种利益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去分析这个问题,从技术的层面去分析美国的弱点在哪里,川普的喜好在哪里等等。所以它为什么会出现一个结果,就是中美之间老是谈判谈不到一块去?所以我觉得这是最根本的原因,这是贸易战会越演越烈的一个必然的一个趋势。

主持人:好的,胡平先生,刚才靖远先生提到了美中贸易战现在越演越烈,的确我们看到昨天川普已经把2千亿,原来计画征税10%,现在已经提升到征税额度25%这样的一种情况,所以有观点认为这个可能是会对中国的经济施加更大的压力。

而我们看到现在有观点说中国现在所面临的这种困境,跟前苏联解体之前那种情况是很相似的,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种情况会不会压垮中国的经济,进而摧毁中共的政权?

胡平:我觉得当然,第一,对过去苏联的情况有一个解读我就不太赞成,认为里根星球大战怎么样摧毁了苏联。其实苏联我们知道,戈尔巴乔夫起的作用非常大,当戈尔巴乔夫在台上的时候,苏联经济当然比不上西方发展得好,有很多问题,但是没有差到要崩溃、要垮台那个地步。

所以这里现在的问题,今天中国的经济问题,它几十年代的经济改革,经济上也有了很大的发展,这应该是个事实。那么在贸易战面前确实暴露了它的很多短板,所以你看中共当局现在也不得不做出一种退让,刚才唐先生也讲得很清楚。

另外也有些官媒表示要把贸易战当成一种倒逼,倒逼中国进行经济的改革。但是显然中共即便要进行一些经济改革,和我们所要要求的改革,以至于和美国他们所希望的那种结构性改革还有很大的距离。也就是说单单是贸易战的压力,我想还不足以造成那么巨大的后果。

就看《环球时报》同一篇社论,最后它也一再强调,中国公众要对我们国家的实力有信心,要对政府驾驭复杂问题的能力有信心,它还强调这么一些东西。所以这里关键的一条,当中共政府一再表示它不愿意打贸易战,它不怕打,它所仗义的就是一条,因为这个政府、这个专制政权有很强大的压制的能力,也就是即便老百姓、即便中产阶级有很多不满,但是他们的不满他们很难有方式表达出来,从而形成推动改革的这么一种力量,这样子一来,经济上遇到的麻烦再多,它都能挺得过去。

反过来,中共政府还指望美国出问题呢,它知道你美国是个民主国家,你打贸易战,难免你自己经济上也会受点损害呀,到时候受损害的那一群人他们就闹起来,他们就不干了。包括盟国,盟国是不是愿意配合呢?所以这是中共它之所以表示打贸易战它不怕打的一个原因所在。

所以从我们角度,更重要的就是一定要用各种办法,使中国的民众要敢于起来说不!敢于起来抗争,缺少来自中国民间的、来自社会的这种强大的压力,单单是和美国的贸易战本身不可能造成任何效果。

另外一方面,从美国方面来说,它确实也如唐先生所说,它不仅仅是一场贸易战,它有强大的政治的背景和意识形态的背景,但是在这一点上美国对中国情况的认识依然还是不够充分、不够完整,也就是说如果要促成中国发生一种重大的结构性的变化、政治上的变化,还需要民间、还需要美国政府做更多的事情。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两位的精采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知道线上还有观众朋友在等待,因为时间的关系不能接听您的电话,非常感谢您的收看,观众朋友,再会。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08-05
这个节目的女主持人方菲女士,她是个有着特别能力主持人,我前两天无意中看到她原来的采访节目,我看到她能让被采访者和观众都变得善良、平和与智慧;她能引导被采访者嘴巴说出如诗一般动听的语言,而这好像是她天生的、自然的能力,一点也不需要刻意而为。
感觉任何颜色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都能被她的气质所感染,变成善良、平和与智慧的一部份。我真是太喜欢她的独特气质了!
新唐人网友 2018-08-05
听着这些专家们的评论,很像在听高人们论当今天下的感觉,特别有意思!
匿名 2018-08-05
新唐人的有几位评论员相当好!除了唐靖远先生,夏小强先生,横河先生,陈破空先生,杰森先生,都有非常清晰、独到的见解!他们的特点就是在整个评论中非常真诚、明确的表达出自已的观点,一点含糊之处都没有;绝不是为了迎合大众、为了提高收视的那种人云亦云。所以听他们的评论特别的有帮助。我非常喜欢这个节目!
新唐人网友 2018-08-05
很喜欢唐靖远先生的评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上此山中。”唐靖远先生的点评,让我觉得站在山外在观景的感觉。也许用”在戏外观戏“的来形容更准确些。听他不慌不忙的况况而谈,感觉自已都能心平气和听他慢慢的道来!
新唐人网友 2018-08-05
邪共不垮,世界不宁。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