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关心】官场一个月内数现惊奇 反常背后有何意

纽约时间: 2017-06-06 12:21 P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6月07日讯】 【世事关心】(431)
广告

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时间已经进入了2017年6月,离中共今年下半年要召开的第19次代表大会满打满算也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了。按照中共历次党代会的经验,这个时候早应该是各种版本的人事名单满天飞,海外媒体上各种猜测活跃的时候,而这次的情况却尤其反常。有争议的富商郭文贵在海外的爆料吸引了许多的眼球,国内官场却显得沉闷乏味。但是这种情况到5月底看似有所改变,北京市出现了破例的人事变更,前党魁江泽民也几次现身,迟到的政治旺季终于要到了吗?今年的反常折射出了怎样的宫斗剧情,又可能通向怎样的结果?这期的《世事关心》让我们来探讨。

北京官场人事变更,出现第一个非中央委员的市委书记,蔡奇的破格提拔到底有多特殊?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这也就显现出习近平的短板。他在当王储的过程中不能培养自己的势力,官场遍布都是江泽民时代留下的人,要遵循党内既有的历炼过程,他就很难建立起自己的班底。”

江泽民的身影时隐时现,在北京官场破例变动后,又传闻江泽民现身上海。是在传递什么信息?

胡平(《北京之春》名誉主编):“ 江泽民这次露面是不是有别的政治意图,有没有政治意味,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别人怎么看。”

随着中共“十九大”的临近,中共的内部斗争正呈现出一个怎样的图景?

萧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时间已经进入2017年6月,离中共今年下半年要召开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满打满算也剩不下半年时间了。按照中共历次党代会的经验,这个时候早应该是各种版本的人事名单满天飞、海外媒体上各种猜测活跃的时候。而这一次的情况却尤其反常,有争议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在海外的爆料吸引了许多眼球,国内官场却显得得沈闷乏味。但这种情况到5月底看似有所改变,北京市出现了破例的人事变更,前党魁江泽民也疑似现身。迟到的政治旺季终于要到了吗?今年的反常折射出怎样的宫斗剧情,又可能通向怎样的结果?这一期的《世事关心》让我们来探讨。

5月27日星期六又是媒体们加班的日子。这一天〝新华社〞发布了一条消息,北京市的一把手换人了。报导称,日前中共中央决定:郭金龙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不再兼任北京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蔡奇任北京市委书记。

北京市委书记是中国大陆最具有实权的地方官员,也无一例外地是政治局委员、甚至有可能晋身成为政治局常委。因此蔡奇这个名字引起了媒体的普遍关注。仅仅在3年多之前,这个名字还被埋没在中共上千名正部级和副部级干部的名单里,很少被人注意到。可是在几年的时间里就成了中共官场中炙手可热的名字,上升速度之快非常罕见。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前,蔡奇只是中共浙江省委的组织部部长、省党校校长;2013年出任浙江省的常务副省长。蔡奇的仕途转折点是2014年初,这年3月,他出任刚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所谓的“国安委”是2013年11月份刚刚成立,此时连完整的委员名单都还没有出炉,蔡奇作为习近平在福建和浙江省任职时期的旧部,此时出任“国安委”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算是这个机构的起家班底。“国安委”的办公室主任由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兼任,而在中共的官制里,所谓“常务副主任”通常是主持日常工作的实际负责人。

从此时开始的3年时间里,蔡奇经历了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职务升迁,其速度之快在中共官场里可以用坐火箭来形容。2016年10月,他出任北京市委副书记。同月底,他成为北京市的副市长、代理市长。仅仅过了不到3个月,在2017年1月份,“代理”两字就被拿到,转正成为北京市市长。又过了大约4个月,他升任北京市委书记。7-8个月的时间里三迁其官,在中共官场里即便不是绝无仅有,那也是极其罕见。

更为引人注目的是,蔡奇既不是中央委员会委员,也不是候补委员。如果一步跨过这两道门坎进入中央政治局,从党内资历来讲也是连升三级。中共历史上非中央委员的直辖市的市委书记,在蔡奇之前,还有1989年-1992年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的谭绍文,和1997年6月-9月担任重庆市委书记的张德邻。不过这两者都有特殊的情况:谭绍文是在1989年“六四”之后、改革派官员被大举整肃后,出任天津市委书记的;张德邻是在重庆升格为直辖市前后的过渡期间,短暂留任市委书记。而蔡奇确实是北京第一个非中央委员的市委书记。

萧茗(Host/Simone Gao):北京发生的破格人事提拔透露出了什么信号,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先生的分析。

萧茗(Host/Simone Gao):“中共过去也有火速晋升的官员,相比之下您觉得蔡奇的被破格提拔还有什么独特之处吗?”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蔡奇算得上是一年三迁其官,其实他的特殊之处倒不在于行政职务升得快,而是党内资历欠缺。文革时期蹿起的新贵王洪文和陈永贵实际也是先在1969年中共的‘九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共‘十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的,仍然是经过了党内资历积累的过程。而蔡奇由于在‘十八大’上跟本没有进入中央委员会,所以此后的几次中央全会候补中央委员转成中央委员就都没有他的机会。从而造成他以既非中央委员、又非中央候补委员的身份成为中共官制里的疆臣之首——北京市委书记,显得就非常特殊。这也就显现出习近平的短板,他在当王储的过程中不能培养自己的势力,官场遍布都是江泽民时代留下的人,要遵循党内既有的历炼过程,他就很难建立起自己的班底。”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觉得这种破格提拔传递出的信号是什么?破例的事会给官场造成波动吗?”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信号是习近平很有紧迫感,所以哪怕破格晋升,哪怕有非议也要尽快安排自己的人上位。如果每一个地方实力派人物都有他高层的人脉的话,那么可能反映出习和其他高层、政治老人之间达成一致的前景不乐观,所以他尽快把这些重要的地方大员换掉,对高层中的反对者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这种卡位,让自己的亲信占据要津,当然能起到影响‘十九大’党代表的作用。由这些地方和系统产生的党代表在新上任的领导的管理下,而这些领导又是习的人,他们当然更不敢违拗习的意思。破例的事一定会造成波动,特别是高层的人觉得突然被自己挖掉了墻角当然不会高兴。这些新提拔上来的官员由于升得太快,根基不深,能不能控制他们手下的官场也是个问题。但习近平在军权在握、又抓牢政法委的情况下也就放手一搏了。对他来讲时间紧迫,有波动就波动吧。”

北京刚发生破例之事,前党魁江泽民就被声称现身上海,这之间有什么联系?下节继续探讨。

萧茗(Host/Simone Gao):每当中共面临权力换届的当口,政治老人的活动就成了舆论追踪的焦点。因为他们此时的公开活动,包含着影响未来权力安排的意图。每到这种时候,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总是最不甘寂寞的人。在沈寂许久之后,近期在互联网上再度出现江泽民现身的消息。此时江泽民现身所透露出的信号与以往党代会之前有什么不同呢?

5月28日星期天,也就是新华社在宣布蔡奇成为北京市市委书记的第二天,在微博上出现了所谓江泽民走访上海科技大学的照片,上海科技大学的校长就是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这些照片稍后被删除,但在中国内外被广泛转载。从照片上难以看出拍摄的具体日期,但发布者声称是在场的上海科技大学研究生,巧遇拍摄的,暗示是在5月28日当天。

江泽民上一次单独公开露面是在2015年初,一家三代登上海南的东山岭。东山岭微信公众号发布这一消息后,被众多门户网站所转载,但随后相关报导都被删除。自那以后江泽民除了偶尔在社交媒体上现身之外,基本处于被官方媒体封杀的状态。但是在2015年9月3日举行的庆祝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阅兵式上,江泽民仍然被邀请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在2017年中国新年之前,例行的现任中央领导人看望所谓“老同志”的报导里,江泽民仍然名列所谓“老同志”的第一名。

2017年5月份关于江泽民的消息再度活络起来。5月8日互联网上出现传闻,江泽民病危住进上海华山医院,街道已经戒严。但此后迟迟没有进一步消息,直到5月28日,互联网上出现了他到访上海科技大学的照片。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江泽民现身的意思,先来听一下《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先生的分析。

萧茗(Host/Simone Gao):“互联网上流传江泽民5月底现身的照片,刚好发生在北京发生破格人事变化之后。您认为仅仅是为了破除江泽民病危的传言,还是有别的政治意图?”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名誉主编):“江泽民这次露面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政治意图、有没有政治意味,这个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别人怎么看。我们记得,在89年民运期间,赵紫阳会见戈尔巴乔夫就谈到:现在我们党的重要决定还是要由邓小平来掌舵。就这么一句话,邓小平听起来觉得是在出卖他,而当时一些民运人士听起来呢是赵紫阳决定和邓小平摊牌,赵紫阳后来自己解释他没有这个意思。当然对江泽民这次露面呢,有些人解读就是露个面。另外有些人解读就是有他的政治含义,那么这种人解读多了呢,自然赋予它政治含义了。当然也一直有说法,说习近平是不是要打倒江泽民,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他当时也是被邓小平认可的第三代核心,另外树大根深后面跟着的人很多,所以不管习近平对他喜欢不喜欢,要真正打倒他会非常非常困难,有相当的风险。另一方面从习近平角度他也未必想要打倒他,因为他们年龄毕竟相差二十几岁,换句话说习近平完全等得起他(江泽民)自然死亡,那你(江泽民)的影响力自然消失。”

萧茗(Host/Simone Gao):江泽民今年的现身有什么不同之处呢?听下文昭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江泽民近期的现身,比起以往历次党代会之前类似的情况您认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江泽民这次的现身我觉得有不同以往的特点,第一是被动性比较强。一方面之前流传他又病危的消息,那属于他阵营的人难免人心浮动,为了避免在‘十九大’之前的关键阶段自己手下人心涣散、导向对方阵营的情况,他挺着也要出来。另一种被动是头一天宣布蔡奇为北京市委书记,消息是27日宣布的,实际决定应该是更早做出来的。那接下来上海就悬了,因为上海市市长应勇也是习的亲信,而且是中央候补委员,看起来他离上海市委书记的位子比蔡奇离北京市委书记要近,有没可能在‘十九大’前应勇接替韩正当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也像郭金龙一样去打酱油呢?江泽民的现身是有想稳定自己大本营的意图。再有这次他去的上海科技大学是他儿子的单位,别的单位要接纳他、帮他曝光可能有顾忌,江泽民能指使得动的人可能也不多了。”

海外的爆料显示“十九大”前中共的权力博弈进展到了何种程度?下节继续探讨。

萧茗(Host/Simone Gao):“除了重要地区的人事变更、前任党魁的若隐若现,我们还能从哪些角度一窥黑幕后面权力斗争的进程呢?听一下雪莉的介绍。”

雪莉:谢谢萧茗。与以往历次党代会不同的是,中国国内有意给媒体的放风明显减少,海外的爆料却特别热闹。有争议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在5月份以每天视频直播的方式向公众推送猛料,虽然一直缺少直接、客观的物证,但是仍然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围观。郭文贵5月份爆料活动的明显特点:第一是牵扯出更多的官员和商人,披露他们之间的利益输送和桃色丑闻;第二是将矛头直接对向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到5月底的时候更是针对王岐山火力全开,指责王岐山也存在严重腐败问题和私生活问题。在5月25日郭文贵还提出了最后通牒,如果他的要求得不到回应,将在6月份的爆料里做出重大转向。

中共官方在5月份没有针对郭文贵做出直接回应。但是有两个回应值得注意,一是知名地产商人潘石屹和《财新》总编胡舒立都在6月初,在美国对郭文贵提起诉讼。二是《财新》杂导在5月25日再度抛出一篇针对郭文贵的长篇调查类报导《郭文贵海外资金何来,英前首相布莱尔涉身其间》,报导的重点是由阿联酋出资、郭文贵管理的“阿中基金”,以及郭文贵利用这笔基金的一部分收购“海通证券”配售股份的过程。报导指郭文贵经过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引荐,和阿联酋王室建立起了联系。从5月31日到6月1日的两天时间内,中共当局以前所未有的频率宣判了9名副省部级高官,是否王岐山在显示力量,应对海外对他的不利传闻,引起了不少猜测。

萧茗(Host/Simone Gao):谢谢雪莉。关于海外爆料对于中共政治进程的影响,先来听胡平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商人郭文贵在海外爆料针对王岐山的意图已经完全明朗,您认为这会给王岐山的连任制造多大的困扰?习近平有可能放弃王岐山吗?”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这个问题其实是两个问题。第一个是王岐山是不是连任的问题,没有郭文贵爆料王岐山能不能连任依然也是问题。因为按照党内不成文的规矩‘七上八下’,按照这个规矩王岐山这次‘十九大’就该下来,最关键一条就是习近平的态度,如果习近平不愿意王岐山留下来,那王岐山就肯定留不下来。因为我们知道王岐山反腐至少在官场上引起诸多不满,那些高级官员不会喜欢他,不会要求、鼓动王岐山连任,所以如果习近平力挺那可能不一样,如果习近平不支持,王岐山绝对没有连任的可能性。而从习近平的角度他也会考虑,如果他愿意、希望王岐山连任,他也冒一定的风险,这么做毕竟打破了‘七上八下’的规矩。上层对习近平不满的也大有人在,他们会以习挺王岐山连任这件事给别人提供了一个口实,让所有对习不满的人在这件事上向习发难,因为在别的方面向习近平发难很难,在这件事上可以引经据典,引用过去的规矩显得名正言顺,如果引起很多不满,大家都在这件事上做文章,那习近平相当被动,不但王岐山连任不成,连习自己的威信都受很大的影响。”

萧茗(Host/Simone Gao):“您预计所谓的郭文贵的爆料,最终将以怎样的结果收场?”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名誉主编):“当然现在还很难说,因为现在郭文贵爆料虚虚实实,也不敢说他爆料的都是真的,也不敢说他爆料的没有真的。而且按照中共的规矩他爆料的哪怕有一部分、有一小部分是真的,所造成的后果都非常非常的强烈。但有一点我觉得,不管你爆多少料,由于当局的封锁国内的民众知道的并不多,即便他们知道了也未必在持续这么多年的高压下民众有哪种勇气走上街头来表达抗议,从侧面形成对郭文贵爆料的呼应,这种情况出现的机率很小。所以这件事要起作用关键在党内要人接着这个话来说,把郭文贵爆料的问题摊在桌面上,比如说像王岐山或象某某某摊牌,向他们叫板。我一开始就讲过,这个对于反对王岐山的一派人来说是最后的机会,他们这次如果不闹腾一下子,他们就死定了吗!

萧茗(Host/Simone Gao):类似问题最后听一下文昭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郭文贵曾说‘十九大’有可能顺利召开不了,您认为这种情况一旦出现是什么什么局面?”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所谓‘十九大’不能顺利召开,就是习王联盟不瓦解,习近平坚持要王岐山留任,执掌‘十九大’后的国家监察委。而某些现任高层和政治老人坚持要王歧山退下来。按照以往的惯例,会前剧本无法达成。因为重要的人事安排,按以往的做法有政治老人和现在高层的共同参与,各方势力最有能妥协、点头,这个会才能开,才能让会议的结果与事先的安排完全一样。而现在王岐山一旦去职,反腐运动就会前功尽弃,他们用设立监察委的方式,就是习近平和王岐山想把反腐制度化的想法也无法实现。王岐山本人安危是个问题,习近平遭此挫败,他以后能不能打破任期制内,实现两个任期后继续连任的希望也变小了。所以基本上对习、王来讲可退空间不大 。而反腐当前进入到金融领域,更直接地触及到了高层家族,他们也没什么可退让的空间。所以在这种不可调和的冲突下,郭文贵在海外爆料已经家丑外扬,给体制砸开了缺口,那接下来更激烈的手段、甚至政变的手段都是可能的了。”

萧茗(Host/Simone Gao):从今年到明年,对许多人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一年。王岐山是否留任是“十九大”的最重要议题之一 ,它关系到许多人的身家性命、关系到王岐山本人未来的安危、也关系到习近平的政治生命。各方都很少有可以妥协的空间,在角力过程中各方所使用的手段,又可能关系到中共本身能否延续。可以肯定的是,在“十九大”召开之前,不会平静,还会有更多事发生。谢谢收看这期《世事关心》,我们下个星期再见。

(完)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