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逆向工程发现抖音惊人黑幕!微软收购TikTok靠谱吗?川普为何不直接禁止?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4日讯】逆向工程发现抖音惊人黑幕!微软收购TikTok靠谱吗?川普为何不直接禁止?中国又一奇葩事:ARM中国被“劫持”| Jason 赵培 | 热点互动 08/03/2020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点击订阅: 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李红)

【热点互动】逆向工程发现抖音惊人黑幕!微软收购TikTok靠谱吗?川普为何不直接禁止?中国又一奇葩事:ARM中国被“劫持”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8月3号星期一。自上周五以来,抖音海外版TikTok的命运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微软公司已经表示在和抖音海外版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在商讨收购的事宜。而今天美国总统川普再次表示,到9月15号TikTok在美国要嘛被禁用,要嘛被美国大公司收购。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讨论这个最新的热点事件。两位都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博士您好。

杰森:你好,方菲好。

主持人:好,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发手机简讯,或者在视频下方留言。杰森我想先请您谈一下有关美国政府对于TikTok,就是抖音海外版的这样一个忧虑。迄今为止我看到最大的,很多政界的人物,或者是说对中共比较态度强硬的人士,他们都说TikTok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安全隐患,就是说它会把美国的数据送回中国。那请您谈一谈这方面的一些,他们的一些忧虑。到底有什么样的证据来支持他们这样的一个担心?

杰森:对,这方面的证据是越来越明显,就我自己最近的一些观察和整理资料,我发现至少有两个比较系统的案例。一个是大概三月前的时候,在网上有一个技术人员,网上的名字叫做bagno。他把TikTok所有的程序从最开始的机器码印回来分析,它到底在做什么。那么分析的结果非常吓人,总结起来的话,他说这其实不是一个社交软件,它是偷信息的软件。

而这个软件几乎偷你所有能偷到的信息,包括你的所有设备的硬件,包括你的所有的IP地址。包括你所有的历史上装过,甚至你已经卸载的软件是什么。有的版本甚至每30秒钟把你的地址给传送一次,甚至它会把你的设备临时会变成一个服务器,可以用你的设备去转换一些代码。转变服务器的这个过程,就把你很多,包括你的电子邮件,包括你的一些口令,你的出生日期、你的注册信息,全部明码的在网上传输。

而且它也知道这是很丑的事,那么它为了防止你知道这个事,它在程式中甚至特殊实现了一些功能,这个功能包括,它如果发现你在看它在做什么,它会改变它的行为。而且它把传输的所有过程都加密,而且加密的这个密码、密钥,每次软件更新都改变,使你上次破解了,下次没办法破解。而且最可怕的是,在安卓版的它这个软件上,在有的时候,它是可以让自己从远端服务器下载一段可执行码,然后让这个程序去执行这个可执行码。

那么它就可以随时远端变化你这个程序要在你的机上做什么事情。所以整体来说,这个分析人员说,这个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应用软件,它就是个病毒。另外一个例子是,前一段时间有人在网上发现,新的版本的苹果操作系统,能告诉你哪个软件在观看监测你键盘输入,他发现TikTok是几乎每敲个键,它都会存下来,或者它在记录你敲的所有的键。

整个这个过程你会发现TikTok,而且这个事情,我把这个消息共享给大家以后,有一些网友反馈给我说,他装了TikTok只有5天,中国的一些广告公司开始给他打电话,知道他在做什么事,所以把他吓得赶快把TikTok给卸载了。他可能不是用的美国这边的TikTok,他可能用的是中国那边的抖音,但是这两个公司我们知道都来自于一个母公司,他们肯定有大量的代码是在共享。所以说这个东西确确实实不是个简简单单的应用软件的问题。

它事实上真的如美方所说的,牵扯到一个美国人的最根本的个人隐私的问题,同时也牵扯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主持人:是,我看网上在流传像美国参议员的视频,他在国会听证的时候,他就介绍说,我们为什么对TikTok这么担心。然后他就说几乎所有的数据都会被传回中国,而且他说一亿美国人的数据。我看到这个我就觉得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美国政府现在才动手,似乎都晚了一点。而且有的美国人就直接把这个软件叫做spyware,他问他的小孩子说这是spyware你知道吗?他小孩说我没有装。所以我想这个安全方面的担心,在很多方面都有体现。

那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一个您怎么看这个美国政府要封禁TikTok这样一个行为?另外一个,之前一直在传说会禁用,那么现在看来说是美国公司给它一个机会,可以去收购,那您怎么看美国公司收购这样一个行为?您觉得这样的行为能不能减少,甚至完全消除TikTok给大众带来的安全风险?

赵培:首先说美国政府的一个考量,是出于一个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考量,这种考量不是今年开始的,他从2017年、2019年就开始这种考量。因为中资公司收购美国的这种网络平台,不是从今年开始。其实大家知道TikTok,也就是说抖音海外版,美国这版的软件的最初始叫musical.ly,其实是由中国的猎豹公司投资的,就是在美国做了这么一个平台,还没做起来,结果2017年以10亿美元卖给了,等于是字节跳动,也就是抖音的母公司。

等于他把中国内容加到这里面,还有很多抖音里边的美颜特效,还有拉皮,反正是各种特效,让你看起来很漂亮这种功能都加进来。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特别注重,所以美国从2019年10月就已经提出了这个安全问题,就一直在做。那么TikTok也做了一些处理,比如他把他的团队搬到加州,而且在加州里面有专门的团队决定,这里面的一些内容是否能和中国的工程师共享。但是这只是加州,它在新加坡还有一个备份。

那么那里面的数据到底是不是能够被中国随便访问,这个还是一个问号。另外,我们刚才说了不只是这个抖音有这个问题,还有一个同性恋网站,2019年5月分的时候,在美国的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压力下,就是中国有一家互联网公司叫昆仑万维,宣布他把这个网站已经买进来的,全部售出。是因为这些敏感信息也会被送给中共,所以这个情况就是说,美国对这一系列的作为,主要出于国家安全和用户信息的考虑。

那么能不能,就是说一个股份收购的方式,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这里边牵扯的问题就更多了。首先微软是一个国际性公司,他的500亿的收购款哪里来,里面是不是含有中资公司的融资,或者是各种问题存在呢?第二个问题是,微软作为一个国际公司,他会不会继续把美国人的个人用户资料去卖给中共的公司呢?这还是一个问号。为什么?我们是有证据的,2018年的时候,facebook闹了一个大丑闻,就是他把美国人的数据卖给了中共的4家公司,其中包括华为,还有其他的手机公司。

那么这一个大的丑闻,那么下一步微软会不会卖呢?就还出现那位网友的情况,他的信息被卖给了中国公司,中国公司给他打了一些广告电话呢,这是一个丑闻。所以可以说买多少,能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这都是川普要考虑的问题。我觉得是很难实行,彻底把这个手机的整个漏洞给封掉,这是第一个技术性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资金问题,第三个问题就是他是不是还会卖数据。所以三个问题还是存在,美国应该立法去解决这一系列问题,才是根本的一个解决办法。

主持人:那杰森博士您怎么看,像微软收购TikTok这种做法,到底能不能解决这个安全问题呢?

杰森:我感觉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收购这个公司,他一定会,他不可能是收购了以后,就把整个技术全部取消,从零自己开始开发,这是不可能的。他一定会沿用原来的技术人员,沿用原来的代码,沿用原来的很多东西,运作方式。那么这个公司其实你说它的整个是美国微软,但事实上,刚才赵培也说了,微软事实上是国际公司,他其实对美国本身没有那么强的忠诚度。他事实上是对利益,对他的利润是百分之百忠诚的。

对于美国的忠诚度,我是持很大的怀疑态度的。对于美国的最基本的立国之本的价值观,我也持很大的怀疑态度。另外在一个核心问题,其实公司的拥有者,公司的总部在哪里其实不重要,关键是啥呢?因为一切的东西都是魔鬼在细节中。这个公司真正的技术开发人员在哪里,那个才是它整个产品的核心的问题在哪里。你比如说Zoom这个网络的视频公司,他是在美国的公司,同时是美国公民开发的,但是他的开发团队基本上都在中国。

那么也形成了对Zoom本身整个软件可信度的质疑。这个质疑还没有解决,现在出现微软直接把中国的东西拿来,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吗?其实就是现在本身美国的公司比如说谷歌,它是从一开始是美国的公司,而且技术大部分是美国这边拥有的,但是个别技术在中国那开发。比如说把英文翻译成中文这个部分,它有部分是在中国开发的,最近网友就发现有一些东西很奇怪,比如说英文的词叫down with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直接翻译就是打倒中国共产党,但是要把这个英语词放到谷歌的翻译里头,它出来的是“和中国共产党共存”。

这个过程是怎么出现的?我倒不相信是某一个编程人员去把这个有意编的,因为现在所有的翻译软件其实都是人工智能学出来这个能力,而人工智能里头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啥呢?就是学习的数据集、训练集是从哪来的?如果中共的技术人员只用中共的文件来做为中文的训练集,那么中共的文件里是没有一个打倒共产党这个概念的,所以你输出down with chinese communist party,它在它整个知识量里是没有这个词的,所以它只能说和中共共存。

那么这个过程中,你知道所有的很多网上的软件都有这种翻译功能,用的都是这样的技术,你就会把很多英文的东西当中国人用这个翻译去看的时候,是完全得出另外一个概念,而这个技术细节绝不是这个公司总部在哪里?它的总体技术在哪发展能决定,所以我不相信微软收购TikTok能根本上解决现在所有大家担心的问题。

主持人:是,所以您的意思就是比如说它如果用同样的一批技术人员或者是同样的技术,基本上没有办法消除。而且像微软本身,纳瓦罗这两天在采访中也表示质疑,他说它觉得微软是不是应该先跟bing什么的先脱离关系再来考虑收购TikTok的问题。但不管怎么说,美国政府在这方面似乎是有个一波三折的过程,但是我们看到像印度,它要禁止TikTok是非常干脆直接就禁了,在美国这边您觉得为什么川普没有直接去禁TikTok?这中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因素在影响这个考虑呢?

杰森:我们不得不说印度那边它有一个天时、地利的概念,就是正好中共在边防上用狼牙棒打死了几十个印度的士兵,在整个印度形成了对中共同仇敌忾的这样一个大的氛围。在这个大的氛围下,你个别人喜欢TikTok也不好去说人家士兵的命比你的好玩更重要,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印度就当机立断的把这个事情解决了。

美国这边呢,第一,确确实实是中共没有跟美国发生这么残酷的冲突,而且大部分的美国人还生活在梦想里头,对于中共实际上是不一定有正确的认识,对于中共只感觉中共是不让人喜欢的一个政府,但是也只有1/4的美国人认为中共是敌人,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也知道它整体警惕性没那么高。再加上确确实实有一群在美国反川普的人群,这个人群川普所有做的事都跟你搅混水,把事情搅得一蹋糊涂,还有一个就是年轻人,TikTok的主要用户比如说一亿人,其实主要都是从10几岁到25岁这样一个年龄层,generation Z,就是Z代的年轻人,这一群人真的是上瘾。

TikTok这个东西我自己用一下子我就不停的点不停的点,它就几秒钟给我一个画面几秒钟给我一个画面,很多有的时候还挺有趣,你不小心就点好多好多出去,它就这样很上瘾的一个状态。这个状态年轻人就容易上瘾容易喜欢,而且有的年轻人甚至花了很多时间在上面做视频,建立了自己的一个几千人甚至上万人的跟随人群,他觉得自己很有成就,你把这一关,他就感觉自己成就一下消失了。

这种东西结合在一块的话你会发现美国这边有一个强大的反对势力出现了,这个反对势力就使得川普有所顾忌。一方面看到这是一个对美国整体利益、美国人民的隐私有非常大伤害的软件,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民选的总统他又不能不考虑民意,所以这就使得川普在做很多决定的时候就出现犹豫和一波三折的现象。

主持人:赵培先生您怎么看美国政府没有立刻禁止,而是出现了这样一些来来回回政策上的反复?另外就是比如说像美国的一些对中共比较强硬的议员,像卢比奥参议员他本身似乎也比较支持像微软这样的公司去收购TikTok这样的举动,您怎么看这样的支持呢?

赵培:首先,TikTok最近为什么这么火?其实跟Zoom一样,大家都不能出去了,所以用手机或者上网看视频的人就非常多,现在是这么一个情况。但是问题是在于这个视频网站为什么在内容上会出来呢?张一鸣,它的创始人在乌镇互联网大会说的一个内容出海,出海两个词你是不是听的很有感触?因为在全球化的过程当中,中共的一带一路是很多的东西,它还有一个更高级的东西叫出海。比如说移动出海、游戏出海、电商出海、网红出海,这个网红出海大家就非常知道,比如说在youtube上很多大陆的网红在最近几年,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当然,人家赚钱是主要的,中共也安排了很多出来,它是在不经意之间去推销一下自己的文化,中共的党文化。

比如说在TikTok里边你能够看到中共的什么武警也会去推一、两条,你觉得很好玩,但你没想到他转头会去杀人吗?这些事是这些小孩看不了的东西。但它这些东西还涉及到最关键的问题,是对于美国的内容创造者的广告收益的钱分配问题,你虽然看到有些东西是你看看就烦,但是它背后涉及到是多少商家能够打多少广告的问题。这里面抖音在美国宣传,就是你看看我现在的用户量能够超过facebook,或者我的客户凝合度超过facebook或者干什么,它是宣传着这个,我值这个股价,所以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广告商和钱的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它本身的母公司是在美国上市的,这里面还涉及到很多股东利益的问题,说来说去一切都是钱,所以现在你说完全禁止它,在钱上是不是美国能够承受这么大的损失呢?就是一下子这么做呢?很难。卢比奥这些议员的想法就是想让微软像当年去吸收skype一样,把skype彻底买下来变成一个美国的公司,这样我就能够控制内容。

但是这些skype的这些东西在中国大陆也是封锁关键词的,虽然它在中国大陆可以用,就是他没想到的背后一层就是微软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微软的想法就非常简单,我现在需要一个在娱乐方面短视频的平台,我趁这个机会吃掉抖音海外版,这样的话我会扩充我的领土。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是一个金钱上的考量,所以很多美国议员也支持,因为现在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是一个最能止痛的办法,就是先把数据控制在微软手里,中共总不好意思直接跟微软要数据吧?这是美国议员的一个最好的猜测。

但是正如杰森博士说的那样,你底层的程序员可能还在中国,还跟你有些分享,甚至它直接用一些间谍软件,它都不在你手机上面去分析,它直接在它加州数据库的里面去分析,你都不知道啊。因为微软花很多的力气去清理下面的管理层一级一级到程序员,它花很多时间才能够把整个公司吸收进它微软的企业文化当中,在这个过程中,还是数据安全很难保障,所以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这个是对美国股市也好、内容创造者的钱也好、广告商也好,最佳的止损办法就是让微软先把美国的或者4个国家都拿到,然后后面的事再说。

主持人:是,我看也有人分析说至少微软先把ownership拿到之后,微软是美国公司所以它归美国法律管,至少美国法律可以去管一管。但是我想再接下来问一下杰森博士,虽然说现在美国给了这样一个出路,但是我们看到川普总统今天表态还是比较强硬的,他今天表态中有两个是很有意思的。

一个他是说9月15号是一个期限,到了9月15号要嘛TikTok在美国停止运营,要嘛就是被大公司买下。但是被大公司买下,被微软买下,他提出两个条件,一个他是说他希望不是买TikTok30%,因为现在微软它只是要买四个国家,包括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四个国家我估计就是他说的30%,就四个国家是占TikTok的30%的股份,那么他说他希望要买就把所有的买下来,不然谁叫TikTok这个BRAND NAME怎么分配啊。

另外他提出一点很有意思,如果说微软去收购TikTok,收购的钱肯定是给中国了,这样的话,美国财政部应该拿到一笔钱,他说很多很多钱,他这个理由是说,就像房东和租客这样一个关系,我允许你在这边租房,你才能够有收入,就是这个意思吧。您怎么看川普总统提到的这两点?

杰森:川普这个人其实有商人敏锐,其实一般的政客可能不会想到这些细节,川普一下就想到了,确确实实的,刚才我们没分析到的一点,就是说,TikTok它目前是在中国之外全球范围里,这样一个很火的一个软件,那么你如果真的微软只买了30%,四个国家的使用权,那么以后就出现两个版本的TikTok,第一川普提到了命名权归谁,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它的名声已经出来了,你叫另外一个名字可能用户量又会陡然下降。

另外这两个软件发展的过程中,这个软件已经无国界了,那么如果另外的美国之外的那个软件发展很火很火,比你这个微软开发的好的话,那大家如果放弃你微软,再开始用美国之外的TikTok,那你等于说这个微软白花了五百亿,最后整个还是回到原点。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所以说川普就说你要买你就全买,你不能留一半,留一半根本就不可能真正控制这个软件在全球的热卖,然后最后反过来并不一样,会返回到美国来。

主持人:他说复杂。

杰森:很复杂。另外川普说这个钱的问题,我觉得也是非常惊讶的一种就是论证的方法,因为你确实,大家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别这个交易做完以后,中共那边又拿了五百亿美元,五百亿,就是说没什么损失还多拿五百亿,它其实现在整个这个估值是一个市场的预估,整体一年它的销售整个跟母公司加一块,可能也不过是一百来亿,但是它现在给它估了一千亿,然后这部分他说五百亿,真的你给他五百亿,他真的是空手套白狼赚了一大笔钱,川普就说不能给你这么便宜,你在我这发展起来了,那我至少这时候回收,总的回收你的地租,把你这个预定环境费用收一下,我觉得这些要求都是合情合理的。

当然这个要求本身,一方面给微软谈判增加了优势,就是说截止日期是九月十五号,你看着办吧字节跳动,你不给我,你就没美国的市场了,所以说给微软一个很好的一个使用的一个牌,本身来说也算是帮了微软,所以将来微软应该这个方面对得起美国老百姓。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川普提到这两点,其实加大了谈判的难度,所以您觉得微软收购TikTok在9月15号之前能成功吗?

杰森:确实我感觉这个难度是增加了很多,而且川普又冒出一句美国要收很多很多钱,最后能留给TikTok多少钱,这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TikTok会不会答应这个问题,不答应的话该怎么办,我倒很希望它不答应,不答应的话,美国这个也就黄了,也许就省得以后再担心这个事情。

主持人:是,留下很多隐患。赵培先生您怎么看这个TikTok可能的前景呢?就是9月15号之前到底能不能发生这样一个收购?如果发生不了,下面它会怎么样?

赵培:我刚才补充就是杰森博士讲的那个,其实难点还有内容的问题,因为TikTok最大的优势是中国很多人在创作,因为所谓创作就是,有那么多漂亮的小姐跳舞,有那么多人在那表演这些东西,美国到底有没有这么多人能够制造同样的内容呢?美国对这方面灵活度肯定是比中国低,因为中国人很多都是上网成瘾的一个状态,而美国人很多户外活动或者干什么,他并不一定那么热衷于拍,但他热衷于看的这种状态下,怎么办呢?

所以这涉及到另外一个系列的问题,微软在谈判过程中,还有最大的难点,就是未来的内容把控的问题,内容我是不是买你中国的抖音创作的内容?还是我在美国抖音的创作者的内容可以,我TikTok可以卖给你中国抖音,这是涉及到一个,这笔钱可能是每年都要互相付的大笔的创作费或者干什么,这其实是一个微软很难跟中国抖音公司谈妥的一个最大的障碍。

未来局势来看,内容出海等于川普或者美国政府现在已经是一步步给它掐断了,包括这几个平台,甚至我刚才讲的猎豹,它在美国还有一个很火的LiveMe,它其实也是用抖音的中国创作的内容,现在已经被谷歌给下架了,因为它涉及到广告和其他一些问题被美国下架。可以说中共内容出海等于在这一次川普封抖音或者谷歌下架LiveMe整个过程中,它等于受到很大的挫折,下一步的结果,其实我一直不是很看好,我建议微软不如自己搞一个。

它当时可以吸收Skype,其实它现在用的最多的,企业级的运用叫Teams,就是从Skype那边吸取很多东西,然后自己开发出来的。现在其实抖音这个软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些短视频,一些磨皮、美颜特效,这些任何一个中国公司都可以把技术给你吃,不值钱的技术是一个很务实的技术,你可以做起来。

你现在唯一做不到的就是抖音已经在美国积累的客户群,一旦它被封止,你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应用马上推上网,可能客户群在你的金钱的支持下,微软完全可以做得到,所以我对未来双方还是不看好。唯一看好一点,如果微软从中共那边大企业财团筹到了五百亿,很可能TikTok在美国只是换了一个名称,其实背后还是有中共资本的控制,所以这也是担心的一点。

主持人:其实您还是不看好微软收购TikTok能够成功。而且现在很多国家也在看着美国的运作,因为像澳洲已经开始调查TikTok安全问题,包括微信安全问题,所以有人说,如果真的在美国的话,TikTok没有能够成功这样落脚的话,在其他国家可能不断的会有一个骨牌效应,会有更多的国家会禁止TikTok,我不知道这方面您怎么看?

赵培:比如说前车之鉴就是Zoom,本来在疫情期间大家在家办公,已经让它的股票飞涨了130%,自从它爆出了安全问题之后,各个地方都禁用,比如SpaceX还有纽约的教育局也禁用在Zoom上开网课,那么如果美国采取的政策是我彻底封止中共资本,在美国运作视频的网站的话,各国也会蜂窝而至,因为大家都同样有一个国家安全和公民隐私问题,一旦赔起来,一旦追查起来都是政府的责任,所以我觉得在全球是个连锁效应。包括欧洲现在已经有一些法国的工程师是在对TikTok进行安全测试问题,可不可能促发什么问题,包括它路由经没经过中国大陆等等,所以类似的问题将会引发全世界的关注。

主持人:杰森博士还有一个让人比较意外的,其实TikTok在国际安全的问题,很多国家都在关注,但是最新有一个消息,它的总公司ByteDance字节跳动,有消息说它要把总部从北京挪到伦敦,而且说英国政府已经同意了,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它把总部移到伦敦这样一个举动?它到底是为什么?当然这个公司的CEO张一鸣是说,我们要打造一个全球信任的国际公司,但是有很多人担心,这会不会又成为一个华为?一个是这个问题您怎么看?另外英国政府为什么同意?这个有点让人意外,您又怎么看呢?

Jason:英国政府特别是伦敦本地政府,能在它那开总部,能给它增加就业,几乎西方社会的这些政府没有一个敢说不的,因为它经不起底下这些选民骂他,因为毕竟它会打着我去那给你开公司,给你招人,这样一个概念在那。当然为什么字节跳动张一鸣要做这样的决定?我猜他是有全球扩张的野心的,他在中国那边,他实际上是做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内容,内容很有名的就是头条,新闻头条,实际上还有一个。

方菲:今日头条。

杰森:对,今日头条。他另外还有一个有名叫内涵…。

方菲:内涵段子,被封了。

杰森:对,那个事实上被封了,他其实当时已经积攒了2亿的用户群,是一个庞大的资产。中共一句话就封了。中共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通常都是干净利索的。它自己还不得不出一个道歉说:我们也发现内涵段子不符合党的核心价值观,所以我们就积极配合党,以后更主动的去做这个事。他自己一方面从此决定以后优先招共产党员进字节跳动,同时又把网管员从6千增加到1万。你可以看到他在中国那边是完全符合中共的要求去做的。

当然他这么做的过程中,他也知道在国际上留下了很臭的名声,这就是为什么大家对他一直都不信任。那么他现在就是想:我离北京远点,我到伦敦那去,是不是我就表面上显得就跟中共结合的不那么紧密了。至少人家说我的总部在哪?一看是在伦敦。其实还是我刚才说的话:总部在哪根本不重要,其实是他的核心的团队在哪里。任何一个公司的总部那个部分,其实不是公司的核心,甚至有的时候这个公司的CEO都不在公司的总部待主要多的时间。

方菲:就是个招牌。

杰森:就是个招牌而已。很多公司像药厂公司,他为了躲税,他把他的总部设在比如说爱尔兰,税务低一些。但是他所有的运作全在美国,所以你总部在哪里,其实不是个重要的因素。在我看来,我希望国际社会的人也能理智的看这个事情。就是你总部在哪其实只是个幌子,你真正的看到,你实实在在执行谁的意志,这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方菲:是,我看有网上有人开玩笑说张一鸣如果能想取得全球信任,最好的方式是干脆叛逃到伦敦,开始鲜明的反共,说他也是个人才。

杰森:对,这倒是。

方菲:因为之前我们有分析过跟中共在一起有点像猪队友或者猪队长,你不得不受它连累。

杰森:是,不管是啥,其实我给华为说句良心话,如果华为在美国能做这么大,我们应该庆祝华为。不幸的它跟了一个中共这个猪队长,现在是全球唾弃。

方菲:是,还有一点时间,我想请2位稍微点评一下另外一件事情。我想先请赵培先生来谈一下,就是我们看到这两天在中国还有一个比较热门而且比较奇葩的事情。我稍微讲一下这个事情的背景:Arm中国,Arm是一家英国晶片的设计公司,它基本上占有百分之九十几的市场。Arm中国的CEO 6月4日就被英国总部董事会开除了,但是直到今天他都拒绝离职。而且他一直是相当于外媒说是劫持了Arm中国,然后在那边还搞什么产品发布会等等,拒不承认自己被开除,而且说是总部解雇不合法之类的。这个事情可以说是在西方是闻所未闻的,就是一个公司的CEO你被董事会解职了,你拒绝离职。这个事情请您先谈谈您的看法。

赵培:其实这个事涉及到很多历史原因,就是这个股权的历史原因。大家知道Arm英国它是为三星、华为手机提供的主要的CPU和GPU的设计。他们其实华为说的自主研发都是拿人家设计回来再改改,加点外设,然后麒麟芯片什么的,都是这么出来的。那么这个公司强大到什么程度?最近苹果也要转用它的设计。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公司就在中国成立了一个Arm中国,翻成中文名称叫作:安谋科技,其实就是一个销售公司,因为主要的整个设计全在英国本土。

这个时候中共就跳出来说:外国在我这成立投资公司可以,但是你不能占51%的股份。所以到2018年的时候,英国的公司当时其实是已经被日本的投资公司软银给控股了。软银就把中国Arm的51%的股份卖给中国的一些投资公司,它背后其实包括中投都在里面。这个时候到底中国这家公司属不属于Arm就成了一个问题。中国的CEO里面有很多问题,所以Arm一直想解雇他,最终导致这个事情爆发,其实是美国对于华为的禁令。Arm总公司说我不跟你合作了,明年初的威霸也不会给你,但是Arm中国竟然跳出来说支持华为,我一定会卖给你。

所以这个就导致CEO跟总公司的矛盾跳到台面上,到6月10日英国公司就说:我已经把中国CEO吴雄昂给免职了,接着吴雄昂跳出来说,我没有被免职。就11日上午,Arm中国出来说,我们没有被免职,总公司指定的代理CEO已经被我解雇了。这个事情就是四次申明、三次反转,双方打得不可开交。为什么吴雄昂这么牛呢?其实是他背后有中资的支持,特别是中共的支持,他甚至可以命令保安不让股东进入。所以到底英国的Arm能不能控制?总公司能不能控制中国的Arm是很成问题。

而且这个吴雄昂还利用Arm的名义在外面进行投资、合资各种事情,都是违背英国他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其实爆点还为在华为这件事情上,因为总公司已经看到你要再给华为提供设计,我们总公司都不用干了,所以关键问题还是中共能不能要的问题。

方菲:杰森博士您怎么看这个事情?因为现在Arm中国的CEO还写信说要求中国政府介入等等。似乎好像中共迄今为止还没有介入,如果说它一定要把技术卖给华为的话,它手中有没有总部这个技术呢?

杰森:就我来看这事荒谬至极。因为一般公司它是不讲民主的,它实际上是谁的股份多,谁说的算的,这是最根本的一条。不管怎么说,是英国总公司拥有49%的股份权,中国那边不是一家是多家拥有,其中拥有最大的一个厚朴投资。厚朴投资拥有36%,而撤销他的职务是来自于2个大股东。一边是英国这边,换句话说最终是孙正义日本软银的头和厚朴这两个投资公司,这两个加在一块,49加36已经是远远超过50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理所当然的应该辞职的,因为超过50%的股东说你该走。你就该走了!他事实上是在耍流氓,他第一说,我在中国是独立法人。中国所谓的独立法人,就是只要我有这个公司章子,我就是这个公司说得算的人。那么这个法律是非常非常荒谬的东西,那小偷把这个章子偷了,是不是也成了这个公司讲事的人?

方菲:是法人了?

杰森:这是一个道理。另外一个他借口说,当时开董事会的时候,一共9个董事,他是第9个。其他8个6个人同意了,他当然没在场。他说这个整个程序没叫我,所以不符合程序。这也是胡说!那你来了,也不过就是再加一个,人家6个人总是大于这9多数啊!所以说不管你说9个人还是6个人反对,让你辞职,你就得走啊!在各种方面他都是不走,就这么赖著。最奇怪的就是中共居然在这个过程中,一声不坑。这个几乎是…

方菲:我觉得其实就是中共让他这样赖著,以把这个Arm中国真的就把它劫持了呢。

杰森:我感觉有很大这样一个因素,就是一方面现在中英之间处于这么微妙的一个政治关系,那么中共觉得这个也是给你一个教训。另一方面它也知道中国的技术离不开Arm,所以它就说,哪怕我做全世界的大流氓,我也不把这个Arm技术交出去。当然此时此刻中共不出来说话,它不说我支持谁,那么这时候真的流氓,大家就看不见它了。就看见小的胡闹的吴先生,他就在那拚命的闹腾,把自己闹成一个世界级的企业界的笑话。

但事实上真正他能这么搞得这么沸沸扬扬的、乌烟瘴气的,破坏了全世界最基本的企业运作的基本道理,事实上是有中共背后支持的。因为本身这个概念上,中共需要有一个计算,它知道这样会让全世界的投资公司,从此开始对中国投资打一个大的问号。但是它现在也看到了事实上全世界已经在围堵它,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能捞一点是一点。所以这种计算也可能是意料之中的,整个这个过程,我感觉像小的黑社会的运作,事实上背后有一个大的黑社会在认可它才这么做这个事情。

方菲:但是他这样做他也拿不到下一步新的技术,它最多把他手中的技术接着用或者怎么样。

杰森:他抢一袋是一袋啊!每抢一袋就能维持几年啊!中共现在还考虑多少年之后的事,它就现在维持啊!就是这么个状态。

方菲:那您觉得下一步对于Arm总部来说它能做什么呢?遇到这样一个尴尬和棘手的这种事情,而且公司又在中国,估计打起官司中共不会站在Arm总部的一边。

杰森:是,这就是为什么都2个月了,英国这边基本上没有办法,像祥林嫂一样在网上诉苦,就差到信访局去信访了。因为他派的人在门口都被保安给挡回来了,这公司不管怎么样还有49%的股权,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算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在出的报告里边也特意点了一点说,吴雄昂AllenWu,他事实上是美国人。它有意的点了这样概念。但是事实上我倒觉得这是个很小、很弱的一个命题方法,因为美国人,他国籍是美国,需要美国的时候他会逃到美国来。但是在此时此刻,中共是他的最大的帮凶,他一定会效命中共。

所以在我看来几乎是只要中共一声不吭,这个AllenWu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想干啥就干啥。他可以甚至把中国那边所有钱都归他了,然后他自己开始独立运作各方面。就是你可以感觉到这就是某种意义上讲历史上法律其实就像锁一样,锁君子不锁小人的。大家是遵循这个契约去做事的,一旦你思想坏到了超出契约规定的范围之外,你去做事的时候,契约也没有办法。当然了如果执法部门,像中共它也不执法甚至把作为保护伞,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真是无解。所以说在这个事情上,我也真的觉得是让所有的国际的大公司大开眼界一下,你不知道它还可以流氓到这个无底线的底线。

方菲:是,在中国会发生这样的事。赵培先生还有大概1分半的时间,也请您谈谈您怎么看这个事情下一步的发展呢?

赵培:其实吴先生站的位置是为什么?他是想把华为获得的下一代威霸结构的永久授权给坐实了。因为威霸结构已经出来了,可能是中国Arm已经有了,他想让华为坐实了这个授权,华为下一代CPU就不会有问题。但是华为自己对这个都心里打寒颤,它说:实在不行,我还有一套架构就叫达芬奇的NPU作为备胎。但这套架构确实不如Arm的好用,所以这个事情很可能它们只能获得下一代授权。其实英国的Arm为什么说这个人是美国人呢?它希望美国对他施压,这样它就有足够的理由去关闭中国Arm公司。所以这就看美国政府施不施压,美国政府装模作样给Arm一个问询函,Arm就可以直接关掉它在的中国Arm公司,另起炉灶。这样华为也拿不到威霸的授权,这可能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方菲:他怎么关中国的公司,他没有办法去控制中国的这些人,如果这个吴先生和员工持续去这样做,恐怕也很难关。不过但是因为今天我们没有时间再继续探讨了,就先探讨到这里。非常感谢2位的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希望您能够订阅和点赞或者是转发。好的,谢谢!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