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共央视在全球丢执照、被调查 神秘人物曝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9日讯】让中共央视在全球丢执照、被调查,背后的神秘人物身份曝光。有美媒9日称,瑞典人权活动人士彼得·达林(Peter Dahlin),5年前被逼在中共央视认罪。如今,达林在全球推动对央视的调查,而且捷报频传。

4月9日,美国之音报导说,长期关注中国人权议题的瑞典人权活动人士达林,现在有一个新的头衔与使命,他所发起的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正在全球发起投诉央视的行动,并成功地让英国政府撤销了央视的落地执照。

达林受访时表示,锁定央视是要将中共逼入墙角,停止播放电视认罪这种违反人权和法治的行动,否则就“面临执照被吊销的可能性”。

达林之所以锁定央视,源于5年前自己的一段恐怖经历。2016年初的一个夜里,长期为中国维权律师提供援助的达林,被十几名中国国安人员从他北京的家中带走,随即失去音讯。

两个多星期后,他突然在央视现身认罪。身着黑衬衫和灰色开衫的达林在镜头前说:自己在中国从事了违反中共法律的活动,严重伤害了中共政府,对此深表歉意。

达林为何会上央视认罪?许多人不解。这要从他在失踪的两个多星期说起。

在此期间,达林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没有律师,连日的马拉松式审讯,长时间的日光灯照射,每日必须服用的药物也被没收了。达林被单独关在防自杀的房间里,偶尔会听到楼上有人被毒打的声音(后来他得知那是被一同关押的同事)。

与达林工作毫无瓜葛的女友,也被关押在同一处不对外公开的“黑监狱”,并一度被威胁10年的牢狱之灾。

达林告诉美国之音,那段时间自己每天都被这种心理压力笼罩着,像是一种创伤至今仍扎根在他的记忆中。他说,中共国安把他女友也抓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仅仅是为了向他施压。

关押两星期后,达林被录制了认罪视频之后,他被获准保外就医。

同年1月25日,达林被蒙上双眼送到北京机场,搭乘飞回瑞典的班机,并被告知10年内不得入境中国。他的女友也在当天被释放。

如今已经5年过去了,彼得·达林已经成为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的负责人。这家总部位于西班牙马德里的非政府机构(NGO)致力于推动亚洲地区的人权和法治。

“保护卫士”关注央视认罪议题

近几年,达林带领“保护卫士”在世界各国推动对中共央视违规行为,尤其是违法播放认罪视频的调查。

随着中共对维权和异议人士愈加频繁使用的电视认罪,以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都成了达林和“保护卫士”重点关注的议题。

“保护卫士”于2018年4月11日发布全球首份深入研究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报告,以案例研究的方式记录并分析了2013年至2018年间,有记录的45起电视认罪,以亲历者的第一视角,展示中共国安人员如何扮演“导演”角色,通过官媒的摄像机和各方面的积极配合,外加酷刑或威胁亲友等高压手段,从被拘押者那里获得认罪视频。

报告也揭示,很多被拘押者在录视频前被刻意欺骗,被告知视频不会公之于众,主要为法官审案和“上级领导”所用。而报告中列举的强迫电视认罪都发生在当局对被拘押者做正式逮捕或庭审之前,是对既定法治程序的践踏。

达林也表示,报告的出版是这场投诉央视运动的真正开端。

2018年11月,他们启动一场“促使西方开始规范中国电视广播行为”的运动,开始在西方民主国家,投诉央视播放电视认罪等违反当地媒体相关法律的行为。

锁定央视 首战告捷

2018年11月23日,曾在上海被迫电视认罪的英国前记者和商人韩飞龙(Peter Humphrey),与达林共同召开媒体发布会,议题聚焦于央视和其下属的中共环球电视网(CGTN)在英国违规运营行为。

同日,韩飞龙在“保护卫士”的支持下,向英国通信管理局(Ofcom)正式提交一份针对央视的投诉信,信中指控CGTN播放韩飞龙在被喂药、上铐、关入铁笼后,被强迫录制的电视认罪视频,因此违反英国广播法有关隐私保护和公平对待方面的标准。

韩飞龙的投诉信提交后,“保护卫士”继续跟进,同样亲历强迫电视认罪的前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和前英国驻香港领事馆雇员郑文杰,以及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也陆续得到“保护卫士”的支持,并向Ofcom提交类似投诉。

Ofcom对以上投诉启动对CGTN的正式调查。同时,“保护卫士”在去年也对CGTN追加了针对其广播执照问题的投诉,Ofcom也对此启动调查。

从去年开始,这一系列行动首战告捷。去年7月,Ofcom裁决CGTN因播放韩飞龙认罪视频违反英国广播法中的公平和隐私原则。

“保护卫士”的最大捷报来自今年2月初。Ofcom对CGTN的执照问题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后,最终裁定CGTN不符持照要求,因而吊销其在英国的广播执照。CGTN被处以10万英镑的罚金。

英国广播法规定,执有广播执照的一方必须拥有对其广播内容的编辑控制权,且广播内容不受任何政治机构控制。Ofcom在调查后认定,CGTN广播执照持有方星空华文传媒对CGTN的广播内容无监管编辑权,且CGTN受中国共产党控制。

美澳加法开始行动

“保护卫士”曾在2019年就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投诉央视4套和CGTN播放电视认罪的行为,未得到回应。今年3月,“保护卫士”向FCC重新提交投诉,FCC在几天就公开声明已开始审阅相关投诉。

达林告诉美国之音,FCC这次对投诉的回应很积极,他对FCC接下来启动对央视4套和CGTN的正式调查很报信心。“我们知道这样的调查在美国国内会有很多政治支持。”

除了英、美之外,“保护卫士”也在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等国投诉央视的行为。

3月,澳大利亚特别广播服务公司(SBS)因电视认罪相关投诉宣布暂时停播CGTN和CCTV4的内容。加拿大已对投诉展开调查,但仍未宣布结果。

4月7日,法国媒体主管机关CSA表示,已收到“保护卫士”提出针对CGTN的第一起投诉案,谴责CGTN播放维吾尔女童被迫自白的画面。并表示,目前正在进行调查,并密切观察CGTN,若有违法情况,CSA将出面干涉。

达林说,“保护卫士”接下来还会针对央视播放电视认罪的行为,向各民主国家的电视服务供应商施压,敦促它们拒绝参与中共的“政治恐怖主义活动”,停止与央视合作。

达林表示,其实他们发起这场运动的目标,并不是让CGTN或CCTV4在各国停播。目的是迫使央视停止参与到这种违反人权和法治的行为中,停止广播这种内容,这种被强迫的认罪妥协。

达林表示,“保护卫士”在这个目标的实现上进展可观。他说,自这场投诉运动开启以来,尤其自英国开启对CGTN的正式调查以来,央视国际频道上播放电视认罪的频率已有显著降低。

对于投诉行动是否可能激起中共的报复,达林表示并不担心,他认为中共在惩罚外媒方面其实手里没有好打的牌了。他们顶多能做的是让外媒记者的工作环境更差些。但不管各国是否对央视采取行动,中共加紧钳制外媒记者的趋势一直都在。

达林说:“我从没在哪一刻考虑过停止我所做的工作。我打过交道的中国人权活动家、律师和记者也普遍是这种心态。他们的奉献精神和动力很大程度就来自个人曾遭受的痛苦。”

达林强调:“折磨人们、羞辱人们,把他们关进监狱,这些不会真正奏效”, 因为一旦这些人获得自由,他们就会重新出发,为这些问题加倍努力地工作,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