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美中朝密集互動 三方角色有何不同?

紐約時間: 2018-05-12 12:28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12日訊】【熱點互動】(1760)美中朝密集互動 三方角色有何不同?
廣告

這兩天美中朝三方接連互動,先是金正恩在僅僅相隔40天,再度訪問中國,與習近平在大連進行會晤;隨後川普與習近平通了電話,就朝核問題相互溝通;同時川普派出國務卿蓬佩奧訪問朝鮮,與金正恩交談90分鐘,並帶回三位北朝鮮關押的美國公民;接著川普宣布了與金正恩的會面時間地點。美中朝短時間內密集互動,誰主動誰被動?川金會時間地點敲定,是否意味這川普政府的強硬立場奏效?中方在這其中起了什麼作用?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這兩天,美中朝三方互動非常頻繁、密集,先是金正恩在僅僅相隔40天之後再度訪問中國,在大連和習近平進行第二次會晤,同時,川普和習近平通電話,就朝核問題進行溝通,同時,川普也派出國務卿蓬佩奧訪問朝鮮,和金正恩交談了90分鐘,並且還帶回被朝鮮一直扣押的3名美國人質,接下來川普就宣布了川金會的時間和地點。

美中朝三方密集互動,誰主動、誰被動,川金會的時間、地點敲定是否意味著川普的強硬立場已經開始奏效,中方在其中究竟起什麼樣的作用?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齊分析、解讀。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兩位好。

李天笑:主持人你好,觀眾朋友好。

唐靖遠: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觀眾朋友,今天歡迎您能夠撥打我們的電話,或者是給我們發送短信留言,一起來參與我們的討論,我們今天的話題是:美中朝密集互動,三方的角色有什麼不同?

節目開始,首先請天笑博士向我們分析一下,金正恩在僅僅相隔40天之後,又第二次訪問中國,應該說在外交史上都是非常罕見的一件事情。我想了解一下,您怎麼看待這件事情,誰是主動的,相對來說是誰想促成這件事情?

李天笑:雙方應該都有需求,但是我覺得金正恩方面的需求成分比較大一些,可能性比較大一些。為什麼呢?因為金正恩應該是「壓力山大」,在臨近川金會的前夕,越是臨近他心裡邊越發毛,因為他現在面臨的選擇越來越窄,幾乎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就是他繼續不棄核、玩弄花招,這就面臨著加大制裁力度,同時海上軍事封鎖,最後軍事打擊;這條路走下去他就是滅亡。

另外,如果他棄核的話,很可能就會出現新的局面;要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走這條路,怎麼具體措施、怎麼拿出來?國際社會會做出相應的反應,川普也會給他一定的回報。

我為什麼覺得金正恩現在只會有這兩種選擇呢?一個就是國際上的制裁壓力,在川普的推動下,使他經濟走向基本上是崩潰,外匯也短缺,核試驗和導彈試驗幾乎難以後續,這個情況使他想搞也搞不下去。這是一個。

再有一個就是敘利亞;川普通過兩次打擊敘利亞,構成一種模式,這種模式就是告訴金正恩,他可以按照國際道德準則,不需要通過聯合國常理會的授權,直接可以建立打擊模式,直接打擊邪惡,制止邪惡;當聯合國已經起不到戰後賦予它的責任,有能力的國家就可以單獨或者聯合其它國家對他進行打擊。

而且在敘利亞問題上兩次打擊,按照國際慣例,一次打擊可能是偶然,兩次打擊就是一種模式,川普已經樹立模式。如果當朝鮮的情況發生,跟敘利亞情況也差不多,這時候金正恩也應該知道,川普是一定會用這種模式去打擊他。

主持人:您覺得金正恩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

李天笑:他的目的我覺得基本上有兩個,一是在這種情況下,他要想知道,在這種壓力下他一旦真的棄核(這種可能性有沒有?應該說至少有一半的可能性),川普會不會真的實現諾言?金正恩需要習近平給他擔保、給他背書或者怎麼樣,就是說,你能不能擔保我在這個情況下川普真的會給我安全?他非常害怕自己的生命安全,害怕他整個的核設施被銷毀、被摧毀,非常害怕。這是一個目的。

再另外一個,我覺得他也想從習近平這裡了解一下,他現在在這個情況下應該做什麼?

我沒有得到任何外界的消息,也沒有任何證實,我的分析、猜測性分析,習近平可能對金正恩說:你釋放一個人質,對川金會能夠順利進行,至少能夠製造善意氣氛。實際上也達到了這個效果,但是不一定最後就使得川普的條件會降低,或者整個對金的制約會達成什麼其它協議,可能不一定會,但是至少可以製造一種良好的氣氛。

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他有這兩個基本目的,當然其它還可以有,但是我就分析到這兒。

主持人:靖遠先生,習近平和金正恩在大連會面的過程當中,習近平說「可以像走親戚一樣常來常往」。以前我們知道中朝之間的關係外界說是「血盟」的關係,但是習近平上台之後,中朝之間的關係好像並不是那麼融洽;現在又說「像走親戚一樣」相互的走動。您覺得現在中朝關係究竟是什麼樣的?

唐靖遠:我是這樣看,現在中朝之間的關係、實質性關係,其實遠遠沒有表面看上去這麼親密。為什麼這麼說呢?我覺得我們可以從幾個跡象來觀察,可以作為一種參考。第一,我們看到在近一段時間,短短40天之內,習近平和金正恩進行了兩次會面,兩次都是金正恩主動到中國來訪問,但是我們看到這兩次訪問都是非正式的,都是事先秘密接觸然後會談,談完之後雙方分別各自發表公報、通報之類,是這樣一種形式。

至少在我個人看來,這種形式本身,就像剛才您提到的,按照過去中朝之間被稱之為血盟關係的兩個國家,兩次訪問都是非正式的,都沒有很公開、隆重的形式,其實是一種不正常狀態。這種不正常狀態在我看來,只不過是在特定時期、特定政治環境下才出現的,也就是說,並不是兩國之間自然出現的一種親密狀態,我覺得不是。這是第一個跡象。

第二個跡象,我們看到中朝雙方在兩次會談、兩次會面之後,各自都發布自己的官方通報,不約而同,我們看到雙方的通報裡面都沒有提到過去的固定用語「鮮血凝成的友誼」。這是固定詞組,之前,中朝之間凡是有重要的互動、來訪或是有重大事情的時候,是官方固定用語,是必用的,但是我們看到中朝雙方不約而同地都沒有用,都沒有提這話碴兒。在我看來,說明中朝雙方已經是心照不宣,大家都知道現在的中朝關係跟過去所謂「血盟」、所謂「鮮血凝成的友誼」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這是第二個跡象。

第三個跡象,在我看來,中朝之間的互動、密集互動有非常重要的背景,就是中朝雙方現在都面臨著來自美國、來自川普總統的巨大壓力。

朝鮮不用說,面臨著朝核問題的巨大壓力,美方要它去核,而且是徹底的、不可逆的,如果在這個問題上它要是堅持頑抗的話,很可能會面臨更嚴厲的制裁,甚至是軍事打擊,這對金正恩來說,他的政權能不能保住就得打個問號啦!這是非常巨大的壓力。

對習近平來說,我們都看到了,他在貿易問題上跟美國有非常激烈的交鋒,現在習近平在貿易戰這一方面面臨的壓力也是非常大的。我們以前討論過這個話題,貿易的危機有可能會引發政治上的危機。

雙方都不想出現最糟糕的情況:跟美國徹底交惡。在我看來中朝雙方的互動,其實更像是在外在巨大壓力下一種自發的、本能的抱團取暖,只不過是這樣的一種行為。這種行為有一個突出的特點,抱團取暖的行為往往都具有很強的臨時性,一旦外在的壓力、條件一變化,它們之間的關係很可能也會相應發生變化。

我覺得還有最後一點,我們看到中方官方發布的通報,習近平對金正恩給予了一定程度的支持,他贊成對朝的去核化分階段性。習近平隨後跟川普總統進行通話,我們看到白宮發布聲明,明確提到習近平主席贊同川普總統,如果朝鮮沒有能夠永久性的、徹底的去核之前,制裁會繼續維持。這句非常關鍵的表態、非常關鍵的話,是中共官方媒體沒有報導的。

在我們看起來情況非常清楚,也就是說,習近平對金正恩是有限度地支持。

李天笑:我補充一點中國現在和朝鮮的真實關係,實際上中共高層對朝政策從很早開始就有分裂了。江澤民派系是極力支持金家王朝,江澤民本人、曾慶紅、周永康、劉雲山、張德江等,頻繁跟金家互動,也有報導,當時給金家大量資助包括核武器技術等;在胡錦濤被江澤民架空時期,這個關係就一直延續下來,實際上還是江派在控制著金家王朝,把他作為棋子和作為向美國、西方社會挑戰的工具、籌碼在用。

習近平上台以後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習近平把江派作為一個集團以反腐形式進行清理,清理過程中客觀上達到一個效果,就是清理著金正恩的黑手和後台,這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包括川普都非常清楚。蓬佩奧每天兩次跟川普匯報,十九大的情況就更加密切關注,當時他也講了,如果習近平在十九大取得權力、集權成功,他可能會對世界上做一些好事。

所以高層分裂的本身,也說明習近平跟原來中共內部的江派對朝鮮政策是不一樣的,這是一個真實的情況。

主持人:但是有這樣一個情況,剛才靖遠先生也分析了,現在美中之間的貿易問題也是糾紛很明顯、很尖銳,像這樣的情況下,中方和朝鮮在這個時候第二次會面,有西方的主流媒體分析,這種情況可能會加重西方認為中共在和西方對立的色彩。我不知道您對這個問題怎麼看?

李天笑:我首先認為,可能是所謂西方主流媒體自己的主觀願望,希望習近平跟西方產生對立;從這方面進行報導《紐約時報》是典型,它的很多報導我經常在觀察。川普把《紐約時報》定為是目前「假新聞(Fake news)」第一名,在這一方面它也講,習近平去跟金正恩會面是因為怕被邊緣化。最早的消息是《紐約時報》出來的,這則消息並不客觀,是它主觀分析得出這樣的結論。我覺得這是一方面。

再有一方面,我覺得中美貿易衝突這件事情,實際上並不是習近平造成的。你看納瓦羅寫的《致命中國》這本書是什麼時候出版的?很多人把納瓦羅這本書作為是川普定下對華貿易政策的基礎,納瓦羅這本書是2011年5月份出版,習近平是2012年年底上台,換句話說,裡邊所有的證據都是江澤民時代,或者是江澤民操控胡錦濤時代所犯下的罪行。

這筆帳現在算到習近平頭上,習近平上台以後在清理這個事情;一帶一路是什麼?一帶一路就是把過剩產品賣到巴基斯坦等這些國家去,他不要賣到美國去,就減緩了商品的傾銷問題,李克強制訂的要處理國營企業當中的「殭屍企業」實際上也是解決這個問題。你說川普知道不知道?當然知道!川普要解決的是貿易不合理狀態、不公平競爭狀態,但是川普也知道造成不公平狀態的根本原因在於深層的體制和深層的結構問題。

換句話說,川普、習近平對這個問題可以達成一定的協議,比如向美國買多少商品,其它如開放關稅、汽車關稅,開放外資比例等,這些都可以做,但是根本的問題要從法律上或者從根本的結構上進行變革。我估計可能在劉鶴這一次來,他們會在具體的問題上商談,在深層結構的改革上也會談。

朝鮮問題,川普反覆稱讚習近平給他幫助。當然,我個人認為,是不是習近平有意這麼做為了取得人情,我覺得不會!為什麼?川普不會因為人情(習近平給了他這方面的人情)而把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狀態給犧牲掉,等於把國家利益犧牲掉,他不會這麼做的,他一定是要解決結構深層的問題,但是朝鮮問題客觀的會使川普給習近平更多的時間或者說更多的機會去處理這深層的問題。是這麼一個關係。我覺得。

主持人:我們再回到川金會。靖遠先生,蓬佩奧訪問朝鮮,跟金正恩會面談了一個半小時、90分鐘,談完之後把三名人質帶回了美國。這件事引起國際社會的極大關注,紛紛認為是在為川金會加分。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這事對川普政府或者對川普本人來說有什麼意義?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事情對川普可以說是意義重大。為什麼這麼說呢?第一,我覺得這是川普在外交上的重大勝利。我們知道,這三名美國公民有兩個人都是在2017年被抓的,也就是在川普上任以後被抓的。我們看到過去美國歷史上出現被朝鮮扣押的人質,在我看來其實是扣押人質啦,過去美國政府在這方面是沒有太多的辦法,效果其實也是不好的。但是我們看到川普在上任以後也僅僅是花了這麼一年左右的時間,就成功解決了這個問題,把兩位在他任上被扣押的人給帶回來了。

而且第三個人、另外一位金東哲,是在奧巴馬任上、2015年被扣押的。也就是說,2015年,這個人被朝鮮判了10年徒刑以後,奧巴馬政府曾經努力嚐試營救他,但是沒有成功。這樣一來,我們看到二者之間形成一種非常鮮明的對比,川普的成功,非常生動地反映出……至少是非常鮮明地讓人看到奧巴馬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的差距。我覺得這種差距應該是川普比較樂於看到,他是會比較高興的。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我覺得這個例子,川普帶三名美國公民回家這個問題上面的成功,非常生動、形象地從側面證明了川普「極限施壓」政策的遠見,就證明他的正確性。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我們都知道,川普剛剛執政、開始採取「極限施壓」政策的時候,有很多人是不贊同他的,遭到很多人的反對,反對的人甚至來自於他的內閣重要成員,比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前國務卿蒂勒森,不贊同他這樣極限施壓;都主張應該像過去奧巴馬政府,要怎麼去接觸或者用其它綏靖色彩的一些做法。但是我們看到實質上恰恰是川普堅持了他自己的決定,正是因為他的極限施壓政策使朝鮮發生這樣巨大的變化,才使得這三個美國公民平安回家。

最後還有一點,我覺得三名美國公民的回家,釋放出一個微妙的信號,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信號。什麼信號呢?在我個人看來,這三個美國公民的被釋放,其實是金正恩耍的一個手段,用老百姓經常愛說的一句話就是「捉鬼、放鬼都是他」!其實扣押這三名人質就他幹的,現在他把這三個人放了,變成好像他做了一件善事一樣,其實捉鬼、放鬼都是他。我相信川普其實應該非常清楚這個道理,他非常明白這一點,但是我們看到川普公開對金正恩的行為表示了感謝。非常公開的。

那麼他為什麼會這樣做呢?我覺得這裡面就有一個比較重要的原因,金正恩釋放三名美國公民的舉動本身其實是明顯在為下一步的川金會作鋪墊,也就是說,營造一下氣氛、表示一點善意等等。那麼他釋放出來的信號是什麼?很有可能讓我們看到川普和金正恩在川金會的會談,會達成某種協議的可能性在增加。至少是這樣,在我看來。這是川普非常看重的。

我們都知道,對於川金會其實早期的時候川普的期望值是比較低的,他甚至不只一次公開說過,如果我要是覺得川金會沒有什麼價值、沒什麼意義、大家談不攏,我會馬上就走人。他公開這樣表示過。也就是說,他那時候把期望值放得是比較低的。但是我們看到現在川普的這個說法他在開始變化了,他對金正恩的這個舉動表示了讚揚,同時他也對未來即將要舉行的川金會開始明顯抱有一種期望。

川普態度的變化,說明他可能本人也看出來金正恩和他的會談、成功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在增加,所以這對川普來說當然是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如果川普在他的任上,對美國來說視為頭號威脅的朝鮮、朝核問題能夠解決,能夠徹底解決的話,對川普來說毫無疑問是非常大的政績,他可能會帶領美國出現一個前所未有的局面,這對川普是非常珍貴的。所以我覺得這是川普非常高興的最根本原因。

李天笑:我覺得,首先證明川普是把人民的利益、把人權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他不單單是像剛剛當選的時候人們認為他只是重視經濟利益、經貿利益,談判中多拿點什麼呀;他實際上是把人權放在很重要位置上。我們知道,他原來在上任一年後的國情咨文也講,奧托‧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美國大學生,回來以後7天不到就死了,是被金正恩政權迫害死的。當時很多人都為這件事情很氣憤,也為川普的正義表示感到很振奮。

川普有非常強烈的正義感,今天就證明了川普對人民利益、對人權的正義感是得到了實現,而且得到大家的承認。所以有人說諾貝爾和平獎要給他,但是他自己並不認為諾貝爾和平獎有什麼了不起;他認為讓世界免除核武的威脅才是重要的事情。我想,川普的正義感,他跟人民內心的相連結得到證明,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再有一個,剛才也講了,就是他的強硬政策行之有效,這很明顯。其實這兩個因素在整個過程中表現得非常明顯。

主持人: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看到川普得知三名人質跟隨蓬佩奧已經在返回美國的途中,當時他就發了推特,他在推特當中對習近平表示感謝,說,就在前兩天習近平給他幫了一個大忙,在一件具體的事情上幫了一個大忙。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這個事,「大忙」指的是什麼?是不是就是營救人質回家呢?

李天笑:我想不需要福爾摩斯的推案能力就能看出來,很明顯就是指這件事情。因為當時我們知道金正恩改變了他的說法,他講是他主動要求跟川普進行會談;而不是川普施壓使他被迫走出來的。這個前提就是當時蓬佩奧講的「要永久性的要廢核」,還有就是波頓講的,要把生化武器和化學武器包括進來,大規模殺傷武器都包括進去。

這使得他感到非常驚慌,所以他馬上就到中國去跟習近平商討到底怎麼辦,他已經沒後台了。在這個情況下,接著7日到8日,習近平跟他在大連會談,完了以後習近平8日就跟川普打電話,把情況通報給他。可以看出來習近平自始至終跟川普是有聯繫的,雙方都是協作、合作在做這件事情。

9日,蓬佩奧馬上坐飛機突然到了朝鮮,當天就把三個人質帶了回來。這件事情肯定是跟習近平那通電話告訴川普他跟金正恩談了什麼(包括這件事情)是有關係的,事情非常明顯。所以川普會在內閣會議上專門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談這件事情。我覺得實際上也就是這個意思。

主持人:靖遠先生,有這麼一個現象我們觀察到,關於「朝鮮無核化」的說法,最近在美國好像出現了一些變化,以前說是「完全、可核查、不可逆的無核化(CVID)」,後來,從蓬佩奧也好、彭斯也好都說是「永久的、可核查、不可逆的無核化(PVID)」,但是昨天,美國白宮又發出聲明,又改回了以前的CVID。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白宮的變化?

唐靖遠:我們看到美國對於朝鮮去核的態度確確實實前後有變化,由CVID變成PVID,現在有消息說是又重新回到CVID,這個過程可以說是一波三折。我覺得我們可以先來討論一個問題,CVID和PVID究竟有什麼不同。

在我個人看來CVID「全面、可核查以及不可逆的去核方案」,最初提出來的人並不是川普,其實是在小布什政府時期就這樣提的,那時候討論朝核問題就是這樣提的,但是這個原則我們看到它實際產生的效果什麼呢?在我看來這個原則最主要聚焦的是在物質層面,也就是說,最主要要求的是要徹底銷毀核武器、拆除核設施以及交出原材料等,主要聚焦在物質層面終止核計劃,並沒有涉及到核計劃的知識和技術方面的積累。

所以就有可能帶來一個隱患,什麼隱患呢?朝鮮完全有可能現在把核設施給拆除、核武器給凍結,將來一旦某種情況下條件成熟、時機成熟,很有可能又重啟核計劃。因為它所有的這些技術、這些材料、這些人才等都是現成的。所以很快我們看到,至少我查到是這樣,從4月底5月初,5月1日正式表態的最先是美國副總統彭斯開始發生了變化,把「全面的」變成「永久的」。

我個人的看法是,變化本身體現出什麼呢?「永久性去核」首先對朝鮮帶來最直接的影響是:未來都不能用核。也就是說,美國的想法是希望要把朝鮮的核計劃連根拔起、斬草除根;即不光是僅僅涉及物質層面核計劃的廢除,也包括技術層面的積累全部都要清零。要達到徹底廢止朝核計劃的目的,必須把朝核技術、數據、技術人才全部都要清零、都要凍結。

所以我們看到緊跟著馬上就有媒體報導,就有消息傳出來,美國這邊提出了這樣的方案,要求朝鮮把它所有的數據以及包括數千名從事核計劃的技術人員全部都要移民。當然,這沒有得到官方核實,但是放出風聲我覺得不是偶然。

我們看到美國的態度發生了這樣的變化,目的是要徹底消除最大的隱患。

就像您剛才提到的,我們看到最新的消息顯示,好像是美國的態度又回到了CVID立場。當然,暫時我們還沒有看到確鑿的證實,至少白宮的網站和官方聲明還沒有看到,就是沒有得到核實。

但是在我個人看來就是他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波動,這種立場的轉換,我覺得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像朝核問題這樣積累了數十年下來的這麼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如果我們指望在一夜之間就把它能夠連根拔起徹底的清除,這個難度其實非常大。如果非要強硬這樣做的話,確確實實有可能會引發朝鮮這邊產生一個激烈的反彈。那麼這個可能也是川普他不願意看到的。

所以我覺得就是說很有可能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美國政府也做出了一個調整,就是我們還是回到全面消除核武器的這樣一個立場,就是我首先確保在物質層面先能夠讓核計劃被廢除掉。至於說將來你還能不能夠再有這種可能性呢?我們可以下一階段再來討論,再來處理,我覺得他可能是這樣。

主持人:李博士,剛才靖遠先生分析到這種情況,就是說我們看到在最近這個階段,朝鮮方面的態度其實也有變化。你比如說前幾天朝鮮的外交部他的態度強硬,就批評美國,不是你對我施壓制裁,然後我才服軟,是因為我們愛好和平。我們看到朝鮮的媒體也在這麼說。

那您覺得朝鮮現在這種變化,後來我們看到他們放了三名人質了嘛,這種變化,再加上就是關於白宮對於這個無核化的說法,您覺得是川普政府的這種施壓對他起效果了呢,還是說金正恩真的是想走向和平?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李天笑:我想這個肯定是川普政府對他的施壓是起到了主要的作用,他現在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我剛才已經分析了,他害怕遭到打擊,很窄的選擇可以走,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的話,他面子上又要實際能過得去,對朝鮮人民還要進行欺騙,就說我不是因為受到美國的壓力,然後我屈服的,而是我自己主動要走向和平。很可笑的。他講他從來就是要講棄核的,明明核武器就是他造出來的,不斷地在造,不斷地在這個過程中發展核武,他說他開始就是要棄核的,這個是一方面。

再有一個就是在這個很關鍵的時刻,蓬佩奧和波頓他們兩個都提出了更嚴厲的對他制裁力度的談判條件。那麼這個情況下呢,他覺得可能受不了,他至少要把這個恢復到原來的就是全面的不可逆轉的可以核實的銷毀核武的方針上去。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呢,雙方現在都是在這個川金會期間,一方面,金正恩他也在施加壓力,另外一方面就是要使得金正恩屈服的這股力量也在施加壓力。比方說,以色列他就公布了成噸的大量資料,他做了一個電視視頻,我看以色列總理他做了一個視頻,這個視頻裡面講到他有大量的資料可以證明伊朗在轉移他的核資料。

那麼這種情況,馬上接著下來就是什麼?就是川普廢除了伊朗核協議,實際上廢除伊朗核協議的用意就在於告訴金正恩,像伊核(協議)這樣有著巨大缺陷的,你可以利用來將來有機會東山再起發展核武的這種協議我是不會給你簽的!我要給你簽就是必須永久的放棄!我再給你搞這種協定的話沒什麼意義的。我不會給你搞的。以這個信息就告訴金正恩。金正恩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他可能是有點急,所以這種情況下放出一個叫囂,或者說想繼續再蒙混他的老百姓,其實這個作用。我想這個方面的因素比較大一些。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線上有一位加拿大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西方政府民間早就綏靖主義化,表現在親共、媚共、投共,要認中共邪惡的本質,怎麼奸詐、狡猾、欺騙性、流氓性。謝謝。

主持人:好的,現在還有觀眾朋友給我們留言,我們也一起來讀一下。第一位觀眾朋友說:「金正恩二次拜見習近平,從見面地點看,談話是很秘密的。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川普演的是君子,而金正恩是小人,習是心中焦慮的沉默者。」

另外一個觀眾朋友是這麼說:「金兩次到中國應該不是金主動,他想去就去,沒那麼容易,我認為是中國急了,這才連續兩次召見金正恩。」

我不知道靖遠先生您對觀眾朋友的這種說法有沒有什麼其它的回應?另外還有一個就是說,文金會之前,我們看到習近平和金正恩見了第一次,就是習金會,但是這一次在川金會之前,兩個人又見了第二次。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就是說,中方在這其中,在川金會這個過程當中,它扮演的這個角色,它究竟起的是什麼樣的作用?

唐靖遠:好的。其實我覺得剛才這個觀眾他提到的這個問題,其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說習近平他究竟在整個朝核問題上面,他想要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因為在我看來,習近平他最關鍵的,他的利益的最大化,在他的角度啊,他的利益最大化是雙方都不得罪的。就是他不想得罪朝鮮,因為這樣的話有可能會讓朝鮮帶槍投靠,就是靠向了美國,那這樣會讓他的地緣政治的利益會遭受巨大的損失。

那麼同時他更不想得罪川普,因為這是習近平都公開不只一次說過,他說有一千條理由跟美國搞好關係,沒有一條理由跟美國關係搞壞,就說明習近平內心他不想,至少在現階段他不想和川普為敵。

那麼他為什麼會要採取這樣一種方式,不斷地就是我們看到頻繁的跟金正恩在互動?那麼其實我覺得他不過是把金正恩當作一個籌碼來使用的。就像我們剛才提到的,他和朝鮮之間的關係呢,並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同盟國親密無間的相互信任的關係,不是。它其實只不過雙方相互都想把對方做為籌碼來用的。

站在金正恩的角度,他是想把北京視作為一張籌碼,作為他跟美國博弈的一個籌碼,他好像可以有一個依靠,同時讓自己得到一個保證。但是習近平他反過來,他同時也是把金正恩的這張牌作為他跟川普,尤其是在貿易問題上、在朝核問題上,作為一個籌碼來進行博弈。所以也就是說習近平在我看來,他最主要的目的,他其實是想重新奪回他在半島事務上面的這種擔任一個重要的中間人的這麼一個角色。我覺得這個是他最主要的目的。

李天笑:我覺得其實習近平起到的作用,就是跟川普聯合起來治理朝鮮。如果今天執政的不是習近平,而仍然是江澤民這個派系的話,那麼金正恩是不會走向跟川普的談判過程。沒有這個過程發生。為什麼?因為今天習近平清理了江澤民,這個金正恩的後台,所以說金正恩他是沒有了後台的扶植和支持,這種情況下,在川普的施壓下,那麼再加上習近平跟川普聯合施壓,在經濟上對他的制裁,所以說他才會走上這一步。

我們可以舉一個經濟上的,我們不講政治上,如果說川普要打金正恩的話,那麼他肯定要取得習近平的首肯,是吧,不取得習近平的首肯的話,他怎麼打呢?他首先要取得他的首肯,所以他這麼讚揚他。

還有一個就是朝鮮跟中國的經濟依賴度是百分之九十,那換句話說,聯合國所有安理會通過的決議,對朝鮮的制裁,如果所有國家加起來,就百分之十。也就是說,習近平、中國這一個國家參與了川普的國際聯盟制裁朝鮮,起到了百分之九十的作用。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所以說,這種經濟上的重要作用,以及在軍事打擊上,習近平對川普潛在的支持的可能性,使得川普不斷地支持他,就是不斷地讚揚他,這種情況在外交史上沒有過,在國際首腦過程中也沒有過,在整個世界史上也沒有過,這絕對不是一個偶然的事情,不是外交實例。所以說如果我們相信川普是一個坦誠的人、是一個說真話的人,那麼我們就會相信這種關係是真實存在的。

主持人:好的,感謝兩位的精采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觀眾朋友再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网友 2018-05-14
这种流氓就是共产党的作为。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