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美國 > 正文

美國會垂淚 遼寧母女經歷揭中共髮指罪惡

紐約時間: 2017-04-20 08:55 PM 
【新唐人2017年04月20日訊】4月19日,來自遼寧的一對年輕母女在美國國會講述她們過去18年來在中國遭受的迫害,與會者很多人禁不住垂淚,斥責中共暴政及罪惡,對倆母女的遭遇感同身受。
廣告

4月19日,華盛頓DC法輪大法學會在美國國會舉辦了「4.25和平上訪18週年國會研討會」。來自遼寧的遲麗華女士講述了她們一家在過去的十八年裡遭受中共迫害的經歷。

當遲麗華14歲的女兒徐鑫洋拿出兩張她爸爸徐大為的照片時,現場幾乎所有人都動容落淚。照片顯示,被中共迫害前,徐大為是一個健康英俊的年輕人;然而遭受迫害後,他骨瘦如柴,遍體鱗傷。

遲麗華說,在2001年她剛剛懷孕時,她和她的丈夫徐大為就因印刷法輪功資料被捕。徐大為之後被非法判刑8年,在獄中遭受非法迫害並被注射不明藥物,在回家後僅13天就含冤離世。

徐大為的遭遇觸動了當地的百姓,三天內有376人實名簽名,震驚了中共高層。在周永康的直接命令下,遲麗華的親人、正義律師、還有當地村民不斷受到騷擾。

遲麗華提到,在不到一百天內,她的丈夫、母親、父親和哥哥相繼離世。遲麗華說:「我要把這一切罪惡揭露出來,讓更多的人認清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這是我的責任和使命。」

遲麗華的女兒徐鑫洋在國會研討會上說:「我想代表所有在中國修煉法輪功學員家的孩子說一句話,我們想有個美好的家庭,我們想要父母疼愛,我們希望大家幫我們制止這場迫害,停止這場對好人不公的迫害。」


14歲的徐鑫洋說,「我想代表所有在中國修煉法輪功學員家的孩子說一句話,我們也想有一個美好的家庭、父母的疼愛,希望大家幫助停止這場迫害,停止這場對好人不公的迫害。」(李莎/大紀元)


遲麗華發言全文如下:

我叫遲麗華,這是我女兒徐鑫洋,我來自中國遼寧省的蓋州市。我今天能幸運地站在這裡,首先要感謝國際難民署和美國政府對我們的營救。使我們母女終於擺脫了中共對我們的追捕和迫害。

2001年2月4日,我和我丈夫徐大為因為印刷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瀋陽市勝利派出所抓捕,他們把我們倆帶到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610」機構。我被關到一個刑訊室,被兩個非常高大的男人暴打,狠命地抽打我的頭和臉。其中一個叫把棉衣脫下,然後他用大皮鞋猛抽我的後背和腦袋。當時打得我暈頭轉向、嘔吐、腦袋和耳朵被打得嗡嗡響,那時我剛懷孕,我們結婚才8個多月。

這張照片是2001年3月7日,《瀋陽晚報》頭版頭條特大篇幅報導的我們當年被抓捕的整個過程。當年《瀋陽日報》和瀋陽電視遼寧早間新聞都有報導。聽說抓捕我們的所長得到5萬元獎金。徐大為因此被判刑8年,我在瀋陽市看守所被關押了一個月,因懷孕被取保。

回來後,我挺著大肚子到看守所看他,他們不讓見。徐大為先後被關押在四個監獄,瀋陽大北監獄、凌源第一監獄、撫順青台子監獄、瀋陽東陵監獄。

孩子出生剛滿月,我帶著孩子去監獄看他,八年當中我帶著孩子和家人往返幾個監獄去看他,大部分時候都是以他沒有轉化不讓見。孩子4個多月的時候,孩子還沒有斷奶,我再次被抓關到瀋陽戒毒所,9天後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放回家。

他在凌源監獄時,我曾接到過一個監獄裡的犯人偷偷給我的打來的電話,那個犯人說,他實在看不下去了,獄警指使犯人用針扎徐大為的手指頭和腳趾頭、上大掛、電棍電、用抹布堵嘴不讓喊出聲,告訴我徐大為被他們折磨的上不來氣,被監獄醫院診斷出胸膜炎半腔積水。他還告訴我,你們家給存的錢他花不到(中共監獄不允許家人給被關押親屬送任何物品,而是必須將現金存入一個監獄的帳戶,才能讓被關押親人用此來購買日用品等)。

8年後,徐大為回到家裡全身是傷痕,脖子上有勒痕,肚子上有電棍電擊的痕跡,骨瘦如柴。精神恍惚,腿上的傷疤還沒好,回家13天就去世了。在這13天裡,他有時清醒有時糊塗,在他清醒的時候,他親口告訴我,瀋陽東陵監獄給他打迫害神經的針和給他吃不明藥物。在我丈夫被迫害死之前,瀋陽東陵監獄就迫害死過2個大法弟子,一個叫張友金,一個叫鄭守君。

這是我丈夫當時從監獄裡放出來時的照片。


歷經中共監獄八年酷刑折磨,徐大為骨瘦如柴,身上留下多處電棍電擊的印痕,精神失常。(明慧網)


我丈夫現在在殯儀館裡還沒有火化。

我丈夫被迫害死以後,我到處去找律師,沒有律師敢接我的案子,律師說接了我的案子他們的(律師)證就會被吊銷,飯碗就丟了。後來終於有一個正義律師實在看不下去了,這也太慘了,接了我的案子。

家鄉的父老鄉親是看著我丈夫長大的,他們說這麼好的小伙子,就因為煉一個法輪功就給弄死了,他們都感到非常震驚和憤怒,多次陪我去監獄討說法,最後自發地陪我們家人去各個村聯名徵簽,三天時間就有376個人實名簽名,要求政府重視民意,人不能這麼不明不白地就給弄死了,希望政府給個說法。律師把這封代表民意的信和法律申訴狀快遞到有關部門,並親自去詢問。

我也把這封聯名信快遞到中央信訪辦、最高法院,以及遼寧省省長、公檢法部門、信訪部門、人大、婦聯、司法部門、監獄管理局、瀋陽市的這些部門、市長等有關單位和領導那裡,共60多封。我還親自去瀋陽市司法局詢問,就連門衛都知道了聯名信的事情。

這些信發出不長時間,撫順市司法部門,還有清原縣司法和當地派出所三個政府部門聯合起來,到我丈夫的弟弟家把他弟弟抓走,追問我的下落以及聯名信事情。各個村的村幹部知道這件事以後非常憤怒,親自到派出所連夜把我丈夫的弟弟保出來了。

他們同時又到簽名的老百姓挨家挨戶調查和威脅,不准參與我的事。有村民問他們怎麼不去調查徐大為的死因,來調查我們呢,剩下孤兒寡母怎麼辦?他們說:「你們以為我們願意來啊,是上面的命令,簽名這件事震驚了中央,是周永康直接下令。」

我請的正義律師也被牽連,他的律師證被扣押,他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全所上下寫檢查,逼迫他不要代理我的案子。同時在蓋州市我娘家嫂子被蓋州國保也被抓去追問我的下落。那時我已被迫流離失所。

(代理律師的)律師證一被扣押我馬上寫了一封公開信發表在明慧網,同時又快遞到以前的部門和領導那裡。在媒體曝光後,很多正義人士,不斷的往中國有關部門打電話,在國際輿論的壓力下,律師證才拿了回來。

多年來我的親人為我們擔驚受怕,在不到一百天之內,我失去了四位親人:我的丈夫、父親、母親和哥哥,我母親離世是在我丈夫死亡後的10天。我的心在流血。

我姐家飯店因為我們的牽連被吊銷營業執照,被迫關掉。我的幾個姐姐家經常被公安電話騷擾,追問我的下落,威脅她們要上網通緝我。

2013年10月23日我女兒生日這天,她所在的瀋陽雄獅藝術學校的老師和校長因為他們都是修煉法輪功,全部被抓,學生都被警察帶去問話,我女兒在驚嚇和恐懼中跑了出來,從此被迫輟學,其中有一個叫巴冠男的男孩,被國安帶去問話,回家後不幾天就在恐懼中死去。女兒回家後很長時間晚上都在惡夢中驚醒。因為女兒學校的事情,遼寧國保讓我們蓋州市國保大隊長穆德強帶人去我的親戚家抓我和孩子,威脅他們把我和女兒交出來,並威脅要抓我的親戚。我和女兒無處藏身,被迫逃出中國。

到現在這些罪惡還在中國發生,這是我不能保持沉默的原因,我要把這一切罪惡揭露出來,讓更多的人認清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這是我的責任和使命。

謝謝大家!


遲麗華女士(左)和她的女兒徐鑫洋(右)講述了他們一家在過去十八年遭受中共迫害的經歷。(石青雲/大紀元)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任浩)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