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清零两大“科学依据”暗藏陷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4月12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4月11号(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中共专家“清零才科学”暗藏两大陷阱;“统一大市场”出台,究竟是不是计划经济2.0?解读华丽名词背后玄机与3大背景。

上海封城,饿殍遍野,不但国内的微博,连海外的推特上都可以看到到处都是即将断粮或被迫跟着国内电视学习“轻断食”的呼声,这是上个周末最受关注的重大事件,而且目前还在继续发展之中。

从武汉封城开始到现在,中共已经反复演练了2年多的封城清零模式,依然在上海演变成为一场全世界最大规模的饥饿游戏,而且针对的还是奥密克戎这么一个重症率死亡率已经下降到和流感一个等级的病毒。这是全世界都很难理解的一种做法,全世界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中共在上海大动干戈如临大敌,把2,600万人硬生生推入困境甚至绝境。

可能大家都看到了,中共自己官方公布的数据让上海人都傻眼,说整个上海迄今通报的阳性病例超过15万,但重症病例只有一个,死亡病例为零。

我们且不说这个数据的真实性究竟有多大,反正这是官方自己发布的数据,也许官方这么发布的目的,原本是要展示一下上海防疫的成绩,看看我们多优秀,15万比1,但它们却没想到,这个数据反而让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质疑官方的操作:这不明摆着就是一个大号流感性疾病吗?为了一个重症比例这么低的传染病,值得这么要死要活的折腾吗?

清零两大“科学依据”暗藏陷阱

在这样的背景下,官方开始接连进行舆论引导,一定要从理论上证明:社会主义封城清零就是好。

这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2天前新华社发表新华微评,称“奥密克戎”绝非“大号流感”;然后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在上海接受新华社专访,称动态清零是上海最佳方案;还有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副院长吴凡先后接受澎湃新闻和《第一财经》等媒体专访,对为什么坚持动态清零给出了5点理由等等。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个获得文学学士学位的《经济日报》编辑佘惠敏也发文声称动态清零才是尊重科学,并大骂“共存论”才是侮辱科学等等。

这些官媒评论和专家意见基本上都是一个模式的论调,主要就是重复两个论点:一个是欧美国家为代表的共存模式是在疫情面前躺平,是对民众生命健康不负责任的放任自流模式,而清零封城是积极有为的为民众生命健康负责任的模式。

另一个就是强调死亡率和病死率不是一个概念,虽然奥密克戎的病死率大幅下降了,但死亡率依然很高,所以不能简单等同于流感。

我们先说说第一个问题。中共官方使用了“躺平”这个概念来描述共存模式,这本身就有很强的误导性。因为躺平这种说法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认知,就是什么都不做,完全放任自流,政府只管躺平,哪管民众洪水滔天。

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与病毒共存绝非什么都不做,恰恰相反,与病毒共存的模式是建立在几个重要的基础之上的,其中包括了对病毒变异后病理特性改变的及时追踪和认知;包括了对合理使用社区医疗资源避免挤兑医院医疗资源的大量工作;包括了对疫苗接种的普及;包括了对治疗方案的优化以及大众化口服治疗药物的及时研发与普及等等。

尤其是在奥密克戎毒株成为当前大流行的最主要毒株之后,所有这些工作都指向一个目标,就是尽快形成群体免疫来最大限度压低疫情爆发曲线,降低重症率和病死率。

我们以前多次讨论过这个话题,这种模式更像面对疫情洪水而来的疏导模式,尽量用可控的分洪来换取洪峰安全过境,可能会付出部分代价,但一旦建立了可靠的分洪渠道,即便未来还有多次洪峰,都可以保障大多数人的安全,绝不是什么都不做。

而反观中共的模式就是典型的封堵模式,面对洪水不断加高堤坝,哪里出现了管涌或小范围溃坝,就派遣敢死队不计代价彻底堵上,哪怕小规模可控范围的分洪也不允许。

这种模式看起来似乎更有效,但却遗漏了一个重大前提,就是疫情不止一波,病毒变异不止一次,等于是多次洪峰,而且从理论上说洪峰会长期反复到来形成累加效应。在这种背景下,堤坝修得越高,大规模溃坝的风险也越高,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一定是大事。

14亿人都感染 绝对人数依然会很高?

其次,专家们反复提到的病死率和死亡率问题,说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死亡率是统计某年度因某种疾病而死亡的人数在社会全体人群中的占比。而病死率统计因某种疾病而死亡的人数在该病所有患者中的占比。

对应到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上,这二者的分子都一样,都是感染病毒的严重者死亡的人数,但分母不同,前者的分母是全国14亿人,而后者的分母只是感染阳性者。中共专家们也承认奥密克戎的病死率大幅下降了,有研究证实其病死率普遍从德尔塔时期的5%左右下降到了不足1%,部分国家甚至低于流感。

但这些专家们都坚持一个说法,就是说这个比例虽然大幅下降了,但由于奥密克戎的传播力强,所以如果放开了让14亿人都感染,其死亡的绝对人数依然会很高,甚至超过感染德尔塔的死亡人数,所以不但不能放松管控,反而还要加强。

这套说辞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他们在这里玩弄了一个偷换概念的花招。我们都知道,奥密克戎流行成为世界性占据主导地位的毒株,不过也才3、4个月,事实上我们无法统计全年整个国际社会的死亡率究竟是多少,所以专家们实际上都是把某个国家的局部短期的死亡率甚至病死率直接套用到14亿人的基数上,来推算出了一个看上去很高的死亡数据,然后告诉大众说,你看,这很可怕吧,所以我们必须坚持清零。

这里面就存在两大问题:第一,中共专家是套用局部数据来假设出了一个数据,然后以此作为清零的理论依据。这种逻辑就像我们理论上可以假设全中国都可能发生轻微地震,尽管每个地区可能死亡数据都很低,但全国加起来这个数据可能就很高,所以我们必须现在就强制性要求所有人长期住地震棚来保命——大家是不是觉得这很荒唐可笑?

按照这种逻辑,不要说中共病毒,其它任何传染性较强的病毒都可能存在这个问题,比如流感病毒、麻疹病毒、登革热或出血热,其病死率都高于奥密克戎。如果我们都假设14亿人都感染,其绝对死亡数据同样会很大,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应当发现一例就全体封城来清零?来彻底切断其传播途径?这显然是荒谬的。

第二,中共专家故意避开了群体免疫效应的问题。什么意思呢?一种病毒爆发流行之初,其感染和重症死亡数据肯定是相对较高的,但一旦大面积的人群都通过疫苗或轻症感染获得免疫之后,免疫屏障就形成了,在这样的背景下,疫情中后期的重症率和死亡率会进行性大幅下降,这是必然的。

中共专家们对这一点根本就不提,只强调洪峰过境淹了多少地方,却对疏导分洪泄洪之后保存了多少地方,保存了多少生命只字不提,而且对分洪机制建立后,对以后到来的洪峰会产生多大削弱、消解的作用也只字不提。

因封城清零而得不到救治死了都不算死?

而且,专家们避而不提的,甚至可能以后也不会提到的是,仅中国疾控中心的周脉耕团队研究超3亿人数据就证实,在大流行的某时间段内,非感染中共病毒致死的人数与同期疫情未流行期间死亡人数对比发现,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死亡率整体增加21%,其中糖尿病死亡率增加高达83%,自杀死亡率增加了66%。

这还只是研究统计了慢性病,如果是各种急性病呢?比如脑卒中(中风)、急性心肌梗死、高血压危像、消化道大出血、产妇大出血或严重哮喘发作等等,这些急症在短期内得不到抢救,在极短时间内就会出现生命危险,一旦得不到及时救治,病死率会高到什么程度?我想那是不难想像的。对这些专家来说就一个概念,凡不是感染中共病毒而病死的人,无论什么病因为封城清零而得不到救治死了都不算死。

更何况,中共真的那么关心老百姓生命吗?湖北武汉那波疫情真实死亡人数至少数万到数十万,中共一样掩盖过去还自我标榜为全球防疫优等生。如果需要,它们照样可以对奥密克戎疫情数据造假。所以,坚持清零的背后,与专家们所谓的生命代价其实没有半毛钱关系。

中共推出统一大市场 沪深北三大股市暴跌

好的,接下来我们要来讨论一下昨天才出来的一条重磅大新闻,这就是中共正式公布了“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

这个消息一公布,今天的沪深北三大股市一起暴跌,我想这个反应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大众对中共推出这个看上去极为高大上的东西的理解程度有多深。到目前为止,各路人马对这份意见早就议论纷纷,各种解读都有,非常的热闹。

什么是“全国统一大市场”呢,按照官方的定义是以下这么一段话:“是指在全国范围内,建设一个市场的基础制度规则统一,市场的设施高标准联通,要素和资源市场,以及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同时,市场的监管要公平统一,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进一步规范的大市场。”

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这些听上去很高大上、很专业的词汇有点云山雾罩,搞不懂究竟想要说什么。这就对了,根据我们对中共了解的历史经验,一旦中共使用一些一般人搞不懂的新词在云山雾罩一般下什么大棋的时候,很大概率就是它们又要干什么坏事了。就像它们用灵活就业来指代失业,用负增长来指代亏损一样。

这份意见出台后,根据官方媒体发表的后续解读,说加快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的目的是,通过制定统一的制度规则,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

那么怎么做到呢?官方的说法也很简单,要用“立破并举”的手段,所谓立,就是统一制定若干的规定,全方位无死角涵盖整个商品市场流通的全过程。而所谓的破,就是要废除以前各种不正当竞争或妨碍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显性、隐性壁垒。

所以,从表面看,这个举动的目的在于想建立一个一统江湖式的、消除各种地方贸易保护主义和地方贸易壁垒,并能够高效畅通运作的全国大市场。乍一看上去似乎很正能量,但要我看,其实质上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搭台的是全国统一的市场经济,真正唱戏的仍然是共产主义计划经济。

统一大市场就是计划经济2.0

为什么这么说?大致上有以下几点理由:

1. 从历史经验看,习近平19大全面掌权后推出的几乎每一个新政策都是在打右灯向左转,都是在倒退。比如他提出新时代深化改革开放,实质上是废掉了邓小平路线阻止了进一步改革;他提倡全过程民主,实际上就是全过程反民主走向全过程极权;他拍板的科学防疫,实际上是最不讲科学的政治防疫等等。所以简单类推以下,要搞全国统一大市场,实际上就是让市场经济在中国没有市场。

2. 可能有朋友会觉得,你搞个简单类推就得出这个结论太草率了吧?我们这么说吧,就单纯从市场而言,市场最初是怎么产生的?当然是民众有商品交换的需求而产生。我需要大米而你需要猪肉他需要牛奶,大家都寻求交换就形成了市场,而这种交换行为的背后就是差异化,这是推动市场繁荣的最根本源动力。

到了现代,这种差异不但可以是物质形式,甚至可以呈现为非物质的信息形式,就是信息的差异也可成为交易的动力并成为赚取利润的工具。

中共建设统一大市场的本质,说到底就是一点,要用行政权力强制性削弱、甚至是消除这种差异化。所以无论其名词多么好听,什么共同富裕,什么资源要素优化配置,其本质上都是党管一切,个体的差异必须服从党的需要去被统一,那么就等于消除了市场最本质的东西,迟早走入统一生产、统一供给、统一配送、统一流通、统一消费的全过程计划的模式,这就是计划经济。

3. 在这份“意见”第一大部分“总体要求”下面的“工作原则”中,当局实际上已经说得很清楚:要建立有效统一大市场,就必须做有为政府,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提升政府监管效能,然后来引领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

大家看到了吧,一句话就是政府全都要管。其中提到的几个“统一”,我们简单翻译一下,就可以看到中共究竟想干什么:

“意见”说要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其实意思就是市场规则党说了算;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其实意思就是生产要素的流向或投资什么地方要党说了算;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意思就是大众买什么、消费什么要听从党的安排;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说白了就是管理收费这些标准党说了算;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意思就是党既当运动员,也要当裁判员,必须二合一。

至于“意见”提到要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听上去无比正确,但需要注意的是,什么叫不当竞争或市场干预,这个定义是党说了算,谁敢和国企竞争那可能就是不当竞争,谁敢反对党的干预那可以就叫不当市场干预,党就要修理你。

4. 不少人可能都注意到了,这份“意见”是3月25号制定,4月10号推出的。为什么现在拿出来,这背后有3个重要背景。

首先是疫情背景:由于各地疫情复燃,中共病毒将长期存在,封城清零将成为常态,经济活动被大规模干扰甚至中断也将成为常态,所以中共不得不以强力人工干预的方式来平衡人为造成经济活动中断的损失。封城期间的经济形态已经就是完全的配给制,一种类似战时机制的半军管模式,所以有军队武警的介入是很正常的。

其次,俄乌战争迫使中共与西方敌对明朗化,经济渐进性脱钩风险大幅增加,加上中共意识形态决定了不可能放弃与美国争夺领导权,未来全面敌对甚至爆发军事冲突风险大增,包括中共对台湾的入侵势必引发西方全面制裁,所以中共现在采取预防性强化控制全国市场,目的是通过挖掘自身潜力,逐渐走向自给自足、自力更生模式。

再者是大数据背景:大数据分析与管控技术的发展,包括数字人民币将全面推广,让中共认为自己已经有条件可以完全掌控每一个私人的财富,也可以掌控消费端的需求,同时控制生产端按需生产,二者可以在宏观上大致匹配,所以当局可能认为实施计划经济的条件比起毛泽东时代已经大大成熟了。

我们过去说过,所谓数字人民币将会拥有超级粮票的功能,每个人的财富都可以很容易被政府统一规划,比如多少钱只能用于买食物,多少钱只能用于交通等等,每个人都如同被精细管理操纵的囚徒一样生活,敢有任何反抗,你在社会中就会立即寸步难行。健康码和个人信用制度的结合,已经向我们展示了这样的前景,很多人已经品尝过被画地为牢的滋味了。

总之,一句话,所谓统一大市场,实质就是数字极权统治下的计划经济升级版,或者说2.0版。这条路将通向什么样的断崖,我就不罗嗦了,我想几乎所有了解毛时代生活的人,都会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答案。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