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一九八九——练摊经济与广场抗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6日讯】【今日点击】(3792-1)

提要
一九八九——练摊经济广场抗争
数万人不顾禁令在维园秉烛纪念

一九八九——练摊经济广场抗争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可能有很多人还记得,费翔当年唱了冬天里的一把火,然后大兴安岭就着火。那个事呢大兴安岭着火之后,促成了当时有个写书的写小说的,写了一本大气功师,后来又写习近平,写习近平写了一本书这个叫星星。大气功师当时就描绘大兴安岭那把火,当时烧的过程中,国内比较有名的气功师,在中科院航天物理研究所啊,大搬运搬运云彩在那儿下雨。所以费翔里的冬天里的一把火,后来谁也不敢提了,费翔也成老头了。

其实在当年1989年春晚的时候,当时的姜昆说了个相声,冯巩,天安门广场练摊,这个后来谁也不敢提了,他连说都不敢说。天安门广场练摊,姜昆跟冯巩,

在1989年春晚的会上,春晚的晚会上讲的拿出来的相声。说的挺到位的就是说,

他大概讲的就是肆无忌惮,大家赚钱赚疯了得想办法,天安门广场这么大的地方,就这么空着,多浪费啊,那要晚上练摊如何。其实有着它相当的合理性,在正常的社会当中,几乎这些市政广场,特别是在周末的时候,确实是市场,确实是。

在这次两会召开的时候,那个学者还有人提出来说,在周末把这个毛泽东的纪念馆给它搬喽,然后把天安门广场呢周末练摊,大家伙卖东西。当然这个你现在提,

那就是政治事件对吧。在当时89年他说完之后过了一个多月,就是4月分学生就,当胡耀邦一死,学生们就去了天安门广场。所以当时北京城大家说,行了姜昆,有把刷子,天安门广场练摊,这回可真练了摊了,一直到大屠杀,30年前的故事。50岁上下左右的人都会记得,因为那时候春节过年没得看,而现在大概在一个星期前吧,这个李克强再次提出来地摊经济。

他是真实的、他是嘲讽的,也讲述了也介绍了今天的现状,中国的经济崩溃的概念。1979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1980年开始北京城开始出现练摊,那个时候练摊的人很少,都是大狱上来,都是被判过刑的。那练摊然后在中国的社会当中,这就是第一批万元户,最早的最早赚钱的,那时候没什么万元户啦,能有个三五千就相当,那是相当富有的了。所以这是当年很有趣的,那今天再提到练摊经济,对比当时的状况,就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几乎崩溃了。所以邓小平拿出的就是打开大学,学生可以上学,你只要年龄够你就可以考大学。农村包产到户自个儿种地,城市练摊,地摊经济。

李克强,那是当时所谓改革开放,李克强今天再说这个练摊,就是今天的中国的经济状况,一切整个社会状况,回到了当年毛泽东刚死的时候。所以说呢习近平的伟大功绩呢,用了两年的时间把中国打回40年,打去40年。那没关系啊,现在练摊都开着汽车的,你是有汽车,但是呢车比你矜贵,车比人矜贵,所以你有汽车。为什么?这个社会的价值观是这个价值观,这个社会价值观是拜物的。所以就像那时候埋太大连人似的,人人都得穿个皮袄得穿皮的,家里呢这个什么都没有,然后门口挂一猪皮。这都是说相声里说的,这是马骥说的,门口挂个猪皮,所以出门前呢把这个嘴唇一抹。

为什么?我们家有肉吃,不光我穿的是肉,我们家有肉吃,其实他非常绝妙的,去解释了今天的中国人。在中共的这个生命品质认识下,出现的状况,就是人们拜物,人们都是欲望,一切以欲望为基础,才出现这种诡异的社会场面。时间的流失了,几代人两三代人过去了,但现实的环境,这个社会人的三观品质,没有出现任何改变,从而逼退到整个社会出现了,完全回笼的状态,完全回笼,就是说打回原形,我感觉是打回原形。所以练摊儿,练摊经济跟这个广场抗争,成为了当年1989年的标志,就是前后的标志,我以为就是一种,就是一种相生相克,或者说方得始终的一种展现。

数万人不顾禁令在维园秉烛纪念

昨天6月4日,在这个香港维园出现,和香港各地出现了几万人,几万人,完全蔑视中共、香港政府的禁令。第31年以自己的方式,去纪念了89六四当时中共的暴行,但是呢性质、概念已经完全改变了。今天的香港就成为了,跟当年的北京的概念有着,完全有着一比。这是我们看到的其中,在网上传的一张照片,整个维园如果装满了话18万人。因为现在在大疫情的环境下,香港警察就是以在香港,处于紧急状态的法的控制之下,人与人之间必须有社交距离,就是说2米远,通常讲2米远。所以大家看到的场面,这就是6月4日的晚上。

如果以这样的类似的距离要保持,那个广场可能都画了圈呢,所以以这样的概念出现,那昨天的维园也就人员就是人相当多了。而这个维园本身是被封闭的,完全给封了,在完全封闭的情况下去了这么多人。这是一个近照,这就是人与人之间必须要保持2米距离,所有抗争的人,他们不给香港警察,以任何借口的背景之下,来表达他们的诉愿,表达诉愿。所以从换个角度来讲,在大疫情的背景之下,维园再次被占满,那人们以不同的方式在点着蜡烛的概念,出现在现场。所以这是一个划时代的,既是一种承传又是一种根本性的改变,同时对等著李克强的练摊经济,应对了习近平的方得始终。

这是美国之音的一篇报导,美国之音呢已经换了老板了,换了老板了。美国之音要想换大老板的话,得经过美国政府的推荐,和美国参众两院的投票通过,美国参议院众议院已经通过了。所以换老板之后,美国之音的报导呢就不太一样,在一个不到两个月吧,当时川普跟白宫指责美国之音,完全是这个中共政权大外宣的工具,当时就这么明确指责的。美国之音呢发表了这个抗议说不是,但是呢它是归政府的,每年美国政府给美国之音,2.2 亿美元的这个经费,所以他的公司费用,那些人等于都相当于美国政府的雇员。这是在这个背景之下出现的,所以你现在再看到,美国之音的报导的题目呢,明显出现改变,明显出现改变。

几万人不顾禁令在维园呢进行纪念,每年的组织者是支联会,支联会明确讲说无惧警方禁令,直接进入维园点亮蜡烛。呼吁港人发挥去年,反送中时的那种Be Water的精神,灵活应变。罗冠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六四对相当一部分香港人而言,是一种政治启蒙,验证中共残暴的本质,对香港人来讲,今天同样面对着残暴的政权,希望六四的烛光呢可以能够延续下去。我以为在以后的时间里,大家会看到今年的香港的,这个烛光的概念跟以往的概念不同,却成为了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

所以这是普通的人,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参加第31周年的晚会,他说今年很特别,象征着香港人不会被专政政治任意宰割。我以为在整个过程中,如果你看到一些现场的视频的话,就像上一次在街头抗议一样,我们看抗议那个国安法一样,看到的都是天灭中共。所以天灭中共成为了今天中国人,凡是面对中共政权迫害的今天的国人,一种诉求、一种诉愿、一种诉求。而这种诉愿跟诉求去应对的,当神造的人希望神出手,是一种祈祷祈求的时候,那给予了天灭中共的一个,在生命上的一个真正的相互的连结。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