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参与迫害无报应——且看云南省大量官员在孙小果一案中落马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08日讯】据大陆官媒报导,云南昆明恶霸孙小果曾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被判死刑,凭借复杂的背景与关系网,玩弄司法逍遥法外,经多次减刑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一日刑满释放,实际服刑仅十二年零五个月(另有报导其只坐了四年牢),在昆明继续为非作歹,称霸一方,昆明当地一度传出“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的说法。孙小果后因涉黑案发被抓,被发现其曾是死囚;二零一九年三月,孙小果被逮捕。

“死囚犯”孙小果“复活”成为夜场大佬的消息引爆舆论,震惊全国。相信孙小果一案决不是个案。孙小果案真实地反映了中国大陆司法腐败和黑暗状况:黑箱操作,权钱交易,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在权、钱、色之下,中共各级公检法司官员纷纷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比黑社会还要黑的“黑后台”。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年中,很多中共人员在各种场合都说过这样的话:你杀人放火,吃喝嫖赌毒都行,哪怕你杀了人,都可以买通各个关节,把你“捞出来”,就是不准炼法轮功,不准讲真、善、忍,如果你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抓,谁也不敢帮你。这就是中国大陆真实的司法状况和社会常态。

据云南公检法中的内部人士透露:这段时间,涉孙小果一案的中共官员,跳楼的跳楼,被抓的被抓,云南官场一片人心惶惶。据悉,涉案的云南公检法司人员至少已有20人,其中有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朱旭;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刘思源;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安全环保处处长王开贵;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政委杨松;云南省司法厅原巡视员罗正云;云南高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云南省高院原副厅级专审委委员田波;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局长涂力军;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局长李进;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杨劲松;昆明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原副庭长陈超;云南省第一监狱副监狱长贝虎跃……

因孙小果一案落马中共官员“涵盖”了: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云南省第一监狱、云南省司法厅、云南省高院、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部门齐全。以上这些部门的这些官员,哪个不是曾经能“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人物呢?他们也许做梦都没想到,会因孙小果一案落马

中国古人云:福祸无门,唯人自招。有后果必有前因。我们看到,这些年在全国各地有大量中共政府、公检法人员大量落马,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曾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当然落马的表面原因不同,比如因贪腐,因严重违规、违纪……等等,但实质就是参与迫害法轮功遭的报应。当然有人不相信,认为那是偶然。可是在无官不贪的中共官场,为什么偏偏就是那些人出事的多呢?太多的巧合,背后就是必然。

盘点十多年来落马的中共高官,发现至少164人都曾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手中沾满鲜血,最后因贪腐、违规、违纪而落马,其中就有云南省的前省委书记白恩培、省长李嘉廷、副省长沈培平、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等人。那么如今云南省这些官员在孙小果一案中落马,今天的恶果会不会有以前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因呢?

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二十年来云南省至少有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千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关押:其中432名被非法判刑,474名被非法劳教;许多人被致残,许多家庭被拆散破裂等等,而在云南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有沈跃萍、史喜芝、王莲芝、杨翠芬、罗江平、方征平、廖健甫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这些在云南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一般遭遇了这样一个过程:被中共公安绑架,被法院枉判,劫持进监狱后遭残酷迫害,或是各种酷刑或被打毒针、下毒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后,监狱和监狱管理局上下串通,掩盖、销毁罪证,或编造伪证,蛮横欺压、欺骗法轮功学员的家属。

若遇家属请律师维权和要求国家赔偿,监狱和监狱管理局不仅不答应和配合律师依法提出取证要求,反而还要用各种方式阻挠律师办案,同时司法厅也要参与进来,利用职权威胁律师,胁迫律师所在律师事务所,对异地律师还勾结当地司法厅、局取消律师执业资格。而省高院在受理法轮功学员家属依法提出的要国家赔偿时,则罔顾事实,颠倒是非黑白,非法驳回,拒不赔偿。

整个一个中共公检法系统上下串通,包庇罪恶,践踏法律,官官相护,好像就可逃脱罪责了,作为普通百姓确实拿这些人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但老天有眼,上天今天用孙小果一案来“收拾”这些人。让这些积极参与迫害的人以这种形式遭报。真是莫道参与迫害无报应,只争来迟与来早啊。

在孙小果一案中,和监狱相关的人落马最多,就是现在在监狱管理局的以前也在监狱干过。朱旭,现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曾任云南昆明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涉嫌严重违法被查。

刘思源一九九八年五月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任云南省第二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至二零一四年七月,任省第一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二零一四年七月至二零一七年六月,任省监狱管理局刑罚执行处处长;二零一七年六月至二零一八年十月,任省监狱管理局刑罚执行处调研员;二零一八年十月任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二零一八年十一月退休。二零一九年四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朱旭和刘思源曾工作过的云南监狱非常黑暗。据明慧网刊登的《云南监狱罪恶见闻录(图)》,在云南省一监和二监中,没有任何人权可言,被服刑的人(特别是被冤判的法轮功学员)遭各种酷刑,被强制干奴工非常严重,犹如人间地狱。

云南省第一监狱和第二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那里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药物迫害,导致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里仅举方征平、罗江平、沈跃萍,史喜芝、王莲芝。

云南省一监迫害致死方征平

法轮功学员方征平,男,当年五十六岁,四川省西昌市人。二零零七年底到云南绥江县发放真相资料,被绥江县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方征平被送往省一监途经云南曲靖时,押送方征平的恶警将方征平羁押在曲靖监狱一夜。曲靖监狱的恶警点名时,由于方征平年纪大,耳有点背,没能及时回答,曲靖监狱的三名恶警一拥而上,一顿拳打脚踢。方征平被打倒在地又挣扎著站起来,又被打倒。然后这三名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向方征平的脸上、身上狠狠踩踏。方征平每站起一次,都被恶警踢倒再打,这样反复三次,直到方征平不能站立。遍体鳞伤的方征平被抬到省一监四十五天后才基本能站立行走。

方征平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十监区三中队,因拒写“保证书”,曾遭到隔离、关小号等多种酷刑折磨。二零一二年初,方征平被迫害致命危,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他父母从侧面得知消息后,希望云南一监能让儿子保外就医回家,结果狱方一直不给任何回音。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被迫害致死。三十六天后,云南一监才找到方征平的妻子程冬兰。程冬兰二零一零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十年,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女子监狱。云南一监拒绝了程冬兰要求见方征平最后一面的要求,也不通知方征平的父母,强行火化了方征平的遗体。

监狱声称方征平是因病死亡,但不给方征平的父母死亡通知。方征平的父母请了律师对方征平的死因进行调查,但监狱以各种借口推诿,并故意刁难律师,拒绝出示、提供与方征平死亡的相关报告、资料,还专门找人阻止律师继续介入此事。同时云南监狱管理局还出函和去人到律师所在地,让当地司法局给律师所在的事务所施压,用年检来威胁他们和所在地的事务所,不许律师介入。

云南省一监迫害致死罗江平

法轮功学员罗江平,男,一九六二年出生,米易县撒莲镇人。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到云南省南华县讲真相时被龙川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二年四月遭南华县法院诬判四年半。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一监区,罗江平拒绝“转化”,遭到残酷迫害,被戴脚镣手铐、肆意毒打体罚、关单间小号,每天十几个小时超负荷劳动,承受着常人难以想像的精神和肉体折磨。罗江平家属得知情况后,聘请了两名律师为罗江平受到的迫害进行调查,却遭到云南一监百般的刁难和阻挠。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律师依法要求会见罗江平,要求对罗江平进行医疗检查鉴定,要求依法保外就医,但都被狱方无理拒绝。律师费尽周折,历时三个月,才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见到罗江平,了解和印证了罗江平遭受虐待和身体伤害情况。家属和律师再次提出办理监外执行、保外就医。云南省一监再次拒绝进行病残鉴定,反而变本加厉的迫害罗江平:1、强行洗脑,暴力“转化”、野蛮灌食,将罗江平的下牙全部撬掉。2、强行给罗江平打毒针,破坏他的中枢神经,损毁他的内脏器官。

罗江平被打毒针后,肚子胀,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大小便不通,双脚肿大,坐不起来,更无法站立,连头都抬不起来,说一句话都非常费劲,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短短的三个月,罗江平就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成肝硬化晚期,导致生命垂危。

云南一监看到罗江平已命在旦夕,才同意保外就医。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云南第一监狱将罗江平送回四川米易县撒莲。当时罗江平只剩一口气,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无法进食,病情恶化,回家才五天,便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一岁。

从二零一五年三月至二零一七年三月,家属聘请律师,先后向云南第一监狱、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提出追责和国家赔偿,最后遭到云南省高级法院及最高法院不予赔偿的判决。这是中共整个公检法系统践踏法律,罔顾事实,颠倒是非黑白,包庇罪恶的证据。

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师沈跃萍在女二监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沈跃萍,女,当年四十九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师。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沈跃萍夫妇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五年期间,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关了三年“禁闭”。整天面对狱警的轮番轰炸(强迫洗脑)、辱骂及喇叭放到最大音量的洗脑录音。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没有站立、行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服,来例假也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包夹”打骂或用针扎、用手拧、掐,每天强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

沈跃萍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咳嗽不止达八个多月,最后导致昏迷,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被送进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抢救。家人接到监狱“沈跃萍病危”的通知赶到医院时,沈跃萍的肺已穿孔,奄奄一息,连睁眼、说话都非常困难了。在病情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监狱又强行将沈跃萍转到条件极差的监狱管理局医院。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监狱才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家人将她送到昆明市第三医院,终因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昆明市史喜芝在女二监遭高压电棒电击后去世

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史喜芝,女,当年六十多岁,在女二监集训监区被关“禁闭”、坐小凳子“严管”,被长期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类药物,多种折磨导致史喜芝血压增高。有一天晚上监狱突然打电话给其女儿说史喜芝病危,据知情犯人透露史喜芝是被狱警用电棒电击后出现生命危险才送医院抢救,史喜芝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凌晨抢救无效含冤离世(监狱对外称患病死亡)。参与的恶警有:马丽霞(集训监区副队长)、杨欢(集训监区副队长)、丁莹(集训监区队长)、吴旭英(四监区专管法轮功的警察)、郑频、杨永芬、谢琳、景绒、孙宁爽、夏光丽、周颖等。

昆明市王莲芝在女二监注射不明药物后突然“精神失常”去世

法轮功学员王莲芝,女,当年七十三岁,昆明市退休工人。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劫持到女二监就被关进禁闭室,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端坐在光床板或小木凳上,不准动,不准闭眼,身体稍有移动,就会被“包夹”谩骂、殴打,不准洗脸、刷牙,不准卫生用水、洗澡,不得换洗衣服等等。经过三个多月折腾,十一月十日,儿子终于见到母亲,此时王莲芝虽然憔悴,但精神正常。

之后,女二监对王莲芝施以不明药物,导致其“精神失常”,身体状况日渐恶化,整口牙齿松动脱落,持续剧烈头痛,最后几乎成了植物人。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监狱通知儿子去监狱,儿子看到母亲情况说:“十几天前母亲还好好的。”警方告之市精神病院鉴定得“精神分裂症”,并说:“你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拌在饭里。”儿子怒责:“另外还拌有什么药?”狱方不敢回答。

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家人费尽周折,将体质非常虚弱、几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莲芝“保外就医”接回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期间老人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因救治无效含冤去世。

法轮功学员在云南监狱被迫害甚至被迫害至死,与之相关的各级中共公检法司人员难逃罪责。虽然这些人可以用各种手段掩盖、销毁证据,或伪造假证,使罪恶暂时受不到应有的法律制裁,但人在做天在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真相一定会澄清,罪恶一定会曝光,报应一定会到来。

孙小果案发,并牵扯出大量云南公检法司人员使之落马,何尝不是报应的方式之一呢,而这仅仅只是开始,更大的报应还在后面。其实报应不只是被抓、被判这一种遭报形式,还有疾病、死亡、车祸、家人遭连累等多种表现形式。明慧网发表的《迫害法轮功 十九年间逾两万人遭恶报》一文显示,据不完全统计,十九年中有20784人遭恶报,其中包括被殃及的亲友等4149人。在遭恶报形式的分类统计中,死亡人数最多,高达7405人,占总人数的35.6%。

在这遭恶报的两万多人中,很多口口声声不怕报应,但不多久报应就来了,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是客观存在的规律,不会因为人不相信,或口称不怕就不存在。有些人恶报来时,非常惨烈,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有些人遭了不同程度的报应,惊醒了,改过迁善,赎还罪过,避免了后面更大的灾难和人生的大劫。在《迫害法轮功 十九年间逾两万人遭恶报》一文中说到:通过粗略统计还发现,在遭恶报的20784人中有310人在遭恶报后,通过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开始醒悟,有的睁一眼闭一眼,不再参与实质迫害了,有的调离原单位,不参与迫害了,有的明白真相后病很快好了。

希望此文能给还在参与迫害的中共各级公检法司人员提个醒:莫道参与无报应,只争来早与来迟,改过迁善宜抓紧,别失机缘误时日,机会失尽恶报至,大劫加身痛悔迟。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文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