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血泪(7)高温窑洞里烫脚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凶残折磨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9月04日讯】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凶残,臭名昭著,被称为“范家台地狱”。本文揭露此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冷暴力”等各种酷刑。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位于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境内,始建于1952年9月18日,周围有大小十几所监狱,关押过几代特殊的人群:国民党战俘和一些国军“起义”部队,还有一些被中共认为是危害它政权的人,如文革中的老干部、六四民运人士等。先前那里叫劳改农场,意思是“劳动改造”,实则以改造之名强制人干苦工,奴役人、迫害人。

范家台监狱是沙洋监狱群中的一所监狱,是执行中共改造、迫害政策最彻底的一所监狱。在那里,狱警和押服刑人员都要接受“教育”的理念:对待中共的“敌人”要狠、要残酷。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范家台就成了它迫害的工具,它是至今湖北省唯一一处关押男性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其迫害人的手段之凶残令人发指。法轮功学员中有被迫害致死的、致残的,有被害致精神失常仍被关押在铁笼子里的,有被强制在可点烟的烤砖上贴着站立的,有被强迫喝自己尿的……

湖北沙洋监狱先后关押迫害了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共设有九个监区,第四监区曾专门非法关押学员。刑期最长的是湖北省荆州市沙市法轮功学员徐建军,遭冤判13年。

沙洋范家台监狱副监狱长张峰还编写过一本所谓《矫正人生》的书,详述120种“矫正犯人”的手段,总结出12种所谓“攻心转化方法”。

那里除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转化”(放弃修炼)迫害外,还实施高强度劳役迫害。监狱曾有个砖瓦厂,法轮功学员在高温下被逼迫干最累最危险的活儿;砖瓦厂取消后,被强制做服装等奴工产品。

接上文:

铁窗血泪(1)关“小号”

铁窗血泪(2)纵容恶行

铁窗血泪(3)电棍电击

铁窗血泪(4)“地锚”

铁窗血泪(5)铁椅子

铁窗血泪(6)下毒药

变态折磨人

2016年,监狱更换狱警何凯为集训队的监区长。何凯是湖北京山人,自称自己没事就想着怎么折磨人,并把折磨人称为“冷暴力”。对沙洋范家台监狱某些领导来说如获至宝,他是个变态打手。

2016年7月28日,何凯为了表现自己,将法轮功学员威龙绑在老虎凳上,为了阻止他喊出来,将他的嘴堵上,在外面又戴一个口罩遮住被堵上的嘴,再把人押出来示众。

只要何凯当班,他就在集训队被关押的人中挑一些带到监狱生产车间大门口示众,让这些人摆出侮辱性的动作抱头下蹲,让所有路过的人看,炫耀他所谓的“冷暴力”。

2012年,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冯峰被送进八监区一分监区,当时的分监区长正是何凯。在一次点名时,冯峰不搭理他,何凯当着150名服刑人员的面,用电棍电击冯峰的脖子,再将电棍插入他口中电击。

一次,何凯将冯峰双手反铐,把他从八监区车间单独带进八监区宿舍二楼小办公室里。小办公室门窗紧闭,窗帘拉得严实,何从兜里拿出电棍,将冯峰击倒在地,电其上半身。电流使冯峰撕心裂肺地疼,之后又被何凯关进“禁闭室”(2.5米长、2米宽、6米高)戴上手铐脚镣,吃喝拉撒都在里面。

5月的一个三更半夜,在八监区办公室,何凯两手各拿一警棍猛击冯峰的后背,使他后背多处被打烂。冯峰大声喊救命,把监区的服刑人员都叫醒了。

一天,在八监区车间,何凯找茬打冯峰。冯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何手脚并用,将冯打倒在地上,还用脚猛踢他的身体,致使他尿血。

5月31日,何凯第二次将冯峰送入禁闭室,于6月29日才将他从禁闭室带出来。一回八监区一分监区何凯就打冯峰,说:“我要让你成为耶稣。”将他两手上铐分开铐在门上。

何凯还曾将冯峰手分开铐在八监区楼道窗户上,两脚站着,在他脖子上挂上两块杂木做的牌子。一整夜过去,冯峰的两肩像断了一样,多年后仍在疼痛。

被推进高温窑洞里烫脚、烫臀部

廖元华,是前湖北省武穴市农业局纪检书记,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廉洁自律,因上北京向政府部门反映法轮功遭受迫害的实情被关在武穴看守所一年,后遭冤判四年,于2001年6月1日被劫持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

廖元华因拒绝“转化”、不承认自己是罪犯,不背监规、不唱罪犯歌曲,不与其他刑事犯人一道走队列、喊口号,遭受了近三十种毒辣残忍的酷刑折磨。

2001年7月下旬,监狱政委潘建生找廖元华训话,要求他转化。他拒绝,并说:“我以‘真、善、忍’为标准,力争成为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人有什么错?”

几天后,8月3日,入监大队队长史华平手提手铐,带着挑选的五个犯人,把廖元华带到八队(砖瓦厂)劳动现场。犯人把廖元华反铐起来推进了窑洞。

8月份,窑洞里温度特高,人穿胶鞋一会儿就会觉得烫脚。犯人竟脱去廖元华的胶鞋,致使他光着的双脚烫得一上一下地直跳。犯人杜生科等一边一个踩住廖元华的双脚,他不由自主地蹲下去。他们就用一块烧得通红的砖往廖元华臀部下垫。

当廖元华支持不住的时候就被拖了出去,在外面负责指挥的队长史华平问他:“怎么样?答不答应转化?”

廖元华回答:“不可能!”并转向在场的犯人讲:“你们作为见证人,看看我是怎么样被迫害致死的!”

史华平叫嚣:“不准他讲话,推进去!”

廖元华又被推进窑洞,就这样被推进去、拉出来不知多少次,直到他昏死在窑洞里。

廖元华不知道在窑洞昏死了多长时间,等他睁眼时,发现自己在监狱医院的床上趴着被打点滴。他双脚掌和臀部深度烤伤,右臂在他昏死后也被烤伤。

当他刚清醒,犯人杜生科就对他撒谎说,他昏死前答应转化,还说,史华平队长叫杜生科等人对此作证,否则不会送他到医院治疗的。

听罢,廖元华当即拔掉输液管拒绝打针,痛斥说:“我仅仅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到北京上访被判刑,现在你们又对我进行肉体摧残,强迫我转化,更无耻的是公然当面造谣说我昏死前答应了转化才送我上医院的,你们这样做有良心吗?”

他们把廖元华的双手铐在床上,白天逼他看电视里的“转化”的录音录像。他们以给他洗澡、换药为名折磨他,在他烫伤的两只脚掌上使劲乱刮,用打苍蝇的棕条扇叶反复在脚掌的创面上扎,廖元华感觉如同万箭穿心。他痛得失声叫喊,他们就把毛巾拿到厕所蘸上大便,撬开他的嘴塞进去,有时还把药瓶塞进其肛门,然后在他身体上踩,直到把瓶子挤出来……

奴役

超高强度的奴工是范家台监狱的基本制度,监狱通过榨取服刑人员的血汗牟取暴利,仅2007年一年就实现主营业务1,650万元人民币,净利21万元。而发放给服刑人员的日用品价值每人每月不到4元,许多法轮功学员没拿到过一分钱。

范家台监狱实质是一个奴工企业,拥有湖北沙洋新生砖瓦厂,是一家国有企业,还有沙洋农场加工厂范家台分厂,加工服装、玩具、电子产品等。加工活从早上7点开始做到晚上8点左右才能完成。监狱与浙江、江苏、福建、广州、湖南等地商家签订多种产品合同,据说有一部分产品出口到西方国家。

很多法轮功学员常年在监狱的新生砖瓦厂遭受肉体迫害。“拖坯”这道工序是将晾晒干了的砖坯用铁制拖车拖到窑内烧制。狱警要法轮功学员不停歇地来回拖砖达四五十趟,直到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有一次,一辆砖车倒了,砖头将法轮功学员方隆超埋在了下面。在他脚底溃烂的情况下,狱警仍逼着他一个人拖拉沉重的砖车。如果学员们拖砖时手脚慢了,包夹(监管法轮功学员)犯人就拿着木棒、树条边骂边打。

“分级”的工序是码放刚出窑的灼热的砖,这活儿最脏,灰尘很大,干完活后,人的鼻子眼睛都看不见,而且刚拖出来的砖的温度约有七十多摄氏度。这种活一般都是年轻力壮的长刑重刑犯干,年轻犯人一天也只做一个小时,而且这一小时可顶二天减刑。

2004年8月,狱警熊祖勇找法轮功学员余刚海谈话,让其转化,余坚决不从。第二天余就被派去“分级”(码砖)。那年他已六十多岁,被逼迫把刚出炉的砖搬到车上拖出来。他被弄进窑洞待了三分钟,人就差点虚脱。

当时法轮功学员刘水清被包夹架着来窑洞码砖,大热天不给他早点吃,不给水喝。刘弄来一点井水,递给余刚海。包夹李兵马上把水打翻,然后暴打刘水清、余刚海。

之后刘水清坚决抵制做奴工,被关进一个黑房子里,脖子上挂一个黑牌子,还被用一根铁丝两头系砖头挂在脖子上。铁丝深深地陷进他的肉里。他仍然不做奴工,狱警就暴打他,其他犯人也一拥而上打他,把他的肋骨打断。

残忍的酷刑刑法

沙洋范家台监狱使用超出人们想像的酷刑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如:

“挖墙”:脚距离墙三尺远、头顶墙壁、身体笔直。

“打转转”:逼人围着1.2米见方的地面砖转,不转就被打被拖,从早上5点转到夜里3点,最早至晚上12点,接连转数十天。

“荡秋千”:受刑者四肢被吊铐起来,被人推荡。

“架飞机”:把人反铐着,在队列中推着走。

“走过场”:让人两脚并拢、低头站在“批斗会”上,全监号的人对其拳打、脚踢、口骂。

牙刷搅指缝:用牙刷伸进手指缝,捏紧手指,左右转动牙刷,直至指缝被转烂,致使人的右手指缝溃烂数十天。

还有:强制喝尿、火砖炮烙、蚊烟熏脸、辣椒涂眼、毛巾蘸屎封嘴、用铁衣架抽打头、用鞋子打臀部、铁丝两头系砖勒脖子、拳击耳朵、灌酒精、锁狗链、针刺、关铁笼子等等。

除此之外,狱警还将所有的东西不断地投毒,床上垫的、盖的,床沿、顶上、床边墙上,甚至穿的、用的如碗、卫生纸等无孔不入。特别过节期间就更猖獗,狱警向很多法轮功学员下毒。他们使用的药物有粉剂、水剂,有黑色、白色、乳白色的,呈颗粒状。这些药物破坏人的五脏六腑、神经系统、排便系统、血液系统。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