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舞弊大曝光 川普逆转有绝招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7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12月14日,就是美国选举人团的投票日,而在12月8日以前,美国各州就要确认选举结果,好让选举人团确定投票的对象,谁来当下一任的美国总统。因此,从本周开始,这场选战将进入非常重要的关键期。

所以,今天我们要继续跟大家来聊关于美国大选的两个话题:

话题一:川普法律战积极搜证 曝光电子舞弊手法

话题二:川普力挽狂澜 早已埋下逆转绝招?

马上来看第一个话题:

话题一:川普法律战积极搜证 曝光电子舞弊手法

川普阵营在积极发动法律战的同时,乔治亚州的人工重新计票工作也已经展开,过程中已经发现了2600张新选票。不过这场计票工作却引发争议。因为乔治亚州政府只愿意重新清点选票数量,拒绝核对邮寄选票上的签名,是否跟本人的签名一致。

换句话说,这种重新计票方式,只是原地踏步,并无法厘清哪些选票是不合规定的争议选票。也因此,川普在推特上公开炮轰乔治亚州州长,批评这种作法等于是让重新计票“毫无意义”,是“假计票”。

此外,华盛顿邮报报导声称,川普阵营已经撤回了对宾州当局的多项诉讼案,但这项消息随即遭到川普驳斥,批评是“假新闻”。

川普在15日傍晚还公开表明,目前在许多地区提出的诉讼并不是川普律师团队提出的。川普强调,他们很快就要提出多项“大案件”,来证明2020总统大选违反宪法,并且有人窜改了选举结果。

川普律师团成员、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也向媒体透露,他们已经掌握了许多证据,足以让选举结果逆转翻盘,但现在还得保密,不能对外透露。

川普律师团队的另外两名成员、著名律师鲍尔(Sidney Powell)与伍德(Lin Wood)也向媒体表示,他们对于这次选举舞弊已经掌握到相当多的证据,足以证明这次大选确实存在着大规模的选举舞弊。

鲍尔透露,包括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等单位,在选前都已经多次收到报告,指控Dominion公司的软件有问题、风险很高,但这些单位却都毫无作为、没有反应。她说,这次的舞弊案件,将会让大众看见政府体制的腐化程度。

鲍尔还指出,这些投票系统的软件,其实都被安了“后门”,所以很容易就能被外力介入操纵,她透露了这些公司操控选举的部分手法,比方说:

用U盘(随身碟)插入电脑,通过恶意程序开启后门,渗透系统。可以通过网络上传恶意程序,开启后门,渗透系统。而且即便是远在德国、委内瑞拉等外国地区,也都能渗透系统。渗透系统后,就可以实时(即时)监控开票,还可以随时转移候选人的得票数。

不过,川普律师强调,他们已经掌握了这些程序的算法,有把握可以查出更多具体证据与细节。

好,川普律师披露的舞弊手法,是不是也呼应了,我们在上一集节目里提到的,Dominion公司的系统发明人库默(Eric Coomer),他涉嫌操作这次的总统大选?他还通过一些特殊安排,确保川普不会当选。库默的说词,都被一名企业家欧特曼(Joe Oltmann)听到了。

企业家 欧特曼:

“他(库默)一直讲一直讲,然后有人插话进来说,如果川普胜选,我们该怎么办?然后他回答说,我得改写一下他的发言,因为我没有准确地记下他说的话。大意是说:别担心大选,川普不会赢的,我已经有些动作,确保这一切,哈哈哈。”

然而,16日下午,鲍尔再披露一名有着委内瑞拉军方背景的吹哨者,这名吹哨者透露,Dominion的软件与系统设计,源头上都是来自Smartmatic的“选举管理系统”。所以Smartmatic的软件存在于各家公司软件与系统的基因里。

吹哨者说,Smartmatic会创造一个系统,把读取的选票资料都“匿名化”,也就是没有指定给特定候选人,等到选举结束时,再根据需求来创造最后的数据结果,达成选举舞弊的目的。当初委内瑞拉独裁者查韦斯,就是靠着这套系统,从而不断胜选连任,在把这套系统输出到海外。

另外,还有一名美国吹哨者马拉丝(Tore Maras)向英文大纪元时报披露,美国的投票机软件是由奥巴马任内的前中情局长布伦南(John Brennan)旗下的一家公司研发的。这套软件可以“完全控制选举过程”,而且不同的投票器都可以使用相同的软件。

这套程序一样会先将读到的选票“匿名化”,根据需求进行票数分配。等到票累积到一定数量或特定时间后,比方说每次累积到500张选票后,或者每30分钟,就发送一次结果到Scytl公司,Scytl公司再把数据送给美联社,向媒体公布。而且数据会制作得比较合理,让人不易察觉异状。

换句话说,不管美国人民的实际投票与民意结果是怎么样,包括库默和投票机公司,以及他们背后的深层政府势力,都已经提前安排了这场大选的剧本与结局,要让川普落选。这帮黑暗势力,要用他们手里的高科技手段,剥夺美国人民的自由民主与权力,让民主美国变成“他们的美国”。

因此,这次大选背后,很可能存在着一场经过精心策划、谋划多时的大规模舞弊,而选举系统的电子舞弊则在其中扮演非常具有决定性的关键角色。左派势力不但要通过选举舞弊拿下美国,还要向世界各地输出,拿下更多国家的政权。

川普律师团成员 鲍尔:

“我们有证人的宣誓证词,可以证明设计这项软件的目的,这个软件就是用来操控选举的。他的简报完全掌握有关情况,他也看到了同样的情况在其他国家发生。Smartmatic和Dominion背后的那些人为了牟利,还把软件出口到其他(国家)。”

‧Smartmatic董事会主席 竟是拜登过渡团队成员

不但如此,还有一个消息非常引人瞩目,还记得我们上一集节目里提到的投票机公司Smartmatic吗?这家公司目前总部在英国伦敦,但背后却有委内瑞拉背景。朱利安尼日前还公开点名了Smartmatic,说这家公司也跟Dominion一样,涉及这次的选举舞弊。

当然,Smartmatic马上发表声明否认指控,但是该公司的董事会主席聂芬杰(Peter Neffenger)却马上又被揭露,他其实是拜登阵营的过渡团队、也就是政权移交团队的成员之一。

聂芬杰是谁呢?他出身于美国海岸警卫队,后来通过美国参议院听证核准,出任联邦运输安全管理局(TSA)局长,对国土安全事务相当熟悉,并且带领运输安全局完成体制改革,后来又到Smartmatic担任董事会主席。

不过,虽然聂芬杰的专业履历相当完整,但是现在他一边是投票机公司的高层,另一边又是拜登阵营的高层,这种“双重身份”不但有利益冲突的嫌疑,也加深了外界质疑Smartmatic可能介入选举舞弊,来帮助拜登胜选。

而且,我们在上一集节目里提到,有另一家投票系统公司Sequoia,本来要被Smartmatic并购,但后来被强制分拆,转卖给了Dominion;可是Sequoia产品的知识产权却还控制在Smartmatic手里。

简单说,Smartmatic和Dominion背后,有着复杂暧昧、说不清的隐晦关系,但目前这两家公司都已经成为川普律师团的主要诉讼对象。

川普律师团成员 鲍尔:

“他们是故意这样做的。这是经过精心计划的,而且他们之前也这么干过。我们有证据证明在2016年,他们在加州也干过这样的事情。我们的证据多到仿佛消防水带向外井喷一样。”

另外,还有一则地方性的新闻挺有意思,但是我们无法独立证实,只能提供大家参考。

在纽约上州水牛城的《水牛城纪事报》,发布一条独家消息,指称宾州费城有一名绰号“瘦子乔伊(Skinny Joey)”、本名叫做乔伊‧莫里诺(Joey Merlino)的黑帮大哥,曾经接到委托,制造30万张支持拜登的假选票。

这些选票单价10美元一张,用现金交易,换句话说,30万张选票价值300万美元。这些空白选票先由民主党内部人士提供给黑帮,由黑帮找人填写完成后,在大选当晚10点左右,也就是投票结束之后,送到费城的“宾州会议中心(Pennsylvania Convention Center)”。

受访的内幕人士声称,黑帮大哥乔伊有意愿到国会出面作证,说明他们受委托假造选票的过程,但前提是要川普答应,赦免他认罪后的一切罪行。直到我们截稿为止,这项消息还没有后续发展,我们也无法找到黑帮大哥查证,所以只是提供大家参考。

但是,根据根据许多民主国家的实际经验,要搞选举舞弊,黑帮经常是最容易“下手”的一个重点势力,所以不能排除,这次选举舞弊可能有黑帮势力介入。

好,看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目前有几项主要进展:

‧川普阵营积极搜集实锤证据,准备扩大发动法律战,追查选举真相。

‧电子舞弊的手法逐渐清晰明朗,海外干预选举相当容易,未来将有更多细节曝光。

‧选举投票机公司之间彼此关系复杂,值得深入追究。

‧深层政府极力抵抗,CIA、FBI等情报调查单位消极不作为,拦阻川普反击。

‧黑帮势力可能介入,动员组织成员投票或者制作假选票。

好,在下一个话题前,我们带您看一张网络图片。

在这张图里,可以清楚看到,右上角的老鹰代表着美国,左下角的锤子镰刀以及从地底伸出来的鬼手,代表着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老鹰与共产魔鬼正在争夺的,是美国国旗,而且美国国旗已经被镰刀刺穿了,形势相当危急。

我认为,这张图非常生动鲜明地传达了此刻美国社会的风险,美国陷入了社会主义的左倾危机。如果最后真的是拜登与贺锦丽入主白宫,美国将会一步步走向极左派路线,落入社会主义的手里。

好,来看下一个话题。

话题二:川普力挽狂澜 早已埋下逆转绝招?

好,看到这里,大家回想一下,川普此前就宣告,他们将从11月9日、也就是上周一开始展开大规模的反击,包括法律战、集会战、媒体战等等,目前的局势看起来,确实如此。

声援川普的百万人游行活动上周末刚在华府登场,川普的多位律师团成员也轮番上媒体受访,分析选举舞弊、讲述调查进展。而且最重要的是,川普律师团的“三剑客”:朱利安尼、鲍尔以及伍德,都明确表示,他们已经搜集相当程度的具体证据,甚至还掌握了选举舞弊软件的算法。

当然,川普律师团还掌握到哪些关键证据,我们并不清楚。但是请大家留意,川普除了发动大规模法律战在各州争取权益,是不是可能会让人觉得“旷日废时”、不知道法律战要打多久?

但事实上,川普可能还有一个可以出奇制胜的逆转大招,也是目前被大多数人忽略的,就是他在2018年签署的行政命令。

在2018年9月12日,也就是中期选举前夕,川普为了防止中共、俄罗斯、伊朗等外国势力介入操纵选情,特别签署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并且可以制裁任何试图介入美国选举的外国势力。我们带大家来看一下这项命令。

川普开宗明义就说明,发布这项命令的理由:他“认为全部或大部分位于美国境外的人,有能力干扰或破坏公众对美国选举的信心。包括未经授权进入选举和竞选相关基础设施,或者秘密散发宣传信息和虚假资讯,从而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构成不寻常且极大的威胁。”

他还强调,“近年来,数字设备和互联网的通信激增,造成了严重漏洞,并扩大外国干扰与威胁的范围和强度”。换句话说,早在两年前,川普政府就已经考虑到会有人通过网络、电子设备对美国选举进行干扰与舞弊,所以发布了这项行政命令,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直到现在还有效。

特别的是,这项行政命令还允许司法部可以针对涉嫌干预美国选举的外国势力以及相关的个人或公司,进行资产查扣,也就是冻结他们的资产,禁止交易或转移。

那么,什么样的人会被查扣资产呢?在命令里的第二节有说明,“直接或间接参与、赞助、隐瞒或以其他方式参与外国干涉美国选举”。而且,包括美国与外国的公民与实体、公司、组织等,都适用这项行政令。

那么,什么样的行为叫做“外国干涉”呢?在命令的第八节里有说明:

“就选举而言,“外国干涉”一词包括外国政府、或者作为外国政府或代表外国政府的代理人的任何人,所采取的任何隐蔽、欺诈、欺骗或非法行动或者企图采取的行动。”

而且请大家注意,重点是,这些行动的目的或效果是要“破坏对选举的信心,或改变选举的结果或选举报告的结果,或者是要破坏公众对选举过程或机构的信心”。

好,简单说,外国干预选举有两大重点:第一,破坏民众对选举的信心;第二,试图改变选举结果。说到这里,你会想到谁,可能符合了这些条件?

首先,是投票机公司,对不对?这些公司不但涉嫌窜改候选人的票数,而且这些公司还都是总部在海外的外国公司,像Dominion是加拿大公司,Smartmatic是英国公司,另一家公司Scytl则是西班牙公司。

再来,你会不会想到左派媒体?这些左派媒体是不是企业实体?是的。他们从选前就发布大量的偏颇民调,跟投票结果差距非常大,这些民调是不是涉及了“欺骗”公众、误导民众对选情的认知?

而且,当各地传出选举舞弊后,这些媒体不但几乎视若无睹,还一再宣称这些舞弊的指控都是“毫无根据”、是“阴谋论”;并且,大选开票还没有结束、争议还没厘清,媒体就迫不及待、急着将拜登加冕封王,还散播假新闻说川普已经放弃诉讼、准备承认拜登胜选。

再来,你还会想到社交媒体对不对?推特、脸书等等社交媒体,在这次大选李可以说是不计形象、丑态毕露,把自己变成言论审查、政治审查的“中宣部”,阻止人们谈论选举舞弊、阻止人们追查舞弊真相,他们是不是也在干预选举?

换句话说,这些涉嫌参与选举舞弊的政治人物、投票机公司、海内外媒体以及相关的个人或实体,是不是都已经落入这个行政命令的追查范围内?是不是都可能在这个国家紧急状态下受到惩罚、查扣资产?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所以,接下来的关键,在于川普政府会不会动用这个两年前的行政命令,来进行司法调查与处罚?然而,更重要的是,能不能找到明确的有力证据,来指控这些公司、媒体与个人,他们介入选举舞弊、破坏国家安全、破坏民主法治?

过去这一周里,川普阵营很显然在积极搜集各项证据,如果真的能找到这帮人的违法证据,那么川普政府是有权力直接采取法律行动,查扣这些投票机公司、媒体公司以及相关人物的资产,甚至以叛国罪名逮捕某些人,这样就可能对他们带来极大的震慑压力。

想想看,如果CNN、纽约时报的老板被查扣了资产,投票机公司被查扣了资产,所有涉嫌其中的官员与公司被查扣了资产,是不是可能会促使某些人愿意妥协,说出实话,甚至转当污点证人,来换取自己的资产解封?是有可能的。

所以,这项行政令,是川普逆转选情的密招之一。至于川普会不会启用?或者川普阵营还有其他更不为人知的绝招?我们一起继续观察。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介绍给你的亲朋好友知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清莲

千古回尘戏

净莲苦中洗

恶浪幻千重

不移濯正气

唐浩

支持“世界十字路口”: youlucky.com/crossroadtang
Parler:https://parler.com/profile/crossroadtang/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