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中共的四大诡话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3日讯】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又到了我们的“透视共产党”栏目,今天要跟大家来聊聊,中共发言时,经常说的四套“话术”,也就是常见的说话方式。

我们频道的老朋友都知道,我常讲中共的一项特质就是“假、大、空”,“假、大、空”是什么意思呢?最早,这个词就是指中共常说“假话、大话、空话”,后来也延伸为中共总是搞一些“虚假、夸大、空洞”的言行举措。

所以,“假话、大话、空话”就是中共最常见的三套话术,我们来举例说给大家听。

<<中共话术一:假话>>

假话,顾名思义,就是虚假、不真实的谈话,也就是谎言、谎话。而撒谎造假,向来是中共的家常便饭,特别是中共的政府发言人与外交官,个个都是张口即来不脸红的撒谎高手。

比方说,中共港澳办发言人在5月22日说,《港区国安法》“不仅不会影响到香港居民依法所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包括游行集会的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而且会使香港广大居民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在安全环境下得到更好行使”。

可是,大家看到了,港府不但不批准香港今年的七一游行,还动用大批警察上街维稳抓人,300多人被捕,而且还可能会被送到大陆审判。这是保证人民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吗?这不是公然说谎、说假话吗?

再看一个例子。6月初,中共发表“抗疫白皮书”,外交部发言人迎春花,喔,华春莹对记者说,“中方发表白皮书绝不是为了辩护,而是为了记录。因为抗疫叙事不能被谎言误导玷污,而应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

华春莹说要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那么能否请教中方,这次疫情到底多少人伤亡?为什么英国、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这些人口远远少于中国的国家,死亡人数却是中国4000多人的将近10倍?是他们医疗太落后吗?

为什么武汉火葬场的数据,显示当地疫情死亡的人数是官方公布的10倍以上?为什么当局要打压李文亮的吹哨警告,还要封锁李文亮同事艾芬的专访?是不是因为他们说了不符合中共“集体记忆”的真相?

而且,从世卫组织最新修订更新的病毒追踪时间表来看,也可以发现,中共其实没有主动向世卫通报疫情信息,是后来在世卫主动要求下,才提供信息。中共又何来“透明、公开、负责”呢?

<<中共话术二:大话>>

再来看“大话”。大话,就是吹嘘、夸大的话,其实也都会成为谎话。

例如,中共国务院在5月24日举办记者会,谈今年的经济工作,其中谈到要如何提振消费,官员洋洋洒洒说了好几个招式,比方说:

‧大力推动商品消费优化升级。主要是吃、穿、用、住、行。

‧加快培育新型消费。主要是数字消费、网络消费、信息消费等。

‧积极扩大绿色健康节能环保消费。

我们举这三个来说就好,其实现在中国消费疲弱的根本原因,是在于经济不佳、失业扩大,人民所得减少,而且也不敢轻易消费,要储粮过冬。

而官员提出的药方却是要“商品消费优化升级”、要“数字消费”、“信息消费”,还说要“扩大绿色健康节能环保消费”。

我们不禁要想请教官员:不管消费多么优化、多么数字化、信息化,或者多么绿色,但关键是人民手里没钱,要他们怎么消费呢?

所以,这类看起来洋洋洒洒、术语成串、却又不切实际、没法落到实处的发言,就是典型的“大话”。

<<中共话术三:空话>>

再看“空话”,空话基本上就是华丽、空洞、“说了等于没说”的话,这在中共的官员谈话或者党媒评论里相当常见。

例如,7月3日的《人民日报》,探讨“中国制度为何能聚天下英才”。

首先光是标题就是一个华而不实的空洞口号,请问,目前全球的多数人才会到哪个国家去留学、去工作、去赚钱?是美国还是中国?是欧美、日本还是中国?如果不是中国,那这个标题不就是空话吗?

文章中还提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人才工作的重要论述,深刻体现了对人才地位作用和人才成长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反映了新时代新形势新任务对人才工作的新要求,彰显了习近平总书记对人才制度建设和人才事业发展的系统思考和科学谋划,是新时代做好人才工作、发展人才事业的科学指南。”

Well,120几个字里,其实只有一个重点、五个字:吹捧总书记,跟人才一点关系都没有。

再看个例子,《环球时报》在5月15日发表社论,里面提到“对美斗争的长期性需要中国内部的真正团结,它需要建立在我们内部更有活力、更宽松的基础之上。这样的对美博弈格局才是最有后劲的”。

能否请问胡总编,什么是“内部团结要建立在更有活力、更宽松的基础之上”?是什么东西要有活力、什么东西要更宽松呢?

所以,这些发言,是不是都是华丽、空洞、说了等于没说的空话?

<<中共话术四:套话>>

中共的官场发言里,还有一套非常常见的话语方式,就是“套话”。

“套话”就是说什么都要有一整套、字数相同、句法结构相同的东西,通常出现在中共党魁或者高官的发言里。

比方说,中共官场最近特火的“六稳”与“六保”,就是典型的“套话”。六稳就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六保则是: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这些套话,听起来都是一套一套的,长相很接近,对不对?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新华社的报导也是再次大量使用官方套话,堪称是教科书案例。

报导里说,“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的重要举措,对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对确保党对军队绝对领导……”。

抱歉,读不下去了。简单说,这类“四个自信”、“六保”、“五早”等等,都是中共非常常用的“套话”。使用套话的目的,一方面是可以让中共官员看起来“很有学问”,说话“很有组织性”。

另方面,也是因为中共政策口号太复杂,民众根本不可能记住,官员自己也记不不住,所以就经常浓缩成这种“套话”,方便他们像念经一样的日夜覆诵,洗脑人民,也催眠自己。

好,我们再帮大家重复一遍,中共官场常见的四大话术:

话术一:假话:虚假不实的谎话

话术二:大话:吹嘘、夸大、不切实际

话术三:空话:华丽、空洞、说了等于没说

话术四:套话:成套堆砌、宛如念经

当然,有人说,中共还有一套说话方式叫“废话”。但因为中共的废话实在太多,范围太广、不好聚焦,我们就不特别拿出来讲了。

透视共产党党媒报导 如何帮中共维稳权力?

大家知道,媒体是中共眼中的“笔杆子”,是中共最重视的宣传机器,所以中共几乎把所有媒体都直接或间接的控制着。这次的“透视共产党”,就要来跟大家聊聊,中共党媒是如何在新闻报导中,帮中共进行权力维稳。

不过,我们首先要跟大家介绍一个概念“党国”。这个词,是在海内外华人经常使用的特殊政治术语。

在台湾,人民曾经用“党国”来批评威权时代的国民党政府。现在,这个词经常用来形容中共,特别是强调出中共是“党国不分”、“党附体在国家身上”,以及“党凌驾于国”等等特质。

从字面上看,“党国”两个字,党排在了国前面,也充分反映了这三项特质,这也成为中共党媒最经常奉行的“报导潜规则”,在新闻报导中不断体现“党凌驾于国”、“党控制国”的特点。

现在,我们就通过实际的新闻案例,来跟大家解释,党媒常见的党国维稳手法:

手法一:党职先于国家政府公职

首先要说明一下,在中国,政府官员除了拥有国家公职的职衔之外,也几乎都会有党职。因为,在中共专政体制底下,只有中共党内的人,才会被中共任用、出任公职;而且是党职的权力大于公职。

比方说,北京市长陈吉宁,同时具有中共的北京市委副书记的身份。北京市长是公职,北京市委副书记是党职。不过真正在北京最有权力的,不是市长,而是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这就是“党职”权力大于公职,是中共的特色。

如果用台湾的概念来做比喻,就类似执政的某某党的台北市党部主委,权力高于台北市长,是台北市党部主委才握有实质的统治城市的权力,台北市长只是党部主委的副手。这样,台湾的朋友能明白吗?

因此,在党媒的新闻报导中,经常将官员的“党职”放在“公职”的前方,用来凸显“党凌驾于国家”,让读者在不知不觉当中被灌输接受。

比方说,这篇报导提到,“在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委常委、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胡亚波说”。

看到了吗?“武汉市委常委”是党职,“武汉市常务副市长”是公职,党职走在公职前面。

再看这篇报导,“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出席仪式。”

李克强与韩正都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所以都是党职走在前面,后面才跟上他们的公职,“国务院总理”和“副总理”。所以这就是党媒在每一天的媒体报导中,向人民灌输“共产党凌驾于中国”的意识形态营造工程。

手法二:党组织先于政府组织

这个手法是指,党媒会把党组织的行文排序,放在政府组织之前,目的也是一样,营造党组织凌驾于国家政府的“无上权威”。

比方说这篇报导提到武汉的复工复产,里面有一段写到,“在中央指导组和湖北省委、省政府领导、支持下,武汉不等不靠,主动作为。”

看到了吗?中央指导组和湖北省委,都是党组织,所以走在前面;省政府是国家政府组织,所以放在后面,制造“党凌驾于国”。

另外,中央指导组和湖北省委两个党组织,还特意把隶属中共中央的“中央指导组”放在前面,隶属地方党组织的“湖北省委”放在后面,以突显两者的权力高低有别。

所以,在中共这种“视权如命”的极权体制下,党媒对权位的排序是非常讲究的。

手法三:党高于军 军高于国 国高于民

这个不用多解释,我们直接看案例。

这篇报导提到习近平的讲话,他说“我坚信,有党中央坚强领导,有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大力支持,有全省上下众志成城、团结奋战”。

好,请注意,谁排在最前面?党中央。再来是“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持,这里头就已经明确告诉我们,在中共领导人的思维里,党的地位与重要性高于“军”,再来才是“国”,最后才是“人民”。对不对?

再看一个例子,也是新华社的报导,提到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与习近平的通话内容,里面提到,“我代表委内瑞拉人民向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表示敬佩和感谢。”

看到没?中国共产党排最前面,中国政府第二,中国人民垫底,虽然这些话未必是马杜罗的原话,但是委内瑞拉也是社会主义政权,所以党媒自动地把这些话排序,透露了“党高于国”、“国高于民”的思维与意识形态。

手法四:党高于法 党纪高于法纪 

大家知道,自由民主与独立的法治,是西方国家与共产国家的最大差异。中共也宣称自己要“依法治国”,但是自始至终,都还是以党治国,党的意志凌驾于一切法律。从党媒的报导与政府公文中也可以看到这一点。

像这篇报导的标题,“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孙力军被查的原因是“违纪违法”,就是“违反党纪”与“违反法律”,党纪被放在法律前面。

也就是说,党纪的地位是高于法律的,也同时再次灌输了“党高于国”的意识。而官方网站也写着,“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孙力军接受谁的调查?共产党的“中央纪律委员会”排在前面,“国家监察委员会”排在后面,这是一样的党国逻辑。

手法五:头衔叠加 彰显中共权力独尊

中共官员大多数都同时具有党职与公职,党媒在报导里每次都会尽量写全官员的各项职衔,特别是地位越高的官员,头衔写得越多,用来彰显该名官员在党内的地位之高、权力之大。

比方说,这篇报导一开头就提到,“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对制止餐饮浪费行为作出重要指示。”

再来看央视的报导,也是一样,“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防汛救灾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绝大多数关于习近平的报导,党媒总是要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这三个头衔写全,用来彰显习近平在党内与国内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统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

还有更夸张的,像这篇报导提到四个头衔,“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习近平”。

在正常社会里,从新闻写作的专业角度来说,写这么多头衔是一种累赘与吹捧,但是,在中共这个不正常的体制里头,领导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名声”累赘与“权力”吹捧,借此维护自己的权力与“一尊”地位。

好,看到这里,大家应该已经明白,党媒通过日常的新闻写作里,悄悄传递著“党凌驾于国”、“党高于法”、“党官高于军官、高于人民”的共产党意识形态。

中共就是要通过党媒向人民灌输这套意识形态,在人民的脑海里植入这套思维结构,让人民在日以继夜的媒体灌输当中,不知不觉地被洗脑同化,从而服从于共产党的思维逻辑,让党更容易控制人民,也就是帮助共产党维护着党的权力稳定。

我们再重复一次,党媒通过新闻报导帮中共进行权力维稳的常见手法,主要有几项:

手法一:党职先于国家政府公职

手法二:党组织先于政府组织

手法三:党高于军 军高于国 国高于民

手法四:党高于法 党纪高于法纪

手法五:头衔叠加 彰显中共权力独尊

当然,党媒通过新闻报导帮中共维稳权力的手法还有很多,我们一次讲不完,以后再找机会继续聊。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订阅之后,请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这样您就有机会收到我们的新节目通知了。

我们下次再会。

莫信邪党言

百年逞凶罪满盈

挥金摆阔掩恶行

漫天伪谣垂亡相

正气大显瞬分明

唐浩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