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习近平南巡 加速改革还是刹车?

唐靖远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4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0月13号星期二,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昨天的中国大陆几乎所有媒体的头条都在报同一条新闻:习近平赴广东考察调研。这是习近平上台以来第3次南下广东,而以这一次最为高调。他此行最主要目的,是出席14号举行的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的纪念大会。

习近平此前离京外出,基本都是到达当地、甚至是在已经离开考察地点后,官方媒体才给予报导。但这一次不同,习近平还没去,党媒就提前发布预告,他刚到达考察广东第一站潮州,就不戴口罩直接走上街头,与市民互动,甚至还手拿话筒发表了一次街头演讲,显得异常高调。

尽管官方媒体的报导用词是“考察调研”,但大批港台媒体、包括大陆众多受党媒操纵的半官方媒体、微信公号等等,已经都在使用“南巡”这个词来形容习近平此次广东之行,也有很多媒体直接拿习近平此次南下与当年邓小平的“南巡”做比较,似乎习近平突然之间摇身一变,从效法毛泽东大搞极权专政的总加速师,一眨眼又变成了继承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新版总设计师。有道是“乱花渐欲迷人眼”,习近平究竟在搞什么花样?他真的又要从加速转向刹车,从只要社会主义的草,转向也要资本主义的苗了吗?

下面我们就来简要讨论一下这个话题。今天我想重点从政治层面来聊聊习近平的这次南下考察,他的真实意图以及当前的险恶处境。

时间点精心挑选

习近平这次南下,时间点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因为纪念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的正日,应该是在8月26日,他现在才去举行纪念,已经迟到了接近2个月。

不过,这并不是习近平的专利,查阅深圳过去逢十大庆的纪念庆典,会发现全都不是在正日举行,比如10周年是在1990年11月26日举行,20周年是在2000年11月14日举行,而30周年是在2010年的9月6日举行。这里面既有迁就最高领导人的行程的因素,也有政治因素的考量。

习近平这次挑选的日期,刚好赶在五中全会举行之前。我们都知道,五中全会一个最重要的主题,就是习近平要完成“十四五”规划,同时确立他在经济上亲自部署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而在官方媒体宣布他南下考察广东的前一天,也就是10月11号,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了题为“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

所以,我们看到这个脉络是很清楚的,这个试点方案是中共送给深圳的一个大礼包,而这个礼包直接牵涉到习近平未来十四五规划的经济方向。

那么,深圳这个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和习近平设想的中国经济的未来,究竟是个什么关系?这个方案的可行性究竟有多高?我会在今晚《热点互动》的“唐靖远快评”节目中来和大家讨论。从根本上说,这是他认为自己捞到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为“改革开放”护航?实为救火

回到我们的主题,当前各界舆论最关切、也讨论的最热烈的一大问题是:这是否意味着习近平要停止左转,重新回到邓小平路线?

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他可能会在表面上根据需要做出一种改革姿态,但可以肯定不会回到邓小平路线。

首先,习近平此次南下高调谈改革,与其说是要继续为“改革开放”护航,不如说是为了救火。尤其在当前国内外环境急剧恶化的大前提下,他急需设法给经济的大幅下滑踩刹车。

从这个角度看他发出的改革声调,更像是经济维稳,而不是痛定思痛之后的改弦更张。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他的真实处境绝非表面上那样好整以暇。

2012年全盘照抄邓小平路线

其次,刚才我们已经提到了,习近平这次南下广东,是他上台以来的第3次。第一次是在2012年12月8号,那个时候他刚刚在中共18大当选为最高领导人,之后的首次离京视察,他就选择去了深圳。

那次视察他几乎全盘照抄了邓小平1992年“南巡”路线。他先到莲花山公园向邓小平塑像献花,然后去走访邓小平去过的罗湖渔民村,最后离开时也像当年邓小平一样从蛇口乘军舰去了珠海。这一系列的安排释放了一个非常清楚的政治信号,就是表明他在把自己塑造为一个邓小平路线继承人的形象。

当然,最后的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假象。

2018年一字不提邓小平

2018年10月下旬,习近平第二次南下广东,除了为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剪彩之外,也参观了深圳和广州等地的大学和民营企业。

那一次的南下,习近平留给外界最深刻的印象是,他除了在广东发表一个简短的讲话之外,没有正式的政策性宣示:

香港不置一词;没有参观深圳的高科技、互联网企业;全程只字不提邓小平,在深圳期间甚至避开了最具标志性的招商局内的改革开放纪念馆。

所有这一切都显示,他已经在刻意甩开邓小平。而与此相对应的一个非常有趣的背景是,在习近平南下前一个月,邓小平长子邓朴方在残疾人联合会代表大会上的内部讲话被公开曝光,这篇讲话中至少5次引用了“小平同志”的讲话,敲打习近平说“要知道自己的分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

我们刚才啰嗦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明一点:习近平说的坚持改革,是指的习近平主导的改革,那和邓小平主导的改革不是一回事。

早就从根本上否定邓式改革

习近平早就从根本上否定了邓小平式的改革,这点从习近平在深圳的时候特意去参观一幅叫做《早春》的油画就能看出来。这幅油画描绘了中共高层在讨论改革开放之初,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的场景,只是画圈的人,从中共官方历来宣传的邓小平,变成了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

无论历史的真相是什么,画圈的人究竟是谁,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习近平的“去邓抬习”,也就是去邓小平化的同时,抬举习家,早在2年前就已经表现得毫不隐讳。除了公开的政治路线分歧,习家与邓家,还存在着重判邓家女婿吴小晖,邓朴方死党樊立勤贴大字报公开大骂习近平等等私人恩怨。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习近平无论如何强调改革开放,都不可能回到邓小平式的跛脚鸭改革。习近平所谓的改革,是政治上左转回归毛泽东的极权专政体制,经济上也要左转为国进民退的计划经济为主体的模式,但会在局部地区保留适当的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只是这种开放必须全程都置于党的领导或监控之下,并随时根据党的需要而任意调整修改。

也就是说,习近平的改革和邓小平的改革,在初衷上有相似之处,都是中共体制遭遇严重生存危机的情况下,在压力山大的背景下,为了保党而被迫做出的调整。但二者也有很大的不同。

邓小平改革主要特点:放权让利

邓小平的改革,本质上是攒钱,想尽办法让海外资本技术给中共体制输血,所谓韬光养晦、闷声发财。习近平的改革,本质上是花钱,想尽办法向外渗透、控制,然后把海外资本、国家都变成待割的韭菜,所谓大撒币兼大有作为。

从这个角度看,邓小平的改革主要特点是放权让利,有点像黑帮的坐地分赃。而习近平的特点是收权让利,大家可以分赃,但需要的时候那“赃物”全部都得收上来,官员分的赃,用反腐收上来,民营企业分的赃,用混合改革收上来。

如果用通俗的话说,邓小平的改革,是无论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而习近平的改革,是无论白猫黑猫都可以抓老鼠,但最终都要交给红猫来掌管分配。

习近平:最终交给红猫掌管分配

这就是习近平认为自己可以成为新的毛泽东主义旗手的同时,也可以成为新的改革开放旗手的原因所在,也是习近平说的改革前后两个30年不能相互否定的初心所在。

说白了,习近平的所谓改革,本质上是毛左为体,改革为用,就像他视为心肝宝贝的华为公司一样,把党领导一切的极权内核与市场经济的外表合二为一,把极左的内核和极右的外表合二为一。

习近平认为这条路可以走得通,但我们都知道,那只是一种幻觉,原因很简单,无论极左还是极右,内外都都走到了极端的时候,注定就没有路了。

华为的座右铭,就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但当别人全都没路走的时候,华为也同样没路可走了。这个模式,就是习近平式改革路线的缩影与宿命。

好的,今天我们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大家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http://bit.ly/远见快评粉丝页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