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高天韻:文革──黨性殺人 變人為魔

紐約時間: 2017-02-09 05:26 AM 
【新唐人2017年02月09日訊】文革,究竟是什麼?歷經浩劫的人說:難以想像的瘋狂。歷史的記錄說:那是執政黨對子民的殺戮,對人性、文化和文明的顛覆,是摧毀中國社會道德的災難。多少本性善良的民眾,在中共的「紅旗」下扭曲了本性,喪失了仁愛良善,其中有些人甚至變成了野獸。慘劇,駭人聽聞,非筆墨可以形容。血流成河,屍骨如山,恐怖,是紅色的。
廣告

文革中到底有多人被屠殺?各界說法不一,難有定論。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寫:「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千餘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萬7千餘人,703萬餘人傷殘;7萬1千2百餘個家庭整個被毀。」美國夏威夷大學R.J. Rummel教授在其著作China’s Bloody Century(《中國血色百年》,1991年)中估算,大約有773萬人在文革中喪生。

「紅八月」的瘋狂皮帶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紅衛兵便開始以抄家的方式進行「橫掃」,抄家之風起於北京、迅速波及全國。全國被抄家的總數接近一千萬戶。之後,拷打和殺戮跟進,對付以「五類分子」為主的牛鬼蛇神。公安部長謝富治說:「民警要站在紅衛兵這邊……,把五類分子的情況提供給他們。」

1966年8月,史稱「紅八月」,北京的紅衛乒小將在一個月內就打死1772人。學者丁抒有評:「在中國大地上,從不曾有那麼多人在那麼短暫的時期內,死於最古老的刑具棍捧皮帶。殺與自己無冤無仇的人是要有精神支柱的,十幾歲的中學生將老師校長、鄰居街坊拷打至死,靠的就是一冊毛澤東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

1966年8月27日傍晚,北京鋼鐵學院的鍋爐工、37歲的陳彥榮和妻子被北大附中「紅旗戰鬥小組」的一群紅衛兵帶走。陳彥榮被指控為「階級敵人」,因為他家裡曾經擁有20多畝地。據陳彥榮之子陳書祥後來講述,這幫紅色暴徒把陳氏夫婦帶到一所學校,用軍用皮帶、擰成鞭子的跳繩和帶釘子的鞋抽打他們。之後,他們又把二人拉到另一所學校繼續毆打,動用了鋼筋。陳彥榮堅持認為自己不算地主,因為家裡早就放棄了地產。最後,倒在血泊中的陳彥榮請求喝水,但是學生們不同意。沒過多久,陳彥榮就死在了妻子身邊。陳書祥沒有見過父親的遺體,骨灰也不知去向。母親未有機會指證當日的凶手。至今,沒有任何人出來為他的死承擔責任。

武鬥虐殺


1967年1月26日,新疆「石河子事件」打響了全國武鬥的第一槍。從1967年8月開始,上海、南京、鄭州、長春、瀋陽、重慶和長沙等地相繼發生了大規模武鬥,至68年底方漸平息。武鬥中,對戰俘的虐殺極為殘忍,空前絕後。例如:河北雄縣由三十八軍支持的一派動用大炮攻克對方據點後,將俘虜都用鐵絲串起;男的穿肩胛骨,女的從肛門穿進、陰戶穿出,遊街之後,全部槍殺。濫殺手段包括矛戮、刀砍、石砸、槍打、絞死,還有讓被殺者背炸藥包、手榴彈炸死,甚至活埋。

道縣大屠殺 駭人聽聞


2010年,《血的神話——西元1967年湖南道縣文革大屠殺紀實》在香港出版。這部50萬字的歷史實錄,由大陸作家譚合成以實錄實證的方法寫成。作者搜集了數百萬字的原始資料、近400個案例,整理出珍貴的史實,「回顧一個有著悠久文明史的民族如何在群體的瘋狂中墮入野蠻狀態。」

1967年8月13日,一場當地人稱為「亂殺風」的屠殺從湖南道縣開始,隨後擴散至道縣所屬的零陵地區其它地方,一直殺到10月17日才停手。多年後,發生屠殺的零陵地區只有道縣等11個縣做了調查,統計死傷數字為:道縣有4,193人被殺、326人被迫自殺,占全縣總人口的1.17%;11個縣共有7,696人被殺、1,397人被迫自殺、2,146人致傷致殘。死者中年紀最長的78歲、最小的僅出生10天。9,093個生命先後在66天的殺戮中消失,百餘個家庭遭滅門。

作者將道縣大屠殺的殺人手段歸為十類:1.槍殺;2.刀殺;3.沉水;4.炸死;5.丟岩洞;6.活埋;7.棍棒打死;8.繩勒;9.火燒;10.其它。其中一種殺人方法叫「坐土飛機」。當時有十多名地主、富農及其子女遭集體處決,殺人者用一根繩索將眾人捆成一團,中間放一大包開山放炮用的炸藥。導火線引燃後,這些「黑四類」被炸得粉碎。

譚合成說,道縣屠殺基於中共傳統的「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理論。「確切地說,這是黨(中共)的基層組織和基層幹部策畫、組織、煽動下的所謂『貧下中農』對所謂的『階級敵人』進行的一場肉體大消滅。」 道縣慘案並非文革時期的特例。「全國每個縣都有殺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的事,只是殺多殺少的問題。」

「血光與哭聲相混雜,那場面就是人間地獄。」書中的每個例子都讓人不忍聽聞。有一名身材粗壯的年輕女性受命殺人時連砍了18個人的頭顱;許多婦女在父兄或丈夫被處決後遭強姦甚至輪姦,有些在姦污後被殺,有些則被殺人者強占為妻。

據官方調查組的數位,零陵地區直接參與殺人行動的加害者有1.5萬到2萬人。在道縣,直接參與殺人的國家幹部有426人,占當時全縣國家幹部總數的22.6%;農村基層幹部有4,665人,占當時全縣基層幹部的66.5%。殺人者中,中共黨員有3,880人,占當時全縣黨員總數的36.9%。譚合成說,「這個數字說明,殺人的人就是黨員、幹部、民兵和農村基層幹部人員。」

大陸前媒體人楊繼繩先生破例為「血的神話」作序,他表示,道縣慘案是「政治愚民」對「政治賤民」的屠殺。中共專制極權土壤中,培育出愚昧而又野蠻的奴性。

廣西人吃人 滅絕人性


1968年春夏,廣西各縣陸續成立革命委員會,統一指揮殺人,不少「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右派)被滿門抄斬,包括嬰兒。殺人的花樣包括集體活埋、砍頭、灌滾水、綁炸藥、剜乳割陰。逼子殺父、輪姦死者妻女之慘劇亦不足為奇。

隨著文革運動進入高潮,在廣西多個市縣發生了多起殺人後把人吃掉的恐怖事件。人吃人,不是由於生存絕境的逼迫,而是因為極端的階級仇恨。1968年5月14日,廣西武宣縣祿新鄉在武鬥中被俘虜的學生覃守珍、韋國榮被押送行至糧所時被打死,然後被分屍吃掉,他們被割肉挖肝,骨骼掛在樹上。1968年7月1日,廣西鄰鄉銅嶺中學校長黃家栠在教室被批鬥後遭亂棍打死。翌日其屍體被眾學生剖腹取肝割肉,在校內用瓦片烘烤分吃。

1968年在廣西自治區內有多少人被殺死後又被吃掉,無人知曉。當時已經被作為黑幫打倒的武宣縣文化館館長王祖鑒,在武宣縣八個公社的其中四個做了調查,紀錄了有名有姓的七十八個被吃掉的人,他認為,1968年夏天的那一個多月的時間,武宣縣被殺死吃掉的人超過了一百人。根據武宣縣處理文革遺留問題辦公室1983年的調查資料,官方正式認定的被吃掉的人總共六十四個人,其中被吃肉砍頭的一人,被挖掉心肝的五十六人,被割掉生殖器的十三人,被全部吃光的十八人,被活剖生割的七人。

旅美作家鄭義在所著《紅色紀念碑》中將廣西的吃人狂潮分為三個階段:開始階段、高潮階段和瘋狂階段。「人們終於吃狂吃瘋了。動不動拖出一排人「批鬥」,每鬥必吃,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斷氣,人們蜂擁而上,掣出事先準備好的菜刀匕首,拽住哪塊肉便割哪塊肉。」

黨性殺人 生靈塗炭


血淋淋的事實說明:「中共可以使人變成豺狼魔鬼,因為它本身比豺狼魔鬼更加凶殘。」(《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

在「紅八月」裡失去父親的陳書祥說:「對於『文革』,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個世紀,但現在當局對這段歷史依然還在遮遮掩掩,為什麼還不公開?為什麼不還原這段歷史真相?對歷史、對我們的後人有個交待,我認為這是我們這一代人應該承擔的責任。」

楊繼繩先生一語道破:「道縣大屠殺這一驚天慘案的根本原因是制度。」

譚合成坦言:「很多應當對民族的未來和祖國的前途負有更多責任的人,在鐵的事實和血的啟示面前,堅決地閉上了眼睛!」他強調:「沒有反思,就沒有改變。所以外界說至今大陸仍有文革的土壤。」

文明、道德,人性,是一個民族在世間生存發展的根基。幾千年來,中華文明,信仰為本,道德為尊。然而,中共竊權以後一直通過各種運動迫害民眾、摧毀中國社會的根基。一個國家的執政黨,不僅頻繁地向人民揮起屠刀,而且還慫恿和操縱同胞互相殘殺,製造了無數人間悲劇。美麗的神州大地,承載了悠久燦爛的文化,卻在中共的嗜血殘暴中山河失色。所有的中國人都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所有的中國人都應該了解這段黑暗的歷史,所有的中國人都必須正視過往、清醒的反思,為了我們自己和民族的明天。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劍)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