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血泪(5)铁椅子

陕西渭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手段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8月29日讯】陕西铜川市法轮功学员牛学东渭南监狱遭毒打致精神失常,于2022年2月26日被迫害致死。

牛学东渭南监狱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一个重刑犯人拖到雪地里用棍棒暴打了一百多下。当时他只穿着单薄的秋衣,自那以后他失去意识,不认识人。

在监狱里他长期处于饥饿状态,今年2月26日吃午饭时他得到两个馒头,吃完后噎得不能呼吸而离世,详情待查。

据明慧网统计,从2005年到2020年底,16年间,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64人次在渭南监狱遭受过32种酷刑折磨。至今至少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高寿海、高世远、畬程邦、牛学东。

在监狱实施的种种酷刑迫害中,铁椅子是最常见的手段。本篇揭露渭南监狱用铁椅子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渭南监狱,也叫陕西第二监狱,本是锅炉厂,陕西省被判无期、死缓的重刑犯被关押在此。2005年11月,在陕西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指使下,陕西省监狱管理局把全省各监狱非法关押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到渭南监狱。

这所被陕西省司法厅标榜的“文明监狱”就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大魔窟。

接上文:

铁窗血泪(1)关“小号”

铁窗血泪(2)纵容恶行

铁窗血泪(3)电棍电击

铁窗血泪(4)“地锚”

强孟生被用手铐卡烂皮肉

渭南监狱十一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监区。监区长张中秋为了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专门选杀人犯、强奸犯、抢劫犯、贩毒犯等作为帮凶、打手,并给他们奖励:不用劳动、大幅度减刑。

2017年8月初,遭冤判5年的宝鸡市法轮功学员强孟生被劫持到渭南监狱。他因拒绝“转化”而遭到犯人们的打骂、侮辱、罚站、“熬鹰”等折磨。

2018年3月8日早上10点左右,张中秋指使犯人对强孟生大打出手,逼他放弃信仰。强孟生高喊:“打人了!打人了!”值班狱警在监控中看到后置之不理。当强孟生喊“师父救我!”后,值班狱警却马上过来把他带进“反省号”(专门惩治所谓犯错误的犯人的地方)。

强孟生被铐进铁椅子里,双腿和整个身子被用铁环和绷带固定住,双手腕被两个在胸前固定板上的手铐卡住。

第二天,犯人把强孟生手腕上的手铐卡进肉皮里,卡至极限,再把他的双手来回摆动、扭转。

皮肉马上烂了,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使强孟生不断发出惨叫声,白天、夜里这叫声传遍三层楼的每个房间。狱警们置若罔闻,施刑者更加肆无忌惮,发出阵阵狞笑。

中共酷刑示意图:铁椅子。(明慧网)

陈敏敢的手腕被铐成黑紫色 肉往外翻

2017年3月13日,陕西西安法轮功学员陈敏敢被非法关进渭南监狱,冤期为3年。

张中秋指使几个犯人把他带进“反省号”,威逼他转化,被他拒绝。他们不让他上厕所,以致他尿在裤子里。见他仍不转化,犯人就搧他耳光近一百下,搧得他脸红肿;再拿扫帚乱打他的双腿,往他头上乱扫,把痰抹在他脸上,还叫其他犯人来看他被打的模样。

两天下来,陈敏敢仍不屈服,狱警就强制让他坐铁椅子,把他的腿和身子用铁环和绷带固定住,给他戴上手铐并卡到肉皮里面。

五天的酷刑折磨,使陈敏敢痛苦不堪。这之后,家属会见时看到陈敏敢的手腕成黑紫色,肉往外翻,里面的白骨清晰可见。

韩旭被铐在铁椅子上几乎冻僵

韩旭(明慧网)

韩旭原是甘肃省地毯进出口公司的外销员、计算中心主任,因修炼法轮功,在自1999年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开始,他多次遭绑架,被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监狱,遭冤判两次共13年,惨遭各种酷刑的折磨,九死一生。

他第一次被冤判10年后,先被关押在户县看守所8个月,后被劫持到渭南监狱。从2003年起,他被单独关进严管队的“小号”共6年,被两个犯人24小时贴身看管。为争取炼功权利,他曾多次绝食,最长一次是25天绝食绝水,其间遭野蛮灌食。

从2006年起,渭南监狱从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获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之后,开始对各监区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

一天,监狱在教育科开“转化会”,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放弃修炼。韩旭站起来奋力高喊:“法轮大法好!反对迫害!”喊声响彻整个教育科大楼。之后,他被押到禁闭室迫害了三个月。

一次,狱政科的曹姓科长要来“禁闭室”提审他,但一直没露面。禁闭室的警察把他的双手双脚铐在提审室的铁椅子上,三个多小时没人过问。提审室门窗大开,铁椅子冰凉透骨,穿堂风几乎把他冻僵。

2019年5月29日,韩旭再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3年。

残忍的酷刑手段

渭南监狱利用犯人用多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转化”,如:

“拔大筋”:把人的腿用力往两边劈,劈成一字型,用膝盖顶人的后腰(肾部)。

“治腰疼”:使人面朝下倒在地上,再压在人背上,双手用力掐住脖子往上扳脑袋,使腰往上抬,两边一人抓住一只胳膊拧到背后用力往上拉。这种酷刑可以使人当场疼死。

“倒挂金钟”:把人弄到双层床的上铺,面朝里背朝外,把小腿从上床的护栏往下拉、上身向后扳倒,使头朝下,膝弯处挂在四分粗的护栏管上,两脚别在上床的床框上,大腿压在小腿上,再向鼻子里面灌风油精。

“吊飞机”:用手铐分别将人的两手挂在双层床上铺的两头,人身体被扯起来,只能脚尖点地;两只胳膊被自身体重坠得几乎被拉断。

“灌水”:把人脸朝上背朝下倒压在水池子上,用手捂住嘴不让透气,用力往下按,然后打开自来水龙头往脸上浇水。人容易把水吸进肺里窒息而死。

“蹲兵马俑”:人长时间被罚蹲,身体不准动。

……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