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彭斯VS贺锦丽提前对决2024?通俄门反调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08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10月7日,星期三。

【60秒看全球】

与民主党之间的纾困计划谈判久谈未果,昨天川普叫停了谈判。川普推文指责(众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没有诚意好好谈判。(美国)股市应声大跌。

川普总统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表示,中共当局刻意保持开放边界,使中共病毒对世界其它地区的损害最大化,可看作“战争行为”。

已故前(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今天举行奉安礼拜,将长眠五指山军人公墓特勋区。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等出席。

诺贝尔化学奖今天揭晓,来自法国的夏朋蒂(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美国的杜德纳(Jennifer Doudna)因研究开发基因组编辑方法而双双获奖。

韩国国会情报委员会委员长全海澈证实,失踪已久的前朝鲜驻意大利代理大使赵成吉去年7月已经入境韩国。这是朝鲜(自朝鲜前劳动党书记黄长烨之后)投奔韩国的最高层级官员。

————————

又一个爆炸性的十月惊奇出现了:川普昨晚(6日)已经下令,“全部解密”通俄门的相关文件,还有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电邮门的所有调查文件。其中文件显示,通俄门是希拉里为竞选而虚构指控川普,为的是转移外界对她使用私人电邮处理公务的注意力。而时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等多人早就知情。川普收网,谁会入狱呢?

另外今天美国总统大选进入第二轮辩论,是由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对阵贺锦丽(Kamala Harris)。由于两个人一个保守,一个极左,估计辩论会擦出不少火花。

彭斯VS贺锦丽,传统与激进的对决

我们先说彭斯与贺锦丽今晚的辩论。

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彭斯是典型的保守主义者,他坚信美国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尊重美国历史。在持续近半年的“黑命贵”(BLM)暴乱中,彭斯坚决支持警察,要求把罪犯绳之以法。他曾与司法部长巴尔一起,展开了“传奇行动”(Operation Legend)等联邦行动,逮捕并起诉了有暴力倾向的嫌犯。

2020年8月24日,美国总统川普和副总统彭斯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 Chris Carlson-Pool/Getty Images)

彭斯支持执法严明的检察官,坚决反对堕胎,支持枪支持有权和第二修正案。并且坚决支持保守派法官进入联邦法院,支持在《第一修正案》下保护宗教自由。他也支持选择学校,尊重父母将子女送进好学校,并且支持移民法。

而贺锦丽是一位“绝对的激进主义者”。与彭斯相比,两人有着巨大的鸿沟,无论是思想和政策,都可以说完全相反。

前美国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福克斯撰文指出,贺锦丽与激进分子结盟,想要“改造”美国,推翻美国的开国先贤和历史现实。

文章表示,贺锦丽毫不掩饰自己的激进主义,她认为“黑命贵”是一种运动,大选前后都不会停止,也不应放松。她为洛杉矶市削减1.5亿美元警察预算“欢呼”,并努力帮助罪犯免予刑罚。她提倡公众为参加暴动而被捕的嫌犯提供保释金。

贺锦丽支持用纳税人的钱进行堕胎,起诉不支持堕胎议程的修女。她限制民众拥枪,坚决反对家长选择学校;她要求取消对非法移民的刑事指控,并为非法移民提供医疗保健和免费教育等等。

从两人的思想和政策主张来看,这像是一场传统与激进主义之间的对决,非常值得期待。这不仅是因为两人的辩论可能会有很多火花点,而且更因为无论谁当选,他们都只与总统有“一个心跳的距离”,甚至可能是2024年的一场预演。

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2020年8月20日)在德拉瓦州威尔明顿的大通中心发表讲话,正式接受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图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左)和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右)。(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2020年8月20日)在德拉瓦州威尔明顿的大通中心发表讲话,正式接受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图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左)和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右)。(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4的预演?

今年的两位总统候选人,拜登已经78岁了,川普也有74岁了,所以外界都在关注他们的身体健康。

目前看起来,川普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虽然前两天感染了中共病毒,但是超常般的康复了。昨天(6日)白宫医师肖恩·康利(Sean Conley)博士在备忘录中说,川普总统的状况继续“非常好”,“生命体征和身体检查保持稳定,动态血氧饱和度为95%—97%。”

比较而言,拜登的健康状况有些令人担心。虽然没有感染过中共病毒,但是他经常忘记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已经表现出了老年痴呆的迹象。

美国宪法规定,一旦总统在任内发生意外,无论死亡、辞职还是被弹劾罢免,副总统都会马上继位。所以很多人认为,副总统与总统“只有一个心跳的距离”。

美国历史上,先后有9位副总统,因为总统在任内发生意外而接任。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尼克松因为“水门事件”而辞职,然后由副总统福特接班。

这样说来,彭斯与贺锦丽的对决,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尽管他们对总统的选情影响并不大,但是这体现著总统选人的价值观和决策。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很可能是2024年总统大选的一次预演。

在将近4年当中,现任副总统彭斯一直是川普非常干练的副手。不仅领导团队,确定行政部门的重要任命,而且还与媒体顺利沟通。尤其是今年中共病毒爆发,他领军对抗疫情,取得的成绩不容忽视。因为工作出色,让他备受人们的关注,早已经成了共和党的政治明星。

而且彭斯今年只有61岁,还有至少10年执政的黄金期。所以外界、特别是共和党人已经把他看做了2024年总统大选的不二人选。

而贺锦丽虽然略显年轻,但她其实是有野心的。早前曾与拜登同场辩论,想赢得民主党初选,只是因为人气不够才早早退场。但这已经显露出她的不甘寂寞,尽管明知资历尚浅、难撑到最后,但她还是要给自己增加曝光的机会。

而且拜登年事已高,到了高危年龄。假如拜登胜选,那么在拜登手下做副手,有可能随时接任上位。即使拜登撑完4年任期,很难说下一届还将竞选。而贺锦丽在副手的位置累积了4年人气,很可能在2024年扛起民主党大旗。

所以,彭斯与贺锦丽的这次辩论,一定意义上说,可能是2024的提前碰撞。

罗格斯大学历史、新闻和媒体研究教授大卫·格林伯格(David Greenberg)分析认为,贺锦丽可能会采取强势的姿态。而彭斯则需要体现出自己的“冷静自持”,既要显示出自己在个人风格上跟川普的不同,又要在政策上有力维护川普的立场。

贺锦丽在国会以提问强硬著称,此前的党内初选也展现出了咄咄逼人的态势,一度把拜登打得无言以对。而彭斯的口才是历经考验的,还曾担任过政治评论员,是顶尖的政治传播高手。因此这两人的辩论应该很有看头,甚至可能不比川普和拜登两人的辩论差。

川普下令:解密通俄门文件

再来说爆炸性的十月惊奇。川普昨天在推特写道:“我已授权完全解密,有关美国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通俄门骗局’的所有文件全部解密,还有希拉里·克林顿的电邮丑闻。没有任何修改!”

紧接着他又推文说,“因为穆勒和他的18个恼羞成怒的民主党人非法参与了骗局?”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他还是在推文中说,“很久以前,我就对所有通俄门信息进行了解密。但不幸的是,对于我们国家而言,人们的行动非常缓慢,特别是因为这可能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行动!!!”

此外川普还发了一系列的相关推文。

惊人的通俄门文件

昨天(6日)下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解密了一份文件,并且把文件交给了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情报委员会。

福克斯新闻独家报导,解密文件显示,2016年启动的对川普的通俄调查,是一场“煽动丑闻的竞选计划”。这个计划是当时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外交顾问提出的,希拉里很赞同。

解密文件中包含一份美国前中央情报局局长(CIA)布伦南(John Brennan)的手写笔记,其中许多部分已经被涂黑,但是剩下的部分依然能看出问题。

布伦南在2016年7月28日在备忘录中记载,“我们从以下方面获得了更多有关俄罗斯活动的见解(以下遭涂黑)”

“援引希拉里·克林顿7月28日批准的一项外交政策顾问提议,为了煽动唐纳德·川普的丑闻,指控俄罗斯安全部门干涉。”

“川普竞选活动与俄罗斯之间合作的任何证据”。

另外还有一些不完整的人名,如“JC”、“Denis”、“Susan”等,还有一个英文缩写“POTUS”。福克斯新闻报导指出,“JC”可能指的时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Denis可能是前总统奥巴马的白宫幕僚长丹尼斯·麦克唐纳(Denis McDonough),而Susan可能是前国安顾问苏珊·赖斯(Susan Rice)。而那个英文缩写POTUS,正是美国总统的英文缩写。

福克斯新闻引述一位消息人士表示,这份文件是布伦南向奥巴马汇报了希拉里的“计划”之后,故意记录下来的。

也就是说,这份备忘录除了汇报给奥巴马之外,还分别送给了当时的FBI局长科米、国安顾问赖斯和白宫幕僚长麦克唐纳。然后把这个事件的大概内容和事情经过又记录了下来。

另外上周,拉特克利夫也解密了一份文件。是交付给科米前的备忘录。其中显示,“根据联邦调查局的口头要求,中央情报局提供了一下有关‘交火飓风’联合小组收集到的最新信息”。这个“交火飓风”(Crossfire Hurricane),就是调查川普的行动代号。

这份备忘录中还写道,“讨论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所批准的一项有关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和俄罗斯黑客妨碍美国大选的计划,以分散公众对她使用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的注意力。”

希拉里炮制“通俄门”,奥巴马“亲自指导”

目前还没有看到希拉里电邮门的解密文件。但是根据以往曝光的内容,希拉里把美国国家公务邮件都使用了私人服务器接收。电邮门曝光后,她曾经删除了3万3000封电子邮件。

希拉里当时是美国国务卿,不太可能不了解中共的黑客有多猖狂。如果是知道有危险,仍然这么做,那就让人怀疑是否故意泄密的问题了。

根据中共黑客的厉害程度来判断,希拉里的那些电邮,很可能已经被中共掌握了。

如果这个被证实,实质上已经威胁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那么希拉里会不会被抓呢?

而且她为了转移人们对电邮门的注意力,故意虚构指控,政治迫害竞争对手,现在已经被坐实了。这个罪也是很重的,所以希拉里这次有点悬了。

如果希拉里出事,会不会牵扯到她的丈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呢?希拉里做的事,克林顿会一点不知情吗?这个留给大家来判断。

2016年11月7日,前总统奥巴马和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 (BRENDAN SMIALOWSKI/Getty Images)

另外,布伦南备忘录中记载,希拉里迫害川普的“通俄门”计划,奥巴马是完全知情的。

其实我们在8月15日的节目中曾提到过一件事,赖斯在2017年川普就任当天,给自己发了一份电邮备忘录。

赖斯在备忘录中明确写道:“奥巴马亲自指导了相关部门要如何调查‘通俄门’一事。”而且清楚地记载,奥巴马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会议上,指示科米“按老规矩办”。

当时参加会议的,除了奥巴马和科米之外,还有时任副总统也就是现在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还有代理总检察长萨利·耶茨(Sally Yates)和赖斯本人。

赖斯作为奥巴马时期的国安顾问,不可能不知道“物过留痕”的道理。但是她却故意给自己发一份电邮备忘录,还清楚记载着通俄门的炮制过程,以及奥巴马指导调查的内容。

从布伦南和赖斯两人的备忘录来看,这个对川普政治迫害的“通俄门”,奥巴马难逃干系,而且是幕后主使。从这一点来说,奥巴马很危险。

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在8月13日说过,“美国人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需要得到2016年、2017年间发生的故事,这一定能完成。”“如果人们过了线(触犯了法律),如果参与其中的人们违反了刑事法律,他们将被起诉。”

独立政府监督机构“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主席汤姆‧菲顿(Tom Fitton)认为,民主党人炮制“通俄门”是“明显的犯罪”。他说,“这是奥巴马干的,是奥巴马的责任”,这是可怕的“政治迫害”。

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2011年4月,退休消防员马克·泰勒写了一本书《川普预言》。泰勒是把他听到的神的预言记录了下来,其中指出川普将成为美国总统,而且有两位卸任总统将入狱。大家可以找找这本书看看。

拜登会被取消竞选资格吗?

对于布伦南和赖斯的备忘录,我不认为这是他们私下商量后的行为。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我们不得而知。我觉得可能是出于一种自保的心理,万一真相大白,要有证据把自己洗清。

拉特克里夫指出,美国情报部门不认为这些材料是“虚假消息”。就是说,美国认定这些材料是真实的。

那么这就涉及到了眼下的美国总统大选了,完全知情的拜登会不会被取消竞选资格?

根据赖斯的记载,时任副总统拜登对“通俄门”是完全知情的,他当时就在会议现场,对奥巴马给科米的指示很清楚。

川普在一个月前也说过,“奥巴马知道所有事。愚钝者如副总统拜登,也知道所有事,所有其他人都知道。”

就是说,对川普的政治迫害,拜登已经参与其中,至少是同谋。如果是这样,拜登已经没有继续参选的资格了,可能会被罢免。如果他也深度参与其中,还可能要被治罪。

确认大法官至关重要

如果拜登被罢免竞选资格,那么会带来什么问题呢?

美国大多数的州法律并没有考虑候选人如果发生意外会怎么办。但是有一种可能,候选人所在的党派可能会通过法庭来解决。

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管理研究所院长布朗(Lara Brown)表示,如果候选人发生意外,所在党派可能会在法庭上提出质疑,是否应该允许受约束的选举人投票选出替代人选。

这就涉及到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问题了。因为这种官司,一般的法庭和上诉法庭不太可能给出最终的判决,最终一定是由最高法院终审。

目前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订在本月12日开始对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进行确认听证。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Rindsey Graham)将亲自主持听证会。

9月26日,川普宣布,选择巴雷特作为下一任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人。(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昨天(6日),感染了中共病毒的参议院共和党要员——司法委员会的汤姆·提利斯(Thom Tillis)对福克斯表示,希望远程参加最高法院提名人巴雷特的确认听证会,而且他相信自己将获准回到国会参加投票。

另一位染疫的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也表示,无论如何,“哪怕是穿着登月服(意指如太空服那样的隔离服装)也要去参加最终表决”。

同样是昨天(6日),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表示,共和党人已经有足够的票数,能够确认川普总统对巴雷特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他对《华盛顿邮报》表示,“我们将完成这项任务。”

克鲁兹说,“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拥有一个全员运作的最高法院是非常重要的,在选举日那天,应该有九名大法官。”

中共挑衅侵扰,台湾已有“擦枪走火”应对

接下来我们再关注一下台海局势,中共又再压缩台湾的空域,挑衅升级了。今天中共军机又一次闯入了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台湾空军照例进行了广播驱离。但是这一次,中共军机回话了。

清晨5点20分,中共军机闯入台湾防空识别区后,台湾空军马上升空进行广播驱离。对中共军机喊道:“位于台湾西南空域高度7000米的大陆军机注意!你已进入我ADIZ(防空识别区),影响我飞航安全,立即回转脱离!”

以往中共军机遇到这种情况,都是灰溜溜地离开。但是这次与以往不同,中共军机回应称,“我国台湾地区,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进行例行训练,请不要干扰我正常行动。”

这是第一次听到中共军机直接喊话“台湾地区”。可见中共已经开始耍流氓,把台湾空域当成了它“自家”的地盘,认为台湾空军的驱离是一种骚扰。

前海军舰长吕礼诗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共是在打心理战,并且要延伸到舆论战和法律战。他说中共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否定台湾周边海域,造成一种台海内海化的事实”,压缩台湾的空域。

对此,台湾国防部长严德发在回应立法院立委质询时指出,共军这些作为是“挑衅侵扰”,国军都有相关的应对程序。

立委江启臣表示,共军时常侵扰台湾西南海域防空识别区,这个地方最容易擦枪走火,他质询国军是否有因应机制。

严德发表示,台湾西南空域是台湾的海空域,对于是否可能擦枪走火,“海空军都有订定应处的程序”。

蓬佩奥:若台海开战,美军不会坐视不管

事实证明,中共又加剧了对台湾的挑衅行动,也增加了两方擦枪走火的可能。而鉴于中共现在的国际国内困境,它的确需要找一个点,来转移国际国内焦点,缓解自己的压力。

看中共频频对台湾的挑衅行为,显然它正在试图激怒台湾。而一旦两方出现擦枪走火,很可能会引起一场军事冲突。这也是中共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越到最后越折腾。

对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日本媒体表示,如果中共攻打台湾,美国不会采取绥靖政策,不会对中共的入侵坐视不管。

蓬佩奥对《日经新闻》表示,美国不是追求纷争,而是追求和平,为此中共应该感到羞耻。美国会想法设法地缓和区域紧张,但“绥靖不是答案”。

他指出,“如果每次中共在世界各地采取行动时,(各国)都下跪,就会发现自己不得不频繁下跪。所以我们已经和盟友(对中共)进行了严肃反击。”

蓬佩奥说,“我们在观察台湾的情况。这不是一场美国与中共的对决,这是自由与暴政的对决;这是关于世界会被那些强权的、用军事力量欺负他人的人来统治,还是我们在一个基于规则的、有民主和自由的系统中运作?那就是(当前我们面临的)挑战。”

以上就是今天的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订阅点赞,并且分享给您的亲人和朋友。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