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乐山曝惊天大案 闹市出骇人黑幕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8月27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8月26号(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日焦点:乐山惊曝惊天大案,闹市出骇人黑幕;官方非正式“辟谣”坐实?一组官方数据暴露惊人信息;熊猫取名也犯忌,当代版“道路以目”上演。

经常关注中国新闻的朋友可能最近都有感觉,就是大陆突然变得挺平静的,就连整个长江全流域的百年高温大旱,都看不到惯常的什么多难兴邦,什么举国动员,什么最美逆行这一类党宣部门最喜欢的炒作了。只有重庆一千多万人顶着四十多度的高温大排长龙规规矩矩地做核酸,并最终以发现了两管混检阳性的结果而成为清零政策的最新标杆。

一切都表现的是那么的平平常常,扫码与核酸已经越来越波澜不惊地融入了大众的日常生活,成为越来越习以为常的人生的一部分。

这种舆论上的平静,当然与20大密切相关,因为我们都知道,每逢中共重大敏感的会议或某个场合的前后,都要进行极其严苛的舆情管控,任何可能引发大众在网络上发生舆论聚集的事件,都会被迅速地淡化、降调甚至完全屏蔽。

但谁都知道,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大陆真的一片岁月静好。遍及半个中国的惨烈高温大旱,可以被“川渝人民要哭了”来进行调侃娱乐化,实际上是带风向淡化,那如果有比这个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官方进行全面的封杀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乐山冠英镇大案 内幕黑暗恐怖

今天我们要先和大家说说刚刚曝出来就被封杀的乐山冠英镇大案。这个案子被官方迅速辟谣压下来了,但民间的爆料并未停止,由于其内幕太过黑暗恐怖,很多人第一时间都有点不敢相信。但就我个人看法,很多对中共的政治生态以及其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有深入了解的朋友看来,可能都知道,在大陆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什么不可想像的天方夜谭,有的黑幕甚至可能比这个更为残酷。

就在昨天(8月25号),一些视频和文字信息突然在网络上急速热传,其内容显示在四川乐山市冠英镇十字街的一家店面,被发现十多年前曾涉嫌参与恐怖的多起杀人案。据说嫌犯是一个团伙,可能与拐卖绑架人口后杀人盗卖器官,然后碎尸埋尸毁灭踪迹有关。

根据网络流传的信息,说已经挖掘出多具尸体,且四川成都省公安厅工作组已于多日前赶赴当地进行调查等等。

网络流传的多个视频也显示,在乐山市冠英镇十字街一家名为“永鑫家电维修”的店面前,有大量民众聚集。而流传的大量对话截图显示,有多个不同来源讲述的内容都指向这家店面可能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大案。有当地民众称,案件涉及杀人和贩卖器官,成都公安已经来了好几个,待了很多天,他本人也被警方找去了解情况,他还带着警察去看了那个门市。

这些网络信息非常多,综合起来,其主要的说法包括了以下几点:

1. 这是一个犯罪团伙犯案,时间大约在10年前,犯罪形式主要是杀人卖器官,然后通过大型的绞肉机等设备碎尸冲入化粪池灭迹,部分难以彻底冲走的尸骨被埋在地下,已经被警方发现了至少3具尸体,而且都没有器官等等。

2. 受害人的数目说法不一,有说十几人的,有说一百多人的,最多的说法是两百多。

3. 有当地人拍视频表示,冠英镇这个案子之所以被曝光,是因为类似的黑店不止这一家,乐山水口镇更早被爆出了同样的黑店,嫌犯被抓后才供出了冠英镇的这家黑店。至于其它地方是否还有类似的黑店,目前不清楚。

4. 也有貌似知情人士透露的信息说,确有杀人卖器官的案子,杀的都是给嫌犯投资的人,还故意把人带到瑞丽等边境地区,造成受害人离境的假象,是深圳公安局破了案,深挖余案才牵出了乐山这边。还说受害者实际数字是几十人,有的是一家被灭门了等等。

与这些传闻相伴随在热传的是一份不那么正式的警方通告,其内容显示,成都市公安局工作组寻找冠英镇2012年下半年一家出租铺面的线索,有租客以做饲料的名义租住该铺面,曾有机械设备入场,租客还请人装修过铺面。通知说鼓励广大市民踊跃提供线索,查证属实者将给予2万元人民币的奖励。

在通知的最后,还附带了一个冯警官的联系电话。我查询了这个电话号码,其归属地显示为四川成都,是营运商是中国电信。也就是说,至少这个号码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号码主人的身份难以查证。

对于如此惊悚恐怖的信息,官方是什么态度呢?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官方正式出面发表一份声明来证实相关情况有还是没有。冯警官悬赏征集线索的通告行文比较正式,但形式上应该是通过微信群等途径发出来的。唯一可以看到带有半官方性质的信息,来自大陆《华商报》的报导。

《华商报》发出关于爆料的第一篇报导

昨天傍晚,《华商报》发出了关于这个爆料的第一篇报导,目前也是大陆媒体唯一的一篇报导,说该报记者去了当地采访,核实了网传视频出事地点的确位于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冠英镇。

该镇一居民向记者表示,事发店铺离她家大约只有100米远,那栋房子建于10年前,楼上是居民楼,楼下是临街店铺,面积并不大,只有几十平方米,现在的租客在里面从事家电维修。该居民也有听说了杀人埋尸的传闻,但自己无法证实传闻真假。

记者随后又采访了乐山市五通桥区冠英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声称,此事系谣言,根本没有这回事,完全是有人在造谣,目前我们正在对造谣者采取措施。这是我们看到的唯一带点官方性质的辟谣,但来源是一位匿名的派出所工作人员,而且并非正式的通报,只是对一家非主流的媒体记者的回复。

以上就是目前我们能够看到的有关冠英镇埋尸大案的主要信息。那么,这个骇人听闻的传闻有可能是真的吗?就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案子的规模究竟有多大不好说,但很大可能这类事情是实有其事。

首先,我们看看《华商报》的采访辟谣可以看到,这个辟谣没有给出任何具体的说明,就是一个匿名工作人员来了一句“完全是谣言”就完事了。警方嘴里的造谣者是谁?最初的谣言是怎么说的?处理方式是什么?全都没有。按照过去中共公安的常规,一般都会正式发布通告,说某某造了什么谣言,影响恶劣,特予以什么惩罚等等,就像当初一线党媒集体播报李文亮被训诫谈话一样。

而与此相对应的,是民间的爆料透露了很多的细节,尤其爆料的案发地点非常清楚。如果这些传闻完全都是子虚乌有的编造,那么这家店铺当前的租客——那家永鑫家电维修商,应当会立马出面辟谣,因为这将对他们的生意和声誉造成重大影响,现在我们看到很多没搞清状况的民众已经误以为就是这个搞家电维修的在杀人卖器官。但这样惊悚的消息在大陆已经流传了近3天,店铺现场可以看到是人山人海,大量民众在那里聚集,却没有看到店铺租客出面来辟谣澄清,相反有当地人发信息说看到店铺已经在开始搬迁。

其次,民间爆料已经提到了,类似的黑店不止这一处,这里只是毁尸灭迹的地点之一,并不一定是杀人摘器官的地点。大包的饲料袋的确可以很方便地隐藏被分解的大块尸体,包括流传的机械设备和装修等信息,至少符合一个毁尸灭迹场所的基本逻辑。

第三,这些信息中有一个重要细节,就是多个信息源都提到了来调查的是成都的警察,而不是乐山市局、五通桥分局或冠英镇派出所的警察。其中不止一个爆料人是和警察有过直接接触的当事人。

这个细节和民间爆料是其它地方案发后被牵扯出乐山的余案是一致的。这个冠英镇距离成都市有大概170多公里,行政上隶属乐山五通桥区。成都警察直接到冠英镇调查,说明这是四川省公安厅直接经手,这只能说明,要么案子是跨省的案子,要么就是省内的大案。

而且,省厅一上来就直接插手调查,从理论上就不排除案子可能有乐山本地的警方人员被牵涉进去了,这就有点像唐山烧烤店暴力案被指定异地管辖一样。警匪勾结在当地是常态,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我曾经在五通桥区的另外一个镇待过一段时间,曾经亲眼目睹当地的黑道大佬和公安在美食街一起把酒言欢的场面,当时就是当地人给我解释的。

第四,与这个传闻相辅相成的是,恰好也就是在差不多十多年前,当地就疯传过“面包车拉人卖器官”的说法,说有当地人家的小孩不断失踪,也有发现小孩器官被掏空后尸体丢弃。在那段时间,当地人心惶惶,几乎所有家长都到校门口亲自接送孩子。

在微博上,甚至有人留言说自己和姐姐就亲身遇到过这样的危险,姐妹俩晚上在马路上走,突然面前停了辆面包车,一下开门就看到两个男的准备下车。幸好两姐妹的父亲就在前面不远,喊了一声快跟上,两男的立马关门车开走了。

2020年有超过100万人失踪

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都知道一个重要的背景。在今年铁链女事件曝光并持续发酵后,中国每年走失的人口数就成为大众密切关注的对象。到目前为止,我们能够查到的官方数据,是在2021年发布的《中国走失人口白皮书》,显示在2016年“走失”人口高达397万,此后逐年下降,到2020年,依然有超过100万人失踪。

在这份官方数据中,失踪的未成年人占比为9.44%。如果按照这个比例,从2016年到2020年这5年之内,失踪的未成年人总数就有107万之巨,平均每年失踪20多万。

这个数字,与中共党媒早在2007年公开报导的数字是一致的,当时人民网署名为“刘炎迅”的记者发表了题为“每年有20万儿童失踪 中国寻人体系仍然无力”的报导。这篇报导现在已经被彻底删除,但我们可以查到在2013年,中国广播网也曾公开报导过,说每年约有20万儿童失踪,能够找回比例仅有0.1%。

而在走失人口中,女性和未成年儿童绝大部分都是被人为拐卖的。在过去,人口拐卖的主要目的,是为满足有些家庭购买男孩以及单身男性生育后代的需要。但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首创以国家行为大规模虐杀法轮功学员并活体摘取器官后,这一令人发指的罪恶就落地生根并蔓延开来。

这方面的信息和证据非常多,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这里只列举几个简单的数据就可以看到这背后的黑洞有多大。

中共此前一直声称大陆器官移植来源是死刑犯器官。而根据国际大赦的数据,在中共镇压法轮功前后5年的死刑执行数量平均每年约1,600例。而仅仅依据前中共卫生部长黄洁夫提供的数据,这几年每年肾移植量平均超过1万例。也就是说,即便所有死囚的器官都能百分百配型利用,也都远远供不上实际移植的数量,这个巨大的缺口是谁在填补呢?

2015年起,中共声称全面停用死囚器官,全部改为捐献器官移植。但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是,作为首屈一指的器官捐献大国的美国,当时共有1.4亿人登记捐献器官,在这样的基础上,美国做肝移植平均等待时间为2年,肾移植为3年。

而中国在2017年登记捐献器官的人数有多少呢?只有区区30万人,而在中国肝肾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却短得惊人,平均只有2到4周,有的地区甚至只有1到2周,出现了不是人等器官而是器官等人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反向配型现象。

这个巨大的人体器官库存,又是哪里来的呢?

回到今天的话题,我们讨论到这里,我想朋友们应该看清楚了,像乐山冠英镇这样的案例被官方全面封杀并低调否认,其实不仅仅是为了即将举行20大的一个例行维稳,不能让这样恐怖的事件冲淡了中共苦心营造的政治盛会喜庆气氛。更主要的,是中共极其惧怕这样的案例如果被报导出来,引发舆论发酵,将不可避免牵扯出中共以国家行为杀害法轮功学员、维族人和其他政治异见人士的罪恶。

这些民间犯罪分子杀人贩卖器官的罪行,只不过是依托于中共政府已经建立起来的庞大产业链而孳生出来的小小毒瘤而已,因为从杀人到摘取器官再到运输,最终到达医疗机构的手术台,如果没有成熟的产业链,这些罪犯根本不可能完成这样的犯罪并赚取到丰厚的利润。

熊猫取名也犯忌

好的,最后还有一点时间,我们简要聊聊大陆媒体的另外一条比较搞笑的热点新闻。

8月18号,央视新闻发布一则视频新闻,称卧龙大熊猫基地一只名为“翠翠”的大熊猫产下一只体重达270克的幼仔,它是迄今为止圈养大熊猫产下的“世界最重幼仔”。然后央视作为一个喜讯播报并积极邀请网友参与互动,给这只熊猫幼仔取名。

这原本只是很普通的一个消息,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除了央视新闻和环球网等代表性党媒,包括其它转发的官方媒体,很快就全面封锁了几乎清一色称赞熊猫妈妈名字的评论留言,只开启精选评论。原因说白了也很简单。

这是大陆网友与中国当局之间最经典的文字封杀与隐晦表达的游戏。这条新闻之所以敏感,是因为问题出在熊猫妈妈“翠翠”这个名字上。按照中国自古以来的拆字法,“翠”字拆开来就是“习习卒”,这被辱包一族理解为是“习二卒”。而且“习习卒”的顺序调整一下,就会变成“习卒习”,这与“习主席”的发音几乎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无论怎么拆解,这个字都被赋予了对习近平极为不吉利的含义,而且这种网络暗语早就在微博流行经年,已经发展出了“祈翠”这个专用词,现在甚至都有了“每日祈翠超话”。

党媒的小编能够迅速封杀所有评论,其实说明他们对这个近乎网络造反的梗是门儿清的,估计只有领导层面的那些人被蒙在鼓里,否则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公然把“翠翠”这个名字发出来。

要知道,在半个月前台海危机的军事演习中,很多人已经注意到,“演习”这个词已经悄然被“演训”所取代。很显然,这是高层在开始沿用过去的“避讳”传统。最为搞笑的经典例子,是去年中国某地灯柱上的官方宣传标语中,“革除陋习”变成了“革除陋刃”。

这可以算是“李代桃僵”的当代高级版了,叫做“刃代习僵”。或者可以说,这是当代网络版本的“道路以目”的再现:谁都不说破,一个眼色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想要当男儿,想要挽救红色帝国成为中兴之主,但我估计他至今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活成了当代的周厉王。谁说古代很遥远,现在的很多事,其实不过是在重复历史上的段子罢了。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