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食品与大脑

文 /BONNIE KAPLAN AND JULIA J RUCKLIDGE 李雪卉编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4月26日讯】缺乏微量营养素现代饮食可能导致脾气暴躁,言辞激烈。

近年来,公共话语中的情绪化、非理性、甚至爆炸性的言论不断升级。这有时会归因于社交媒体。但似乎还有其它因素在改变着我们的沟通方式。

作为营养和心理健康领域的研究人员,以及《更好的大脑》一书的作者,我们认识到我们社会中的许多人都经历过大脑饥饿,这会损害他们的认知功能和情绪调节。

超加工产品

显然,我们并不缺乏大量营养素:北美人倾向于获得足够的蛋白质、脂肪(尽管通常不是最好的脂肪)和碳水化合物(通常不是好的复合碳水化合物)。但是我们并没有获得微量营养素(矿物质和维生素),尤其是那些吃大量超加工食品的人。

超加工产品包括软饮料(果蔬汁,植物饮料,乳饮料,茶饮料等)、包装零食、加糖早餐麦片和鸡块等。它们通常只含有少量的微量营养素,除非它们添加了精选的维生素和矿物质。

来自2004年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和2018年美国国家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的三项公开分析,显示了这些发人深省的统计数据。在加拿大,2004年,所有年龄段的热量摄入中有48%来自超加工产品。美国的情况更糟,2018年2至19岁儿童消费的67%和成年人消费的57%是超加工产品。

大多数人都知道,我们的饮食结构与身体健康有很大的关系,因为饮食质量对慢性健康状况有很大的影响,如肥胖、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营养是如何影响大脑健康的。

微量营养素与心理健康

由于我们社会的食物选择已经强烈地转向超加工产品,让更多的人了解微量营养素的缺失会影响心理健康状况变得尤为重要,尤其是会产生易怒、暴怒和情绪不稳定。

现在,这种说法已有非常充足的科学证据,但媒体很少提及,以致于很少有人熟悉它。来自加拿大、西班牙、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十几项研究表明,与饮食不健康(主要是超加工产品)的人相比,吃健康的全食饮食的人出现抑郁和焦虑症状的次数更少。

相关研究不能证明营养选择是造成心理健康问题的原因,为此,我们转向一些令人信服的前瞻性纵向研究。在这些研究中,纳入了没有明显心理健康问题的人,对他们的健康和饮食模式进行评估,然后进行长期跟踪,结果令人惊讶。

在一项对日本约89,000人进行了10至15年跟踪研究中,食用全食饮食者的自杀率是不健康饮食者的一半。虽然在目前的自杀预防计划中尚未涉及,但这一发现可能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新方向。

在加拿大,另一项研究显示,儿童的饮食结构和是否遵循其它关于运动和屏幕时间(久坐)的健康准则,可以预测他们是否会在接下来的两年内被转诊为精神障碍。这项研究中的儿童年龄在10至11岁。这些发现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理由,说明为什么营养教育应该成为精神障碍儿童的一线治疗之一。

易怒和情绪不稳定通常是抑郁症的特征,因此多项独立研究发现,引导不良饮食习惯的抑郁症患者,将饮食改变为全食物地中海式饮食,结果有了明显的改善。地中海式饮食通常富含全谷物、水果、蔬菜、坚果、豆类、海鲜和橄榄油等不饱和脂肪。

在一项此类研究中,除了常规治疗外,大约三分之一改为全食物饮食的人,发现他们的抑郁症在12周后得到了缓解。

使用常规治疗但不改变饮食的对照组,他们的缓解率低于1/10。全食物饮食组还报告说,他们每周的食物预算节省了约20%的费用。这一点推翻了“吃超加工产品的饮食是一种省钱的方法”这种说法。

针对使用微量营养素补充剂来治疗心理健康问题,一些研究提供了重要证据,即易怒、暴怒和情绪不稳定可以通过改善微量营养素的摄入来解决。大多数公众的认识仅限于寻找能够立即治愈疾病的神奇饮食子弹,这是不成功的。这方面的例子是,媒体的报道突出了一次只关注一种营养素的研究。这是思考因果关系的常见方式(对于问题X,你需要药物Y),但这不是我们大脑的工作方式。

为了支持大脑的新陈代谢,我们的大脑至少需要30种微量营养素,以确保血清素和多巴胺等神经递质的产生,以及分解和清除代谢的副产品。许多研究发现,吃更多的微量营养素可以改善情绪控制,减少易怒和暴怒,包括在对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和情绪失调的儿童进行的安慰剂对照随机试验中,也体现出了吃微量营养素的优势。

证据很明显:营养良好的人群能够更好地承受压力。隐性的大脑饥饿是导致情绪爆发、攻击性的一个可变因素,甚至很可能导致不礼貌的语言行为。

邦妮·卡普兰(Bonnie Kaplan)是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康明医学院的名誉教授,茱莉亚·J·鲁克里奇(Julia J Rucklidge)是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的心理学教授。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