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微视频】中共的大数据与电影《国家公敌》

纽约时间: 2017-06-14 04:41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6月14日讯】下面请看赵培为我们带来的微视频
广告

星期二的《热点互动》里面,咱们谈了中共利用大数据技术给百姓带来的危害,时间有限,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展开。今天,咱们就说一下美国1998年拍摄的大片《国家公敌》(Enemy of the State),台湾的译名是《全民公敌》,这是一部著名反乌托邦的电影。共产主义出现后,乌托邦中的理想国成了空想社会主义者想像的对像,这本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马列主义者开始动手用暴力建立这样一个乌托邦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反乌托邦才是现实,中共的大数据就是这样一个乌托邦。

中共的政法委和科技大佬们极力推崇大数据,在他们描绘的乌托邦中,摄像头、大数据可以帮助咱们找到失踪的孩子,预防恐怖份子等等。但是,中国百姓接触的现实却是恰恰相反,可以说是反乌托邦的。对于中共政法委的大数据,咱们百姓切身的体会是摄像头越来越多,实名制的地方越来越多,住旅店需要身份证,上网需要身份证,发帖需要身份证,现在连微信红包也需要身份证的验证信息了。

有意思的是《国家公敌》这部电影恰恰展示了一个政权利用摄像头、大数据打击一个人的可怕,你逃无可逃。电影中威尔.史密斯扮演的迪恩通过高超的身手和反追踪高手的帮忙才洗脱了污名。在中共的乌托邦的现实中,普通百姓是很难幸免于难。2016年,雷洋在北京死于公安之手,但是当时关键位置的摄像头却以损坏为由不提供资料。雷洋没有史密斯的身手,他的妻儿当然也不是黑客高手,这个案子也无处申冤了。

咱们再说一个例子,维权律师王全璋被抓之后,他的父母到北京为他申冤。5月25号,老两口刚刚租到了房子。第二天,中介和房东就来毁约。为什么呢?租房是需要身份证的,这些数据立刻触发了北京公安的系统警告,警察立马就可以威胁房东和中介不能租房给老人家。大数据系统就成了中共作恶的工具了。

如果中共愿意,用大数据这个工具抓个罪犯是易如翻掌。但是,大家忽略了一个问题,中国社会最大的罪犯不是黑社会而是共产党,更恐怖的是中共的迫害不是针对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按照毛泽东的说法,政治运动每隔7、8年搞一次,而政治迫害的比例是5%,中共政权当作敌人的5%还是不断变化的,地主、资本家、知识份子、和尚、道士、党内人士、维权、人权律师到法轮功学员。可以说,全中国人都有当〝国家公敌〞的可能性。

自由世界的政府在获得公民隐私是有限制的,在美国是要通过法庭的。最典型的例子是2016年,美国司法部通过法庭要求苹果公司帮助破解一个恐怖份子的手机密码,苹果拒绝了,司法部只好自己想办法。这个最大的区别是,美国人不认为政府应该是个乌托邦。因为在造物主面前,政府和百姓是平等,如果政府犯错了,百姓就通过选票让它下台。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