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聽到當醫生的兒子決定轉行當作家,母親問了這樣一句話...

紐約時間: 2015-04-01 03:09 AM 
点此看大图片
Getty Images
台灣暢銷作家侯文詠曾經是一位醫師。在17年前,當時35歲的他除了是總統醫療小組成員,也是一位大學副教授,這樣的成就在醫療體系裡幾乎達到最高峰,然而他卻突然決定當起專職作家。
廣告

人要在成功時選擇

當大家帶著疑惑不解的目光看他時,侯文詠表示:「大家都覺得我很有夢想,但其實我是很務實的一個人。仔細計算名、利、權,我發現都是外在的,唯一拿不走的資本是:時間。」

作家」是他從小就憧憬的職業,因此他決定用人生最大的資產去拚搏,然而擺在眼前的現實是—— 他還有兩個在國外讀大學、需要一年兩百萬學費的兒子要養。不過,他還是選擇往前衝:「人要在成功時選擇,因為有選擇時贏過沒(籌碼)選擇。」然而一般人看不到的是,為了一個夢想的實現,其實是要多花10年時間做準備的。

他在年輕時,就比別人付出兩倍的心力工作:白天穿梭病房,晚上回宿舍寫散文。只要能擠出一點點時間,他無時無刻不在「偷渡」自己長久以來心心念念的作家夢。大學5年級時他愛上電影,幾乎每天都泡在電影院裡,一度還告訴母親,打算輟學去當導演。但母親對他說:「當醫生可以救很多人,導演和作家可以嗎?」他無法回答,因此只好順著主流的路走。

然而,他心中對寫作的熱情並沒有因此被澆熄。無論是當兵、當實習醫師或住院醫師,他總是白天在醫院忙得暈頭轉向,晚上則躲回自己的小房間,寫起短篇散文,假日偶爾還去簽書會。一天睡不到4小時,這樣瘋狂的日子連他自己都覺得:「真是操夠了!」

有一幕,他記得很清楚:一次下班,他拿著兩張支票,一張是兩年寫書的稿費共8萬(台幣),一張是一個月薪水5萬… 生活和生存,哪一個比較重要?現實壓力再度衝擊他的抉擇。

當時20歲出頭的他深知自己沒有轉行的本錢,然而不甘心就此罷休,他沒有被忙碌的醫師工作打倒,反而睡得更少,希望能多爭取一點時間寫作。慢慢的,他也從住院醫師升任獨當一面的醫師,還變成暢銷作家,甚至到大學教書。

失去「誠懇」,做什麼都平庸

直到有一天,一個小小的事件讓他醒悟—— 看病、教書和寫書三頭燒的他,忙到無法去見一位臨終病人最後一面,握最後一次手。他感到沉痛:「其實我沒去,他也不會怪我,但我卻發現有一種可貴的東西,可能不見了:一種誠懇。」

為何「誠懇」如此重要?「那是一種我工作的方式!我失去了某種誠懇,那麼我只能成為什麼都做卻平庸的人。」在與太太商量後,他決定放棄月入30萬的高薪,辭去醫療及教學所有工作,專心寫作。

對他來說,寫作是「我從小就擅長,且能做到最好的事情」。靜下來專職寫作後,他反而更得心應手,接連創作出膾炙人口的長篇小說,如抨擊醫院官僚制度的《白色巨塔》,以及檢討填鴨教育制度的《危險心靈》。

只是,寫作會有撞牆期。「完成前就是不斷修改,一再失敗,很多時候甚至一點希望也看不見...」寫作就像英文字母「J」,往前走必先經過低點。而遇到低點時,他沒有逃避,他想起當醫生時照顧臨終病患的情景:「人在最後一口氣時,最遺憾的,往往是沒有去做自己最想做的。」寫不下去時,他就開始運動,挑戰攀岩和21公里半程馬拉松。

做自己擅長的事,專心做好就是主流

從35歲到現在52歲,侯文詠維持一年約一本書的量,他也透過寫作開始與讀者分享人生體驗,希望能透過演講,幫助許許多多在求學階段迷茫探索的孩子們,早日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

「如果你每天拿著幸福當籌碼來算計,就會覺得時間最珍貴。做自己最擅長的事,專心做到最好,就是主流。好好練習,才是唯一的真實」—— 這是他花了將近20年才有的體悟。

當年他準備轉行當作家時,母親向他提問:「你這一輩子,到底是想救人,還是害人?」他當了十多年專職作家後,才終於有勇氣拿起電話對母親說:「媽,我救了一個人。」一位原本打算放棄升大學的高中生,在看了他的書以後,決定探索自己內在的聲音,而非一味反抗現有體制。

侯文詠的故事告訴我們,起心動念沒有早晚,重要的是,你願不願意跨出那一步。

來源:商業周刊

(責任編輯:涵茵)
廣告
喜歡這篇嗎?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按讚接收更多新唐人精選文章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