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枪击案太惨 美国该不该控枪?

纽约时间: 2017-10-04 11:55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05日讯】【热点互动】(1670)枪击案太惨 美国该不该控枪?:10月1日晚上,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一名枪手从高楼上向人群乱枪扫射,至少已经造成了59人死亡、527人受伤。这一事件引起世界各国的强烈谴责,也再一次引发人们关于拥枪权利的讨论,美国政府该不该禁枪?
广告

那么为什么有着二百多年人民拥枪历史的美国,最近几年枪击案频发?如果像中国大陆那样控枪,会不会减少犯罪率?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10月1日晚,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的一名枪手在高楼上向人群疯狂扫射,造成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伤。这个事件激起了世界各国的强烈谴责,也引起了人们对拥枪权利的再一次讨论,同时也引发我们的思考。

美国从立国开始,人民就拥有拥枪的权利。为什么最近这10年却频繁的发生枪击案?如果像中国大陆那样禁枪,会不会减少犯罪率?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来作一些分析和点评,一位是旅美独立经济学者夏业良先生,另外一位是南卡大学爱肯商学院讲习教授谢田先生,两位好。

谢田、夏业良: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背景资料短片。

赌城拉斯维加斯,至少58条人命,在枪声下消逝。

鲜血,泪水,惊恐,谴责。

还有来自大洋彼岸,一个禁止人民拥枪的政权的质疑。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侠客岛〞,2日发表文章,质疑美国,为何还不收紧枪枝管制。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第1条规定,〝人民持有与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可侵犯〞。从2011年到2016年,美国国会否决了100多件控枪法案。

学者认为,三大原因决定美国不会禁枪。一是对暴政的警惕;二是,数据显示,禁枪和降低刑事案并不一定成正比;三是,藏兵于民。

反观中国,在1949年前,国民政府允许个人合法拥枪。1949年中共夺权建政后,一开始,还允许民众保留猎枪,但后来越管越严;到2007年,已经把仿真枪和部分玩具枪,都认定为真枪,持有就算犯罪。

不仅限于国内,共产意识形态不断全球扩张。纪录片《蚕食美国》,刻划出共产主义蚕食美国的路线图。其中之一是:通过破坏信仰、破坏道德,使社会问题加剧。让民众出于恐惧,同意政府扩权维护社会秩序。不知不觉,美国的民主自由,将被集权的大政府蚕食,包括剥夺人民拥枪自卫的权利。

鲜花,泪水,悼念。民众不希望枪枝悲剧重演,更不希望,美国的立国之本被步步吞噬。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来参与讨论;同时也可以发送短信到短信平台,或者是通过YouTube来收看并参与我们的文字互动。我们今天的话题是美国该不该控枪?

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谢田教授、一位是夏业良教授。好的,我们首先来请谢田教授向我们介绍一下美国赌城这个枪击案的来龙去脉。这件事情前前后后的情况向我们做一下介绍;另外,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谢教授。

谢田:这个事件发生在10月1日,10月1日当然对中国人来说,这是一个有点特别的日子。这一日这对反对中共暴政的人来说,我认为这是个国殇日;当然,中共在庆祝它的国庆日。

但是美国这个事发生在10月1日晚上,在拉斯维加斯,同时在一个广场上有什么音乐会,庆祝当地居民的一个小型音乐会,但是实际上有2万多人参加。音乐会的中途就突然出现枪击,2万多人就非常惊慌,歌手也跑掉了,后来人才发现这个枪击是从旁边一个赌场的旅馆的32楼的窗口射出来的,最后的结果导致50几个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现在实际上这个案件还在调查之中,我们知道这个枪手是一个60岁左右退休的会计师、银行分析师,他的动机也不知道,因为他已经在警察到之前就自杀了。现在就是说调查还在进行,还有他的一个女朋友,警方也在跟她进行盘问。所以现在对他的动机,为什么这样做,人们都不知道,都不清楚。

主持人:好的。夏教授,刚才谢教授也介绍了,这个人他是一个以前有着很好的工作,家庭条件也非常的好,他为什么会去做这样的一件事情?我们看到这件事情出来以后,有媒体报导说这是一个恐怖袭击事件,但是后来马上又给否定了,向我们介绍一下,这个人他为什么会这么残忍?

夏业良:首先,这个人可能过去他的父亲也曾经是个杀人嫌疑犯,他本人也是有……,过去有人说他是因为在工作上、生活上遇到过一些,就是说他感到非常的不满的、不公平的事情,这里边有心理的因素、文化背景、和家庭各方面影响的因素。但是我想呢,有人说他会不会有精神疾病?精神疾病需要专家来进行鉴定。

因为我们知道按照美国或西方的标准,精神病的症状和中国一般老百姓所认为的精神病,或是完全行为失控,还是有一些距离的。就是在美国,精神病的范围要比在中国的范围要大得多,也就是说有些人你可能平时看不出他有行为异常,或者言论异常,但在有些时候他会突发出来。所以这一些方面当然是跟凶杀案它的造成是有着一些因果关系。

但是更重要的就是说,在公众场合如何来有效的防止这种大规模的屠杀,是今后美国在911事件之后应该说最大的一个安全性的问题,因为有可能会出现恐怖式的袭击,也就是恐怖主义组织有目的、大规模的屠杀老百姓。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说由于精神病人,或者有一些人为了报私仇而洩愤,所造成的这种让无辜者受害的情况,那么这样的一些情况其实更重要的是由政府更有效的防范和应对措施,也就是在公共政策上应该有更多的细致的考虑,而不是简单的说取消持枪权,或者怎么样,禁止出售什么样的武器。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很复杂的。

主持人:好的。谢教授,美国从立国开始我们就知道人民拥有持枪的权利,而且写进了美国的宪法,是保护人民神圣不可侵犯的持枪权。那么有200多年的历史,为什么在最近这10年却频繁的发生这样的枪击事件,这个其中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帮我们分析一下。

谢田:确实这样,我在美国已经30年了,可以说过去前面20年的话,当然美国枪枝的政策和枪枝数量有些增加,但是也没有增加太快。基本上就是说20年前, 10几20年前,美国民间大概只有2亿枝枪,平均3个人就有2只枪。我记得以前好像很少听到这种大规模的枪击案件,最近10几年来确实比较多。

我想这种恶性的案件、杀人案件增加,还不单单是美国的事情,我觉得全人类、全世界都有这个问题,只不过美国一发生,人们就比较关注,美国的事件也比较轰动,世界媒体都在聚焦。

但是我想这实际上跟整个人类社会普遍的道德下滑、治安败坏、社会道德也在急遽下滑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你可以看出来现在的人们跟20年前、30年前比较的话,变得非常焦躁、不安、易怒,但是客观上也有一些事情。就是说这一次的枪击案件涉及到两种枪,步枪,一个是AR-15、一个是AK-47。

我记得大概十几二十年前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因为中共在利用美国枪枝比较放松的情况,当时美国的AK-47就是仿造俄国的,俄国的一个设计;中国是一种半自动步枪。我记得当时在美国市场上,随便任何人都可以去买。那时候我们还是留学生、或者是一般的居民,你只要出示证件就可以买。并且AK-47,中国来的也仿造俄国的半自动步枪,只要100多美金就可以买一个;当然现在这种半自动步枪已经从150涨到1500、1600了。那时候实际上有大量来自中国的枪,以猎枪的名义进来的,但实际上它们都是半自动步枪,它可以加以改装、改成类似接近于全自动步枪,这种就是美国人所谓的攻击型步枪,包括AR-15和AK-47是最近十几二十年来增多得比较多了。

以前美国民众的家里也有枪,但一般都是单筒猎枪、双筒猎枪、手枪、短枪,显然今天这一次的惨案,如果是用手枪或是单筒猎枪射击,肯定不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事实上跟中国还真是有点关系,在美国禁止攻击性步枪之前,据说〝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向美国输出几百万支半自动步枪。

主持人:谢教授,刚才您提到,全世界所有人类的道德下滑才造成这种情况,二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

谢田:当然有必然的联系。我记得20年前美国也是这些人、也有这么多枪,当时美国的媒体也很发达,虽然没有互联网,但是有电视,很少看到有这么大规模、大面积的疯狂杀人案件;最近15年、20年,在中国各地、美国各地、世界各地都发生恐怖袭击。

刚才夏教授也提到,为了私人恩怨洩私愤,或者对社会的仇视,有时候甚至可能是非常简单的原因就可以造成人的魔性大发;修佛的人、信神、信佛的人就讲,是人的魔性出现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神性和佛性两面,当佛性、善的一面出现,人就会遏制自己的冲动、作恶举动、念头;当人的魔性出现,就会想到去杀人、害人,如果手边还有大规模的武器,加上有很大的愤怒,想的可能是滥杀无辜以洩私愤。

首先,枪本身是不会杀人的;是人在杀人。所以我认为是道德的问题。

主持人:夏教授,请问您,美国政府对人民拥枪持什么态度,尤其是现政权的川普(特朗普)政府是什么态度?惨案发生以后,川普总统的态度有没有改变?

夏业良:首先我想共和党政府通常是支持持枪权,虽然讲历届政府也对凶杀案、枪杀案表示同情、事后慰问、加强以后在有些安全措施上的防范,但从根本上讲,很少会提出取消持枪权或大规模限制持枪范围、获得各种枪枝的可能性。

川普总统在第一时间已经表达对惨案发生的关切、谴责暴行,也是希望能够对受害者家属、伤员进行即时救护,但是都是事后的补救措施!我想第一位因素现在还不足以使他完全改变态度,比如〝放弃持枪权〞这一点是做不到的。

主持人:谢教授,枪击案出现以后,我们听到不同的声音,其中有一种声音是,美国在这个时候应该控枪。我们想了解,如果像中国大陆实行禁枪;禁枪不是控枪,那么犯罪率会不会因此而减少?

谢田:这个争论在美国已经非常之久了,两面的意见已经表达得非常明确,但是从根本讲,我想美国人肯定不会放弃拥有枪枝的权利,这是肯定的。

我刚才说错了,不是2亿支枪,现在可能已经接近3亿支枪,几乎是平均人手一支。由于美国人民对专政暴力、暴政的恐惧和防范心理,随着现在我们看到最近很多共产党国家也好、独裁专制的国家也好,共产政府的暴政、对人民权利的侵犯,使得美国人民肯定不会放弃拥枪权利。

当然,共和党是比较拥护拥枪权,民主党比较反对,但即使民主党人也不敢提出取消人民拥枪的权利,只是说要增加背景检查之类,所谓不让坏人拿到枪。但是看一看这些人,到现在为止,拉斯维加斯案开枪的人,他的背景检查没有任何问题,他大概有三十几支枪,都是合法的,从拉斯维加斯附近的枪店合法购买的,他甚至改装成可以连发、像自动步枪一样的射击也是合法的。

根本不是通过更严格的检查就可以防范,我们看到很多犯罪的人并没有前科,所以我说是道德上的问题;不是枪枝本身的问题。我们总不能认为,如果有一个人开着大卡车撞向人群,杀死了好几十人,就要讨论是不是允许卡车在路上行驶,为什么出现枪案就要讨论美国人权和人民权利最关键、对专政和暴政的防范问题有动摇呢?

主持人:就是说,不能矫枉过正!夏教授,想请教您,枪击案发生以后,我们看到习近平在第一时间致电川普总统表示同情,除此之外,中国大陆那边还有没有什么其它反应?

夏业良:我们看到社交媒体有一些幸灾乐祸的声音,有点类似于当年〝911〞袭击之后,中国大陆的所谓爱国愤青、反美分子还欢欣鼓舞。其实这就反映了中国老百姓在思想理念被洗脑教育结果的影响下,造成的一种基本价值观的偏离,没有人性。

我们知道,整个人类世界对一些基本的价值应该是相通的,对于这样一种不幸事件,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表示幸灾乐祸,因为中共平时所作的舆论引导,总是把美国当作假想敌,所以美国发生的坏事,在中国有一部分人看来就是好事。这种做法极其没有道理,是值得谴责的。

另外一方面可以看到,很多人会引导:美国,你看没有安全感,美国国家说起来很好,但事实上老百姓动不动就会被杀掉。这样的话也会引起一些人的误解。要是我们比较一下,到底是中国出现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多还是美国多?很简单的数字对比就知道了!

因为我们知道,美国的枪杀案实际上每年不超过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还有很多方面的一些安全隐患造成的死亡人数可能会更多。毕竟美国人非常珍视生命,如果出现这种惨案,哪怕是几个人被杀死,都会引起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而且美国政府相对来说是透明的,它不敢对舆论有任何管制,也不希望去控制媒体的新闻报导。

所以我觉得这方面是有反差的,美国是有忧就报忧,从来不掩盖,而中国通常是报喜不报忧;只是做法上的差异,并不意味着美国比中国更加危险,我觉得基本道理可以这样讲。所以即使美国发生了灾难,中国人也没有什么理由幸灾乐祸。

主持人:谢教授,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很多大陆网民的留言都充满了暴戾之气,您怎么看待这种观念上的差异?

谢田:最近在美国有一部很轰动的电视纪录片《蚕食美国》,是一位美国人写的,有上、下两集,第一集《Agenda:Grinding America Down》、续集《Agenda 2:Masters of Deceit》,讲的是共产主义入侵美国造成的危害。刚才我提到来自中国的半自动枪武器大规模地廉价进入美国,事实上也是对美国的一种危害。

至于中国社会对美国发生灾难的反应,刚才夏教授也提到。中国有很多年轻人、愤青,他们有这种反应事实上也是共产主义对中国人造成的一种形式,社会道德和良知的缺失;看到另外的人,其他的人类同伴受到痛苦的时候没有怜悯之心,反而生出幸灾乐祸的心。这完全是在中共的统治之下、在共产主义的理念之下人与人之间的阶级斗争、互相残杀的观念影响,才会产生非常冷漠的心态。

我们也知道,在中国连老年人倒在地上,可能人们都不敢扶;人们看到一些其他族裔或者其他少数群体、弱势群体被欺负、被侮辱、被打压而袖手旁观,都可能造成中国人在道德上出现幸灾乐祸的想法。

主持人:为什么会这样?

谢田:我觉得还是因为道德的问题。整体道德下滑的时候,人们会因为缺乏对正信的信仰,就会认为这是个弱肉强食的国家、弱肉强食的世界,不会对弱者产生同情,也没有慈悲之心。还有一点,我认为幸灾乐祸跟人的本性中非常恶劣的妒忌心有关,有些中国人会妒忌美国比较好的生活方式、比较自由的社会,会因此而妒忌,当所妒忌的对象一旦出现灾祸、灾难的时候,就觉得心理平衡一点或者高兴一点;〝911〞我们已经看见了。

后来我觉得有些中国人也开始反省了,比方在中国受到地震、最近受到洪水侵袭的时候,如果中国人看到别的国家的人在幸灾乐祸会怎么想呢?我觉得这是中国民众需要好好反思:我们必须具有善心、同情心才能赢得世界的尊重和世界的同情。

主持人:夏教授,在现代社会尤其是最近这10年,刚才谢田教授也讲到,国际社会有很多枪击案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普通民众来说,应该如何去面对这样的社会,如何去应对呢?

夏业良:在美国,平时出门假如发生不测,肯定是要有一些紧急应对措施,我们知道在美国有一些州是可以自由携抢,还有一些州可能对携枪有比较严格的规定,比如有隐蔽持枪证或者其它的一些要求。

现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在美国很多州已经出现人们到商场、到饭店都带上枪了,实际上是民众的自我防卫意识增强了,也就是说,如果当发生一次枪杀案就限制人们持枪的话,反而可能让枪杀案发生的可能性或者伤害的范围更大。

如果人人有这样的防卫意识,自己带枪,遇到有匪徒进行屠杀的时候,其他人可以用暴力来阻止暴力的犯罪,这是有可能发生的。所以我觉得在有些允许持枪包括颁发各种持枪许可的地方,应该是允许人们经常训练使用枪枝,即时阻止犯罪,当然也要跟警察进行配合。这在公共政策讨论方面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也就是民兵的武装以及个人的防范意识。

最近这两年,我发现华人群体的这种意识在不断增强,比如讲解枪枝和防卫知识的一些讲习班,参加的人都爆满;很多华人家庭都购买了枪枝,经常参加训练。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进步,而不是每个人成为待宰的羔羊那样,等待犯罪分子去杀你。现在已经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包括有些入店或者入家进行抢劫的,被持有枪枝的主人所击退,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现象。当然,我们说〝防不胜防〞,不可能以后就让持枪杀人的事情完全消失,也不能因为因噎废食而取消人们的持枪权。

确实,自由的国家确实有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但是我想,通过公共安全、公共政策的讨论,使各方面的专家还有老百姓能够增强这方面的意识,多了解如何应对,包括在学校里边,我认为在学校等一些公共场所,除了警察的防卫要更加有效以外,学校本身就应该增加更多的安全设备,包括各种警示摄像头,一旦发现摄像头出现异常现象即时报警。

对于明显持有枪枝的,现在用科学技术、机器人操纵的即时反应是可以做到的,比如对于在公众场所持有枪枝或者给予警示而不予回应或不放下武器,用机器人来进行第一时间的制服,我觉得这方面可能需要研究更多的应对方法和设备。

主持人:谢田教授,您有没有这方面的补充,当今社会作为普通民众应如何应对?

谢田:总之,从外在去控制是不能够真正的实现,不能解决问题。像中国那样的控枪也没有减少犯罪率,人们照样用菜刀、用棒子等其它东西来犯罪、来杀人;有些欧洲国家像瑞士,家家有枪,也没有出现很多枪枝犯罪。说到底还是道德的问题,如果我们在这个世界推广心法,使人们从内心升起善良,压制、去除魔性,使这些发生灾祸的发韧根源去掉,我们的世界才会好起来。

主持人:感谢两位教授的精采分析和点评。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节目到这里结束,观众朋友再会。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