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利益糾葛下的朝核危機進行時

紐約時間: 2017-04-25 12:4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4月26日訊】【世事關心】(425)
廣告

美國態度強硬,朝鮮毫不退讓,一步步升級的朝核危機,已經到了最終攤牌的時候。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這是在表明美國不會坐視不管,不會任你發表這些恐怖言論,發出這些恐怖威脅。」

中國曾經間接擴散核技術給朝鮮,並且稀釋聯合國對朝鮮的制裁,現在老虎已經養大,中國不得不認真面對朝核武器的威脅。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但這有一個問題,就是只有朝鮮的核武項目在一定程度下,對北京才有正向的收益。超出這個限度以後,它反而讓美國感到談判是受愚弄,會破壞中美關係。」

朝鮮,這個世界最貧困的國家之一,卻有可能讓世界捲入一場核戰爭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截止節目製作時,朝鮮尚未進行第六次核試驗。4月16日的導彈試射也失敗了。世界暫時鬆了一口氣。根據美國的計劃,26日,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就要抵達朝鮮半島。20日,美韓空軍開始了一年一度的軍事演習。19日,副總統彭斯在駐日美軍基地向朝鮮發出了新的警告,美國將會以「壓倒性的打擊」回應任何攻擊。與美國的軍事震懾並行的是川普與習近平會面,敦促北京解決朝核問題。朝核問題是怎麼一步步發展到今天這步田地,相關各方都有什麼解決方案可選。戰爭、甚至是核戰爭的危險有多大?這一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4月20日,川普在和到訪的意大利總理真蒂邏尼的聯合記者會上,再一次提及朝核問題。

川普(美國總統):「關於朝鮮,我們目前狀況很好,短時間內就已將部隊部署到位。我非常尊重中國的主席,我認為他非常努力,我可以說、外界的權威人士都在說,他們從未見過中國做出過如此的努力——很多朝鮮的運煤船被迫返航,很多事情發生了,很多不尋常的事情在過去的兩三個小時裡發生了。我深信,(中國的)主席會盡力。我們不知道他們是否會成功,但我絕對相信,他會非常非常盡力的去嘗試。促使他這樣盡力的原因之一是我們談到了貿易條件,談到了所有不同的問題,但是我們現在有一些減速。實際上,我告訴他說,如果你能除掉這個討厭的傢伙(金正恩),或者針對朝鮮做出一些(呼應美國的)舉動,你會得到更好的貿易協定。」

同一天,韓聯社援引政府人士消息報導,當天美國WC-135W核偵察機在日本海上空緊急起飛,探測半島上空放射性物質,以判斷朝鮮是否進行核試驗。韓聯社報導說,本次核偵察機的緊急出動或與政府方面收到朝鮮當日將進行核試驗的情報有關。

4月19日,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發表評論稱,美國總統川普比其前任奧巴馬更傾向於動用美國軍事實力解決國際問題。平壤要小心「一腳踩空」,如進行第6次核試將極其危險,「在用空前嚴厲的手段予以回應方面,中美都沒有退路,平壤需三思而行」。

CNN新聞:「今晚,中國正在為可能在做最壞的打算。美國官員告訴CNN,北京政府正在部署可攜帶導彈的轟炸機和軍用機,進入「高度戒備狀態」。」

當然,朝鮮是絕對不會有任何示弱的。

CNN新聞:「正當朝鮮半島緊張局勢有些失控之時,金正恩誓言將對美國的優先打擊威脅反擊。在朝鮮一家國有報紙的專欄裡寫道,我們對美國及其盟友將進行最無情的優先打擊,旨在完全摧毀讓敵人無法倖存。他們補充說,如果進行「超級威力」的打擊,美國本土將立刻被完全摧毀,只剩下灰燼。」

歷屆美國政府,對朝核問題的處理方式都不同。1994年,克林頓政府同金正日控制的朝鮮政府簽訂了《朝核問題框架協定》,同意10年間提供40多億美元的能源支持,換取朝鮮凍結並最終放棄核武器項目。布什任內,《朝核問題框架協定》被朝鮮撕毀,布什政府則積極參與中共發起的六方會談。這個會談以朝鮮退出告終;而奧巴馬任內8年,只是每年與韓國進行軍演,朝核問題並沒有實質變化。朝鮮在他任內進行了4次核試驗。這3任總統都奉行的「戰略忍耐」政策,現在已經被川普聲明拋棄。

蕭茗(Host/Simone Gao):朝鮮最近顯得格外的危險。第六次核試驗很可能已經準備就緒,彈道導彈的測試也非常的頻繁。如果核彈頭小型化被朝鮮實現,朝鮮就具有了對周邊區域進行核打擊的能力。就像節目前面所說的,美國在朝核危機中也負有責任。1994年的《朝核問題框架協定》,對朝鮮發展核項目採取了姑息做法,為朝鮮發展核技術提供了時間。來聽一下華盛頓《標準週刊》副主編Ethan Epstein對此事的評論。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我們回顧朝鮮核武發展的歷史,有幾個時間點值得一提。一個是1994年,比爾-克林頓總統與金正恩的父親簽訂協議,在十幾年的時間裏,向朝鮮提供$40多億美元的能源援助,來換取朝鮮凍結,並最終結束其核武計劃。作為協議的部份內容,朝鮮同意讓檢查人員進入其核設施。但是,他們也被允許在若干年內,保留可用於核武製造的核燃料棒。眾所周知,朝鮮一直在從這些核燃料棒中,提煉生產核武的材料。所以,我的問題是,克林頓總統是不是一開始就把我們帶到了一條錯誤的路上?」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覺得是走錯路了。也許那個時候朝鮮的立場還不像現在那樣明確,它需要核武器來保障其存在。協議簽訂後20年來所發生的一切早已證明,光靠談判是不足以讓朝鮮放棄核武的。但是要在23年前看到這一點是有些困難。然而我認為,無法迴避的判斷是,如你所說,允許朝鮮保留核燃料棒,然後以為通過收買就可以達到目的,將我們帶上了這條糟糕的路。我們在二十多年後才意識到這一點。」

蕭茗(Host/Simone Gao):「那布什總統和奧巴馬總統呢?您如何整體評價美國對朝鮮的政策?」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嗯,很難給出很好的分數,他們兩位不僅沒能阻止朝鮮研發核武器,也沒能迫使朝鮮改善其駭人的人權狀況。巴拉克-奧巴馬執行的是被他稱為「戰略忍耐」的政策。我甚至懷疑該不該稱其為政策。那基本上就是什麼也不做,然後希望朝鮮自動停止研發核武器。橋治-布什在這個問題上也同樣無能。他進行毫無用處的六方會談,甚至最終向朝鮮做出一些讓步,如把朝鮮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的名單中去掉,儘管朝鮮後來仍然持續支持各種形式的恐怖主義。我可能是個嚴格的老師,但是說實話,過去的三位總統都不及格,在如何對待朝鮮這個問題上。」

蕭茗(Host/Simone Gao):「那麼,從中吸取的教訓是什麼呢?」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主要的教訓是,像我前面已經提及的,沒有任何形式的溝通或對話,會說服朝鮮放棄其核武計劃。那個政權已經做出了戰略決策,即成為核武國家是絕對必要的,因為他們認為那是阻止美國入侵的唯一途徑。因此,我們首先需要接受這個事實。然後結果就是,如果我們想要阻止朝鮮發展核武,我們就必須採用強制手段。那並不一定意味著軍事打擊。我根本就沒這樣建議。但是,更嚴厲的制裁和讓中國政府去施壓,這已經成為我們實現目標的僅有的選擇。因為讓朝鮮繳械的唯一辦法就是讓他們覺得別無選擇。」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政權在朝核危機的演進中,除了稀釋聯合國對朝鮮的制裁之外,也間接擴散了核武技術給朝鮮。請華府觀察的記者雪莉為我們介紹一下。

雪莉:謝謝蕭茗。中國對朝鮮核危機的「貢獻」,有眾所周知的丹東鴻翔,這個公司向朝鮮提供核項目原料,並且為朝鮮提供材務支持;還有涉嫌向朝鮮出口違禁品的保利集團等公司。不僅如此,朝鮮的核技術本身,就是中國通過巴基斯坦間接擴散給朝鮮的。根據中國原子能研究所前研究員的黃慈萍的證詞,和美國華盛頓郵報2009年11月的報導,巴基斯坦的核技術來自中國。2003年1月27日《紐約客》雜誌的一篇報導引用了美國中情局2002年6月的報告,指出1997年巴基斯坦向朝鮮出口了高速離心機和核武器關鍵數據。這個說法被2006年11月28日「國會研究服務」的報告採用。2011年七月六日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報導中,巴基斯坦科學家卡迪爾-汗,也就是巴基斯坦第一枚核彈的設計人,作證說1990年代末,朝鮮通過賄賂巴基斯坦軍隊官員獲取核技術。請注意,這是在朝鮮同美國簽訂《朝核問題框架協定》之後。朝鮮現在核彈在手,潛在的傷害對象也包括中國。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關於中共政權在朝核問題上過去和現在迥異的態度,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開始對朝鮮發展核武器暗中支持,他們的考量是什麼?中共現在和美國站在一起,堅抉反對朝鮮擁核,這個轉變發生的原因是什麼?」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其實從上個世界九十年代開始朝核提上台面以來,中共的表面態度一直是主張朝鮮無核化的。從2003-2007年組織了六輪六方會談,但實際行動中暗中支持和變相支持朝鮮的武器計劃一直沒有停止,這種支持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比較直接的,援助朝鮮核導彈、核武器有關的項目,從技術、原料、零部件、出口方面支援它。從去年被揭發出來的遼寧丹東鴻翔公司長期以來為朝鮮進口核原料,而且中興通訊它所出口的電子設備、衛星定位設備可以直接用於朝鮮的軍事通訊項目。還有報導火箭當中的部件有相當部件也來自於中國。這是直接的,另一種是間接支持,就像朝鮮在中國成立空殼公司,然後通過這些公司繞開聯合國制裁和其它國家做生意,這需要中國的企業和金融系統的配合,以及中國這邊進口朝鮮的礦物、煤炭,讓朝鮮能得到外匯,而有資金髮展它的武器項目。之所以這樣做能是因為維持金家政權的基本生存一直是中共對朝戰略的基礎,不想讓朝鮮政權崩潰。不管是通過那種形式的支持,哪怕是間接支持只要能讓朝鮮獲得資金,它就會用來發展它的武器。那麼暗中支持朝鮮的核項目有一個戰略的考量是想加強朝鮮這個籌碼,這樣美國就必須要求助於北京,這樣迫使美國在其它方面對北京讓步。但是這有一個問題就是只有朝鮮的核武項目在一定程度一下,才能對北京有正向的收益,當超出這個限度以後,反而讓美國感到談判是受愚弄會破壞中美關係,破壞整個地區的戰略平衡,對北京來講又事與願違了,所以到了這一部它又要出來加以制止。」

蕭茗(Host/Simone Gao):「習近平在和川普見面的時候努力向他說明的一點是,朝鮮並不完全受中共的控制。您認為他說的是怎樣一種情況?」

文昭(新唐人這是評論員):「說朝鮮不完全受中共控制其實是兩種情況。一種是朝鮮內部,確實當權者桀驁不馴金家三代奉行的主題思想,他行為的方式及其僵化,任何壓力下的妥協都會被視為對統治者基礎的瓦解,特別是金正恩,他這個人並沒有資歷、並沒有功勳,是他父親把最高統治者的位置讓給了他,他尤其需要體現那種強硬不屈的姿態,向大國叫板那種顯示自己具有領袖的素質。還有一種情況是北京,它其實是有這個力量迫使朝鮮妥協,但是由於中共內部的分歧和權力鬥爭,使它沒有辦法完全運用這種力量,在政治局常委裡面像張德江是「金日成大學」的校友,而且他是從中朝邊界延邊自治州發跡的,張高麗主政天津期間和朝鮮也有很密切的互動,劉雲山在意識形態上親近朝鮮,2015年的牡丹峰樂團就是他請來的,所以中共高層它有一批親朝的勢力,在目前中共的決策體制之下,主張保朝鮮的主張還是有市場的,而且其他高層也樂於朝鮮製造麻煩,指習近平深陷其中無法分心,影響他十九大的權力佈局,對於高層權力鬥爭來講對某些派系有好處,所以這些原因就使得中共當局目前事實上沒有辦法在制裁朝鮮方面用盡全力。」

蕭茗(Host/Simone Gao):國際社會中,目前只有美國和中國有解決朝核問題的實力。先說美國。川普基本上有三個選擇:對朝鮮實施軍事打擊;模仿克林頓政府,同朝鮮簽署另一個新的協議;或是再一次指望中國。

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16日在ABC電視臺的「本週」(This Week)節目上表示,雖然總統沒有排除任何選項,但現在美國在對付「這個不可預測的政權」時,理應「採取除武裝衝突之外的行動,這樣我們就可以避免最壞的局面」。武裝衝突一旦爆發,結果不可預料。如果發展成全面戰爭,韓國將陷入災難,日本和中國很可能也不能倖免。

美國的第二個選項,是與朝鮮談判,簽訂一個協議,像1994年克林頓政府所作的那樣。然而4月19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對CNN和《華盛頓郵報》表示,美國不會尋求與朝鮮談判,在目前這個時候,美國不會與亞洲這個流氓國家直接談判。他說:我認為與朝鮮談判的道路在25年以來一直是一個巨大的失敗。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軍事解決朝核問題這個選項,先來聽一下Ethan Epstan先生的採訪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副總統彭斯稱:戰略忍耐已經結束。目前由卡爾-文森號帶領的一隊航母戰鬥群,正朝著朝鮮半島進發。但是如果美國實施先發制人的打擊,或任何一種打擊,都可能引起朝鮮的報復,不管朝鮮是否使用核武器,都可能導致數以萬計的鄰國人員傷亡。所以這樣做真的可行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對此持懷疑態度。你說對了,會有被朝鮮報復的巨大危險。另外一個大問題是,當然其實通過實施打擊來廢掉核計劃可能是很困難的,因為它藏身於朝鮮全國各地,有些部份在很深的地下,實際上,有些在水下。因此,即使是一個戰略性的打擊也可能無法讓核計劃大幅減緩。其實我認為威脅的目的是施壓中國,使其對朝鮮施加影響,因為,中國當然不願在朝鮮看到任何形式的軍事行動。而且朝鮮政權持續對其它國家發表極端暴力的言論,包括對韓國、對日本,對美國。它重複威脅說要將首爾變成火海。我認為現在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做法。這是在表明美國不會坐視不管,不會任你發表這些恐怖言論,發出這些恐怖威脅。這樣會有效的讓金正恩繳械嗎?我持懷疑態度。但是,如果再配合其它嚴厲的經濟和制裁手段,也許會奏效。」

蕭茗(Host/Simone Gao):「由中國來施壓和嚴厲的經濟制裁可能是目前的最好選擇了。然而,如果這些無法奏效,對川普總統而言,還有什麼其它好的選擇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希望,如果中國政府確實對朝鮮採取重大行動,能迫使金正恩做出讓步。比如,朝鮮自己沒有能源儲備,實際上朝鮮和韓國都沒有。沒有石油,沒有天然氣,100%依賴進口石油。如果中國切斷對朝鮮的能源出口,這會對朝鮮政權產生異乎尋常的極大壓力,可能實際上會促使他們至少是凍結核計劃。當然,重要的問題在於中國是否會被說動。看起來唐納德-川普正努力與習近平建立友好關係,我認為是,既在政策的層面上施壓,又展開個人外交,例如雙方在海湖莊園的友好會面。當然,中國過去也曾經向朝鮮施壓過幾次,但是都是極其短暫的。所以,中國拒絕朝鮮運煤船一事,讓所有人都很興奮。煤炭是由朝鮮出口到中國,而中國拒絕接收。但是讓我們看一下,中國這次能不能堅持兩個月。我希望如此,但是並不是十分肯定。你問的問題很好:要是中國並沒有持續施壓呢?或者是這種施壓並未奏效呢?還有其它的選擇嗎?顯然,我們任何人都不想來一場朝鮮戰爭。但是我們會努力幫助朝鮮國內的反抗力量,另一種可能就是,對朝鮮領導層進行一種外科手術式的打擊。但是,這兩個方案都極其冒險。」

蕭茗(Host/Simone Gao):「不管怎樣,派遣航母等舉動,是否能讓世界各國覺得,與奧巴馬時代相比,美國政府對朝鮮這種流氓政權的政策已經有所不同?」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哦,是的。我認為確實如此。我認為這對朝鮮政權而言是很明顯的,即當巴拉克-奧巴馬是總統的時候,他們幾乎可以為所欲為,也不會有太大壓力。只是到了近些時候,我們才對朝鮮採取跟俄邏斯同樣的制裁。我們基本上一直讓朝鮮為所欲為。並且,很顯然,朝鮮政權對此也心知肚明。除了表態,我認為,就像你所說的,派遣軍隊向朝鮮集結,是在發出一個毫不含糊的信號。就像副總統彭斯指出的,對敘利亞那樣的打擊。這表明美國將會再度出面維持世界秩序。不幸的是,在奧巴馬時代,不管他品行如何,美國沒能扮演世界秩序維護者的角色。于是,在這種縱容下,阿薩德完全摧毀了他的國家,而我們卻無所作為。我認為,川普表現出美國正在重拾自己在國際社會的角色。這肯定具有像徵意義,或者說傳遞了一個信號。」

蕭茗(Host/Simone Gao):美國其實還有第三個選項,也是現在看來最重要的選項,就是依靠中國。川普曾經明確表示,願意在美中貿易中做出讓步,換取中國認真配合解決朝核問題。這個選項的前景如何,來聽一下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習近平這次解決朝鮮核危機的決心有多大?他真的會以掐斷朝鮮經濟命脈的方式來做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習近平本人可能也有這樣的想法,並不想完全放棄朝鮮,並不想一下子掐斷朝鮮的命脈,所以這最後對習近平來說是壓力、是得失權衡的問題。壓力是指美國那邊的壓力,川普政府是不是真的在最後關頭有決心單方面解決朝鮮問題,川普動武的決心越強,習近平為了避免走到那一步,避免讓中共戰略上損失太多,就有可能施加更強的經濟影響力。利益權衡也是指中美貿易關係問題,這個是習近平不能失去的,真到了最後關頭哪怕美國對朝鮮實行軍事打擊了,我想習近平會默認的。習近平去美國的時候講過一句話,中美有1千個理由把關係搞好,沒有一個理由搞差。現在的語境下,搞差的那條理由就是指朝鮮。中國現在產能過剩,需要歐美市場,美國加關稅它是不可承受的,同時中國國內的消費市場遠沒有起來,所以中美貿易的關係對中國的經濟安全是非常重要的、是不能犧牲的。失去朝鮮最多有地緣上的損失,是未來對美國叫板的一張牌,權衡之下孰輕孰重顯而易見。中美關係越有受到本質傷害的危險,習近平也就越有可能採取行動,對朝向實施經濟制裁。」

蕭茗(Host/Simone Gao):截至這期節目截稿日期為止,朝鮮半島尚未發生突發事件。參與解決朝核問題的各方,面對核武器逼近眼前的巨大威脅,這次都是用足了力氣解決。但是現在的真實情況是,世界已經錯過了解決朝核問題的最好時機。美國的軍事打擊可能面臨的是朝鮮瘋狂和自毀式的報復。但是,是否因為這樣,就要繼續姑息妥協下去呢?那麼,世界是否就陷入了一個自我實現的厄運循環呢--因為怕朝鮮瘋狂,所以討好收買它,而當它壯大後真的有能力瘋狂的時候,就不得不繼續妥協下去。事實上,這是美國不小的一部分精英階層很長時間以來實際上實行的外交政策。下次節目中,我將和美國智庫的專家就此問題進行深入的探討和辯論。請繼續關注。感謝您收看這一集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