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血泪(6)下毒药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药物迫害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8月31日讯】沈跃萍在2006年12月与被关在另一监狱中的丈夫普志明通了最后一封信后,就再没有书信往来。她家人也不被允许探望她,那时她被关进了禁闭室。

2008年2月1日,普志明从云南省第一监狱出来后,就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去看妻子,但监狱说他妻子不“转化”(放弃修炼),不让见。2009年5月12日,他接到监狱的电话,说妻子病危。数天后,监狱让沈跃萍保外就医,因怕她死在监狱里。

医生说,她的肺部已经烂完了,就像一床烂棉絮,太晚了。2009年7月16日晚,沈跃萍离世。

沈跃萍,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生,1999年与丈夫、儿子一同开始修炼法轮功。2004年底,她与丈夫遭绑架,分别被非法判刑5年、4年。她被关入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期间每天被逼吃药或吃被暗中下了药的食物。

本篇揭露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药物迫害的罪恶。

接上文:

铁窗血泪(1)关“小号”

铁窗血泪(2)纵容恶行

铁窗血泪(3)电棍电击

铁窗血泪(4)“地锚”

铁窗血泪(5)铁椅子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以下简称“女二监”)1999年12月正式挂牌成立,位于昆明市西郊五华区教场北路447号,是云南省唯一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的场所。

女二监是全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监狱之一,监狱《罪犯分级管理实施细则》第二章第六条第七款规定“法轮功人员不认罪伏法的实施严管”。

监狱实施各种酷刑手段,如关“禁闭”、坐小凳、罚站、罚蹲、灌食、灌药、戴手铐脚镣、高压电棍电击等等,其中药物迫害尤为严重,在饭里拌毒、水中下毒、强行注射毒针、强行灌毒,用不明药物喷眼睛、脸、嘴等等。

中共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就在其“转化的实施方法”指令中宣称“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二十多年来,女二监非法关押了三百多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二百五十多人遭受过各种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的至少有12人,史喜芝、王莲芝、沈跃萍、杨翠芬4人在监狱被直接迫害致死;陈淑秋、王岚等8人在该监狱遭到残酷迫害,出狱后继续遭公检法司人员骚扰,含冤离世。

女二监却在2012年2月被中共命名为“昆明市五华区文明单位”,2013年12月被命名为“昆明市文明单位”,2015年8月被命名为“云南省文明单位”,2018年4月通过了省级文明单位复检。

毒药致死致残案例

沈跃萍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期间,因拒绝“转化”,被关了3年“禁闭室”,每天被最大音量的洗脑录音狂轰滥炸,每天被逼迫坐在光板床上16个小时,不被允许洗澡、洗衣服、用卫生巾。

监狱每天逼她吃药,或在给她的食物中投药,造成她咳嗽八个月,以致神智不清,最后昏迷不醒,送医院抢救无果。2009年7月16日,她含冤离世,年仅49岁。

沈跃萍(明慧网)

王莲芝,昆明市退休工人。2008年8月7日,被劫持到女二监后,因不“转化”被关进“禁闭室”,每天罚坐16小时,不准动,不准闭眼,否则遭殴打、辱骂,不准她洗漱、洗衣服等。

经历三个月的迫害,女二监又给王莲芝用不明药物,导致她“精神失常”,身体每况愈下,整口牙齿松动脱落,持续剧烈头痛,最后几乎成了植物人。

家人几经周折,于2009年7月1日以“保外就医”的方式把她接回家。在医院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治无效离世,时年73岁。

王莲芝(明慧网)

王岚,时年五十多岁,昆明市总工会退休干部。2005年7月,被绑架、判刑4年。被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期间,三次被关入“禁闭室”,长期被罚坐小凳子。

集训监区专管队长杨欢、副队长郑频还指使牢头刘跃新等多人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她的饮食中,致使她变得精神萎靡、神情呆滞,原本神清气爽的她变得老态龙钟。

王岚(明慧网)

张如芬,当年五十多岁,昆明市海口工人,被迫吃了拌有不明药物的饭后七窍流血。狱警见她没死,竟说:“你命真大,没有死掉。”后张如芬“保外就医”回家。

王春兰,当年三十多岁,文山县人,因不放弃修炼,狱警王丽唆使其他犯人将她按倒在地,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之后她高烧不退、烦躁不安、精神恍惚、记忆力减退。

刘国花,大理宾川县人,因坚持修炼,被狱警文婧和监区长夏昆丽等人用像辣椒水一样的不明药物喷眼睛,之后她痛不欲生,双眼浮肿、几近失明。她共三次遭受这样非人的折磨。

张磊,原新疆建设兵团护士,在九监区八次被狱警指使的犯人殴打,三次被“吊铐”、三次被关入“禁闭室”、长期坐小凳子、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半身不遂、精神障碍,被监狱送回原籍。

赵飞琼,宣威市人,长期遭“禁闭”、严管。2013年4月末,临出狱前,她被一伙狱警和犯人按倒在地,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在她的胯部留下了三个一字形状的大针眼。几天后,她变得木讷头昏、反应迟钝、失忆。

…… ……

直接迫害的责任人

1999年7·20”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前后,根据官方资料显示,云南省委、省政府为迫害法轮功开了12次会议,省委书记令狐安作了13次批示。云南省各地、州、市的电视台、广播电台、报纸、网络、自媒体等上百种党媒和御用媒体对法轮功大肆诬蔑、诽谤,毒害民众。

2000年1月,令狐安亲自主持召开常委会,决定“把教育转化工作作为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重点”。各地、州、市、县有一千多名干部参与“转化”法轮功学员。

云南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成员杨兴源花重金请“马三家帮教团”(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是中央“610”扶植的迫害法轮功的典范)到云南转化法轮功学员,使该省劳教所、监狱成为“转化”的基地。

杨明山任女二监监狱长后,执行上面的转化指示,为捞到“政绩”,引进马三家恶法,每天让法轮功学员坐小凳子十五六个小时,并对学员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把这说成是监狱的权力。

面对法轮功学员家属的指控,杨明山说:“我们是按省‘610’指示办事的,我作为监狱长,有权制定监狱管理规定。”他还为“坐小凳”辩解说,“那是一种学习,你有体罚证据吗?”

王丽美,前副监狱长,自2002年起,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坐小凳”的推手、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指挥者。她2018年退休,对沈跃萍、王莲芝等学员之死负有直接领导责任。

杨欢,自2005年到外省学习了马三家迫害法轮功经验回来后,担任了集训监区专管法轮功学员的队长。此人心狠手辣,直接指挥参与关“禁闭”“坐小凳子”“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迫害。

谢玲,原集训监区专管法轮功学员的狱警,警官学校毕业,性格蛮横,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曾两次用六根高压电棒电击法轮功学员赵飞琼。

女二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责任人中,除以上四人外,还有70人上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的追查名单(网址 http://www.zhuichaguoji.org/ )。“追查国际”的宗旨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时日短长,无论天涯海角,必将追查到底。”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