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忍“胯下之辱” 羞辱他的屠户怎样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5日讯】韩信是刘邦的大将军,他用兵如神,战无不胜,被人们尊称为“兵仙”、“战神”。韩信能有此功业,与其具有大善大忍的胸怀不无关联。韩信忍“胯下之辱”的典故,中国人耳熟能详,但是那位让他受辱的屠户最后命运如何,却鲜为人知。

韩信(公元前230年-前196年),江苏淮阴人,西汉开国名将,与萧何、张良并列为汉初三杰,与彭越、英布并称为汉初三大名将。他身兼“王侯将相”之才,被楚汉人评价为“国士无双”、“功高无二,略不出世”。

韩信战必胜、攻必克,千古无二的霸王项羽亦是其手下败将。后世评价“言兵莫过孙武,用兵莫过韩信”。

胯下之辱

韩信出生时家道业已中落,因此没有关于他家世的详细记载,只知道他少年时期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清贫。但他家中收藏兵书和宝剑,韩信从小就有机会接触很多兵书,也受到良好的教育。

明代李廷机所著的《鉴略‧秦记》写道,“韩信乃韩国之后”,指韩信祖上是贵族。

清任伯年绘《韩信胯下受辱图》。(公有领域)

韩信未成名时有一件很出名的事件是忍受“胯下受辱”,司马迁在《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了这个典故。

年少时的韩信虽然衣食无著,但志存高远,经常随身佩带一把宝剑。淮阴城里一个屠夫的儿子,是个无赖,想羞辱韩信,就在闹市中挡住韩信的去路,说:你佩带宝剑干什么?带着宝剑你敢杀人吗?敢杀人就把我的脑袋砍下来。不敢杀人的话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面对这突然其来的挑衅,韩信毫无惧意直视对方许久,最终仍神色坦然俯身从无赖的胯下钻了过去。

一代文学宗师苏轼在《淮阴侯庙记》中描述了韩信不惜“辱身污节”以“蓄英雄之壮图”的境界:“应龙之所以为神者,以其善变化而能屈伸也。夏则天飞,效其灵也;冬则泥蟠,避其害也……将军乃辱身污节,避世用晦,志在鹊起豹变。食全楚之租,故受馈于漂母;抱霸王之略,蓄英雄之壮图。志轻六合,气盖万夫,故忍耻胯下。”

能坦然受辱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意志消沉、苟且偷安之人,即所谓的“胆怯”者;另一种是志向远大、能屈能伸、忍辱负重之人,即真正的明智之人。

“古之所谓豪杰之士,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苏轼在《留侯论》中的这段话是韩信甘受胯下之辱的完美注释。

人们认为韩信忍胯下之辱是伟人之举,淮阴人特地在当年的地方修了一座“胯下桥”,藉以纪念韩信志存高远、不与小人一般见识的大度胸怀。

屠户少年被封中尉

西汉建立后,韩信被封为“楚王”,定都下邳,老家淮阴也在自己的辖地。韩信衣锦还乡,昔日的穷小子,今日成为统辖一方的大王侯。

韩信少年时因生活艰难,常常无饭可吃,饱受别人的白眼和欺辱,但也受到过他人的施舍。韩信有时到河边垂钓,有一位洗衣服的老妪,后人称为漂母,很同情他,时常把自己的食物分给他。

韩信心里非常感激,发誓将来要报答她的恩情。韩信荣归故里后,赠给漂母千金以酬谢她当年的帮助。“一饭千金”的成语由此而来,意思是受人滴水之恩,以涌泉相报。

而对于昔日羞辱他的屠户少年,韩信非但没有责备他,还任命他为楚国的中尉。《资治通鉴》有这样的记载:召辱己少年令出胯下者,以为中尉,告诸将相曰:“此壮士也。方辱我时,我宁不能杀之邪?杀之无名,故忍而就此。”

韩信对众将士说:“这是位壮士。当他侮辱我时,我难道就不能杀了他吗?只是杀他没有名义,所以忍了下来,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

韩信正因为有此大忍之心,方能建立一番伟业,而他善待羞辱他的屠夫少年,更是为后人称颂。

(责任编辑:文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