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全國「掃黑」與王岐山復出 中共的「運動」拐向何方?

紐約時間: 2018-02-06 09:0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06日訊】【世事關心】(461)全國「掃黑」與王岐山復出 中共的「運動」拐向何方?
廣告

2018年是所謂習近平新時代的開局之年,今年中共第19屆中央委員會開的第一次全體會議是1月18號到19號召開的19屆二中全會。會議上確立了修改現行憲法,把習近平新時代思想加進憲法的原則。可是從19屆二中全會結束到三月兩會召開前的這段時間,中共高層結連有不同尋常信號發出。1月24日,中共在全國發出展開所謂「掃黑除惡」的通知。1月29號,王岐山在湖南當選人大代表,有可能被委以重任。中共高層鬥爭目前處於什麼樣的狀態?宮廷鬥爭又可能轉向成為波及更廣的運動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在一些黑惡勢力被打擊的同時,不可避免會製造相當的冤假錯案。」

王岐山當選人大代表,范長龍的下落詭秘成謎,高層打虎還會推進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反腐運動的重心是有可能下移,主要去折騰基層官員。」

延續了幾年的中共宮庭鬥爭是否已經到了方向將發生扭轉的時候?

蕭茗(Host/SimoneGao):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2018年是所謂習近平新時代的開局之年,今年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開的第一次全體會議是1月18日-19日召開的十九屆二中全會,會議確立了修改現行憲法,把習近平新時代思想加進憲法的原則。可是從十九屆二中全會結束到3月份兩會召開前的這段時間,中共高層接連有不同尋常的信號發出:1月24日,中共發出了在全國開展所謂「掃黑除惡」鬥爭的通知;1月29日,王岐山在湖南當選人大代表,顯示這個備受關注的人物在今年的人大會議上有可能再被委以重任;同時前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傳聞被查、又被辟謠、辟謠又被屏蔽,出現了這種古怪現象。中共的高層鬥爭目前處於什麽狀態?宮庭鬥爭有可能轉向、成為波及更廣的社會運動嗎?這一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相關的話題。

視頻:「《通知》強調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事關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長治久安,事關人心向背和基層政權鞏固……」

1月24日「新華社」發布了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出的《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通知》開宗名義地聲明,這個決策是為了貫徹落實所謂「黨的十九大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要在全國範圍內開展。

視頻:「記者日前從市公安局的相關會議上獲悉,14個橫行我市多年的重大黑社會團夥已受到致命打擊。警方成功抓捕兩千多名涉黑涉惡嫌疑人,全市打黑除惡專項行動取得了決定性、全線突破。」

這是在2009年9月,重慶電視台製做的報導,宣傳所謂「打黑除惡專項行動」獲得突破性進展」。事隔8年多,薄熙來已經倒台5年多之後,同樣的行動又由中央電視台宣布,告知全國。所不同之處在於2009年重慶所發起的是所謂「打黑除惡專項行動」,而這次中共在全國發起的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打黑」和「掃黑」一字之差,在《通知》發布的同一天,「新華社」專門發表了一篇文章,解釋這一字之差的含義,聲稱:「掃黑」比「打黑」更加全面深入,重視程度前所未有。「新華社」的文章還說,掃黑過程中,基層反腐「拍蒼蠅」是關鍵;還要運用法治思維把握好度,確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相統一。

盡管「新華社」刻意區分本屆中央的「掃黑」和薄熙來在重慶發起的「打黑」運動的區別,顯然兩者之間的共同點更多。兩次運動都強調打擊黑社會過程中,關鍵是鏟除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兩次運動中也都強調針對所謂黑社會採取經濟手段。2009年重慶的行動稱之為「摧毀經濟支撐」,「查清支撐黑惡勢力的經濟來源,增加對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所得的追繳力度。而今年的《通知》中則稱之為:「鏟除黑惡勢力的經濟基礎」,更加詳細地羅列了執行手段,包括:查封、扣押、凍結、追繳、沒收、判處財產刑、以及行政罰款等等。

在這次中共中央下發的《通知》裡也要求「既嚴厲打擊各類黑惡勢力的違法犯罪,又嚴格堅持依法辦案」。也和薄熙來當年在公開場合的聲明一樣,這次也要求把每起案件都辦成「鐵案」。

在薄熙來發動的重慶所謂打黑運動中,根據重慶市政府自己的宣傳,2009年1-8月共破獲刑事案件5.86萬起,打擊處理2.25萬人。在運動過程中出現的刑訊逼供、大規模查沒私人財產的情況一直受到廣泛詬病。這次中共當局在全國發起的掃黑運動是否會出現同樣的問題,令許多觀察人士感到擔憂。

蕭茗(Host/SimoneGao):關於當局在此時發起全國性的掃黑運動的時機,先來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Gao):「在習近平所謂新時代開局的頭一年,當局發起全國性的掃黑運動,你認為目的何在?」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習近平掃黑除惡,有兩重目的、兩個關鍵詞,一個叫轉移、一個叫鞏固。轉移就是轉移視線、轉移方向、轉移目標。轉移視線聯想到今年年初、元旦節,習近平新年致詞,首次沒有提到反腐這個重大的命題,暗示他權力鞏固之後,高層反腐有可能停擺,更圍繞權力鬥爭的選擇性的反腐有可能降調,因此高層反腐有可能陷於停頓。但是又要找一個事情出來說,不能說反腐停頓了全國人民議論紛紛,找了一個話題,叫『掃黑除惡』,這是轉移話題,轉移視線。第二個是轉移方向,高層轉向基層,從黨內轉向黨外,不僅僅是基層的黨員幹部、還有和基層黨員幹部連繫的黑社會、或非黨員的這些幹部。鞏固意思就是過去的五年習近平在鞏固中、高層的權力,習近平想把他的一套想法、一套思維、一套影響、一套威力、灌輸到基層,震撼基層,所以就發起成一個掃黑除惡的運動。但這個運動從意義上講是如此,但並不能確保基層權力的鞏固、或者完全姓習。」

蕭茗(Host/SimoneGao):「這次的掃黑,在保障人權、減少冤案方面您認為能比薄熙來的打黑運動有所進步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這次通知上看,有強調說要吸取教訓,要以司法審判為中心、要依法辦事。但是鑒於中國仍然是一個人治的國家,而不是法治的國家,在一些黑惡勢力被打擊的同時,不可避免的會製造相當的冤假錯案,甚至完全處於地方上的互相報復、地方上的派系鬥爭。中共上層一黨專政的時候,金字塔的頂尖對廣闊的基層是難以控制的。所以掃黑除惡,如果不是在法治的國家,如果中國還沒有實行政治改革、沒有實行司法獨立、政治民主、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這些東西,純粹是一個運動式的,領導人號召的這樣一種掃黑除惡運動,必然和歷史上、半個多世紀所發生的政治運動會重複,在多大程度上的重複,有可能不一樣,但是本質上一定是重複的。不要指望這個掃黑除惡運動,會真正帶來所謂法治或人權的改進。而只會製造更多的法治問題,更多的人權惡劣,直到有一天中國發生政治改革,在政治民主化、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司法獨立方面取得突破性發展時,才有可能避免。」

蕭茗(Host/SimoneGao):關於此時發起掃黑運動的時機選擇,再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Gao):「這次中共發起全國性掃黑,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之後、春天的兩會之前。為什麽挑在這個時刻搞運動?」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覺得,這個時候搞運動,一個主要考慮是為即將開張的國家監察委送上一份見面禮。掃黑運動中的徹查黑社會保護傘、基層拍蒼蠅之類的行動肯定會放在一個官員監察體制下進行,所以會由監察委來負責。相當於是給剛開張的監察委送上一個做出成績的機會,一段時間以後,喉舌媒體一宣傳,監察委在掃黑運動中成績卓著,人民群眾拍手稱快,它就算站穩腳跟了。另外也是要在3月份的人大會議之前營造一個緊張氛圍吧,習近平在這次會議上要實現他的人事安排,如果有人敢在這次會議上搗亂抵制,大概得想想自己會不會哪天就變成黑社會的保護傘了。不過既然需要在重要的會議前搞運動,以運動的方式來掃清障礙,也就證明抵制力量在一定範圍內還是存在的。」

王岐山在湖南當選人大代表,王岐山的回歸說明了什麽?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Gao):自從中共十九大之後,前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去向一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被稱作是「反腐沙皇」的王岐山是習近平在第一個任期內鞏固權力的主要助手、也是高層反腐運動的主要執行者。他是會徹底退休、還是會以某種方式被留用,被看作是事關中共高層鬥爭發展的風向標。在經過幾個月的沈寂和猜測以後,王岐山終於浮出水面,從這個信號當中我們又能解讀出什麽內容呢?

2018年1月29日,湖南省第十三屆人大會議發布了第一次會議公告,聲明選舉出了118人,作為參加3月份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的代表,王岐山赫然名列其中。從而大大加強了王岐山在今年3月份會重返政壇、被委以重任的預期。

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上卸下了所有黨內職務,既不是中央委員會委員、也不是中紀委委員,他最終遵循了中共高層「七上八下」的不成文規則,和另外四位常委一起退休。關於王岐山是否會另有任用的猜測從十九大之前就沒有間斷。香港的英文《南華早報》對王岐山的去向先後做過兩種猜測,在2017年10月份,它引用消息來源稱,王岐山有可能在國家安全委員會當中擔任要職;去年12月的報導中,《南華早報》又更正為,預料王岐山會出任國家副主席。目前大多數海外媒體也持這種猜測。

回顧中共最近幾十年的歷史,退休的政治局常委當選人大代表的例子非常罕見。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上退休,但2003年又在上海當選人大代表,似乎是二十來年唯一可見的先例。但江澤民在中共十六大上還保留了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並非黨內職務全退,這一點和王岐山有本質區別。因此王岐山在今年人大會議上回歸可以說是幾十年來的特例,海外關於他會以普通黨員的身份出任國家副主席的猜測行情大漲。

中國大陸在憲法上實行虛位元首制,國家副主席是個榮譽性的職務,它負有一定的外交使命,能代表國家出訪和會見外國政要。在歷史上如果擔任這一職務的人不兼任其他黨內職務,通常不能對政治活動發揮實質影響。胡錦濤、和習近平在處於接班人序列的時候,曾擔任過國家副主席,兼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和中央黨校校長。從曾慶紅起,國家副主席也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組長、或副組長。多家海外媒體預期王岐山既然回歸,就不會是一個花瓶式的副主席,而是會在經濟、外交、金融等多個領域發揮他的長處。

蕭茗(Host/SimoneGao):關於王岐山未來發揮什麽作用,先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Gao):「現在多數媒體猜測王岐山會出任國家副主席,你認為王岐山是會扮演和現任副主席李源潮相似的角色,還是會再加入別的中央領導小組、發揮更實質的作用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主要是協助習近平處理外交事務,尤其處理非常棘手的中美關係,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本來這是個虛職,但很顯然有相當的實權,在外交事務方面有實權,內政上他有相當的影響力。就像他出任中紀委書記一樣,中紀委書記在他之前,基本上就是一個橡皮圖章,中紀委書記變成空前的實權就在王岐山的手上。同樣的道理,雖然國家副主席是個虛職,王岐山的個性,和習近平對他的信任和倚重,顯然會讓這個職位會有相當大的權力,會成為最有實權的國家副主席。我想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習王的聯盟又取得了一次權力鬥爭的勝利。雖然王岐山不是政治局常委,只是國家副主席,副主席表面上還是虛的,但是習王體制有可能在隱形的狀態下無形之間繼續的發揮。對習近平的思政有利,但是王岐山究竟能夠做出什麼人們還要看,因為他在反腐上讓百官震攝、驚恐,對他非常的仇恨。在外交上會有什麼做為能?外交上意味着強硬、或者抱着中共的厚黑學,繼續的欺瞞、欺哄對西方國家,這是這個時代和氣份的變化已行不通。」

蕭茗(Host/SimoneGao):王岐山先退休,又回歸,說明了什麽問題?再來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Gao):「有一個疑問,就是如果習近平繼續需要王岐山的協助,為什麽不給他保留一個中央委員的身份。既然王岐山已經退休了,為什麽又需要他回來擔任一個重要職務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就說明十九大上王岐山的退休並不是習滿意的安排,習近平仍然需要王岐山,但是他在十九大上的首要目標是讓自己名字命名的思想進入黨章,其它方面要做出讓步。因為王岐山不管留任中央委員也好、政治局委員也好,他當不了常委就是降級,其實仍然不是一個滿意的局面。王岐山他要不就全退、要不就留任政治局常委。但是在十九大之前,習近平還是把這個目標相對擺在一個次要的位置,所以還不得不遵守那個高層七上八下的潛規則。他的思想入黨章達成以後,通過讓王岐山破例退休返聘,又是習獲得權威的一個體現。中共領導人很少有直接違反黨章明文規定做什麽事的,都是在灰色地帶做文章,就算是灰色地帶,習慣、久了同樣是一種潛規則的力量,弱勢的領導人像胡錦濤就完全不敢挑戰。而習讓一個退休常委回來繼續擔任高層職務,本身就是打破習慣的表現,就是表示倒王勢力的目標沒有達成,是習近平示威的表現。對於之前倒王的人來說就會感到不高興,習近平意思就是講規矩這東西只能我給你們頭上安,你們不能給我安。另外確實,王岐山在經濟、外交方面的經驗也是習近平需要的。」

前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欲倒還休,折射出中共高層的怎樣狀態?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Gao):在中共第十九屆二中全會之前的大約一個星期,十九屆中紀委開了第二次全體會議。「中新網」把這次會議的結論總結為:今年要嚴查六類人,除了第一類的「兩面人」、和第四類「政治和經濟問題交織成的利益集團」之外,其它幾類打擊對象似乎都不以政治問題為主。新一屆中紀委查處的官員裏,除了前網信辦主任魯煒,其餘的都缺少值得關注之處。正當人們覺得本屆中紀委鋒芒已經不如上屆的時候,1月份突然傳出了前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被調查的流言,當局對這條流言的反應方式也耐人尋味,這反映出中共高層的鬥爭處於何種狀態呢?

爆出前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被查消息的,是近期在爆料內幕方面屢有佳績的香港媒體。香港《星島日報》1月14日稱,得到消息,因為原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被送軍事檢察機構後,牽扯出范長龍,導致了范長龍被立案調查。由於《星島日報》曾在去年9月初準確報導房峰輝、張陽兩位中央軍委委員被查處的消息,這次的報導也引起了廣泛重視。

《解放軍報》1月18日做出間接的回應,在當天的評論員文章裏,提到了范長龍在2016年的一次講話。1月25日國防部的發言人在回答記者提問的時候,也否認了范長龍被查的傳聞。與此同時,中國的社交媒體上出現了范長龍練習書法、安享退休悠閑生活的照片。可是令人困惑的是,國防部發言人的辟謠內容,卻沒有包括在國防部網站上答記者問的內容裏,在百度上也搜索不到辟謠的內容。2月2日,「新華社」等媒體報導了所謂「中央軍委舉行慰問駐京部隊、老幹部、迎新春文藝演出」,范長龍的名字出現在「老幹部」名單上,從被查傳聞浮現後,終於正式亮相。

蕭茗(Host/SimoneGao):范長龍到底處境如何呢?先來聽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Gao):「港媒報導范長龍被查,國防部辟了謠,又屏蔽自己辟謠的消息。央視2月2日報導慰問駐京部隊和老幹部的演出,范長龍的名字又出現在老幹部名單裏,這是否意味着范長龍已經沒事了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關於中共第一軍委副主席范長龍的事情,目前已經經過了四個階段。第四個階段是范長龍終於路面了,但這個露面並不能說明沒有問題。范長龍在十九大卸任時是黨的軍委副主席、就是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第一軍委副主席卸掉,但他身上還有一個職務是國家軍委副主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委員會第一副主席。既然他的職位還有,就沒理由有些活動不露面。這次范長龍露面的模式,看上去和當年徐才厚露臉的方式幾乎完全一樣,就是在京的部隊會員,然後跟着習近平一道、然後還有他的照片等等。這次一個罕見的現象是,范長龍本來應該還是排在僅次於習近平後面的位子,但把他往後挪了兩位,放在許其亮、張又俠這兩位軍委副主席的後面,盡管許其亮、張又俠是黨的軍委副主席,但他們還不是國家軍委副主席,而且在排名上如果說范長龍沒事的話,范長龍應該是排名第二。但是把范長龍往後挪了兩個,跟習近平拉開了距離,這就暗示範長龍有事,范長龍被處理的模式,應該在今年3月份兩會之後,而處置的模式極有可能仿效徐才厚和郭伯雄。」

蕭茗(Host/SimoneGao):圍繞着范長龍的各種烏龍消息,說明了什麽問題呢?再來聽文昭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Gao):「關於范長龍被查的各種矛盾信息,出現在兩會之前的這個特殊時刻,你認為是否有什麽特殊意義?」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從去年秋天的十九大到今年春天的人大會議,都算是大的權力換屆季節,這段時間內傳出的重要人物的消息,我想都應該與權力換屆的大背景有直接或間接關係。香港媒體既然去年能準確報導房峰輝和張陽被查的消息,對十九屆政治局常委的名單預測準確率也很高,說明他們有比較可靠的消息來源。那范長龍被查的消息應該是有出處的,它雖然不一定會變成現實,但是它能夠反應出高層權力鬥爭的現實狀況。現在很難推斷這個消息流傳出來的原因是什麽,但是今年年初的異常狀況不只這一樁。還有十九屆二中全會比往屆的二中全會提前召開了一個月,就是說二中全會開完之後,在人大會議之前還有一段時間它要做些準備工作,這種情況是以前沒有的。而且二中全會也沒有隨往屆的慣例提出所謂中央領導人建議名單,也就是說人事問題那個時候並沒有完全確定,在這個時候傳出范長龍被查的消息,也許與這個背景有關,是整盤鬥爭中的一部分,也許利用范長龍,查他或不查他、倒他或不倒他,交換另外一些條件,我猜測有可能是這樣。」

蕭茗(Host/SimoneGao):「全國掃黑、加上王岐山和范長龍的前途不明,你認為這些事反映出中共內部鬥爭處於何種狀態?」

文昭(資深評論員):「總的來說高層鬥爭的態勢在十九大之後有減緩的趨勢。體現在幾個方面,一個是像孫政才這些陰謀色彩濃郁的人物,十九大之前和期間把他們上升到陰謀分子和野心家的高度,可十九大之後並沒有再強調他們的政治問題;其次是新一屆的中紀委這幾個月除了拿下魯煒之外,沒有再拿下什麽有深厚背景的人物;第三是有江澤民現身、江澤民的題字在天際線改造中沒有被拆除一類的現像。所以反腐運動有可能重心下移,主要去折騰層基官員。在全國掃黑的《通知》裏也是強調掃黑對鞏固基層政權的作用,而黑社會比較活躍的幾大產業,黃、賭、毒、高利貸、房屋拆遷,與高層官員的利益鏈條也比較長,和高層的聯繫要間接一些,他們的直接保護傘是較低層的官員,通過全國性的掃黑、所謂打保護傘的運動,是有可能將鬥爭的重心擴展到下層,但把範圍擴大。范長龍現在看起來被放過的可能性比較大,也是高層鬥爭暫緩的表現。王岐山的復出可能主要在金融、外交這些領域發揮作用,未必是反腐。」

蕭茗(Host/SimoneGao):從過往的經驗看,中共所發動起的運動很少只停留在小範圍之內,而是都走向了擴大化。有的社會運動導致了高層的激烈鬥爭和清潔,比如由大躍進引發了對彭德懷的批判。有的高層鬥爭擴展成了全社會的動亂,比如文革。在高層的反腐運動進行了五年之後,中共是否又要步入歷史循環,發起全國性的運動呢?《世事關心》將持續觀察,深度報導。謝謝您收看這期節目,我們下個星期再見。


==============================================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郭敬柏妮
淩帆舒燦
旁白聲音剪輯:唐彬
特效:HarrisonSun
文稿整理:MerryJiang
合成:唐彬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配飾由雲坊YunBoutique提供

新唐人電視台世事關心
2018年2月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週二:21:30
週三:2:30
週六:9:30

美西
週二:21:30
週六:12:30
週日:9:30

舊金山
週二:22:00
週六:12:30
週日:9:30

===========================================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