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于溟:揭大陆恐怖囚室 忧12名港人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7日讯】遭到中共海警拘捕、秘密关押于深圳的12名港人,目前仍音讯全无。曾因坚持法轮功信仰,先后遭到中共关押4次、长达12年的旅美前大陆企业家于溟再度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中共拥有整套集古今中外之邪恶大全的整人方式,异见人士或社会运动者等等,一旦遭到关押,即面临中共警察所谓的“四大工作法则”,“打击自尊,贬低人格,损害健康,最后一个就是毁灭灵魂。”

港人应如何救12名手足?大陆正义律师可帮忙

“我非常知道中国大陆看守所、监狱和劳教所当中的那些非人的待遇,也为这些被关押的手足担心。”于溟以自身经验建议这12名港人的家属,将目前所知的相关情况尽量曝光与传播,让外界知晓。并前去积极营救,要求会见,有条件的话,可寻求大陆正义律师帮助,“他们会非常尽心、用心的去争取当事人的权益。”

于溟曾受到大陆人权律师王宇、王全璋、董前永及江天勇的帮助。而被释放后的于溟也曾参与营救被囚的法轮功学员。他强调,依据中共的法律规定,狱方或看守所无权拒绝家属或律师要求会见受关押者,“它不让见肯定是违法的,我们就逐级挨个,到哪儿都去控告他们。”

“香港的手足家属也要去,它不让你见,你要记住谁不让你见的,他是谁、什么职务、警号是多少,把这些全部记录,走到哪一步,就把这些东西及时的公布天下。”于溟建议家属透过微博、脸书、推特等,借众人的力量传播信息,“邪恶就是怕曝光”。

而目前因“港版国安法”受美国及国际制裁的中共,也会因害怕再受制裁而有所忌惮,“尽早的这样去做,可能就会有一个很好的结果,不能让它肆意的践踏被关押的人。”

邪恶迫害下 如何克服恐惧

于溟原是一名大陆成功的企业家,拥有一家时装公司,旗下有100多名员工。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遵循“真、善、忍”经营事业,业绩出奇平顺地蒸蒸日上,他还提供大量国营企业下岗工人工作机会。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于溟因此家破人亡,家败业衰。

“1999年开始打压法轮功修炼者的时候,我们内心也是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溟第一时间想到法律可以主持公义,想到至各级政府上访,以刷洗法轮功的清白。但这不仅徒劳,还为他带来牢狱之灾。

“我被抓了以后,也是非常恐惧的。”慢慢沉淀思维,于溟回忆自己修炼后的变化,“法轮大法教我与人为善,说真话,做真人,经营企业的时候童叟无欺。我赚钱,我为社会做了很多很多善良的事情。我没违法!”

于溟决定绝食抗议。长达9个月的绝食期间,于溟遭到非人的待遇,狱警将一条长达1.5至2米左右的胶皮管插入他的鼻孔,直到胃管里,并来回地抽插。于溟痛苦地将刚被灌食的玉米糊吐了出来,狱警则又将这些呕吐物再强灌入于溟的胃里。

“它就是这样侮辱你,就这样贬低你的人格。很痛苦的,那真的是很痛苦也很恐惧。”于溟的鼻腔、食道因此长著厚厚的茧。多年后的今天,于溟讲话仍然沙哑,鼻子里的息肉常令他无法顺畅呼吸。

一回,他看见一名绝食抗议的女法轮功学员遭到狱卒灌食,“我很恐惧,我看着她。”而这名女学员却出奇地冷静,一脸的平静,没有丝毫恐惧,“她是淡定和从容。我看到她那种状态,非常震撼。一个弱小的女子能在强权面前,表现得那样平和良善,使我铭记在心。”

这一幕让于溟挣脱了恐惧,他决定不再听从黑牢里的任何指令与指使。他绕着劳教所的操场一边跑一边喊:“中共邪党破坏信仰!法轮大法好!我要坚持信仰!”他成了劳教所惧怕的“头痛人物”,后来被单独关押,“它们吓得……很害怕。”

偷拍、越狱 揭露劳教所奴工黑幕

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期间,被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中的于溟,计划了一场越狱行动。他成功地与两名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偷拍到的所方虐待、强迫被关押者当奴工的影片,传播到国际社会。

他认为国际社会让中共举办奥运会,是敦促其改善人权与民主状态。然而他却目睹中共为举办奥运,清除北京低端人口,“抓了很多人,还把很多人都关到各个劳教所当中。”他们被强迫做奴工,若没达到要求,即遭到暴力摧残:电棍电击、全身捆绑,“用各种方式侮辱你,很邪恶很邪恶的,有被打得不成样子的,这些残暴的事情想起来都是非常令人痛心的。”

中共派出大量人力抓捕于溟等人。难逃抓捕,于溟与太太遭到严重的酷刑折磨。当时已传播到国际的奴工影片,也因顾虑于溟的安危,暂且未公开,直至2019年于溟辗转逃亡至美国后,才公诸于世。

而不再心生畏惧的于溟,在往后的劳教所里还策划了多场的越狱行动,直到获释。期间他因此被单独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我是单独关在一层楼,下面是女子劳教所。”

他说,中共为隔绝他,居然将他关押至女子劳教所,这也间接证实了多年前传出的消息:马三家劳教所将女法轮功学员,关到男性劳教所里任他们蹂躏性侵。而其中就有他熟识的友人,“她叫做尹丽萍。有些人还质疑此事真假。能把我关到女子劳教所,想想它们什么坏事做不出来,是不是?”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中共主导的国家犯罪

获释后,于溟于2018年底至2019年初冒险走访多家大陆医院,身上隐藏的密录器录下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珍贵证据。再次受访,于溟为《珍言真语》带来2020年3月至美国国会“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的新闻发布会上,展示中共活摘器官证据的视频。

影片中火箭军总医院医师李朝阳说,每一至两周就有一台器官移植手术,“我已经做了五六百例了”。他还拿出手机,出示储存的器官照片,“你看这个肝,这是极品肝……”他还直言:“北京的军队医院只有武警医院能做(移植手术)。”

中国所有的武警医院隶属武警部队,而武警部队是一支忠于中共的武装力量。于溟取得的第一手证据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不谋而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中共主导的国家犯罪。

在火箭军总医院拍摄的影片中,还出现一名接受肝移植的病人,他直言不讳地说,他直接向医生要求移植30岁以下的法轮功学员的肝脏。管器官来源的医生接受贿络之后,“马上就给他找了一个非常好的肝,是炼法轮功的。”于溟说,他暗访的多名病患,至今仍留有姓名与连系电话。

活摘器官 由法轮功扩展到其他群体

他还从调查中发现,2006年至前些年,中共活摘器官的对象以法轮功学员为主,而后逐渐扩展到新疆人身上及其他群体身上。“中共建立了新疆的活体DNA的血样、血库。那么包括后来从2019年开始打压香港民众之后,有很多香港民众也失踪了。”

他说,今年初中共官方媒体报导的几例器官移植手术,指称器官来源于广东省。而经“追查国际”调查,“发现广州几个医院也在做,包括中山医大医院,广州那几家医院都在参与做这件事情。”

“我们现在可以说,法轮功学员这是第一位的,包括新疆人、香港民众,包括那些政治异见者,他们所谓的良心犯,都有这样(活摘)的情况发生。”于溟说。

迫害法轮功积累经验 复制至其他群体

来到信息自由的西方社会,于溟发现,“这些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积累的经验、手段和策略,已经复制推广到镇压其他群体或者是团体身上了。”

2019年英国广播公司BBC拍摄的新疆“思想转化营”影片,教室明亮,绿叶满园,犹如校园。里面内务整洁、口号嘹亮,犹如置身于军营,“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宛如天使,像老师对待学生,像医生对待病人,像家长对待孩子一样对待他们……其实它(中共)就是对外宣传,但是在当事人的眼里,它们就如恶魔一般。”于溟说。

他说,中共监狱和劳教所的制度,将被关押者进行洗脑、酷刑折磨,“它就是把被关押者变成非人。而这个制度的实施者们,他们也不自觉地被转化了,已经变成魔鬼了。”

他深信不久的将来,这些狱卒同样会受到法庭审判,“这个审判不是为了报复他们,而是为了公义。”

“囚徒困境” 抗争者信任合作最重要

中共的专制政权,往往投入钜资营造恐怖氛围,“使它认为可能威胁其权力的那些人,生活在恐怖的氛围当中。”于溟说,“中共有计划的镇压个人及活动,并且利用国家宣传机器,营造群起而攻之的氛围,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持不同政见者的处境,就等于是恐怖分子、叛徒一样。”

在如此的压迫环境中,普通市民也渐渐地噤声,抗争也渐渐减少。“抗争者可能面临逮捕、审讯、审判以及其它的镇压行动。”他说,中共治下的审讯者总以邪恶手法,“来恐吓最勇敢的和最有经验的活动者。最常见的策略被称为‘囚徒困境’。”

他说,中共往往将抓捕来的人分开关押于不同房间,“它说如果你认罪,并且提供其他参与者的名单,可能只关你一个星期;如果你不这样做,至少入狱三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

“审讯者也把同样的条件,告诉了参与当中的你的朋友。”在这种情况下,诱使受审讯者认为“最安全的策略可能就是认罪。”以心理战术,离间挑拨彼此,也施以“残酷的手段强迫或诱导你认罪。”

经他多年的经验,得出结论,“运动参与者相互间越不信任,中共就越容易使运动参与者认罪和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多的信息。所以说中共使用的‘囚徒困境’策略,让人认罪其实是非常容易的。同时也说明一点,运动参与者之间互相的信任和合作的重要性。”

中共逼迫下造就“真英雄”

身在自由世界的于溟,积极地接受国际媒体采访,参与国际会议、记者会、公听会等,公布取得的第一手中共涉嫌活摘器官的证据。他冒生命危险拍摄影片,经常被赞许为“真英雄”,“我说:不是,我们就是一个平凡的人,是中共把我们逼得不平凡了。”

受尽酷刑折磨,他曾被关在一个特制的铁笼子里,长达三个月,既不能站立,也不能躺下睡觉。一次,他被警察故意拽下楼,脸朝下,他的头被狠狠地敲在每一级台阶上。2008年于溟在遭受酷刑迫害后、卧床不起。

他也曾面对中共策策划的一场亲情折磨。老父亲跪地要求他放弃信仰。他强忍内心的痛苦,告诉父亲:“我从小您就教育我,教我做人要正直善良,要敢于说真话。那么今天我坚持我的正义。不是我不想回家,是它们不让我回家。”劳教所先对于父进行洗脑,以此折磨于溟。

事过多年,于溟仍感慨不已。他说,苏武遭匈奴扣押,在天寒地冻的北海牧羊19年,始终不曾屈服。他还引述孟子所言:“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就是人生的大义,是我所需要的,在生命的尊严和义不能一起兼得时,你就只能舍生而取义。我说现在的人都不能理解这些了……”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