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中宣部和“平视世界”背道而驰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8日讯】《有冇搞错》。4月8日。

4月份是春暖花开的日子,也是娱乐行业新年之后另一个高峰的启动期。今年中国大陆的电影院为了聚集人气,在3月和4月初推出了一些经典电影,包括《阿凡达》和《指环王》等旧片,收到了不错的效果。然而观众很快发现,很多电影院撤下了《指环王》,把档期划给了所谓“红片”(红色电影)。

中共国家电影局最近发出《通知》,责令各影院从4月1日至12月,每周至少播放2部官方指定的红色电影,以配合当局的宣传活动。有些影院每周不少于5场,并在农村、城市社区、校园放映,组织观看。

这些“红片”有哪些呢?咱们看一下这个名单,这里有个中宣部组织的影片展的海报,电影有:《南征北战》、《上甘岭》、《铁道游击队》、《红色娘子军》、《地雷战》、《红日》、《小兵张嘎》、《英雄儿女》、《南昌起义》、《百团大战》、《血战湘江》和《金刚川》。

12部电影中,有9个是文革之前的旧片重拍,有3个是文革之后新拍的影片。基本上,影片都是讲述中共夺权和建政初期的故事,而且分布平均,有30年代之前的红军时期3部,抗日战争时期5部,上世纪40年代内战时期1部,而美国人打韩战的电影则有3部。

中宣部要求,在今年7月1日中共建党百年前后,总共推出100部“红戏”,为中共祝寿凑兴,目前推出的是第一期。自然,《阿凡达》和《指环王》这样的西方电影,只好让路了。

中国电影业在90年代曾经陷入绝境,出品影片既少且差,中国老百姓并不捧场。后来中共稍微放宽尺度,并引进香港和台湾的电影公司和制作团队,也引进了一些现代电影概念,逐渐有所好转。但最近两年,所谓和合资片越来越少,烂片也越来越多。

近年中宣部以下属机构出面,开始和美国人合作,但这种合作和以前的合作不同。以前通常是香港或台湾出资,境外的团队改编中国大陆的剧本,也用港台明星、导演和制作团队。但最近几年和美国人的合作,大多是中共出钱,撰写剧本,然后由美国导演和团队完成。

大概中宣部觉得时机成熟了,可以独立单干了,这次百部红戏,都是中共自己单独策划制作。

可惜,4月初推出的红戏效果并不好,还引起了民众的很大反感。

12部红戏中,除了《金刚川》和《百团大战》票房上有所斩获外,其余的电影基本上没有票房入账,甚至是零票房。有一个朋友和我说,他在一场红戏放映中,电影院中只有6、7个人。随后,中共宣布的票房信息中,也只剩下《金刚川》和《百团大战》这两部电影,其他电影不见了。

有影迷讽刺:“烂片永远就是烂片”,“把金子拿走沙子也不会发光的”。

有网络大V嘲讽说:“《指环王》撤档改映战争电影了。分享一个热知识:把金子拿走沙子也不会发光的!”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最近,福建、广东等各地政府发文,敦促地方政府组织大家看红色电影。但一些当地人却表示不会去看这种洗脑的红片。

说起来,中共起家大大地依靠了电影业的。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上海是中国也是亚洲最大的电影制作中心,很多电影可以算是世界级的。当时上海的电影界也是猛人辈出,但也是左派最集中的地方。这和现在好莱坞还真有点相像。

上海电影圈子中,中共地下党极为活跃,比如毛泽东夫人江青就是当时上海的电影明星。

到了49年之后,左派电影人也到了香港,继续为中共效力。80年代的时候,中国人看到的大部分香港电影,基本都是长城、凤凰这些左派电影公司的电影,故事基本上都是讲香港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的腐朽黑暗,里面香港民众生活困苦,饱受资本家压迫等等。

早期香港电影公司中,多数是中共有影响的左派背景,只是文化大革命之后,香港左派也成了资产阶级,一大批左派明星和导演回中国受到批斗,甚至有人自杀身亡,左派电影才衰落,邵氏影业变成了一枝独大。也幸亏如此,才有后来香港电影业和电视业的极度发达。

中国大陆的电影业,到文革期间算是一个谷底,全国常年可以放的电影,基本就是八个样板戏,外加苏联早期的电影,和朝鲜、阿尔巴尼亚和越南的电影。

八个样板戏,也是分别讲述了中共在红军时期、抗战时期、国共内战时期和所谓抗美援朝时期和建国后时期的故事。这些影片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就是歌颂共产党,而所有影片的意识形态内核,不是共产主义,而是仇恨。

比如《红灯记》中李铁梅有一个唱段,咬住仇,咬住恨,仇恨入心要发芽;比如《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唱段,要报仇要申冤,血债要用血来偿。《白毛女》原来是歌剧,后来改成现代芭蕾舞,其中一段歌曲唱到,我恨,恨不能砸碎这奶奶庙,我要,把你们,全埋葬。

《红色娘子军》有一段剧情,红军女战士吴清华不遵守纪律,自己跑去报仇,结果牵连红军受到损失,回去以后受教育,大黑板上有一行大字,“无产阶级必须首先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无产阶级自己”。这是样板戏中最理论的一段,据说首先出自“共产党宣言”,后来由列宁总结出来的。这也是对仇恨的一个高度总结,也是共产党政权特别具有侵犯性,一定要输出革命的原因。

可能很多人觉得这些红色电影和戏剧,和中共的各种宣传一样,起不到太大作用。有些情况下是这样的,尤其是,洗脑必须在封闭环境中进行,比如集中营,和监狱一样的洗脑班。在开放环境下,这种洗脑的作用会大打折扣。

但是,即使是开放环境,这种洗脑也还是有作用的。这种作用首先是形而下的,比如会认定只有中共和中共领袖才英明伟大,但更重要的是,这种洗脑会对人的思维方式构成严重影响。潜移默化接受了这种思维方式之后,看世界会非常负面,别人都对不起我,它给你建立了一个受害者思维,任何不好的事情,都去找别人的问题和过错。而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斗争、战斗、复仇,琢磨著如何与这些“别人”进行残酷斗争,无所不用其极。

很多离开中国大陆很长时间的人,即使在海外很多年,即使不喜欢共产党甚至反共,也不自觉地继续用这种思维模式去看待世界和自己。在别人看来,这种人不自信,有受迫害妄想,神经随时紧绷,总是准备战斗来保卫自己。这会导致理性逻辑在某些领域缺失,很容易进入极端情绪化的状态,让人觉得难以沟通和相处。

今年两会上,习近平表示中国人“可以平视世界”的讲法。很多人从中共认为自己崛起、越来越嚣张的角度去认识他这句话。这有道理,尤其是中共战浪外交官的表现,好像正是习近平讲话的一个注脚。但在我看来,这些战狼外交官的表现,恰恰是不自信,过度反应,是典型的受害妄想狂的特点。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见过真正的野生动物。我是说真正的在野外生活的野生动物,不是动物园中的动物。

在西藏的时候,曾有过野外生活,见识过真正的野生动物,比如羊、鹿、獐子、狐狸、狼什么的,我都见过。

记得有一次在营地附近见到一只豹子。我们的帐篷在山坡下,那只豹子,不是金钱豹或者是雪豹,就是普通的豹子,它从不远处的山坡上慢慢走过去。当时是傍晚,太阳快下山了,豹子从树林边上走上山脊然后慢慢消失,景色很美。我突然很感动,后来想想,我感到触动的原因,是因为这只豹子非常柔软,也非常从容,不像其他野生动物那样很紧张。一般的动物很紧张,随时准备逃跑或者战斗。那只豹子懒洋洋地,慢慢走过山岗,有时会停下来看看我们,非常从容。

因为在那个地方,豹子是森林里面食物链的顶端,基本上没有任何敌人,它很自信,所以才有那份从容的感觉。

西藏人说的,最弱的动物,骨头长在外面,最凶猛的动物,外表柔软,骨头长在里面。很有道理。世界上最软弱的动物是贝壳类,贝壳里面没有骨头;鲨鱼和老虎,外面毛皮都很柔软,但杀伤力最大,最可怕。

习近平说“平视世界”的时候,中共外交官表现的正是把骨头长到外面去了,那是没有自信的表现。如果真的有自信,才会真的有所谓“平视”,那需要力量的内敛,需要宽容,需要更多包容,需要对这个世界和自我有真正的认识和理解,因为我们害怕恐惧的原因,往往是因为对外部世界的不了解。

谈这些,是想要说一个问题,就是中共的宣传部门为中共建党百年所推出的所谓“百部红戏”,大概率的情况,会和样板戏一样,再次推动以“仇恨”为核心的意识形态,实际上是扭曲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的心智,让他们变成神经兮兮的受害妄想狂,这和正常的“平视”世界,可以说是正好相反。如果“平视”算是崛起标志的话,那中宣部的作法,完全就是南辕北辙了。

当然,根本上是习近平本人的自相矛盾而已。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hannel/80110d39-c1eb-4a1e-b8dc-1959d543de49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