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川金二会三方角力 谁是赢家?

【新唐人2019年02月28日讯】【热点互动】二次川金会 牵动美中朝三方角力?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2月27日星期三。

就在今天早上、也就是越南时间的周三傍晚,美国总统川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越南河内的大都会酒店见面握手,标志着美朝第二次峰会正式拉开帷幕。外界关注这一次峰会会取得什么样的成果,在朝鲜去核问题上是否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而白宫今天则说在周四的时候,川普总统会和金正恩签署一份联合协议,但是没有公布协议的内容。

那么这一次美朝峰会,美国和朝鲜各自都想得到什么?川金会的结果是否会影响3月份的川习会美中朝三方这次峰会之后,谁会成为最大赢家?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就美朝二度峰会来做一些解读和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陈破空:您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习教授谢田教授,谢田教授您好。

谢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在节目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周三晚上6点半,美国总统川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越南河内大都会酒店会面,两人握手长达9秒钟。

金正恩表示,峰会前他克服了许多困难。他对会谈将取得受众人欢迎的成果,抱有信心。

川普回应说,第一次川金会非常成功,他期待这次峰会一样不负众望,甚至更加成功。

川普表示,朝鲜拥有巨大经济潜力,美国愿意帮助朝鲜实现经济发展。

美国总统 川普:“我认为你的国家拥有巨大经济潜力,不可思议,不可限量。我认为你可拥有远大前程,和你的国家一起,(成为)了不起的领导人。我期待看到这样,也期待帮助其实现,我们会帮助其实现。”

会谈开始前,媒体询问川普是否会正式宣布朝鲜战争“停战”?川普回应将拭目以待,并表示不会在朝鲜无核化问题上让步。按计划,川普和金正恩将进行20分钟的一对一会谈,并参加晚宴。

晚宴中川普表示,明天的会谈需要解决许多问题,他期待促成长期的美好局面。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白宫代理幕僚长米克·马尔瓦尼、朝鲜高级特使金英哲,以及朝鲜外务相李勇浩,陪同参加了晚宴。

周三早上,川普发推文表示,他将和金正恩合作,努力推动朝鲜无核化,以及发展朝鲜经济。

推文说:“金正恩和我将会非常努力,解决(朝鲜)无核化问题,以及使朝鲜成为经济强国。我相信中国、俄罗斯、日本和韩国将会非常愿意帮忙!”

周四,两人将举行一系列会议,会面地点还没有公布。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手机简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和我们文字互动。

破空想先问您一下,现在我们做节目的时间正好是周四的早上,正式的峰会马上要开始了,我们现在得到的信息是前一天晚上他们见面之后的晚宴。川普在见面之前说他对这次峰会非常乐观,并且他说如果朝鲜放弃核武,美越关系就是美朝关系的榜样。您怎么看川普迄今为止的这些表态?

陈破空:川普说如果朝鲜放弃核武,那么美越关系可能是美朝关系的榜样的时候是一语双关,甚至一语多关,这个意思可以很明显,就是说越南是个一党制的国家,是个社会主义国家,但他没有用核武器,没有对外威胁,但是他照样发展得很好,而且这个党还存在。因为金正恩非常担心他的政权倒台。这个是一个意思。

第二个意思就是,越南没有核武器,但是越南的经济是蓬勃增长,越南在1986年搞革新开放之后,越南的经济可以说成为亚洲的一个亮丽的风景点,最保守的估计,每年经济增长6%、8%,蓬勃向上,9千万人口,他的劳动力非常年轻。这是第二点。

为什么说他不只一语双关呢?还有一关就是实际上现在美越关系是援越抗中,越南是亲美远中,因为越南在国家安全上、在主权上跟共产中国有根本的分歧和争端,跟美国反而在战略上是默契的,现在越南是以美国为盟友去抗衡共产中国。

实际上川普另一层涵义就是,朝鲜这些国家生活在共产中国的阴影下,朝鲜可以像越南一样,将来的美朝关系完全可以压倒中朝关系,不至于受中共的摆布和压制,而美朝关系把朝鲜带向世界。

我再说一句,当说到经济的时候,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是在美国的引领下走向繁荣的,战后的欧洲如此,战后的日本、韩国如此,后来的共产中国也是如此,所以说北朝鲜有经济潜力和走向世界舞台,它一定是在美国的引导下,川普说出了这一点,而且金正恩应该有所认识。

主持人:破空,当然川普这一次主要以经济用意来希望能够推动朝鲜去核,用经济的前景来吸引金正恩。您认为金正恩第一次去了新加坡,这次又到了越南河内,您觉得他看到这样的经济情况会让他动心吗?

陈破空:当然,因为对金正恩来说是这样,双方的目标是不一样,金正恩的目标是希望通过美国,亲美,或者是美国总统跟他会见,不仅提高他国内的地位,而且使封闭的北朝鲜走向国际舞台,这是他的主要目标。

而美国的目标是要他放弃核武器,但金正恩手上持有这个武器,持有这么一个筹码,所以他不愿意轻易放弃,他需要能够讨到一些好处,那美国看到了这一点。美国现在的重点还不是真正只针对朝鲜,美国的重点是要稳住朝鲜针对中国,因为美国现在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北朝鲜,最大的敌人是共产中国,是中共。

所以在处理大小关系的时候,美国是把朝鲜核威胁放到次要的位置,把中共这个大威胁放到主要位置,因为他只要能稳住北朝鲜,北朝鲜不再搞导弹试射,不再搞核武试爆,不再搞威胁,稳住了,美国就能腾出手来对付共产中国。现在美国正在这样一个战略考量下,好像看上去对北朝鲜有点软了一点,甚至立场退后一点,实际上川普有他非常精明的考虑。

主持人:谢田教授,刚才请破空谈了一下越南的情况,我想问您,我们看到越南作为第二次美朝峰会的东道主,您觉得他在这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谢田:我看来首先选择越南的时候,美国肯定是经过一些深思熟虑的,首先,越南是两方都可以接受的,北朝鲜和美国都可以接受的一个中立的国家。另外一点,其实我们看到美国两次在亚洲发动战争,参与战争的时候,一个是韩战、一个是越战,现在事实上通过这一次见面,把两个昔日的对手都拉到了谈判桌上,都在友好的形势下进行交谈,我觉得这个是川普的一个国际战略,国家外交上一个相当大的一个成功。

但另外一点,我想他选择越南还有一个更大的优势,就在于越南和北朝鲜都跟中共有这种非常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一定程度上的对立,尤其是越南。现在越南对朝鲜来说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川普可以用越南的例子,让金正恩看到越南现在经济的发展,现在美国对越南经济的支持,美国和越南的外贸关系是外贸投资的发展,让他看到虽然原来也是美国的敌人,现在我们可以有这么好的经贸关系,实际上是用这个胡萝卜加大棒,同时向北朝鲜展示放弃核武器以后的美好前景。

像川普和越南总理会面的时候,越南总理就说非常感谢川普同意把峰会放在这里举行。我想越南也有这个要求,希望跟美国保持更加紧密的联系,并且现在看来越南和美国的官员第一次会谈马上就取得很大的经济效果,越南同意购买大概2百多亿美元的产品,包括很多飞机,下一步美国的投资可能也会增加。这几点我觉得都是美国在,你可以说是一箭双雕或者一箭三雕,这一次会谈可以同时搞定震慑了三个共产主义国家:越南、北韩和中国。

主持人:您这点倒跟破空不谋而合。破空,我们来看一下这次二度的美朝峰会,第一次新加坡峰会之后,基本上有一个大的框架是无核的意向,但是大家没有看到时间表或者是路线图,所以这次外界关注在朝鲜无核问题上到底能不能有实质性的进展?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陈破空: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因为刚才我讲到一点,是美国放松了一点,因为现在川普的战略已经变了,川普在上任和金正恩当时搞疯狂讹诈的时候,川普的战略目标是要打击金正恩。当时金正恩政权是所谓面临美国的军事打击,大兵压境、制裁的紧缩,双重压力之下。

但世界上的事情就是有必然也有偶然。当初那个偶然的因素就是韩国发生政局变化,前总统因为政治上的事情下台,结果选择了一个自由派、左派的总统,这个总统上来又递出和平的橄榄枝给金正恩,那么这个橄榄枝相对救了金正恩。那个时候如果说金正恩继续搞核武挑衅,然后美国继续搞经济封锁,金正恩政权可以说是面临垮台或者灭顶之灾。

但是这个韩国的新总统文在寅给他伸出橄榄枝,金正恩在绝望之后抓住了这个橄榄枝,所以突然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就是在韩国的推动下,推动了一个韩朝峰会,又推动一个美朝峰会。

这时候连中共都急了,中共冷淡了五六年的关系,习近平和金正恩的关系冷淡六七年,互相不理睬,突然之间抢着要跟金正恩友好。这样棋就活了!这个棋活了,美国是要他弃核,但是美国后来这个目标开始变化,就看到整个世界是一个大棋,大棋是共产中国才是最大的敌人,而北朝鲜是次要的。

当北朝鲜停止核武试射、停止导弹试射,而且象征性地炸了一些核武弹坑,或者导弹发射的时候,美国觉得至少把他稳住了,稳住了,美国可以腾出手来好好解决中共这个问题,就贸易战这个问题。

这次越南我补充一句话就是说,为什么选越南?美国上次选了新加坡,新加坡意识形态和美国不同,但是地缘政治上是盟友,美国是新加坡的军事保护国,而新加坡的军港和军事基地对美国开放,军事上有同盟条约,这是可以理解。

但这次选越南就更加重要,越南是共产国家、又是紧邻中国,而美国不会选北京,中共非常希望美朝在北京会谈,但不会选北京,是因为中共砸了自己的牌子,当年小布什给它这个机会六方会谈,它是演双簧,自己砸了自己的牌子和信誉,所以不会再给它这个机会。

所以选择越南更重大的意义就是美国发出重要的信号就是,我可以跟中国周边的这些国家都打交道、都建立友好关系,哪怕是共产国家,我都可以跟他友好往来,最后形成对中共最大程度的包围。别的国家就不用说了,非共产国家不用说,跟美国都很友好,就是共产国家不仅越南跟美国现在是越来越紧密,好像准同盟关系一样,连朝鲜都可能导向美国,所以让中共进一步紧张。虽然中共很庞大,但它连周边的小国都支配不了,所以这时候美国发这个信号就很明确。

美国这一次在朝鲜的动作也好、在越南的动作也好,实际上暗地里瞄准的、剑指的是中共,剑指北京,让中共老实一点,要就范,不要再占美国的便宜,不要再破坏世界经济秩序或者国际秩序,尤其是不要在地缘政治上甚至军事上来破坏。所以现在对北朝鲜的施压放松,实际上是为更大的战略目标服务,就针对中共。

主持人:谢田教授,破空刚才很明确地认为说这一次峰会在朝鲜去核问题上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谢田:我倒是认为非常有可能有些突破、有些进展,因为27日星期三川普和金正恩晚宴之后,发了一个推特,告诉大家说他们有些非常重大、非常好的交谈,他们谈话的秘密是很多人会不惜用一切代价来获得的,原话是这样讲的,他确实有很多东西让川普觉得很有信心,觉得第二天、星期四可以达成一个什么样的协议。

我觉得为什么有希望有这个可能呢?最早的时候,北朝鲜的核武器确实对美国构成一定的威胁,至少对夏威夷、关岛和加州西岸、美国西岸。但是川普在跟北朝鲜一步步在交往的时候,从最开始在联合国大会上骂他是一个“小火箭人”,比较强势的时候,慢慢转化成他认为有可能用和平手段把他给解决掉。

后来美国发现每一次跟北朝鲜有一些突破、有一些进展的时候,金正恩就跑到北京去了,跑到北京完了以后,马上就变了调子,改变了态度,又变得强硬起来,这个已经出现两三次了。让美国方面更加明确的认识到,北韩这个流氓政权的背后有个更大的流氓,就是中共政权!而必须打击中共政权才能解决北韩的问题。

这就是随后而来,我们就看到中美贸易战就开始一步一步地升级、一步一步地加剧。到今天为止,我们知道中美贸易战可能会有一些突破,3月1日那个也快到了,第七轮谈判也进行了,在这个时候川普应该认识到,现在是解决北朝鲜问题的时候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想北朝鲜也认识到,他们原来的金主、背后的靠山,在美国这种打击之下根本就不堪一击。他本来对中国就有一种非常强力的不信感,从他的父亲、祖父其实都是这样。

这一次他为什么坐火车去越南呢?坊间、媒体有各种各样的推测,我觉得第一个原因是他怕死,他不敢坐飞机,可能飞不到,或者性能不好。第二个,他上次去新加坡的时候借了中共的飞机,也展示他对中共的依赖,这一次他不想再依赖中共了,中共是靠不住的,所以他才会采取坐火车。坐火车,他甚至不愿意省点时间坐中共的高铁,非要他自己的装甲列车慢慢地动过去。我们也知道实际上他对中共的看法,尤其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之下,事实上有所改变。

而现在看来,我认为金正恩最终起作用的,一个是美国让他知道他的靠山靠不住,经济上现在已经要崩溃了。第二个就是说对北韩的经济制裁也让他觉得没办法维持,如果川普再把有着非常美妙前景的越南给他展现的话,更容易说服他让他放弃,所以我觉得这个希望还是蛮大的。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很好奇,破空刚才您说它不会实质性的在去核化上达成突破,如果这样的话,美国为什么要举行这一次美朝峰会,他们想要得到的是什么?

陈破空:首先,据我所知,这次去核化不会达成实质性的进展,但是有一个会达成,就是说可能洲际导弹,比如让朝鲜放弃洲际导弹,或者销毁洲际导弹,这有可能会是其中的一个重点突破。

因为洲际导弹是对美国的直接威胁,它的短中程导弹是对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威胁,或者他号称自卫。那么洲际导弹消除的话,他是表了一个态,我不针对美国,他可以表这个态,这是一个。

再一个,很多人问这个问题,非常好,很多人问既然不能达成去核,既然金正恩要拖延,就跟中共一样要打拖延战,而且不仅金正恩要打拖延战,中共还在背后教他拖延,既然这样,美国总统为什么要见面?这就是一盘大棋了,这就是一个大战略了,我就说谁是主要的敌人、谁是次要的敌人,谁是最大的敌人、谁是第二大敌人。

北朝鲜不算什么!北朝鲜那些导弹、核武器加在一起,川普原来说了一句轻松的话,你不要炫耀,我们美国比你要多得多,按钮更大!就是那个是小敌人。但是最庞大的敌人还是盘据北京这个最大的专制堡垒,所以美国现在一心一意要对付的是北京。在这个前后美国跟中共又有贸易战、又有贸易谈判、又有军舰进入南海或者台湾海峡,然后又跟朝鲜在平稳的谈判。

甚至于有人还提出这么一个,就第一次川金会已经举行过了,干嘛还举行第二次呢?又没有去核。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是为了改善美朝关系吗?

陈破空:不是改善美朝关系,是稳住北朝鲜,不要添乱。对金正恩来说,他非常需要这个东西,不是川普不需要这个东西,金正恩非常需要。所以金正恩这次反复讲,在第一次我们见面之后过去261天,他数得很清楚,每天都在数日子,过去261天有一些误会,但是我们双方都在努力,所以这次有第二次会见。

他非常需要这个会见,为什么?他为什么不坐中国的火车,他除了防范中国,刚才那些人讲得很对,除了防范以外,他经过中国的主要原因是他经济上、物质上必须依赖中国,所以他一路走,空车而来满载而归,21车厢拉满物资,而且沿途特供,中共供过来的。然后他面子上要靠美国,跟美国总统见面是最大的面子,跟美国总统见面可以让他走向国际舞台。

所以这两个东西,一个是对中共物质的依赖,一个是对美国面子上的依赖,都会反过来强化他在国内的统治,他的地位和他的权位,这是他最需要的东西。川普看得很清楚他需要这个,川普在给他面子、给他台阶下,给他这个东西,为什么给他?就是要稳住他,稳住他不至于给美国添乱,等美国腾出手来好好解决北京这个最庞大的这么一个独裁政权,所以川普一心一意的对付北京。

甚至川普都想联俄抗中嘛,因为通俄门事件的阻扰,所以不行嘛。所以川普连越抗中、连朝抗中,连周围所有的国家去抗中,甚至连台抗中,所以川普的大战略是非常大的,这个方面可以说棋高一著。

主持人:谢田教授您是否同意破空的意见,在您看来这一次的美朝峰会,美国想得到什么,朝鲜又想得到什么呢?

谢田:我可能不是太同意破空的看法。首先,我觉得美国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去核化。

主持人:您认为他们还是要抓住去核。

谢田:对,核武器是最关键的,至于导弹呢,载具呢,这可能是第二部分的。但是并不是说朝鲜放弃那个洲际弹道导弹,美国就可以放它一马,不是这样的。

因为美国事实上对他亚洲的盟友,尤其是日本、韩国、台湾都有这些战略的承诺,尤其是对日本。

事实上北朝鲜的核武器它最大的敌人,第一个敌人并不是美国,实际上是日本。它在煽动它的爱国主义情绪也好,或者什么样也好,它的中程导弹、短程导弹,事实上核武器是针对日本的。

所以美国首先必须做到的就是一定要让它放弃核武器,或者使它的核武器项目彻底的失效。如果没有核武器,它的导弹能打到哪儿也无所谓,常规弹头也没什么用处。所以我觉得美国这个国策或既定的目标,这是没有变化的,也确实是能够达到。

我觉得对金正恩来说,他最大的考量事实上和中共有点像,就是说他要保住他的金家政权,保住他自己的政权。那当然破空也提到,保住他政权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拥有核武器。在他看来是拥有核武器。但这个核武器确实把他这个国民经济给折腾得一塌糊涂,倾尽国力来搞这个,他也知道这个事实上是维持不下去了。

那现在如果川普能够确实让他相信去掉核武器以后,他还有办法维持他的统治的话,他可能就会放弃。我觉得这是有可能的。

但现在看来就是国际社会,国际局势确实变化多端。今天刚刚出现一个新的消息,说是金正男的儿子,金正恩的哥哥被杀了,他的儿子刚刚放出消息,就在这两天马上要放出新的爆料,这个新的爆料可能会展示出金正恩更多的这些暴君啊、残忍啊、侵犯人权的一面的话,他可能会给川普或者川金会带来更大的压力,不应该这么轻易地放过金正恩一马。这个局势我想可能会变得更加错综复杂,但是我想美国的要求是不会变的。

陈破空:我补充一下,这个我强调一下,我说的是这一次,说的是二次川金会,说的是2月27日、28日在越南河内的这次会谈,我说无核化不会达成,或者没有这个目标。目标可能是洲际导弹,或是别的一些阶段性的推进,互相阶段性的一个推进。

但是我说了,长远说来当然,长远目标或最终的目标,美国一定要朝鲜去核化,无核化。川普也强调了,当记者问他是不是没有无核化这个目标?他说不会,这个仍然是个目标,这肯定的,这是个基本的东西。因为它不符合所有的这个条约、联合国的决议,或者是核武器禁止条约等等。我只是在讲这一次什么情况。

另外,刚才谢田教授讲了个很重要的情况,说他同父异母的大哥金正男的儿子最近要放风的话,这背后是中共。因为这个金正男是在中共的保护下,后来被金正恩所杀死,那么金正男的儿子被迅速转移了,转移其实也是跟中共有关。

主持人:您认为是被中共保护起来?

陈破空:因为他们原来住在澳门或者住在北京,那么中共是其中的最大保护者。所以这一次如果是金正男的儿子出来放风,那是中共在背后做这个事情,就中共绝对不想让习近平跟金正恩成为真正的朋友,也不想跟美朝关系真正达到如胶似漆的地步,绝对不希望朝鲜变成另一个越南,也就是说朝鲜真的是亲美而远中了。所以中共在背后放这个风。

而且中共放出两个信息,一个是它要让金正男的儿子发声来干扰这个川金会。还有一点,当然,金正恩是个独夫民贼,大家都知道,残忍、残暴,非常坏,没有什么值得给他辩护的,是非常坏的人,彻底的一个坏蛋。这个川普只是在利用他而已。

然后中共的两个意图,一个意图就是它放这个风呢,让川金会或者是川金搞不成,最后搞不成事儿。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说暗示还有一个备胎在这里,原来中共是把金正男当备胎,随时准备对金正恩取而代之。那么现在告诉金正恩,金正男被你杀了,他的儿子还在,二十多岁,风华正茂,随时可以取代你,比你还年轻。就如果是你不听中共的,就范的话,中共是认为自己的国力、军力、物力、特务力量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所以我认为对金正恩是个警告。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中共北京方面对于这一次的川金会是不是比较复杂,一方面也许它是不希望像您说的,看到美朝关系的改善;另外一方面,它是不是也不愿意朝鲜拥核呢?就是很多人认为在它的边上有一个……。

陈破空:中共这一次的表态是有表面一套,暗地一套。表面上像那个《环球时报》、还有外交部长王毅,他们表态都说是支持川金会,支持他们会谈。中共实际上是左右为难。如果它不支持这个会谈,川普会怪他。比方那次大连,把金正恩叫到大连,金正恩回去改变主意了。

然后川普就说话了嘛,他说我原来很信任习近平主席要帮忙,你不帮忙我们可以自己解决,但是现在看来情况发生变化。就直接指名就说习近平或是共产党在背后下指导棋乱来,就干扰了这个美朝关系。所以这个让习近平他们倍感压力,就觉得这个就让美国在贸易、军事对中共更加的施压了。那现在它不支持会落一个罪名。

那如果支持呢,自己不甘心。不甘心的是说它认为北朝鲜是它的一个棋子,是它的一个筹码,是一个牌,挡箭牌,是个所谓地缘政治的屏障,现在好像这个就要失去了,又不甘心。所以中共这个互相矛盾的态度啊,它就表现的就说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背地里的话它就实际上是搞破坏。

包括这一次金正恩去中国,穿越中国就有两层含义,金正恩穿越中国,当然中共希望他穿越,但是金正恩主要是缺物资、金钱、财物的需要而穿越,那么在财物上还要依靠中共,因为现在别的国家解除不了制裁,联合国制裁还在。而美国、韩国、日本是民主国家,要援助还要经过国会批准,就算是政府援助也非常有限。

而中共是个独裁,想给你多少给你多少,把你当成一个省喂养起来都可以,中国经济再困难,养一个朝鲜都养得起。就像毛泽东时代,饿死4千3百万人还可以声援亚非拉。

所以金正恩看的很清楚。金正恩之所以把他的这个绿皮火车开来开去除了要物资以外,就是反窃听、反监控,不要中共的东西来监控。如果我坐你的高铁、坐你的火车就完全被监控了。当然,中国这么大,华为这么先进,号称这么先进。

主持人:可能还是可以监控。

陈破空:就你的绿皮火车也是能够监控的!处处在监控。甚至我认为前一段时间习近平向他提个建议说在中国体检,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体检就能把你的身体讯息全部掌握,所以我认为金正恩是上了个大当。因为你在北朝鲜是完全可以体检的,医疗体检是完全具备的,但是据传说他在北京做了个体检。我认为那是非常吃亏的一件事情。那通过这个体检,假装劝他体检,30多岁有什么好体检的?体检完了把他的身体讯息全部掌握,连寿命都可以算出来。

主持人:但是不一定嘛,因为据说这一次他吸烟的这个烟灰都被他妹妹拿烟灰缸接走。

陈破空:对,他妹妹亲自接走,他知道这一点。所以说估计他吃了几次亏之后,他现在非常谨慎。当然这一次在南宁车站曝光之后,双方的关系可能会紧张,就认为中共方面的保安并不是那么严密,并不是严密到没有漏洞。

而中共方面也会恼火,认为怎么出了这个漏洞?日本的媒体、日本的记者取到这个镜头。人家都说现在媒体是长枪短炮嘛,那这个长枪短炮换成真枪实弹怎么办?那早就一枪射杀,金正恩可以在南宁车站一枪毙命。所以这个危险达到这个程度。

这里面各种因素,我认为现在不排除中共是不是故意放出一个画面告诫金正恩,你有安全漏洞,中共要让你完蛋,你是一枪毙命就完蛋的。所以故意给日本的媒体和记者开了一个漏洞,让金正恩吓一跳,你别以为可以脱离中国的控制。

主持人:那个镜头被广为流传。谢田教授也请您分析一下,您认为就是对于这一次的美朝峰会,北京方面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它乐见什么、不乐见什么呢?

谢田:首先,我想北京是乐见,甚至有可能是暗地里支持北朝鲜的核武器的。我觉得首先按照北朝鲜自己的那些科技的力量,或者研发的能力、制造能力的话呢,事实上美国方面一直在怀疑中共是不是在背后支持?现在如果北朝鲜真正的彻底无核化的时候,去核化的时候,我们就可能会发现到底它的核武器是谁帮忙制造的。我想中共很可能摆脱不了干系的。

我记得以前美朝在核武危机的时候有一个说法,说是北朝鲜愿意放弃核武器,但事实上它是暗地里悄悄地把核武器转移到中国和朝鲜边界的大山下面,山洞里边,或转到中国一方,让中国代为保存。我觉得共产党国家之间它完全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事实上这更加证明中共很可能确实是北朝鲜核武器的背后黑手。

它这样做实际上对自己是有利的。首先,北韩的核武器规模很小,不太可能对中国来实施,对北韩来说不是最好的选择。

第二,实际上北韩对日本、美国构成威胁的时候,会减轻中共的压力,中共肯定是乐见北韩拥有核武器,给美国制造一些麻烦,捣乱。但是它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作为《核不扩散条约》的成员,当然也知道明面上它是站不住脚的,明面上它也要支持美国来反对朝鲜拥核。

但是你看它的支持,它暗中的支持,每次金正恩到北京去跟中共见面以后,回来又变得强硬,我们就知道中共肯定在背后起作用。那现在到最后呢,现在看来,当然中共对北韩也有点无可奈何,无可奈何就是说,北韩原来至少在半年之前是一直在谴责中共,说中共在走资本主义的路,跟美国眉来眼去,勾勾搭搭的,放弃了它的社会主义兄弟。

那现在看来大家都不说这个话了,现在北朝鲜干脆公开地跟美国来来往往,甚至跟美国达成交易。所以对中共来说,从国际法上不得不这样做,不得不反对北韩拥核,确实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看着美国一步步把北朝鲜拉到他那个势力范围之内,对中共来说也就是非常沮丧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中共是不愿意看到这次美朝峰会的?

谢田:那当然是。金正男他的儿子是不是像陈破空刚刚提到的?这个倒很有趣。

主持人:我们拭目以待。好的。破空我有两个问题想问您一下,一个是我们有一位观众在YouTube上提问,他说:请教专家,中共一直在拉拢朝鲜,那么根据目前的国际局势,你们认为朝鲜会选择美国,还是选择中共?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共它是不乐见美朝峰会,但是外界有一种担心,就是如果这一次朝鲜通过一些虚假的让步,让这个局势向美国从韩国撤军这方面发展,那这个是不是也是中共乐见的呢?

陈破空:首先,我倒过来谈这个问题。撤军这个事情,这个非常微妙,谁愿意撤军?只有一家愿意撤军,就是中共。

主持人:朝鲜不愿意吗?

陈破空:首先是韩国不愿意的,因为美国是他的保护国,美国的军队在那里给韩国巨大的安全感,这第一个,韩国不愿意。第二个,北朝鲜的态度是暧昧的,北朝鲜表面也讲,不要外国军队驻扎朝鲜半岛,其实它宁愿美国驻军。

他的父亲金正日就表态了,金正日在当时2000年韩国总统金大中会见的时候,就一语挑破了,那时韩朝互动,亲人会见,当时金正日就说朝鲜半岛迟早要统一,好像是血浓于水啊,同胞之情。其中就说了一句话,他理解美国在朝鲜半岛的驻军,他没有说美国,他理解外国军队在朝鲜半岛的驻军,他对这个表示理解,并没有提出这个要求。

其实金正恩,我们看到金正恩这次跟美国总统打交道中,从第一次川金会、第二次川金会,从来没有提出过这样的要求,口头上没有这样的要求,书面上也没有这样的要求,只是新闻报导中有这些东西而已。

我认为中共在反复提这个东西,中共每次接待金正恩肯定都提出了这个问题,就一个是说你要跟他拖延,你的核武器就是你的武器,你不要轻易地放弃,你放弃了你手上就没筹码了,这是一个。但中共肯定在给他灌输,就朝鲜半岛不要有驻军,不要有这个那个。

这是中共政权的考虑。因为它连韩国部署一个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本来是针对北朝鲜的,但由于覆盖范围、侦查的范围会扩大到中国境内、俄罗斯境内,连中共都要跳脚。表面上是针对北朝鲜,实际上是针对中共,所以中共跳脚比北朝鲜还要厉害,那个萨德导弹防御系统。

那么反过来,如果美国驻军的话,实际上是中共如芒刺在背,而不是北朝鲜。北朝鲜如果真正跟美国和解了,跟韩国也是友好的话,双方在同一阵线上,美国的驻军对它是有好处的,因为它最大的敌人实际上是中共。

金家三代表面上亲中,实际上奉行的是“防华政策”,从金日成就传下来了,金日成到金正日到金正恩一直往下传。金日成时代是大规模的清洗延安派,凡是亲中共的派别被他清洗了,他塑造他自己的本土派。到金正日的时候是念念不忘,所以他把中共的特工都杀死,到金正恩时代他非常清楚这一点。

主持人:很快再请您回答一下观众的问题,就是说朝鲜会选择美国还是?

陈破空:肯定是选择美国。为什么?朝鲜表面上在讲中朝友好,实际上我们看到一直是明争暗斗。我们看到,首先,你三个国家一推过来,第一,新加坡也是一党专政,中共也一党专政,新加坡从来不选中共,他选的是美国来保护他,绝不选中共来保护他。甚至李光耀在去世之前说,美国应该紧急赶回亚洲制衡中国。这是亲中亲共的李光耀说的话。

第二个,我们再看越南,越南是共产党国家,实打实的一党专政越南国家,但是他跟中国的仇恨大于跟美国的仇恨,越南战争那时双方,美国支持南越,中共和苏联支持北越,打了一仗,那么后来美国撤军,这种深仇大恨是整个国际大战的一部分,越南跟美国没有结大恨,真正结仇的是中国。

1979年那场战争越南简直觉得莫名其妙,就是你的侵略战争,就是你大规模的入侵北越,而且把越南北部全部破坏,而且是支持柬埔寨这么一个罪恶政权,柬埔寨那个红色高棉是屠杀了四分之一的柬埔寨人,越南是拯救了柬埔寨,推翻了红色高棉。

再一个再推到北朝鲜,连新加坡、越南走过来走到北朝鲜,北朝鲜可以说几十年大半个世纪生活在共产中国的阴影下,以至于它是一穷二白,又独裁、又专制、又贫困、又封锁,最后是被中共搞成这个样子,最后唯一有的就是核武器。刚才谢田讲了,我也同意,这核武器实际上来源于中共,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它放弃这个东西,等于说放弃了中共。

所以我认为,回答这个问题,朝鲜金正恩在心里面是亲美,他们三代人心里面都亲美,前两代想投美没成功,现在金正恩要投美有可能成功,然后实质上他会远离共产中国。

主持人:就看他这个路线图怎么走。谢田教授还有一点时间,我想问您另外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现在看到川金会在2月27日和28日举行,那么很可能川习会会在3月下旬,或者再晚一点举行。那么在川习会之前,川普先和金正恩见面,您觉得这两个会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或者换句话说,川金会的结果会不会影响川习会呢?

谢田:对,刚才破空也提到一点,就是说美国已经意识到要解决中国的问题,要解决中共的问题的话,他一定要把朝鲜的问题先解决掉,他也意识到中共在后面捣乱。所以现在看来,川普已经慢慢接近他的一个战略目标,就是说可以先把这个朝鲜搞定。

回到你刚才提的问题,朝鲜会选择美国还是中国?我觉得这是非常清楚的。因为朝鲜人、北韩人,从这个领袖到民间,他们都把中国作为他的千年宿敌,就是说它实际上最大的战略上的敌人就是中国,也就是中共。所以现在看来,他不敢轻易地、贸然地倒向美国。

我想对金正来说,他最害怕的就是他个人的安危和自己的金家政权,如果现在美国一直没有提到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些东西,但是我想金正恩也很清楚就是美国在越南,北朝鲜之外,在大力地高调地宣扬抵制社会主义,消灭铲除社会主义,包括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所以我想这也是为什么金正恩可能一直还抱有这个担心,但是我看到美国当年的敌人-越南现在走上亲美的路,并且可以从经济上繁荣起来,我想对他是个非常大的刺激。

主持人:还有一点时间,谢田教授,刚才我的问题是说川金会的结果是否会影响川习会?

谢田:会有这影响。如果这个川金会问题解决的话,至少这个会给中共更大的压力,中共本来想利用朝鲜来作为牵制美国、干扰美国的一个筹码,这个筹码可能就不存在,那下面川普可以更加放手的来直接面对中共,解决中共的问题。

川习会第二次能不能发生?我们现在可能马上就要看到,因为川普说现在已经放弃3月1日的截止日期,但是他现在正在跟中国在下一轮会谈中确定具体的可以实施的那些步骤,怎么样执法的问题。如果这个执法的问题有可能解决的话,我想这个时候第二次川习会才有可能发生。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那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