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古巴共产政权迟早解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5日讯】有冇搞错,7月15日。

这个星期发生了一个大新闻,就是古巴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运动,运动的矛头直指古巴的共产主义政权。除了首都哈瓦那,古巴的多个省份都有大批民众示威,甚至冲入当地共产党党部,很多地方和警察、保安部队,以及亲共产政权的群众发生冲突。

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古巴的旅游业遭受重创,甘蔗收成令人失望,古巴政府的外汇储备枯竭。蔗糖是古巴唯一的大规模出口物资,用来换外汇。外汇储备枯竭,就没钱买石油和天然气,所以很多地方开始停电。瘟疫蔓延,疫苗也短缺,整个经济出现恶化。从周日开始,古巴的至少20个城市,爆发了自发的街头和平抗议,抗议目标主要是通胀和政府低效。但很快,示威变成要求结束62年历史的共产党的极权统治。

虽然没有任何报告显示任何抗议者携带了武器,但一点都不意外的是,抗议者遭到了暴力镇压。在古巴政权断网之前,社交媒体上的视频显示,警察和保安部队对抗议者开枪射击,抗议著遭殴打,很多人受伤。在古巴圣地亚哥(Santiago de Cuba)至少有一人被殴打致死。美联社摄影师埃斯皮诺萨(Ramón Espinosa)也被警察殴打至重伤。

作为对警察试图攻击抗议者的回应,抗议者掀翻了一辆警车,还有抢劫了政府经营的一家商店。更为普遍的是,抗议者在许多抗议活动中高呼“自由!”和“打倒共产主义!”

在国家电视台的讲话中,古巴共产党现任领导人,也是古巴总统的卡内尔,鼓励古巴人对抗议者采取暴力行动,他在周日组织召集政府亲信举办亲共集会,关闭了哈瓦那革命广场,然而亲共产党的人数,比抗议人群实在是少太多。

周一凌晨,警方的搜捕行动似乎仍在继续。古巴媒体ADN报导说,警方的特种部队正在“像狗一样”追捕可疑的抗议者。在马坦萨斯省(Matanza)的卡德纳斯(Cárdenas),一些家庭在警察开枪后试图去医院探望亲属,被警察挡在医院外面,因为当局不想让抗议者和记者搞到周日受伤或死亡人员的准确名单。

古巴的未来会如何走向?目前仍然有待观察。

很多人,包括一些拉美国家领导人认为,古巴的经济困境,和美国制裁有关系。我认为这是对的,美国从1959年之后,基本上一直对古巴进行经济制裁。除了奥巴马当总统的短暂时期曾经部分解封之外,其它大部分时候,美国采取的是敌视古巴的政策。

但很少人提到,古巴1959年共产革命之后,没收了几乎所有美国人在古巴的投资,包括电力、通讯公司和银行,把他们变成了古巴国有企业。1950年代之前,古巴的美国资本,占古巴经济很大的比例。古巴独立,有美国军队的帮助,所以以前美国和古巴关系很好,美国把古巴当成自己的后花园,美国人投资古巴数量极大。共产革命之后,卡斯特罗把九成以上的经济国有化,当然包括美国资本,美国人也当然耿耿于怀。

如果换成中国人,是不是会做同样的事情?我敢肯定会的。假设现在巴基斯坦突然宣布没收所有中国投资的企业和非企业项目,中国会如何做?

中国共产党中央联络部,也就是中联部,公开承认的执政的社会主义政党,除了中共自己之外只有四个,古巴、越南、朝鲜和老挝,就是寮国。朝鲜不多说,越南正在现代化当中,老挝唯越南是听,所以真正和中共平起平坐的共产党,就只有一个古巴了。

古巴和中共的关系非常有趣。八十年代之前,中共的参考消息刊登的国际新闻中,大量引述西方媒体对古巴霸权主义的报导,包括古巴在南美、非洲派遣军队和军事顾问的报导,中共认定古巴是苏联霸权主义的马前卒,是和平的威胁,当然也是毛式共产主义运动的威胁。

但实际上,古巴的共产主义运动,和中共极为相像。

1959年卡斯特罗取得政权之后,迅速采取了经济国有化措施。

1968年3月13日,卡斯特罗在哈瓦那大学发表了向全国实况转播的讲话,宣布革命的下一个目标是向小贩宣战,演讲一直持续到深夜。一夜之间,小贩和私人业主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除了抄家和没收财产,很多店铺被砸,业主被打。卡斯特罗是想以此来开创一个用群众运动的方式管理社会流通领域的先例,这和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何其相似。

然后宣布古巴一千万吨蔗糖的国家计划,这很像中共的大炼钢铁大跃进,当然最后失败得很惨。

古巴也有农村公社。被国家设为模范标兵的,是松树岛青年公社。1965年,这个岛被交给古巴共青团,先后有五万左右青年人移居岛上,在那里开荒,卡斯特罗的目标是把这个岛变成古巴出口蔗糖和柑橘的基地,产量要超过整个美国和当时另一个大量出口柑橘的国家以色列的总和。这样的牛皮,在第一天就注定要被吹破的结局。

从60年代早期开始,古巴斥巨资在农村建立了许多新学校,把城市少年儿童送到乡村,让他们在和家庭、父母、城市环境相隔绝的情况下接受军事化的教育,把学习和生产劳动结合起来。

古巴政府宣布了“革命攻势”政策,是古巴式的大跃进和文革的综合产物,兼具政治和经济双重目的。

这种共产主义集权制度,当然会带来各种严重的问题。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古巴出现了几次大规模的偷渡潮,多达百万古巴人偷渡到美国。人们冒着生命危险,穿越加勒比海的汹涌波涛往美国跑,那种情形,比起文革期间偷渡香港,比起北朝鲜逃亡南朝鲜,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和1970年代末期的越南有得比较。

卡斯特罗对此不担心,他认为资产阶级跑了,正好可以建立一个共产主义的古巴。但让卡斯特罗意想不到的是,古巴难民在美国创造了一个超级富裕的城市,就是迈阿密。迈阿密原本只是美国佛罗里达州南端的一个小镇,和古巴隔海相望,距离一百多公里。大批逃难的古巴难民在这里聚集,最后把迈阿密变成了一个超级大城市,是美国富人,以及南美洲其它国家富人的聚居地。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就是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古巴难民家庭。全世界最反共的人群,也是这批古巴难民,人数在全美国大约有一百万。

回到古巴的事件。俄罗斯、中国和南美的一些国家都说,外国势力不要介入古巴局势。这个话中国人很耳熟吧。但古巴共产主义革命,和中国一样,也是外国势力造成的。

其中最有名的,是现在全球左派的大英雄格瓦拉。

格瓦拉是阿根廷人,他们家是阿根廷非常富有的家族。进入医学院之后,格瓦拉决定先休学一年,骑摩托车在美洲到处旅游,(插一句,这是1950年代,格瓦拉家里多有钱,可想而知)。根据他自己的书说,他在拉美各国见证了贫穷和压迫,当然也读了共产主义的书,所以决定投身共产主义暴力革命。

1952年,他坐飞机回到阿根廷,家里人开车去接格瓦拉,他在书里写道:他们都不知道,我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意思是,他不是富人后代,不再是中产阶级,不再是候选医生,而将成为一个暴力革命者。两年后,格瓦拉去了墨西哥,和在那里流亡的卡斯特罗会合,然后偷渡回古巴进行暴力革命。不用说,杀官员,破坏公路,颠覆政府,最后靠杀人放火,靠暴力武装,在1959年,卡斯特罗的恐怖主义组织夺取哈瓦那,建立了共产主义政权。

和其它共产主义政权一样,所谓革命成功之后,最大的政治事件,一定是共产党内部的权力斗争。1968年1月28日晚,卡斯特罗宣布,在党内揪出了一个以中央委员埃斯卡兰特为首的高级干部反党集团。这批人,有古巴人,也有欧洲来的人,也有南美其它国家的人,这是大清洗的高峰,也是开始。

卡斯特罗的革命态度非常坚决,这一点,他和毛泽东类似。所以当苏联赫鲁晓夫上台搞缓和之后,古巴和苏联几乎闹翻了。当然,古巴和中国大陆不同,经济高度依靠外贸。美国人不买古巴蔗糖和雪茄,古巴只能卖给苏联和东欧集团其它国家,因此不能完全彻底翻脸。

格瓦拉不赞成卡斯特罗的政策,他认为应该响应苏联的政策,因此和卡斯特罗出现了矛盾,这是在1968年卡斯特罗抓反党集团之前。

1965年,他出访多个国家,包括中国之后,给卡斯特罗写了一封信。他对单一的苏联模式感到不解和失望,对社会主义的前途感到忧虑,因为他发现不少的革命者都是在豪华的汽车里、在漂亮的女秘书的怀抱里丧失了往日的锐气。所以,为保持革命者的完美形象,他只能选择战斗,选择一个凤凰涅槃式的壮美结局,为防止个人行为对古巴的不利,格瓦拉放弃了古巴公民身份。4月1日他乘飞机离开了古巴,前往刚果,参加那里的共产主义暴力革命。

刚果共产党暴动失败后,格瓦拉又去了玻利维亚,带领当地的共产党游击队搞革命活动。当地的玻利维亚共产党成员,购买了尼阿卡瓦苏的密林地区,很大一片,移交给格瓦拉用作训练共产党游击队用。

格瓦拉在那里找到了五十多人,搞了一个游击队,命名为“民族解放军”,据说有着精良的装备。

玻利维亚政府当然不高兴,要全力围剿,尤其是对格瓦拉,发出格杀令。美国中央情报局,也派人进入玻利维亚,帮助其政府剿灭游击队。

1967年10月,格瓦拉被CIA训练的玻利维亚特种部队包围抓获,随后直接枪决。

格瓦拉现在仍然是全球左派的一个模范,被称为完美的人,因为他不留在古巴当高官,而是跑到别的国家搞革命。但有两个事实,第一,是他和卡斯特罗翻脸了,67年不死,68年很可能成为反党集团;第二,他的游击队是暴力组织,用的是超限战,不止是杀政府军的军人,也杀阶级敌人,甚至是妇女儿童。按照现在的标准看,是彻头彻尾的恐怖主义。

卡斯特罗和格瓦拉这批人,或许真的是理想主义,认为通过暴力和恐怖主义,可以建立一个人间天堂。

对我来说,左派的社会平等的理想并没有错,和佛家众生平等理念类似,但以暴力推动就成问题了。而且共产专政制度设计,完全忽略人性,以为依靠当权者的自觉,就可以维持社会公平,极为荒谬,实践起来,社会不平等更为严重,更为激化。这就是极端主义。

而全球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绝大部分国家的共产党,无论是否成功执政,充满了血腥,多是外来势力造成的,包括苏联本身在内。在国际歌中,这个叫做“英特纳雄耐尔”。

现在中共一边高唱国际歌,一边高呼杜绝“境外势力”。说的人有意欺骗,听的人,尤其是信了的人,则是愚不可及。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