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世事關心】香港出爐新特首 北京暗戰習核心

紐約時間: 2017-04-04 12:0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4月05日訊】【世事關心】(422)
廣告

梁振英謝幕,林鄭月娥登場,香港特首換人,彌合社會割裂是否有希望?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你要修復裂痕,他就必需要推動與普選目標直接相關的政治改革。林鄭就需要對人大的8.31決定去向北京陳情,要求北京收回成命,或者修正這個決定,而以林鄭月娥的立場來說,她不可能這麼做。」

香港出爐新特首,北京暗戰習核心。關於新特首「欽定」人選的問題,多大程度上折射出中共「十九大」前的高層博奕?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這個『欽點』的說法,不管是來自哪一方,都是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公然踐踏。」

香港進入了林鄭月娥時代,又會是一個怎樣的五年?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3月26日香港的行政長官完成了換屆選舉。梁振英時期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沒有太大懸念成為新一屆特首。經歷了梁振英執政的五年,香港社會正面臨著經濟空心化、失業率高、民眾理念嚴重割裂等一系列嚴峻的現實。特首換人,能否改弦更章、開啟修復社會裂痕的步伐呢?對香港的非建制派來講,特首換人也意味著對手的換人、意味著對手背後的其它勢力是否也有變動的問題。香港的民主道路處在哪個階段,特首換屆背後牽連著中共高層力量怎樣的較量,這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689離場、777登臺。當地時間3月26日的中午,香港第五屆特首選舉的結果揭曉,黑馬沒有出現。受到香港建制派政黨和中聯辦力挺的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無懸念當選。林鄭月娥贏得比她的前任梁振英要漂亮,梁振英在1200人的特首選舉委員會裏只得到了689票,略微多於60%,顯示出即便在建制派政黨內部,他的支持率也不高。而林鄭月娥則得到了777張選委票,佔有效票數的68%。

當然選舉委員會裏的得票數,並不等於民意。「港大民意研究計畫」做的滾動民調顯示,在選前3天,23日星期四,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支持率高達57%,而林鄭月娥的支持率僅為27%,曾俊華比林鄭高出一倍還多。可是在1200人的特首選舉委員會裏的投票結果則是,曾俊華得票365張、林鄭月娥得票777張。林鄭得票比曾俊華高出一倍還多。正好與民調結果是個顛倒。林鄭獲勝的消息宣佈後,現場一些建制派的選委歡呼雀躍。為一個與民意相左的結果喜形於色、彈冠相慶,也成了當天的一條新聞。

在梁振英治港的這五年,香港社會發生了若干激烈的衝突,2014年的「佔中」事件;2016年農曆新年的旺角街頭暴動事件;以及最近的梁頌恆、遊惠楨兩位立法會議員的就職風波

遊蕙楨(香港青年新政侯任議員):「I,遊蕙楨Solemnly,Sincerely,and truly declare that,and affirm that be amember of legislative council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People』s re-fucking of Shina…」

香港社會正處在一個高度割裂和不穩定的狀態。林鄭月娥在她的勝選演說中,承諾要修復社會割裂。

林鄭月娥香港行政長官當選人):「香港、我們共同的家。今日存在一些頗嚴重的撕裂,和積累了一些鬱結。我的首要工作,就是去修補撕裂,和解開鬱結,團結大家向前。」

蕭茗(Host/Simone Gao):「民意支持率低的林鄭月娥反而當選,這是當下香港選舉制度一個無奈的現實。也說明由1200人構成的特首選舉委員會,與香港的普遍民意有很大的反差。作為一個低民意支持、又是小圈子選舉的特首,林鄭月娥是否真能像她聲稱的那樣修補社會割裂呢,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林鄭月娥剛剛宣佈要修復社會裂痕,就發生了一些繼續撕裂社會的事。但是您認為從一個較長遠的視角來看,林鄭月娥有能力、有動機來修復社會裂痕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首先我不認為林鄭真有可能修復社會裂痕,因為裂痕產生的根本原因是中共不履行雙普選的承諾。要修復裂痕就必須推動與普選目標直接相關的政治改革,就人大的8.31決定向北京陳情,要求收回成命、或修正這個決定。而以林鄭月娥的立場來說是不可能這麽做的,而張德江和中聯辦之所以選中她也正是因為她當特首就不會發生這件事,那怎麽能修復裂痕呢。其實哪怕在別的一些有限的方面林鄭月娥能做什麽修復裂痕的事我都表示懷疑。因為舊人辦新政從來是兩頭不討好,你想改頭換面,你的對立面通常不信任你;而你又會招致自己支持者的批評,有失去基本盤的危險。林鄭月娥是個低民意的特首,為了避免受到杯葛和挫敗,她其實客觀上更需要舊體制的某些特殊勢力的支持。所以我很難相信她有能力、有動力做什麽修復社會裂痕的事。」

就在林鄭月娥宣佈將不遺餘力修補割裂、要做出實實在在努力的第二天,社會割裂的傷口上又被灑了一把鹽。3月27日一早,9名組織和參與2014年雨傘運動的人士就收到了警方的來電,聲稱要以「公眾妨擾罪」對他們預約拘捕或起訴。這其中包括被稱為「佔中三子」的戴耀庭、陳健民、朱耀明;香港學聯的前主席鐘耀華、張秀賢;以及現任立法會議員陳淑莊等人。3月30日,九人已經首次到香港東區裁判法院應訊。

林鄭月娥作為候任的特首,則迴避對這起事件直接評論,只是說修補社會不等於司法妥協。

林鄭月娥(香港行政長官當選人):「我不覺得是這麽樣,大家都會明白,修補社會撕裂不等於法制上面要做出妥協。有工作需要進入檢控、起訴、或法庭要判決,大家要尊重。」

蕭茗(Host/Simone Gao):「選舉剛剛結束,香港政府就發起對民主派人士的打壓,如何解讀,來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林鄭月娥剛剛宣佈要修復社會撕裂,香港警方就要對雨傘運動的組織者和活躍人士預約逮捕和起訴,你如何解讀這種自相矛盾的現象?」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這種時機說明整個這個做法是完全來自於北京的安排,從北京對香港強硬路線的安排。因為如果真正要緩和社會矛盾、社會對立情緒的話,完全可以錯開。一個新的特首誕生,不必要第二天宣佈警方要逮捕誰,把這個時間可以錯開,因為這個警方是受特區政府管理的。但是把這兩件事情放在一起,就釋放一個信號,就是說北京要對香港進行強硬路線,比過去更強硬甚至都有可能。我們都懷著美好的願望,希望看到香港的民意,北京能改弦易轍,能體會香港的民意之後做出柔和的姿態,但是我們應該知道向一些毛左派,國內的一些腦殘,這些人主張香港已經民主夠多的了、自由夠多的了,還嫌不夠,就是要把他們管起來。也可能現在中共的當權者、這些領導層就是像毛左派的思維一樣,認為香港已經太自由了,要把他們管起來。這種落後的思維,強硬的保守的思維跟香港的民意完全對立,出現了特首一上任就宣佈對香港人的反攻倒算,這樣不僅不會彌補社會撕裂,只會加劇香港的社會對立和仇恨。」

蕭茗(Host/Simone Gao):「再來聽聽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林鄭月娥說『修補裂痕不等於司法妥協』您認同這句話嗎?它有什麽潛台詞嗎?」

文昭(新唐人只是評論員):「這個說法我不能認同。修補裂痕需要政治妥協,在司法層面也要妥協,至少政府可以撤訴,做出善意的姿態。水門事件後尼克松下臺,繼任總統福特對他無條件特赦;政黨輪替以後民主黨的卡特做總統也都認可這樣的妥協;還有80年代的美國的伊朗門事件,最後也有一定程度的妥協。為了不讓政治變成無休止的循環惡鬥,都需要做一些關鍵妥協,才能讓這一頁翻過去,無休止地打擊報復下去,只會造成社會越來越割裂。因為林鄭月娥要7月份才就職,可能她與梁振英之間有個默契,讓梁振英在任上就把得罪人的事都辦完,她上任以後做和事老。那這樣就不算她真的有心要彌合分裂,只不過是多了一份狡滑,讓梁振英最後這幾個月幫她把棍子上的刺拔掉而已。真正的彌合傷口就是和你的對手現在就達成妥協,而不是把你的對手消滅後再來修復裂痕。」

香港新特首的產生是否折射出了中南海暗戰?下節繼續探討。

第五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產生過程也可以說是波詭雲譎,不同以往。先是去年12月9日,梁振英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以照顧家庭為由宣佈不尋求連任。讓所有人跌破眼鏡。香港《蘋果日報》透露,梁振英此舉是因為中央負責港澳事務的主要官員早先在深圳與他密會,表示中央不支他連任,勸說他放棄連任的努力。

其後在今年2月份行政長官的候選人提名程序即將啟動前,香港《星島日報》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和中央統戰部部長孫春蘭南下深圳,會見了一部分香港建制派政黨人員。其後更有消息說,張德江明確表示林鄭月娥是中央唯一支持的候選人。

選情的後續發展似乎印證了這個「欽點」的消息。林鄭月娥得到了中聯辦所領導的香港中文媒體的全力支持。3月23日《大公報》在頭版登出文章《反對派捆綁『造王』、抗中央意圖明顯。各界籲選委愛香港投林鄭》。文章抨擊民調領先的曾俊華是「以民望脅迫中央」;而且他的選舉團隊中有所謂的「外國勢力」。在正式投票開始前的一兩天,香港各主要建制派團體也紛紛公開表態,民建聯和工聯會表示會將手上的選票全投給林鄭月娥。民建聯是香港最大的建制派政黨,在本屆香港特首選委會的1194票裏,他一家就坐擁過百票;而工聯會也握有63票。在投票開始前基本就可以說大局已定,香港民主派雖然號召投票給曾俊華,但也無力回天。

但是在投票前也傳出了一些不同聲音。《香港都市報》在3月23日的報導,引述來自北京的可靠消息稱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並未欽點香港的新特首。

蕭茗(Host/Simone Gao):「在香港的特首選舉過程中,親北京的建制派人士投票要看中央的意思,這可以算是一個公開的潛規則。所以在投票前既有人說林鄭是中央唯一中意的候選人;又人說如果選出的特首不是林鄭,會有中央拒絕任命的危險,明顯都在為林鄭月娥造勢。這是否表示中共高層在特首人選上的意見是一致的呢?先聽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在投票前不斷有人造勢林鄭月娥是北京欽點的人選,另外也有香港媒體說習近平並沒有欽點。張德江力推林鄭似乎是沒有疑問的,所以你認為習近平在這個問題上和他意見一致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習進平和張德江意見是否一致這個我們不得而知,也不能妄加猜測。但是中共內部有矛盾有分歧是肯定的。究竟政治局常委中是4:3還是5:2達成了某種東西,然後說中央是支持林鄭的,放出來的風也就是『欽點』風。『欽點』的說法不管來自哪一方,這個都是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公然踐踏。張德江是一個什麼人物,他是人大常務委員長主管港澳事務,他是一個北朝鮮的留學生,是一個在金日成大學畢業的人,這樣一個全世界水平最低、最反動的地方出來的一個半土不洋的一個留學生來管理香港事務。而香港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範圍裡面最文明、最先進、最具有現代意識、有法治、民主意識、自由、有普世價值的地方。由一個北韓培養出來的土包子來管理,這本身就是一個天大的諷刺。所以由張德江也好,張德江放風也好來管理香港,香港不出問題才怪。」

蕭茗(Host/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實際上曾俊華也是建制派人士,以中共的眼光看他也沒什麽出格的舉動,為什麽張德江早在今年二月就早早定下林鄭月娥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及早定下林鄭月娥是為了防止香港建制派政黨對中央的意圖產生太多猜測,對投哪個候選人猶豫不決。去年在秘魯的APEC領導人會議上,習近平見梁振英並沒有說堅定支持一類的話,就有媒體猜測習近平不支持他連任。梁振英在12月份表示不連任,我想應該是習近平意見參與其中的結果。而張德江馬上扶植林鄭月娥接替梁振英,我認為是對這種局勢的一種應對,自己的一個人下來了,馬上要讓另一個自己的人填上去。也可以說是張德江在『十九大』後給自己多留一張牌吧。在現在的常委分工還有效的情況下,張德江仍然是港澳協調小組的組長,他的權力還能辦得到的情況下,他想儘快敲定自己中意的人接替梁振英,也就是避免在梁振英放棄連任後,習近平對香港特首的人選進一步施加影響。」

特首換人,香港的非建制派前景如何?下節來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對香港的非建制派來講,換了特首換對手。這是否意味著有新的機會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在林鄭當選前後,香港非建制派的反應。」

雪莉:「好的,謝謝蕭茗。香港的非建制派也是一個廣泛的政治光譜,對於本次特首選舉的意見也不一致。香港民主黨在選前號召非建制派的選委們把票都投和有溫和色彩的曾俊華,爭取非建制派、市民和建制派之間的最大公約數。但是也有民主派的選委,認為應該堅持反對小圈子選舉的初衷,自己的本心是爭取公民提名,參與小圈子選舉是違背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和原則。所以在投票時,有7名民主派的選委投了白票。在投票前和投票後也都有抗議小圈子選舉的示威活動。」

雪莉:「在2014年底的『佔中』運動期間,林鄭月娥曾受命於梁振英,隨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等人與佔中的學運領袖商談,但不歡而散。自此以後她被香港民主派稱為『梁振英2.0版』,意思她是梁振英的追隨者,施政路線梁振英類似。學運領袖黃之鋒已經發出號召,要在7月1日林鄭月娥就職的當天發動包圍特首辦的活動。

雪莉:「在林鄭月娥的競選政綱裏,對於高度敏感的「23條」立法問題,她的態度是創造有利於立法的社會環境,但政府應該謹慎。另外林鄭也是強調要在人大『8.31』的框架下進行政制改革。可以說她對梁振英時代的政治遺產基本接納的態度。雖然她宣稱要和立法會的不同政黨對話,但在多大程度上能有進展,普遍並不樂觀。」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在林鄭月娥這五年,香港的政治環境會和梁振英時代有區別嗎,先來聽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梁振英對香港的民主派採取激烈對抗態度,包括想以宣誓不規範為由剝奪多名議員的資格,您認為林鄭月娥時代,是否是同樣的態度?」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如果這次中南海選擇曾俊華上來的話,這次曾俊華在小圈子投票中,民主派的300票是投他的。如果曾俊華當了特首,去立法院至少受到的阻力很小。民主派可以和他採取一種合作的態度,甚至是建設性的合作態度。不能說一直合作到底,但至少在大方向上可能會協調比較溫和,不至於對立會那麼衝突。所以北京如果明智的話應該是這個選擇。但是現在選了林鄭月娥,林鄭月娥現在不能下結論,她和梁振英是完全一樣,但有一種說法,說她是2.0版的梁振英。比梁振英更圓滑一點,更狡猾一點,仍然是站在民主派對立面。這次民主派全部集體不投她的票,她如果去立法院開展工作的時候,顯然是受到佔立法院1/3的民主派的抵抗、泛民主派的抵抗,在這樣的情況下,立法院內的衝突將會繼續。從這個角度來看,也是中共當局非常不明智的表現。」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能不能再展開講一下對香港的民主派來講,林鄭月娥相比起梁振英是個更強的對手、還是更弱的對手?您剛才說她更狡猾。」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林鄭月娥有一個外號叫廣東話『好打得』意思是很抗壓。跟梁振英比,的確比梁振英,說好聽點更聰明、更圓潤,說不好聽更圓滑、更狡猾。她的手法就是表面很柔和,但可能會玩陰的。對民主派來說,跟林鄭月娥的對立也好、互動也好,還要看看整體的氣氛,如果她只是一邊倒的聽命於北京、聽命於中南海,完全不顧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這樣一個最早的承諾,國際性的承諾的話,我想民主派和她的杯葛會越演越烈。她上任第二天香港警察逮捕『佔中』和『雨傘』運動的領袖,這已經是不詳之照,預示新任特首林鄭月娥跟香港的民主派,泛民主派、廣大的港人可能會繼續衝突、對立、博弈。我想這對香港、對中國、對北京都決對不是一個福音,是一個不詳之照。」

蕭茗(Host/Simone Gao):「類似的問題最後聽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香港特首的換人,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道路能產生多大影響?」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總體來說我認為香港民主派的處境從去年已經觸底反彈,最艱難的時刻已經過去。去年香港的立法會選舉中非建制派取得成績比以前好,而建制派政黨的議席數反而縮水。雖然後來梁頌恆和遊惠楨的議員資格因為宣誓問題被罷免,但不影響選民基礎。而去年的特首選舉委員會的選舉,在那20萬功能組別的選民裏,民主派也取得了歷史突破。就是說選舉中的民意在逐漸往非建制派傾斜,長遠來說民主派可以是謹慎樂觀的。特首的換人並不會改變這個大的趨勢,只要真普選不能落實,當權者仍然堅持人大8.31決定拒絕公民提名,林鄭月娥就不可能真正得到選民的好感,這是她的基本立場所決定的。所以林鄭月娥想從根本上扭轉梁振英以來造成的低民望不太可能。只要香港的新生力量改進過於激進的做法,比如像梁、遊的宣誓風波、和旺角暴動這樣的做法,參與現在的議會政治,努力擴大當中的民主成分,要一城一地的這樣去爭。只要是在這條路上踏踏實實的努力,特首的換人我認為不足以逆轉民主力量的穩步成長。」

蕭茗(Host/Simone Gao):「從董建華到曾蔭權、到梁振英、再到林鄭月娥。香港經歷了社會鴻溝一步步擴大、衝突一步步尖銳的過程。與中國大陸相類似的,香港太多的問題也板結成了所謂體制問題,體制無根本變化、問題也難以解決。在北京對香港政治干預越來越直接的今天,香港人的命運也和中國大陸難以切割。港人治港,這句承諾,恐怕也要等到中國人民自己真正能當家做主那一天,才會得到完全兌現。謝謝收看這一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7-04-09
讲的好👍👍👍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