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逆天而為痛悔遲36:遼興宗違誓失天下 宋仁宗因禍得正統(上)

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作者:古金

紐約時間: 2017-12-09 05:53 AM 
点此看大图片
圖36-1:2017年10月4日中秋夜,中國雲南火流星爆炸。(視頻截圖)
第三十六章 遼興宗違誓失天下 宋仁宗因禍得正統(上)
廣告
今年(2017年)黃曆八月十五中秋夜,雲南火流星空爆的視頻火遍華夏。相隔數百公里的雲南迪慶、麗江、大理、保山等地,很多人看到了這個天象奇觀:一個亮點劃破夜空,迅速由西向東,越來越亮,數秒鐘之內穿越雲層,由小變大,亮度超過了東方的滿月,色彩變幻之時,突然爆炸,而後墜地。

NASA(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官方報導:這顆小行星爆炸的地點在雲南香格里拉市西北,爆炸當量相當於540噸TNT炸藥,空爆高度37公里……

瞭解天人合一文化的人,基本都知道這是一個不祥之兆。1976年3月8日15時01分,吉林隕石雨,在白天沒有形成人類可見的燃燒和爆炸 [1],當年中共三巨頭:周恩來、朱德、毛澤東相繼殞命,一個時代結束了;1997年2月15日23時25分,山東鄄城隕石雨,目擊者看到一道強光閃過(爆炸),一個小火球從天而降,而後炸成一片小火星,砸向地面,次日撿到了數百顆小隕石——2月19日鄧小平去世,又一個時代結束了。

這次火流星低空爆炸,形成的天象更大更壯觀,昭示人間的天象意義顯然大於前兩次。這個大天象,在中華文化中意味著什麼?兩個月來,人們綻放思想,也不得其解,只是籠統地說是凶兆。

天象是上天的預言,要解開這個謎團,我們還得體悟天象經典《乙巳占》:「流星是上天的使者……星大,使命大;星小,使命小;星大則事大,星小則事小。」[2]

當筆者說出這個天象的一層含義:它承接著2016年最重要的天象熒惑守心,拉開了一個新時代的序幕,預示著中共將分裂,而後崩解……有人會恍然大悟,也有讀者會質疑:現在中共不正大力維護黨內團結、一致效忠麼?任何分裂的苗頭都會被打掉,怎麼能分裂呢?

人算何如天算?而今中共越強化自身的統一,越是走上了預言的裂變軌道。就像《 第二章 守房守太微,天譴滅佛罪》講過的那樣,滅佛的周世宗柴榮,越是破除後周王朝覆滅的預言,越是鑽進預言的天網!

這個天象,是對全天下眾生的警醒。是對天子和眾生違背誓約、背棄使命、糊里糊塗走上逆天之路的警告:災禍天譴,已不遙遠……

也許讀者更糊塗了:逆天?哪裡逆天了?誓約?天子和眾生有什麼誓約?沒聽說過。最多不過當年入少先隊、入共青團、入黨時候的宣誓詞:為共產黨獻身——那個誓約有什麼用啊?走形式而已。還有就是西洋婚禮上新人要許諾一個不離不棄的誓約——現在離婚率這麼高,那誓約也一錢不值……

誓約,是人間最重的承諾,其實,人間所有的承諾,都是有天地見證的。順應天理的誓約,必須遵守,否則必受天責;逆天理的誓約,必須正式解除,否則也是同遭天譴。古人對此看得很重,今人看得無所謂,是今人背離天道太遠了。正因為今人離天道太遠,視天象為迷信,所以如果我們上來就解讀當代的天象,沒有歷史鋪墊,很多人不但看不懂,還會在逆反心理的作用下,像周世宗那樣自作聰明地更加逆天。

下面,我們還是轉移時空,回到宋朝那段逆天的歷史旅程,那是留給當今解讀天象、度過劫難的答案。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35:宋太宗辱沒天命 遼太后承攬殊榮 (點擊這裡)


圖36-2:1042年8月15~17日天象圖。

1.宋夏戰爭,遼國背盟


前面講過,宋太宗是一位逆天的、幾乎完全辱沒了先天輝煌使命的皇帝,成了歷史的丑角,天定的宋朝大一統的使命葬送在他手中。在東方,宋朝在大戰中屢敗於遼國,促成了遼國的強大,在西部,黨項族首領李繼遷逃亡後崛起,投靠遼國,在遼國的支持下,在宋朝疆土上造反建國,宋太宗也沒能有效解決。

宋真宗即位後,對西夏的叛亂侵略,一味妥協退讓。1002年李繼遷攻占靈州(今寧夏靈武西南),隨後建為都城。1003年宋真宗主動派使者去西夏講和,封李繼遷為夏州刺史,授予夏、銀、綏、宥、靜五州之地,李繼遷迅速發展壯大。李繼遷向西部開闢疆土,攻打吐蕃時中計受傷,1004年初去世。其子李德明即位後,同時向宋遼兩國稱臣,西夏在和平中迅速發展。

1005年初宋遼簽訂了澶淵之盟,約為永結盟好的兄弟之國,邊境多年無戰事。但是1038年,李元昊在繼承父親李德明的夏國王位七年後,稱帝建國,挑起了宋夏戰爭。1040年三川口之戰,1041年好水川之戰,1042年定川寨之戰,西夏大勝,宋仁宗一朝大敗。西夏一直是依附於遼朝的,和遼朝是甥舅之國,此時遼國對西夏的國家決策是有影響力的,後續的史實也證明了這一點。所以嚴格地講,遼國此時坐視不管,放任自己的屬國侵犯宋朝,也是違背了澶淵之盟。從這種意義上講,宋夏戰爭實質上是宋遼戰爭。


圖36-3:大遼全盛時期疆域圖。

2.趁火打劫,遼興宗圖利棄誓約


前面我們在天象之下還原了北宋的真實歷史,講述了大興佛法、擁有天大功德的遼國蕭綽太后,在澶淵之戰中,福星高照,嚇得宋真宗簽訂了城下之盟,華夏正統歸於大遼。蕭綽以太后身分掌握大權,是上天承認的中華天子,有天象為證。

遼國的皇位從聖宗傳到了興宗耶律宗真。興宗是蕭綽太后的長孫,是一位很強勢的皇帝。他26歲之時,見宋朝被西夏小邦打得大敗虧輸,想趁火打劫。

1042年正月,遼興宗打算南下侵伐宋朝,在徵求宰相張儉的意見後,一面派皇弟耶律宗元和大將蕭惠在宋遼邊境製造侵宋聲勢,一面派蕭英和劉六符去宋朝索要瓦橋關南十縣地。

此時的宋仁宗一朝,內外交困。內部財用匱乏,盜賊蜂起。外部對稱帝建立西夏王朝的李元昊,屢戰屢敗。面對遼國的乘人之危,只好尋求妥協,希望以增加歲幣使遼國息兵。

3.富弼初使,遼國折翅


1042年6月23日,39歲的富弼[3]代表宋朝出使到了遼朝[4]。遼興宗強詞奪理說宋朝修城池違約,所以要宋朝割讓領土。富弼說:「北朝皇帝忘記了我們真宗皇帝的大德了麼?假如當時聽了諸將的意見,北朝兵將誰也跑不了。如果兩國通好,人主您獲利,您的臣子得不到好處;如果用兵,您的臣下大得其利,而禍害盡歸於您。所以北朝勸您用兵的人,是為自身謀利,不是為國家考慮。」

興宗驚訝:「怎麼這麼說呢?」

富弼答道:「當年石敬瑭欺天叛君,求助於北方,後唐皇帝昏庸,上下離叛,中原國家狹小,所以契丹南下大獲全勝,雖然劫掠了巨大財富,但是都是臣下自己搶得的,歸臣下所有,兵馬的損失卻是人主的。而今中原封疆萬里,精兵百萬,法令修明,上下一心,北朝用兵,能保證必勝麼?」

興宗說:「不能。」

富弼道:「勝負未可知。就算得勝,兵馬的損失,是臣下的損失,還是人主的損失?如果兩國通好,歲幣都是人主所得,只有一兩個使者會得到賞賜,臣下去哪裡得到好處呢?」

興宗大悟,點頭了好久。富弼又說曰:「城池到年頭了,不得不修整。」

興宗沒了氣勢,道:「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是這樣。但是,我還是想要回祖宗的土地。」

富弼曰:「晉高祖賄賂給契丹燕雲十六州,周世宗北伐收取的關南故地,都是前朝的事了。大宋興起90年,您求得前朝故地,那豈是北朝的利益所在?」

興宗沉默良久,慢慢說:「西夏李元昊是我們的藩屬國,尊奉我們,你們攻打他,不先告訴我們一聲,為何?」

富弼曰:「北朝以前伐高麗、黑水,難道也要向南朝通報麼?大宋天子讓我致意於陛下:『先前不知李元昊與兄弟您家通婚,因為他忘恩負義,侵奪我們邊境,百姓軍民死傷太重,不回擊他對不起百姓……如果兄弟你遇到這個事,你怎麼處理呢?」

興宗跟臣下用契丹語商量了很久,才說:「李元昊做強盜之行,南朝豈能不打他!」

退朝後,遼國派往宋朝強烈要地的使者劉六符,又跟富弼提出領土要求,富弼堅決回絕,說:「我們皇帝絕不答應。北朝要得十縣,不過想多得些租稅。現在我們多給你們些錢,足矣了。你們執意要地,是執意要背盟了,我們不怕刀兵。澶淵之盟,天地神祇見證,你們要志在違背盟誓,我們是無愧於天地神靈的。」

劉六符說:「南朝皇帝存心如此,太好了。我們共同促成此事。」

第二天,興宗召富弼一同打獵,跟富弼說:「我得到祖先的土地,兩國就能長久和好了。」富弼說:「那南朝豈可失去祖先土地?北朝得地為榮,南朝失地為恥。兄弟之國,豈可使一榮一辱?」

游獵之後,劉六符跟富弼說:「皇帝被你榮辱之言感悟了,但是不想要錢,想(讓長子梁王耶律洪基和南朝公主)通婚。」

富弼說:「婚姻容易生變,夫婦感情難測,命有短長,不如多給錢,基礎穩固。」

劉六符說:「南朝皇帝一定有女兒。」

富弼說:「皇帝女兒才4歲,十多年後才能成婚。訂婚也得四五年後……女方嫁妝不過十萬緡……」

從此遼國不堅持通婚了。興宗對富弼說:「勞卿回去把誓書帶來,是增歲幣還是通婚,我們二選一。」[5]

富弼回朝後,皆大歡喜。仁宗授富弼吏部郎中、樞密院直學士,富弼堅辭不受。

4.富弼再使,興宗刁難,仁宗服軟


1042年9月11日,富弼再次出使到遼國,帶了兩個版本的國書,三個版本的誓書:通婚版本(不增歲幣),20萬歲幣版本(條件是遼朝讓西夏息兵,並向宋朝稱臣),10萬歲幣版本(遼對西夏不作為)。遼興宗說要增歲幣,但是,宋朝誓書上須加一個「獻」字,以後就叫獻歲幣。

富弼斷然拒絕。興宗又說:「改為『納』字如何?」富弼再次回絕。

興宗道:「誓書何在?取那個20萬歲幣的版本來。」看罷,堅持說:「必須給寡人加一個『納』字。你不要固執,固執會壞了你主人的事。我若擁兵南下,你國豈不大禍臨頭?

富弼大義凜然,不失禮數,不失國格,毫不退讓。興宗沉默之後,說:「我自遣使者與南朝皇帝議之,若南朝許我,你將何如?」

富弼說:「那您就治我的罪吧。」

興宗說:「你忠孝為國,豈可治罪。」

富弼退出來,指著帳前高山對劉六符說:「此山尚可踰越,若欲『獻』、『納』二字,就像天不可得而升也。使臣頭可斷,此議決不敢答應。」

興宗再派使者到宋朝,指定要在宋朝誓書上寫「納」歲幣。富弼上奏:「臣既以死拒絕,敵人氣勢已折,可再不要答應他們了。」結果仁宗竟然聽從了宰相晏殊,答應了這個無理要求。(未完,待續)

註釋:


[1]1976年吉林隕石雨,如今的描述多有渲染:如說隕石形成一個大火球在19公里的高空爆炸,那是合理的推測,並沒有人看到。據對當時目擊者的採訪報導,當時看到的是一個灰色的東西驟然墜落,跟著落下來一大片小石頭。

[2]《乙巳占》:流星者,天皇之使,五行之散精也。飛行列宿,告示休咎。若星大,使大;星小,使小。星大則事大而害深,星小則事小而禍淺。

[3]富弼當時的官職是「右正言、知制誥」,為皇帝起草詔書的。出使遼國成功,仁宗加封富弼為翰林學士,富弼堅辭不受。13年後,升任宰相。

[4]《遼史‧興宗紀》

[5]《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百三十七》@#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王馨宇)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12-10
天子逆天可耻可悲,荧惑守心应天劫,保党铸成大错。权欲是祸根。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