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中共为何急推〝英烈保护法〞?

纽约时间: 2018-05-03 01:01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03日讯】【热点互动】(1756)中共为何急推〝英烈保护法〞?
广告

日前中共人大通过〝英烈保护法〞,并于5月1日开始实施。根据该法案,侮辱诽谤英雄烈士将被追究法律责任,但该法并未指明谁是英烈。近年来中共树立的英雄人物,被越来越多的人质疑;而民间认为的英雄,却往往是遭到中共打压迫害的人士。那么到底谁才是英烈?什么是英烈?中共为何急于推出英烈保护法?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日前中共人大推出《英烈保护法》并于5月1日开始实施。根据这个法案,侮辱诽谤英雄烈士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但是这一法并没有指明谁是英烈。

近年来,中共推崇的英雄人物遭到越来越多的质疑;而民间所认为的英雄,却往往是中共打压迫害的人士。那么究竟谁才是英烈?什么是英烈?中共为何急于推出《英烈保护法》?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谈一谈这方面的问题。那么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您好。

横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蓝述您好。

蓝述:方菲好,各位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感谢二位,那么在节目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27号全票通过的《英雄烈士保护法》宣称,侮辱、诽谤或以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的,需要追究民事责任或者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推特网友〝秀才江湖〞发推文评论,按照中共的宣传,邱少云烧焦了都能纹丝不动,中共想怎么神话、怎么美化、怎么虚构都可以;而别人提出一点质疑就是违法,就要坐牢。

《英烈保护法》出台之后,署名为《环球时报》社评主笔胡锡进的推特帐户立即发文对此表示支持,同时列出了中共塑造的样板人物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和为抗争不公而刀杀上海警察的杨佳,询问哪个是英烈。

虽然,有人质疑这是个仿冒胡锡进的帐号,但投票的网友们几乎一边倒的选了杨佳,并直言:杨佳是抗暴英雄,其他人则是中共用来骗人的工具。

〝秀才江湖〞感叹,中共〝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但悠悠众人之口,又岂能尽数封堵!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就这个话题和我们互动来谈谈您的看法,您可以通过手机短信,或者是打电话,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

好,横河先生我想先问您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年我们看到中共这边经常出一些比较奇怪的法。就比如以前《扶老人法》,就好像要立这个法,那现在又出一个什么《英烈保护法》,那就这个《英烈保护法》,您觉得它到底是要做什么?它是针对什么样事情要出这么一个法呢?

横河:我想一个是从意识形态上,因为现在中共很久以来它的意识形态基本上就算已经垮掉了。但是目前有个趋势,是要重树比较原教旨主义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那么这个〝英烈法〞显然是这个趋势的一个部分,就是说想达到这个目的,要重建中共的理论合法性。很久以前它就抛弃了,其实公开抛弃了,现在重建这个东西。那么这是一部分。

另外一部分就是,中共它这个系统是靠各种各样的不同的因素凑起来的,那么其中的这个所谓〝英雄〞是它的合法性的支柱之一。因为它真正的合法性选票是没有的,天赋的这是没有的,所以它必须要从其它地方去找。

主持人:它说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

横河:所以这个所谓〝英烈法〞就是属于这个部分的一个补充,作为一个补充。随着中共实际上是越来越……因为这个世界越来越开放,所以随着中共觉得它这个合法性的危机越来越重的话,它越来越需要这些东西。我觉得这可能是另外一个主要方面。

再一个就是对于民间的压制,因为挑战多了的话,它不仅仅是对英烈本身造成质疑,它会对中共的整个统治造成质疑。因为谎言它是一个整体,打破一点可能其它就要崩塌。所以我觉得它把这个〝英烈法〞推出来可能就跟这个有关系。

主持人:好,我们等一下再具体分析。那我想问一下蓝述先生,就是您怎么看中共推出这样一个《英烈保护法》?而且我觉得很多人会觉得那如果是〝英烈〞,这么高大尚的名字,为什么还需要去立法去保护它呢?

蓝述:我觉得中共的这个保护法之所以出台,主要是因为共产主义的整个这一套文化体系,它除了这个理念以外,共产主义它一个文化氛围,这个东西它已经彻底破产了。破产以后呢,那中共又不能没有它,没有它以后那它就没有任何执政的基础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它为了继续维护这个文化的氛围,它需要去维护这个共产主义文化里面的那些几个代表性的这些人物。共产主义文化里面有这么一批所谓的英烈,雷锋啊、邱少云啊、黄继光啊这么一批。

然后它主要的目的是因为它需要在中国社会,特别是在中国民众间,它能够继续的制造一种向心力。因为中共现在它最缺乏就是这个东西。大家已经不信它了,不信共产主义了以后,它怎么样才能够让中共这个体制在社会和民众之间有一定的向心力呢?它需要的就是这些东西。

它实际上是一个谎言啦,你看这个〝英烈法〞出台的时候,新华社专门发了一篇文章,一篇评论。这评论一开头的时候它就讲: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所以这第一句话就是谎言。为什么呢?这好像说我们中华民族除了雷锋、王杰、邱少云这些人以外我们就没有英雄了,它给人制造这么一个印象,但实际上我们中华民族的英雄太多了,对不对?这个岳飞,三十功名尘与土;谭嗣同,去留肝胆两昆仑;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还有杨家将、花木兰等等,点都点不过来,这就是我们的民族真正的英雄。

结果新华社这个文章就说好像除了中共这些英雄以外,我们这个民族就没有英雄了。所以说实际上它这个话的潜台词是什么意思呢?潜台词是共产党的英雄。就是共产党不能没有英雄,如果共产党没有英雄,那共产主义的文化就完蛋了!只不过它把这个共产党和中华民族这中间做了一个替代,让人家觉得没有共产党树立的这套英雄,这个中华民族就没有希望了,它实际上是这么一个潜台词,这么一种所谓的洗脑。

所以说目的是什么?实际上它还是为了维护共产主义的这一套文化体系,然后通过这一套文化体系在中国社会和民间为中共制造一定的向心力。这是它通过这个〝英烈法〞的一个最主要目的。

主持人:那既然说是〝英烈法〞,我们就来谈谈这个英烈。横河先生,那在您看来,一个就是说您认为什么样的人才算是真正的英烈?那么另外一个,您认为中共这个《英烈保护法》它要保护的又是什么样的英烈呢?

横河:它这个〝英烈〞实际上是两个词,英雄和烈士。那么实际上我觉得应该是对这个人民、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有的是牺牲生命的。如果说是做出重大贡献的,那么可以算作是英雄;那么如果是牺牲生命的,可以算作是烈士。那么英烈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但是这有一个前提,就是说一定是对这个民族、对这个国家,而不是对一个政党,所以它一定是超越政党的。所以你看其他的国家,就是比较具有现代文明的国家,像日本、法国,历史上他不看战胜战败,就是说他是认为只要是这个民族的人,即使在内战时期自己国家两派打,打死的,他都应该算是这个国家的英烈,就是其他国家。那么在中国其实……

主持人:您举些例子好吗?就是比如说美国,举些例子,就是什么样的,即使不是战胜方的他也算是英烈。

横河:美国倒没有这么明显,美国南北战争以后,虽然说是南方打败了,但是他并没有追究,你作为南方人的话,你们认为你们原来自己的英雄你们还照样自己纪念,但是最近这些年有一些变化,就是说有一些追究,但是在当时战胜的时候是没有。

法国,卢浮宫里面有一幅画,我不记得谁做的了,艺术家肯定会笑我这个都不记得,他这幅画就是献给在法国战争当中不管是哪一方,就是各方的将士,阵亡的将士;那么日本就更明显了,所以说对很多民族来说的话,他确实是不追究哪一方的。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就中共所要纪念的英烈的话,如果是谈现代的话,它一定是有阶级性的,有政党性的,也就是说它只纪念它自己这个政党,所以这一来的话,实际上中共在这个纪念英烈或者是这方面,实际上它自己有一个不可克服的矛盾,非常非常难以克服的一个矛盾。

就比如说人民英雄纪念碑,它说是100年来中国人民争取解放运动当中牺牲的人。那么这100多年来牵涉到的很多人就不是中共的了,那么这些人算不算英烈?这其实是中共将会遇到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主持人:就比如说在内战时跟中共作战的这个国军的将领,或者在抗日战争中。

横河:对,主要是在内战当中,就是大家知道国军在战争当中牺牲的200多名将军,共军只死了1个将军,估计还不是战死的,那么这种情况下,战死了的也许它现在可以把他认为是属于100年来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英烈之内。但是没有战死的那些英雄们,后来到了内战时期被共产党打死的,和到了中共夺取政权以后,在历次政治运动当中杀害的,这些民族英雄怎么去对待?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这里就牵涉到一个就是曾经被中共否定掉的,或者屠杀了的中国的民族英雄,怎么去评价他们。

再一个就是,中共自己的那些所谓的英雄是不是真的是英雄,是不是对民族做出过贡献,或者说哪怕对中共有没有做出贡献,就是说即使是中共吹捧的那些英雄,他的真实的情况和中共所宣传的这个形象,可能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有的甚至就是说凭空捏造出来的。

主持人:所以您刚才举的是毛泽东这个什么人民英雄纪念碑上这样的一个,您认为它和现在这个《英烈保护法》是一脉相承的,就是这个法是基于那个来的?

横河:它不是,现在这个法的最大的问题是谁是英烈?谁有权力来定这个英烈?就是说一个民族的英雄和烈士,和一个党的英雄和烈士,往往不兼容,它不是同一个东西,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就是谁有权力来定义。

现在的问题是它这里含含糊糊的,没有说是谁。这样的话就有一个问题了,就是说它可以随时随地把你对中共认为对它的政权有益的那些人,被中共定为英烈的那些人是不能碰的,但是其他的,就是真正的,不是中共系统里面那些对民族做出贡献这些人,可能就有那些……有些人,中共系统里面的人,或者是对他们进行攻击的话,很可能就不去查办,因为它认为这不影响中共的形象,所以就会引起就是在定义上面和将来执法过程当中,肯定不会说是完全合理的或者是合法的,不会这样的。

主持人:会有很大的随意性。

横河:对。

主持人:那蓝述先生您怎么看?我觉得横河先生刚才提了两个非常好的问题,一个就是说,到底谁是英烈?另外一个就是,谁能定义?谁有权力去定义这个英烈?您怎么看呢?

蓝述:我觉得在中共这个体制下,英烈当然是当局去定了,你说它的那些英烈,因为真正的英烈是用不着去保护的,你说像岳飞、杨家将、花木兰,还有文天祥这些人,这些就是民族英雄,口耳相传的,用得着你订一个法律去保护吗?用不着嘛!那么它需要保护的是哪一些人呢?你比如雷锋,雷锋这个英烈,那党肯定要保护了,为什么?因为雷锋,所谓〝雷锋精神〞它的核心是什么,他要把党来比母亲。他要拿鞭子去抽有钱人,把党来比母亲,爹亲娘亲不如党亲,拿着鞭子就去抽有钱的人,因为地主打他,它是这样讲的嘛,他在日记里面这么写的。

但是将来在中国社会里面这个东西其实是一个很矛盾的东西,它现在之所以要立法来保护,就是这些英烈本身,因为随着共产主义这个理念彻底破产以后,它这些英雄人物本身在现实生活中他都站不住脚了,你说现实生活中你要去拿鞭子去抽有钱的人,你敢做吗?

而且你这些英烈是什么人呢?你想想,为共产主义奋斗的这些人,为共产主义奋斗,奋斗的目的是什么?是要无产阶级要站起来。问题是无产阶级站起来了吗?无产阶级成为领导阶层了吗?今天中国大陆的无产阶级是什么人呢?农民工。农民工是什么?城市低端人口,有工作需要你干,脏活、累活需要你的时候,让你来干;不需要你的时候,当贼一样赶。

你想想,它整个的文化体系,以及它的这个理想、理念彻底破产了以后,那么它制造出来的这一系列的这些为之奋斗的这些所谓的这种英雄式的标竿式的人物,他就通通都成了一个笑话。那么你想在这种情况之下,人家当然就看得很清楚,民族的英雄像岳飞这些人,还有一个是党的英雄,把党来作为母亲的这个雷锋,他们之间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嘛!

主持人:我们现在已经有不少观众在线上发言了,我很快先读一下观众的发言,有一位YouTube观众发言说:〝谎言保护法,说一万遍给人灌输。〞另外一位YouTube发言说:〝给人扣大帽子有法可依了,共匪想入罪人民,又巧立名目,流氓政权。〞另外一位短信提问说:〝请问所谓的英烈保护法能否给几千万在50年代枉死的右派及六四亡魂平反吗?〞

横河先生,一个请您回应一下观众的这些评论,另外一个就是也想请您谈一谈,刚才你们谈到的这个中共要保护的这个英雄人物,其实这些年对这些英雄人物也有不少质疑,也许这也是一个原因,它为什么要立这个法,那么到底人们在质疑这些英雄人物什么?

横河:刚才第一位反馈的就是讲的这个,就是谎言。

主持人:对。

横河:它实际上是一个谎言建起来的。那最后一位就谈到,我觉得这个英烈保护法的话,它可能不涉及到被迫害群体的平反问题,这毕竟不是一回事,但是可以涉及到民间认为是英雄的人物。

主持人:个体人物。

横河:对,个体人物,但作为这么大一个群体被迫害了,可能很少有人去做英烈来对比。我就讲一下哪些是中共它认为的英雄。其实你看中共所立的英雄有几个特点,第一个所谓谎言的话,就没有一个是真的,就没有一个真的像中共讲的那样,当然各有特点。首先第一个,抗战时期无英雄。

主持人:怎么说?

横河:就是中共不抗战,所以它不打仗,国军可以拿出200个将军阵亡的,那都可以算是英雄烈士,但是共军拿不出一个来,所以它忙了半天只弄出一个〝狼牙山五壮士〞,〝狼牙山五壮士〞要跟国军打过的徐州会战,什么武汉保卫战,这么多大的战役,几十个大的战役相比的话,根本就没法比的,你就是5个人被日军赶到了一个山顶上,而且这个赶的过程还很奇怪,所以当时就有人专门质疑〝狼牙山五壮士〞究竟怎么回事。

主持人:对,2016年的时候《炎黄春秋》一个前编辑洪振快他就专门写了文章。

横河:对,后来输掉官司。

主持人:对。

横河:那么就是这个问题,实际上他调查的都是真的情况,就是他是到现场去问老乡去的,他还没有真的去质疑它很多别的东西,就是只是当时的细节问题。另外还有一个英雄,抗战时期第二个英雄是谁呢?是王二小,你想想看,就是儿童团去放哨,然后把鬼子引到什么……。

主持人:是不是所谓的《小兵张嘎》?

横河:不是,《小兵张嘎》是艺术创造的一个人物。

主持人:就是电影人物。

横河:也就是第三个英雄了,就是抗战时中共只能拿出一个儿童团员和五个打散了的八路的战士,就来作为英雄,抗战基本上就是没有英雄,所以它不能让任何人去碰〝狼牙山五壮士〞,一碰的话抗战就没了呀!整个抗战就没有了。

那么另外一个所谓,另外不同时期,到了内战时期的英雄最有名的就是刘胡兰,那么刘胡兰其实这里头就有很多故事是……我们就不讲了,为什么这是一个假英雄,或者这是一个不值的英雄。其原因就是第一,当时合法政府是国民政府,阎锡山的国军是合法政府。刘胡兰15岁就已经当了好几年共产党了,然后去杀了那个村长。因为村长给阎锡山的国军交粮、送情报。她把村长给杀了。所以国军回来以后,你杀人偿命嘛,很简单的事情。而且最后当地老乡说,实际上不是国民党军,是国民党军逼着老乡把刘胡兰给铡了的。后来中共特别生气这件事情,就不准别人说。

但问题是她实际上是一个叛乱的,当时共军是叛乱的,她跟着共军走,然后先杀了人,杀了人,实际上人家是服从一个合法政府,她就把人家给杀了。所以这种就是中共阶级斗争的所谓英雄。所以你说她是中共的英雄,是的,但是她不是民族的英雄,她不是这个国家的英雄。这是内战时期,当然每个时期它都有这样的不同的英雄。

还有一个就是特别有意思的,草原英雄小姐妹,这个就得说一下,草原英雄小姐妹当时她们怎么会去跟着羊群跑的?后来说是保护集体的财产。但是他们有一句话,说是听父母说,在大风雪的时候,只有跟着羊群跑才能保命,这是一种求生的本能和求生的方法,你跟着羊群跑的话,可能羊还能给你暖暖身体,不至于冻死。所以本身不是英雄举动,她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保护集体财产,而是为了生存,这可能是草原上的一个常识。这是第一。

第二是,后来树的一些英雄就是保护,救了草原小姐妹的全都是那些铁道扳道工,他们实际上当时是不想救的,第一个真正救的是一个被打成右派的,是被打成右派的,后来宣传的时候就不宣传他,他父子两个救了这两个人,当时是因为就在扳道工旁边,请他们把这两个孩子救下来,草原英雄小姐妹放到他们那里都不干,觉得很不满意,怎么放到我们这里?我们这么小的地方,还不愿意,但是就一直不提这两个人。

后来故事越编越大以后,救了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人就变成了〝反动牧主〞,就变成批判对象。就说每个英雄故事都有反面人物,结果真正救了人的却变成了一个反面人物,在这个故事里面。他上访了15年,到1979年胡耀邦看到了他的申诉以后,指示内蒙古为他平反,内蒙古还非常勉强才给他平了反的。你看,这整个故事里面,真英雄只有一个,就是这个所谓〝反动牧主〞是真英雄。到现在为止,中国大陆学习〝草原英雄小姐妹〞,没有一个人提到他们为什么会跟着羊群跑?没有一个人会提到真正救她们的是什么人?

主持人:对,从来就没听说过。

横河:对,所以说中共的英雄每个都可以举出这样一大堆例子,我们就不举这么多了。那么这一些例子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中共的英雄,第一,是不能深究事实的。这就为什要有个《英烈保护法》,就是保护……刚才那个人说得非常对,保护谎言不被搓穿,就是不让你们来深究他们真正怎么回事。

那么也就是说它树了一个什么呢?就是用夸张,就是原来这个人物是有的,但是他所有的动机、行为是编出来的。你通过艺术创造的方式去制造一些中共想被人们认为的英雄形象来。所以这些英雄需要保护的是什么呢?需要保护的就是这些所谓英雄的形象,而不是英雄的本身他的事迹,因为他的事迹一追究的话全是假的!

主持人:蓝述先生,您怎么看这些年来对中共说的这些英雄人物质疑声越来越多的这么一个现象呢?

蓝述:我觉得一个,你看中共它制造英雄的过程怎么制造的?你就看今天的《环球时报》它满嘴的胡说八道,它就是这样子创造出来的。你看建国之后,中共夺取政权之后,第一个创造出来的英雄就是董存瑞,炸碉堡,然后用手举着炸药包。1955年要拍电影,电影导演郭维后来被打成了右派。

到了1996年的时候,他在接受《大众电影》采访的时候,才把当时它是怎么制造这个英雄的过程讲出来了,讲出来实际上当时他这个英雄是论证出来的。因为当时谁也没有看到董存瑞拖着炸药包炸掉这个碉堡,只是这时候碉堡炸了,人没了,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样炸掉的呢?碉堡好像很高,当时又没有梯子,所以就找了一些人来论证。当然它所说的这种论证,你想当年它能找到的人,他不是专家学者,就是工农干部,能打仗的,顶着高粱花子参军的那批人,去论证一下,当然是做过思想工作,为了党的需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它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它是论证出来的。所谓论证你知道,中共的这种论证过程,它根本没有任何的真正的事实可言的。

另外一个英雄邱少云,他是当过国民党兵的,他是国民党的川军,成都战役以后他改编进入了解放军,他是这么一个过程。后来把他塑造成英雄人物了以后,前面的这一段,当过国民党兵的这一段,它就不说了。实际上邱少云按照当时的他们联队里面对他死了以后写的资料是这样子的情况,就是说当时他们的指导员王明时说,邱少云这个人从来就是个国民党兵,改编以后进入解放军以后,这个人思想一直比较落后,大家打仗之前对他很担心,觉得思想这么落后的一个人上了前线以后会不会出问题?它是这么一个情况。

而且后来邱少云被烧死了以后,他们找了当时后来的所谓目击证人说话之间大家说得也都不一样,当时联队也没有给他报特等功,是一个三等功,一般死了以后都是三等功,基本上是这么个情况。所以它当时最早写材料的时候、汇报材料的时候都不是把他当做英雄的。所以总部的人为了宣传的需要,一看,这个人烧死了,然后回去再找指导员王明时,再重新包装了一遍,就变成了一个特等英雄。

所以它英雄的整个创造和出炉和包装的过程,它基本上完完全全是中共的那一套,党的需要第一,宣传第一,它实际上起到主要是个煽情的作用。所以说现在回过头去看这些英雄的时候,就很多东西不理解,越挖越多、越挖越多,最后就越来越不相信了。

主持人:横河先生,刚才二位都谈到了很多人对这些英雄人物的质疑,他是出于常识,并没有那么难,包括雷锋,很多的照片,说当时怎么有人就跟着他那么多照片就照下来了?像您说的,他照的过程中也挺不容易的。但是为什么中共一定要造这样的英雄?另外,有人质疑到,中共就说你这是〝历史虚无主义〞,这是什么意思呢?

横河:为什么要造这些英雄?就是作为一个政党的话,它也需要在没有夺取政权的时候,它需要激励自己为它卖命的那些人,它需要激励。当它夺取政权以后,它就需要去给它建立一些合法性基础,就是中共最喜欢说的那一些,掌权人最喜欢说的是牺牲两千万人,你们要想拿江山,拿两千万人头来换。这是中共自己说的。所以那两千万人不是随便死的,就得有一些代表出来,所以它就扶植一些代表出来,就制造一些。基本上就属于我刚才讲的艺术创作出来的,这是它的目的,就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当然它就不能让别人质疑,因为很多是假的,妳刚才说不容易,这个确实不容易,为什么呢?说真话,从头到尾都是一样的,说假话,他老骗。就讲黄继光,黄继光堵碉堡,就是黄继光的故事从第一开始的时候写的第一篇报导,到后来的第二篇报导,到第三篇报导,都是中央级的喉舌写的,但是每一篇都不一样,而且互相之间全都不兼容,等于是全部重写,故事完全变成另外一个故事,故事完全变调了。就是说确实是不容易。

这样的话就有一个很大的麻烦,对于别人来说的话,要去找他的麻烦,他们根本不要去到现场调查,就它自己前前后后不同的报导拿来一做对照,就露馅了。这也是要《英烈保护法》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不能去查,哪怕是中共自己的文献,中共自己发表的,只是在不同的时期、不同人写的,结果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你都不能去追究,一追究的话,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对中共来说,就是很大的问题了。所以这就是中共为什么要去造了以后,造了以后因为是假的,所以它就需要去保护它。

主持人:您说很大的问题,我想问一下,其实很多人质疑这些英雄人物,他只是出于常识,可能说不是这样的,但他可能并不想去质疑中共这个体制,或政权本身,那为什么它也不能允许对于一些具体事实的质疑呢?

横河:因为这是整个中共谎言系统的一个部分,这个部分如果说这个推倒了,下一个也被推倒了,如果中共的所有英雄人物都被推倒了,中共就没有英雄了。然后人家就会发现中共是没有抗战过的,建政以后,朝鲜战场的那些英雄都是假的,都是编出来的。因为中共实际上打仗很难出现英雄,它主要是靠人海战术,就是尸体堆起来的。它本身在战争当中就不把一个具体的个人当成人的话,它当然很难出这种孤胆英雄这样的人物,很难出现。所以呢,它不能让人家去追究。

这就是为什么你尽管质疑一些具体的细节,如果允许你这样去追究具体细节的话,就像大地一样的,你有几个蚂蚁挖挖洞,最后完全就崩溃掉了,那个大地就给崩溃掉了。所以中共要防这个,是作为整个系统防的,所以也不仅仅是对英烈,对其它的问题它也是。

那为什么它说〝历史虚无主义〞呢?就是说这是它编出来的东西,如果你把它否定掉了,就剩下真的的话,那么中共的历史就是虚的,就中共夺权的这个合法性的整个历史基础就是虚的。所以它说人家是〝历史虚无主义〞,是因为否定了它编出来的那些历史。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是加拿大的齐先生,我们很快接一下齐先生的电话,齐先生您好,请讲。

加拿大齐先生:我觉得假的就是假的!大家熟悉的都知道,我觉得假如我们的同胞们到台湾去一定不要忘了,中华民国在台湾有英烈祠,那些人才真的是对中华民族,站在世界民族这里对中华民族做出了重大贡献的人,我觉得这个节目一定要提到这一点。

主持人:好的,齐先生。其实这也是我下面想问二位嘉宾的,我想问一下蓝述先生,因为刚才新闻中我们也看到了说,不管是真的、假的,胡锡进的一个推特帐户,大家选英烈都选的是杨佳,因为他只给出这些选择,大家都没有去选那些英雄人物,而选的是杨佳这样一位杀警的。之前我们在节目中确实像刚才观众提的一样,我们也做过一期节目讲张灵甫将军在抗战期间的这样一位英烈。在您看来,民众心中真正的英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蓝述:民众心中的英烈他一定是为了让民众,首先像杨佳,他一定是让大家引起内心的共鸣的,他想做的事情是大家想做而没做的、而不敢做的、而做不到的,那就是英雄嘛。你想做,你做不到,但是他做了,这就是英雄,对不对?另外是要为大家谋福利的,这种才是真正的英雄,就是为了他人谋福利,自己做了牺牲的这种才能算是英雄、算是烈士,对不对?

你想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它是共产主义这一套理念彻底破产,它破产之后,它以前的这些东西都成为了一个笑话。我有一个亲身经历,我可以在这里讲一下,就是1992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刚刚从学校毕业出来不久,在美国上班,我有一个同事是一个工程师,当时他拿到了美国绿卡,第一件事就是把他老婆从俄罗斯办过来。老婆从俄罗斯办过来以后,老婆、孩子下了飞机,他大包小包装在车上,第一件事,他不是带他老婆回家,他干什么呢?他带他老婆去超市,美国的超市,一进超市他老婆当时就哭了,在那个地方,没买东西就在那里哭。为什么?你想1992年的时候,前苏联刚刚倒台,苏联排队买黑面包都买不着,要排几个小时,排到了的时候卖完了,可能还叫你明天再来。结果她到了这个地方,货价上堆得满满的东西。

你看这个人他一看到真相的时候,你所有的谎言它就成了一个泡沫。所以我当时就问我这个同事,我说,我们也是受到你们俄罗斯的很多英雄人物的教导、宣传长大的。比如说保尔・柯察金,你觉得保尔・柯察金是英雄吗?他当时用非常蔑视的口吻去讲保尔・柯察金。你说你自己为了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把自己搞瘫痪了,问题是你不是让你自己受罪,你让所有的人都吃不上,连黑面包都吃不上啊,这算什么英雄呢?对不对?你英雄,你得做别人想做做不了的事情,你看警察这么凶恶、城管这么凶恶,杨佳去做了,或者说你为了大家谋福利了,可是他们都没有,所以这种英雄不破产那才是怪事情。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又有很多观众,我们再读一下观众的短信发言,一位YouTube观众发言说:英烈保护法实际上是保护中共指定的历史,进而保护自己的政权。跟横河先生刚刚说的很类似。另外一位YouTube观众发言说:中共总是喜欢包装,我发现真的是越缺什么就越爱鼓吹什么,还天天喊实事求是。

另外一位短信发言说:主持、嘉宾你们好,这事很简单,那些英烈是中共制造的,他们的死不是为中华民族,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该剥去,这是人类认可与向往的社会,就是自由民主的文明世界,人们已经认清了中共是一个邪恶的政权,靠欺骗和暴力。

还有一位观众发言说:中共的英雄是中共评的,人民心中的英雄是人民选的。另外一位观众发言说:每个人心中对英雄的定义是不一样的,英烈需要立法来保护吗?只能说明所谓法律的幼稚和笑话,证明社会舆论的不可控、思想统一的失败,我党恼羞成怒了。

横河先生,针对观众朋友这些评论,还有刚才电话上那位朋友的说法,就是真正的英烈,您谈谈您的看法。

横河:还是那句话,他对民族有贡献的就是真正的英烈。确实是这个问题,中共它实际上是不能够再控制民心、民意、和舆论了,所以才想用这种方式来封人民的口。人民是越来越觉醒了,因为这么多年来,信息不管怎么样是比以前多了,所以能够进行调查,能够把真相挖出来。所以一旦真的、假的一比较的话,大家都能够识别出来。

你比如说讲黄继光的,任何一个人你可不可以造出那样一个碉堡来让黄继光去堵枪眼?所以黄继光这个堵枪眼,穆正新写过一个系列,其中讲到的就是说,中共的英烈很多都有电影拍出来,唯独黄继光堵枪眼拍不出来!问题是它造不出这么一个可以让他堵枪眼的碉堡来,就这样子的,这是常识的问题。所以当常识都能够被人家知道的时候,中共就不行了!这就是真相和谎言之间的区别,中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我相信真相一旦被人们所知道,它是不可能再从什么记忆当中、心目当中抹去的。

主持人:还有一点时间,蓝述先生也请您很快补充一下,您认为这样一个法的出台,能不能封住人们的口?

蓝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是中国的古话,滔滔的民意就像大江大河的流水一样,它怎么可能封得住啊?封来封去最后只能是决堤,当民意汹涌决堤的那一天,那就是中共彻底覆亡的那一天。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两位的评论,我们也非常感谢在线上和在电话上的观众参与我们的节目,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 2018-05-05
中共的装聋作哑底子可厚了,我就不和你正面回应你能拿我怎么样,回想当年那一起动车事故,“官方”居然连“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犹如“掩耳盗铃”般以为自己不听不闻别人就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了,真是可笑,但这可就是真真切切的共产党狗日的真实嘴脸啊!可是殊不知只要等美国或西方国家包括东南亚等国家继续遏止中共,那么,用不了多久中国就会如果人们常说的那样“一夜回到解放前!”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