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茗看世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今天重要关头 川普说 第一阶段协议签不成 会大加关税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今天重要关头;川普说,第一阶段协议签不成,会大加关税

相关视频:

大家好,我是萧茗。 今天是2019年11月12日。首先和大家说一件事。现在香港局势非常紧急。明天美国参议员Marco Rubio要和参议院院长见面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事情。应该是敦促议长赶紧把法案排到投票日程里面。我明天会去参议院,看看能否采访到Rubio议员。不管能否采访到,我听到什么消息会马上通知大家。来不及做自媒体也会放在咱们频道的社区留言里。

今天我主要想讲两件事。一个是川普总统今天在纽约的经济俱乐部做了一次关于贸易和经济的演讲。其中讲到了中美贸易战和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他透露了一些和中共谈判的内情和他下一步的打算。我和大家复述一下他讲话的重点并且分析一下。

另外我今天还去听了一位参议员关于外交政策的演讲。我问了他关于中美关系的问题。他的回答让我更全面的了解了美国政界核心人物看待中美博弈的视角。我想把我了解到的和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说川普的演讲。他是在纽约经济俱乐部里面做了一个关于美国经济和贸易的演讲。其中,他描述了今年5月和中国的谈判是怎么谈崩的。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7个月前,我几乎就有一个协议了。那时候艰难的部分已经谈妥了。比如中国开放市场,停止盗窃知识产权。还有如果不执行怎么进行严厉的惩罚。然后,我们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中方想见我们。我们见了他们。他们来了之后给我们解释为什么有三四条他们没办法接受。那川普是怎么反应的呢? 川普说,好吧,我是在纽约做地产生意的。我见过这个场面。吓不到我。 我可没有说我的上帝啊,这可怎么办?我现在告诉大家,我打赌中共他们现在希望当初没那麽做。然后我就对中国商品加了25%的关税。然后川普可能有一个口误。他说这些关税马上就会变成15%。我认为他说的是12月15日计划要对剩下的中国商品加15%的关税,快要加了。也就是说,川普至少现在还没有因为要签第一阶段的协议而把12月15号要加的关税免掉。而且,他下面说了更重要的话。他说,我和Larry Kudlow说,Kudlow是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川普对他说,如果协议签不成,那麽这些关税会大大提高。也就是说,如果第一阶段的协议签不成,那川普会再大大增加关税。

川普的态度比我之前的估计还要强硬一些。首先,他至少现在还没有因为要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而把12月15号的关税推迟。另外,如果第一阶段的协议签不成,他马上要再加关税。川普说,这不仅仅是对中国。对别的不公平对待美国的国家也是如此。

就在前一天。美国媒体Politico报导说,川普有可能把是否对欧洲进口汽车加税的决定推到6个月后。而这个决定很可能就会在这次的经济俱乐部的演讲中宣布。但是,川普没有宣布这样的决定。相反,他说,对所有的国家都会向对中国这样做。也就是说,川普把关税作为改变其他国家和美国不公平贸易关系的主要手段。而且看来这个手段颇有成效。

川普还说,中国是57年来最糟糕的时候。我们收了几百上千亿美元的关税,他们用贬值人民币来应对,并且大量印钞注入他们的系统。他们的供应链在断裂。他们死活要签一个协议。我们是决定要不要签一个协议的那一方。我们现在接近和中国签一个第一阶段协议。可能会签,可能很快会签。但我们只会接受一个对美国有利的协议。

看起来,川普在贸易战上,用关税纠正中共行为的策略是比较坚定的。而且这一招对中共也很有效。但是,如果从资本的总额来看,关税能让中共非常疼,但是美国资本对中国公司的投资才是关系到中国经济命脉的事情。我们来比较一下数字。从贸易战开打以来,美国对中国增加的关税有1000亿美元。看起来很大是吧。但是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的市值就超过了1万亿美元。这还没有包括美国机构投资者投资的大量中国公司,也没包括近来MSCI等指数公司纳入大量中国公司后,美国基金给这些公司的投资,也没有包括中国公司在香港上市,美国投资者在香港对这些公司的投资。这些数字加起来是一个天文数字。我现在还没有精确的统计出来。

我前一阵子采访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的时候他说,如果中美经济脱钩,中共就将垮台。这话说的就是,如果中美经济脱钩,美国资本停止向中共输血,那中国经济就面临崩溃,而这会导致中共垮台。这个前景川普政府应该是看的到的。关键是他们现在没有下决心要和中国经济彻底脱钩。甚至在贸易谈判的条件中还有一条让中国开放金融市场。中共挺痛快的答应了这一条。现在Paypal就进了中国。中国开放金融市场,美国资金进入后,中美经济就会进一步融合。川普希望的是,一边通过加关税让中共做结构性改革,一遍还要让美国公司继续在中国赚钱。说白了,川普总统可能没有想要中共的命。所以他没有在掐断中共经济命脉上下功夫。他全部关注的就是美国利益不能被伤害。 但是,如果中共不做根本改变,继续和中共交往,如何保证美国利益不被伤害?有没有这样的可能?这是终究需要面对的问题。

事实上,这不只是川普一个人的想法。一些美国政界人士,甚至比川普总统更鹰派的人可能也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想法。今天我去听了参议员Josh Hawley在一个智库:美国安全中心的演讲。他是一位对中共非常强硬的人物。联名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不仅如此,还自己发起了另一个保护香港人权的法案。但在他的演讲中,他也表达了一方面不能让中共继续以前的恶行,但另一方面,他不赞成完全退出中国。他认为那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之一,美国不能被排除在外。一位智库研究人员向他提问,如何平衡既要和中国保持一定的经贸和技术方面的联系,又要规避这样做给国家安全带来的风险。 他说,这是我想问你的问题。我也没有答案。在这之前,我也问了他两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里根总统说,共产主义就像病毒。对于病毒,我认为只有两种做法。一种是杀死它,一种是远离它。历史证明,市场经济和美国价值在应对中共的意识型态方面并没有很成功。他们没有能够对中共的腐蚀免疫。如果美国继续和中国交往,如何保证美国不会重蹈覆辙。他说,我同意你说的,我们这么多年所谓的联络中国的思路完全错了。中共没有因为经贸的联系而变成民主社会。正相反,在两国关系上,中共是出口者,我们是进口者。中共向我们输出了独裁统治的意识型态,我们受到了毒害,这就是为什么NBA,迪士尼会做那些违背美国价值的事情。所以,我们一定要学会和适应和中共的竞争关系。要阻止他们成为区域霸权。但是这不意味着要让中国完全和世界隔绝。 但是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们主宰世界,或主宰一个地区。

所以总结一下,张和中共还进行一定程度交往的美国政界人物,他们对未来如何规避中共给美国带来的危险,可能并没有成熟的答案。还是那句话,如果中共不做根本性的改变,美国是否能够在和中国经济的继续融合中,得到和之前不一样的结果? 这个是他们迟早要完全直面的问题。也许他们以后会有答案。

另外我再说一下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我在节目开始的时候说了,参议员Marco Rubio要和众议院议长Mich McCano见面,问他为什么还没有把法案排到投票程序。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我得到什么消息会即时告诉大家。另外,我下一期节目打算做从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众议院和参议院的不同待遇分析其背后的原因。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