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瑞典大使被当枪使 中共统战又一出戏?

【新唐人2019年02月21日讯】【热点互动】瑞典大使被当枪使 中共统战又一出戏?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2月20日星期三。

近日媒体披露,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近日私下安排两名中国商人与被中共控制的瑞典籍书商桂民海的女儿见面。而在会面中,两名中国商人对桂民海女儿发出威胁之声,引发舆论哗然。瑞典外交部已经将林戴安召回国调查。而不久之前,也发生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为孟晚舟发声而被解职。

那么为什么近日接连有他国的外交官为中共发声做事?这个事件中这些中国商人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中共在外交领域的统战程度和影响力又有多大?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个问题来做一些讨论,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在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二位好。

横河:主持人好,大家好。

陈破空:你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那么在今天节目中间我们也欢迎观众朋友们和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提问或者发展您的观点,你也可以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和我们文字活动。

破空,我想一开始先来请您谈谈这个事件,就是瑞典这个大使他安排了两名中国商人和桂民海女儿见面。那么这个事情曝光之后,舆论哗然。有人说这是瑞典外交史上的一个丑闻,您怎么看这样一个事件?您觉得这个事件它是什么问题?

陈破空:瑞典作为一个民主国家,这个丑闻曝光说成是瑞典一个丑闻,其实本质上本来是中国的一个丑闻,中共的一个丑闻,但是中共反而把它推得干干净净,这个独裁国家因为丑闻太多,对它来说这就不算什么了,不闻其臭了。

但是对瑞典来说那就是一个污点,因为这是一个民主国家,是个优秀的民主国家。所以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个瑞典驻中国大使,这个女的她说带了两个中国商人跟这个受监禁的书商桂民海的女儿去见面,然后这两个商人用利诱,或者威胁,或者欺骗这个女儿导致了这么一个结果。

那这里面只能说明一点,就这个瑞典驻中国大使这个女士林戴安,决不是她的自主行为,决不是她去找了商人来跟这个女儿谈。问题在于是别人找了她,而她接受了,来安排这样一个东西。她作为瑞典驻中国大使,她的主管部门是瑞典外交部,再怎么样也是瑞典政府,她没有向瑞典外交部报告或者申请批准,所以这个事情在瑞典从法治到民主那都是一个大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出来之后,对瑞典当然就是一个丑闻。所以这个问题就出在这个大使究竟发生了什么?

主持人:横河先生也谈谈您的看法,因为媒体也报导了一些细节,您怎么看这个事情?

横河:这个事情其实是非常奇怪的,因为作为一个大使来说的话,他实际上是有很多严格的纪律的,外使纪律的,这不是说只有中国有,其它国家其实都有,它不这么叫就是了。所以有很多规定,甚至联合国对各个国家的大使的职责都有很多规定的。

那么作为这个国家他一定是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这个是没有问题的。而碰到这一类的事情的话,一般情况下,他要跟外交部汇报,就是如果有人找到他,他要跟外交部汇报,跟他的顶头上司汇报的,但他没有这么做。那也就是说这里有相当大的漏洞,就说是谁利用这个灰色地带?就可能这是一个灰色地带。

你可以看到一个国家有政策,比如说对中国的人权,要表示某种形式的关怀,那么于是大使馆里面的一些外交官就会去见中国的一些异议人士,或者是异议人士家属,就会这样子。我想这种在一个大的政策下面是可以这样做的。

但是问题它现在并不在一个某一个大的政策,就是有利于或者瑞典外交部规定有这么一个政策,在这种政策下来进行这样的行动的。那么这就很奇怪了,就说她为什么能够接受这种邀请?

主持人:而且桂民海的女儿,我插一句,就她在媒体报导说,她说在这个交谈中这个大使本人跟她说,说外交方面好像没有办法有什么办法突破,意思就是让她还是只能跟这两个商人去接触。

横河:对,她觉得更不舒服的就是这一点。就是作为一个瑞典的大使应该是站着她这边的,因为她父亲和她自己应该都是瑞典公民,是应该站在她这边的,结果怎么反而站在两个所谓中国商人的那边去劝她。那这个实际上是不正常的一个现象,她不能这么做的。所以整个这个事情确实就非常诡异。

主持人:是,我们等一下来看这个大使,我想先问问破空,假设说这个大使不知道这两个中国商人身份,但是这两个中国商人从媒体曝光的一些情况,还有他们在见了桂民海女儿中讲的一些话,您是怎么判断?您觉得这个中国商人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陈破空:我们说得浅一点叫作亲共商人,或者是亲中商人,这是浅的说法;但在深的说法,那就是国安局的。我的个人感觉,这些商人肯定是国安局的,不那么简单。比如其中一个商人姓刘,他长期在瑞典活动,开了个公司,叫作什么迷你硅谷,这个就是针对北美做生意的,然后趁机就结交所谓政商这些名流。你刚说商人是在商言商,他不是,他是政商两界活跃,而且还说是有助于中瑞两国的友谊。

实际上在中共那边,为什么说他出面能帮得上忙,他是说如果桂民海的女儿,你低调、你噤声,不要说话,那我就可以帮助你父亲获得释放。她的父亲是铜锣湾书店的老板,在泰国被跨境绑架,后来两次在中国,又第二次被绑架在中国关押起来。

那么他能说这个话,什么意思呢?就是在中国政商一家,那为什么政商一家?就你是商人,为什么能做这个保证?那说明你背后有政治,就你背后是中国政府。那怎么这么奇怪呢?实际上这个安排如果按道理来说,比如说如果是中国政府的官员,比如大使馆的官员,或者领事馆的官员来见面,那就太明显,就代表中国政府了。没这么安排。

第二层就是说,国安,我们就是国安的,那他就直接就是犯法,像那个特务进入别的国境了,那么他就只能以商人的面目来掩护。那商人面目掩护,我相信瑞典驻中国大使这个女的她知道他们的身份,以她外交经验她就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别人找到她再联络,所以她就安排别人好像以私下途径来解决。当然,可能这个大使也有天真的一面,还以为某种方式能解决。我不排除这个可能。因为这桂民海的女儿说她觉得这个大使一直很关心她父亲的案子,只是她的判断力太差,也有可能。

那这里面就说这两个人所说的话有一硬一软两手,软的一手就说,如果你低调的话,我们就帮他获释,这是欺骗、这是利诱用,这中共惯常的做法。然后这个女儿表示不配合,那就开始威胁,如果怎么就威胁。

这种商人其实就跟最近澳大利亚那个商人的行为一样,澳大利亚那个叫黄向墨嘛,跑到中国过一趟年,人家把他的入籍申请拒了,永久居留签证给取消了。为什么?这个人在那边经营了二十多年,就干同样的事情,政商两界,最后是行贿、受贿,企图颠覆澳大利亚的政治、颠覆澳大利亚的民主,最后还被人家取消永久居留,还假装喊冤。

其实这些商人,这些“红顶商人”扮演同样角色,我认为从黄向墨到这个姓刘的瑞典商人,都是中共国安部的正职,就说在册的编制的正式的成员,恐怕在国安部里面还是不小的头目,比如处级、厅级以上的干部官员。

主持人:对,横河先生,一个就是您对这个中国商人的真实身份有什么补充,另外一个主要想问问您,就说到底这个瑞典大使为什么做这样的事情?刚才破空先生也谈到说他女儿认为她只是判断力太低。但是作为一个大使,她难道真的不知道说她安排这两个人去跟桂民海女儿见面,这两个人会起什么样的作用?您觉得她是真的不认为这中间有什么外交上不妥之处吗?

横河:先讲一下,就是商人的问题,这个商人呢,就说他去给一个麻烦人物去施加压力,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他在海外,所以他是有一套这种特殊的方法的,这不是一般商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所以我觉得就是说如果他是一个商人,然后接受任务的话,他接受的这不是第一次任务,就是说他已经是很驾轻就熟,这个不会去随便找一个新手,随便找一个商人说你就给我去干这件事情。

主持人:而且他们好像待了两天。

横河:这就让我想起来讲华为的时候,就是说华为可以拒绝,那么我们就说最好的说法,这个是商人被利用了,也就是说商人是不能拒绝的,至少我们知道这一点。那么当然也可能他根本就不是商人,就说他本来就是国安的人出来做这件事情的。我只能这样子说,就说如果他是商人的话,可以说明这么一个问题。

主持人:商人中也可以有国安吗?是不是?

横河:对,以后就有委派嘛,但他也要慢慢地做很多次以后才会给他委任重任,这个就算是比较大的重任。

那么说到这个大使的话,我们现在并不认为,我并不认为她是有意地去违反瑞典的这个外交政策或者是规定,我确实不认为她是这样的。那么中共引诱她的可能有这么几个借口,第一个借口就是,现在中国和瑞典的外交关系发生比较大的麻烦,这个麻烦就在桂民海,所以说如果我们能够让他的女儿声音低调一点的话,是有助于中国和瑞典两个国家的关系的。

那么这个引诱其实很大,因为作为外交官来说的话,她当然愿意在改善外交关系当中起一点作用,对不对?这是第一个诱惑。

第二个诱惑就是,如果说能够把桂民海的女儿说服的话,通过这种关系我们还可以进一步的在比如说商品,或者是其它方面,就是说给好处,这个是中共一向会这么做的。

主持人:您是说给他个人好处,还是给瑞典?

横河:不是不是,不是给他个人好处,一般西方国家,个人拿好处的机会不是特别多,多半就说这是你的成果,就不仅是改善关系,而且可以在经济上、贸易上让瑞典占便宜。

我们知道以前就是为了抵制,魏京生讲过一个故事嘛,就是为了不让他得诺贝尔奖,当时中共就给了挪威还是什么,给了一大笔的订单,它这个订单外交有这种作用,很可能用这种方式来诱惑。

那么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地方可能多半多少有一点点灰色,也许有这个可能性,就是说她认为可能可以去试一试。而以前可能,当这些国家都对中共实行绥靖政策的时候,可能有些事情就不计较,可能有这样的先例,我不是肯定有这样的先例,就说是可能有的,我相信在其它国家也会有。要不然也不会发生加拿大那个麦家廉,麦家廉这个大使也会这么去做,其实他也应该知道,做大使的怎么会这么糊涂呢?

就是说可能在以前,或者是没有媒体关注的情况下,私下里他们可能做过不少这样的事情,只是说现在是曝光出来,大家都知道而已。我觉得有这么几个可能性。

主持人:是,横河先生这还比较善意,但是破空先生,我觉得外界很多人直接就是认为,那这个可能就是中共统战的结果,这个瑞典大使在帮。

陈破空:这个说得好听叫统战,说得不好听叫收买,那中间的名词就是腐败文化。就中共现在把腐败文化直接向国际社会推广,已经大明大白的推广,不仅现在好多国家变天之后都发现前总统要受到调查,包括马尔地夫、马来西亚,或者是萨尔瓦多,都审查跟中共的资金交流,其中一些是贿赂的资金。

那么现在中共是对驻中国的大使开始下手,至少我就知道三个例子,一个是瑞典大使这个例子。这个瑞典大使我认为就说是除了,如果即便她判断力差,她只要向外交部请示一下这事该不该干,是不是可以这么安排?在外交以外寻找一个途径。那好,她没有这个请示,这个女儿说出来,外交部才注意,而且马上把她炒鱿鱼,进行调查。那么这是一个例子。

就有可能得到中共的某种好处,中共就说是个腐败文化,反正中共也不知道这腐败文化能成功到什么程度,反正是不用白不用,我用吧,能收买一个算一个。不见得所有大使都能收买到,也许收买到极少数,因为西方国家毕竟经过民主的训练,民主法治的训练,能收买到是少数,但是不排除确实有少数被收买,你比如这个瑞典驻中国大使有可能被收买,给他一个什么房子啊、一个产业啊,有可能。那么这是一个。

再一个,加拿大大使麦家廉,驻中国大使,自己的老婆、三个儿子、儿媳妇都是华人,那么被包围之后,难免不排除被收买的可能性,突然胳膊肘往外拐,不是替自己国家说,而是替别的国家说句话了。

主持人:不只是这个亲属吧,他好像接受了什么7万美元的去中国的这样一个……。

陈破空:有可能,这些都存在,这确实存在,包括华为不是把澳大利亚的外交部长、财政部长都请到深圳去旅游了吗?这个都已经是昭然若揭的。那么还有一个就是美国驻中国大使骆家辉,当时我就听到一个传闻,但是我一直没讲,就当时骆家辉在中国有非常好的形象,轻车简从,全家拉着行李坐经济舱,在中国很轰动,结果让中共的官员非常的尴尬。结果他只做了两年半,突然宣布去职,说因为家庭原因,要跟家庭在一起。

其实当时我就听到小道消息,是中共对他使了美人计,他的太太主动向欧巴马总统提出要回去,欧巴马总统经过调查特批。因为他以前当过州长,当过很多公职,都没有说是为了家庭不当,那突然两年半,不当驻中国大使了,第一个华裔驻中国大使,就有可能中了圈套,中了某种美色圈套。但是这一直没报出来,但是后来陆续有别的渠道说出来了。

所以这三个例子证明,中共的统战已经提高到一个层次。它以前的统战仅仅是做宣传、做拉拢、做一些说法游说,现在是直接拿钱,就是老子有钱,穷的只剩下钱,口袋里有钱,就是拿钱来摆平。所以说不排除这背后,像瑞典政府已经说要立案调查,那如果调查出有腐败案子,那这个大使就麻烦了,不只是一般的犯错误,不是外交错误,那是要坐牢的了,负法律责任。

主持人:是。横河先生,刚才破空也提到这个麦家廉,就是最近接连确实出现曝光度很高的这种事件,那麦家廉也是因为替孟晚舟说话被解职,那么这位大使替中共做事,被召回国调查。

一个,您觉得中共在外交领域的统战到底有多深广?另外一个,像这样事情的发生其实也有另外一面,也就是说别人就知道他这样一个情况,中共没有办法再用他了,您觉得这是有意这样做的吗?

横河:在外交领域的渗透其实是长期的,中共最早下力气的就在外交领域上,最早的时候很多很多年前,法国一个外交官就被中共的一个什么唱京剧的一个人,他们俩还结婚,那是男的,冒充女的,跟他结了婚,还生了孩子,还带了个孩子,后来是瞒着他领养,还说是自己生的。最后后来这个事情被揭露出来以后,那个男的就绝望了,实在是绝望了,就在监狱里面自杀了。

主持人:您是说这个外交官吗?

横河:对,这个法国外交官就自杀了。这还不是美人计,他找了个男的,就冒充女的。就这些事情其实中共一直在做。只是说一个可能是突破的比较少一些,但他们确实有长期的计划,就对于有前途的,将来有可能崭露头角的这些人,很早就下功夫了,这是一个长期的作战。所以现在只是说正好这几件事情又在现在特别热门的时候被揭发出来,被暴露出来,所以大家都看到了,是这样的。

那这个其实它只是说所有的统战,这是一个方面而已。只要你是当中国的外交官,到中国去当外交官了,它都会用各种方式来给你好处,甚至包括给你家里人的好处。这是一个常规做法,不仅是对外交官,对很多到中国去的一些公司的高管啊什么,都是这样,它整一套非常完整的方法。

那么你说这事情曝光以后会怎么样?当然,对于这些被中共利用过以后,而又被揭露出来以后就没有用的人,中共肯定不会去管他们。但是这个并不能够防止中共继续对其他的人发动同样的这种攻势,也并不能防止那些人就警惕起来。

所以关键问题是在中共身上,就是说像这种采用持续不断地去腐蚀、拉拢别人的这种做法,以一个政府的力量长期这么做的,全世界可能也就这一个国家,也就中共是这么做的,其它的国家不大会这样子。所以很难让别人觉得就是说做个榜样,但是中共明显的把这些人抛弃以后,确实可以给一些清醒的人一个警告吧,就是这样做没有好处。

主持人:对,说到这个抛弃,破空,我们看到说这个事情发生以后,中共那边是完全否认,官方完全否认有任何知情,所以有人就讽刺说,难道是这个瑞典大使自己不知道哪里找了两个中国人。

陈破空:这个提前中共就做好准备了,因为它之所以派商人去出面去谈这个话,就做好了两手准备,成功了,那是中共政府的功劳,本来就是中共政府的安排;失败了,商人是白手套,那是商人自主行为。中共政府肯定是否认,绝对否认!矢口否认跟它有关系,那是商人的事情。而商人你很难在瑞典活动,他很难去找商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就以为是自主行为。

那问题是商人说他能够保证这个、保证那个,为什么能保证?绝对不是他能保证的。所以其实这个活动说得简单,说是统战,还不那么简单,实际上是特务活动,就是间谍活动,就是中共对整个人类社会、其它国家建立活动的一部分。

因为这两个人我就说他肯定是间谍,就是国安成员。现在有些出逃出来的一些富商都承认了,本来自己是富商,就是一个商人,由于政商勾结、权钱交易之后,反而就被吸收为国安正式的在编人员,进出都有国安的证。就像孟晚舟为什么有那么多护照?7本、8本护照,说还有一本护照非常神秘,藏起来了,那就极可能公务护照,而公务护照就可能是国安部的编制人员。所以它这里面中共政府是肯定否认的。

另外我要补充两点,最近两三年,大家可以查一下,包括日本的外交官、韩国的外交官,著了美人计的套。应该是有日本的外交官,或者韩国的外交官还自杀了,受到本国调查之后自杀,因为丑闻曝光,发现最后爱上的中国女人原来是一个特务,原来自己不由自主地把国家机密交给别人了。最后曝光之后,自己是上对不起国家,下对不起自己,无颜见人,所以自杀了事。所以确实中共是害人不浅。

主持人:所以就说它这个事件中,其实中共这种否认在某种程度上也相当于把这个瑞典大使给卖了。您觉得像这样的事情它有没有可能对以后的人,像横河先生说的那样,起到一种警醒和提醒作用呢?

陈破空:它谈不上卖了,因为它肯定不承认啊!甚至于它就是瞒到底,甚至就是商人去找这个大使,而且中间肯定是有许以好处的。而且由商人来给这个大使许以好处,比由政府许以好处要隐晦的多,比如说瑞典驻中国大使可能警惕性低一点,或者说精神境界差一点、人性的弱点多一点,那么觉得这两个商人这么富甲天下,要行这个人情,给他许以经济上的好处,那么也许以此动摇。也许这个大使真不知道背后是中共政府,这种可能性也存在,所以还谈不上中共政府把她卖掉了,本来就这么安排的,但实质上是这么回事,但这个大使装在瓮中并不知情,当事者迷、旁观者清。

这些事情越来越多了嘛,除了韩国、日本、法国,现在越来越多这些事情,到处都是什么商人、外交官出状况。而且中共绝对得手的是非洲国家、中东国家、拉美国家绝对得手,因为那些国家本来法治就比较松弛、有腐败的传统,再加上民主还不完善,中共在那个地方是处处得手;但在西方国家是容易曝光出洋相。

因为中共它这样想的,中共它不会想到失败就不干,它是100件去干,99件失败了,我只要干了一件成了,对它都是有利的,所以中共肯定是马不停蹄地干这种事,就跟它干其它间谍活动一样的,就这种腐败文化,这种收买、行贿手段,中共是一天都不会停止的,绝不会因为一个失败而收手,只能由国际社会不断地去警觉。

主持人:其实说到统战,我们来谈一谈另外一方面统战,因为今天一开始这个瑞典事件它主要是外交领域的,但最近确实另外一件事情也闹得很大,所以我们也还是在节目中来谈一谈。

横河先生,我看您也写了一篇文章,就是在加拿大最近接连在高校发生两起事件,都是中国学生去抗议,跟西藏、新疆有关,那我看您那个文章中说这背后和中领馆这种渗透也好、统战也好,是分不开的。您能不能谈谈您的观点,为什么这么说。

横河:是这样的,因为在那个麦克马斯特大学里面发生的这件事情,实际上是一个前维吾尔大会的主席介绍新疆集中营的情况,然后就有学生在社交媒体里面互相就有交流,就说是要去踢场子。

主持人:中国学生的。

横河:对,然后说已经汇报给领馆,然后领馆还有告诉他看看有没有校方的人参加,所以就有人在全程录像,一直有人在录像。也就是说他们这个互相交流,实际上是半公开的,在学生当中从来就不忌讳这种事情,这也是学生把它提供出来的,就说明学生当中也有看不惯这种行为的,所以就把这件事情提供出来。

那么这个行动后来他们发了一个声明,这个声明就很有意思了,是五个团体去签名的,其中第一个就是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这个学生学者联谊会他们就是直接和领馆有直接联系的,所以这些事情不会是学生自发的。因为它有一个很完善的、很完整的一个环,就是说学生先打听到消息,也许大使馆管不到这么多,领事馆管不到这么多,打听到消息以后就去报告,报告以后就给指示,然后学生会来执行。

主持人:就是它很习惯于这样的一个做法了。

横河:对,这是一个常规做法,其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是被中共当成是你讲统战也好,统战这个来历,其实长期以来并不把它叫统战,只是说去年还是前年习近平一个讲话,就讲到这个新的三种重点统战对象,其中提到留学生,所以大家都认为这是统战,其实不是的!

统战是还不是自己人的把他拉过来;这个学生学者联谊会是自己人,它不归统战部管,它归这个大使馆领事馆的教育组管,它的上司是教育部,所以它等于是中国大陆的这些学生干部的延伸,直接延伸到国外来了。所以它这个活动,毫不奇怪的,一有事它肯定汇报领事馆。

所以你看上次那个澳大利亚Four Corners那个录像片讲到中共渗透的时候,他去采访一个悉尼大学的学生会主席,是个女的,就问她:如果你看到同学当中有人参加民主活动,你怎么办?她说我马上就汇报!汇报领事馆。她根本就不觉得这是不能讲的,她就已经自然到了认为这可以跟全世界宣布的事情,她不知道中共是要把这个藏起来的,就说已经自然到这种程度。

最近这些年这个现象其实是非常普遍的,就说早期的时候还曾经有人竞选过,而且还不是那么听话的,你像明尼苏达大学曾经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竞选,参加竞选学生会主席,结果领馆还专门去打电话给每个人叫大家投票,还组织人去投票反对他,后来就没选上嘛。

现在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就早期的时候它有一个过程,逐渐逐渐地把所有的都管到一起去。然后为了管的方便,又成立学生学者联谊会的联席会议,就是领馆就不用去管每个学校,它只要管联席会议的负责人,联席会的负责人代它管几十个学校。就是形成这么一个,所以它就是一个很完整的指挥链,而不是说是影响学生团体,或者是控制学生团体,不是的,它直接就是一个链。我文章最主要是讲这么一个情况。

所以这个事情其实不奇怪,只是说这件事情会发生在哪一个学校。去年在那个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UCSD),毕业典礼的时候请达赖喇嘛去演讲,后来中国学生会也组织抗议,而且他们也说汇报领事馆。只是说那次抗议,最后在毕业典礼的时候没搞起来,就是没有这么多人,真的像他们原来大家都答应啊,但是真的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其实有很多人是不愿意站出来的,后来就没几个人,就现场没有形成抗议。

但实际上中共领事馆对这些中国学生会的,不是说学生会的成员,只要是中国学生就是学生会的成员,所以你不能说这些人都是有问题的,但是这个组织肯定是有问题的,这个组织的负责人肯定是来负责,按照澳大利亚的讲法,负责来帮监视那些中国同学的。

主持人:所以这两个事情在加拿大弄得还真的是挺大,很多媒体都在报导,破空您怎么看最近发生的这两个事情?

陈破空:现在网友把它定义为“战狼在行动”,原来说战狼沉寂,没行动,孟晚舟被抓了,战狼在哪里?呼唤战狼,战狼没动!才说演战狼的那个人真的被查税、调查。然后后来波兰这个间谍、华为间谍,也说战狼在哪里?没出动。

好了,现在战狼出动,战狼是以留学生的面目出现的,亲共留学生面目出现的。但这些留学生出现的很奇怪,其实是顶风作案。因为现在美国也好,加拿大也好,整个西方正在围堵中共的间谍活动,或颠覆他国的民主活动,尤其是连川普都讲了那么一个,可以说是那么一个决断的话说,当然是非正式的场合、晚餐的场合说,某个国家的留学生全是间谍!有百分之百。人家都知道指的是中国。

但我说不是那么回事,当然这话有点讲过头,因为我知道有些留学生应该不是,甚至有些留学生在去年修宪的时候还觉悟了,很多人这些人我都见过,也有连系过。

但是就在这样一个大型的事项,全世界都在对中共的间谍活动渗透,居然还有加拿大连续发生二起,我认为是,说句不好听的,用中共的一句话叫作有组织、有计划、有阴谋的反扑、反攻,就校园战狼行动,而且针对的是什么呢?民主问题,一个是对维吾尔人的反攻,叫骂,都是共产党的语言和暴力文化,辱骂、人身攻击这种。

然后另外一个是更大规模的,在加拿大校园,在多伦多校园发生藏族女生当选学生主席之后,就被中国学生狂叫,那真是哇哇乱叫,网上都是一些辱骂,人身辱骂、攻击,脏话连篇。这个东西背后不简单,不可能没有中领馆。这个地方用得上卖掉、出卖。因为中领馆和中国大使馆的表态是什么?一方面说坚决支持学生所谓的爱国行动或正义行动,在精神上支持了。

但另一方面说什么呢?坚决否认自己介入,要出了事是学生的事。那学生真被卖了,学生出了事,触犯了当地的法律,他要自己去负法律责任,中领馆、大使馆是不会帮他背这个责任的。但是一旦得手后,取得了效果,中领馆欢呼声连连,领导有方,到国内去领奖去了,到国内相关部门去领奖升官去了。所以中国留学生真的被当枪手了,真的被卖了。瑞典驻中国大使也是当枪手了,这两种人都被当枪手了。

我认为最近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恐怕不仅要发生在加拿大,在其它地方也发生,比如澳大利亚,现在128个所谓亲共社团发表声明去挺黄向墨,人不出面,而且这三个报纸发表的声明全是亲共的报纸,共产党的报纸,《星岛日报》,另外两个报纸《澳洲新报》、《澳洲日报》,共产党直接在那儿办的报纸,华文媒体,自说自话,自己在那里声明。而且说了一句话,说今天是黄向墨,明天就可能是我们其他人。完全错了!你要不像黄向墨那样搞行贿受贿,怎么会轮到你呢?这是第一个。

还一个,这句话他怎么不反过来说?今天有个澳大利亚籍的华人被抓捕了,明天就是我们,我们就要抗议中国政府,他怎么没抗议呢?那才是有可能的,你一个澳籍华人由于不支持中共可能回去突然消失了,或者怎么样了,那才有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但他们根本就不会出声。这证明背后就是中共当局,中国共产党在背后集体组织这么个事情,是政府行为,决不是民间行为。

主持人:我要问一下横河先生,我们看到像在麦克马斯特大学这个有一些微信上文字的记录,可以看到跟领馆的联系;多伦多大学这个事件现在只是说网上有很多人连署,可能超过1万人,中领馆还是说跟它没有任何关系。但它说中国学生的言论自由应该受到保护,为什么我们中国学生就不能行使言论自由呢?您觉得这里是不是也有个言论自由的问题呢?

横河:言论自由指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他们不是在发表自己的意见。它这个连署是这样的,比如说整个多伦多大学校区一共是1万2千名中国学生,这次签名的有1万1千名左右,也就是说有90%以上的签了名,或者说当然可能是有相当一部分是校外召来的,或者甚至从中国大陆,网路嘛,谁知道你是谁啊?签了名就签了,所以不一定真的是多伦多大学的学生签的,但这个数量相当惊人。

但是你要知道中共统治以后,在中国大陆,中国大陆人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在中共的政策下的所有跟着政策跑的人,他可以是一个高度集权的、高效率的、有组织的行为;但是除此以外他是一盘散沙,就是原子化社会,他没有民间组织,没有和中共不同的观点的发声的渠道。

所以如果这是一个学生自发的行为的话,我想参加的人不会到1%。你在中国人多的地方,比方你到多伦多大学去发传单,我来征签,你看有多少学生会停下来看一看你要签得是什么?

主持人:就中国学生吗?

横河:对,中国学生。你是中国人嘛,你就说我现在来征签一个东西。90%的人根本就不会停下来看一看征签什么内容,绝大部分人是不管这些事情的,因为如果没有上面统一指示,或者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会讨好领事馆的话,大部分人不会行动的。

所以这个行动并不是发表他个人的观点。而恰恰被选上去的学生会主席和维吾尔大会的前主席,他所发言的这个应该是属于言论自由,是需要受到保护的。实际上他们讲的这个挑战,一个讲藏独、一个讲疆独,这两个人的发言都跟独没有关系。

主持人:他其实讲的是新疆集中营的情况。

横河:对,新疆这个主要讲的是集中营。而这个藏人实际上在为学生服务的时候,因为她原来就是学生选出来的,在服务的时候从来没有涉及到任何藏独的事情,只是说那是她个人观点,她并没有把这个观点放到学校学生会的选举当中去,也没有成为选举当中的一个问题。因此这种攻击完全是根据中共的这条线,根据中共的需要来进行的。

当然,你可以发表你的意见,这是没问题的,但是我们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这后面是有组织的,实际上是受外国政府的指挥在做的这件事情。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现在要求,像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美国的分部,在世界各地的分部,要注册成外国政府代理人呢?其原因就是你确实有言论自由,但是你得告诉大家你说的话并不是代表你自己,而是代表外国政府的。

我觉得对于像这种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也应该同样方法处理,就是说你可以有言论自由,你可以发言,但是你得告诉大家你代表的是外国政府。

主持人:也有人说这是一种网路霸凌,因为他不单单是发表自己的言论,他可能是想让对方不要说话。破空,所以现在有人很担忧这种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会不会中共政府不喜欢的言论或者什么就不能在大学校园出现?

陈破空:的确这个网路霸凌,因为这次官方的态度很不一样,中共这边的学生是辱骂、人身攻击、语言暴力,什么都用上了,去攻击藏族当选为学生会主席的这个藏族女孩。

但这个藏族女孩的回答是非常文明理性的,说我不恨他们,我也不仇视他们,因为我是信仰藏传佛教的,另外他们是受到洗脑或者误导,这个意思,我不去跟他们计较。她回答的是完全非常平和理性的,根本没有为敌、为仇,她不恨他们,说我没有恨,大概这个意思。所以这两个形成了差距。

而且言论自由这点,在多伦多大学这件事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你中国学生的确有言论自由,但是你的言论自由是在反对对方的信仰自由,或者言论自由为前提。比如任何人当选学生主席为学生服务,但这个人背后有什么宗教信仰,是基督教也好、佛教也好,还是别的信仰、藏传也好,是主张一个地方统一,魁北克独立也好、西藏独立也好,那是他个人的信仰自由或者理念。

但是他攻击的是他这个理念,等于说不准让人家有理念自由。它的逻辑是因为她主张藏独,所以不能当学生主席,这个是他们的理论。就好像在另外一个大学,因为那个人是维吾尔人,所以可能主张维吾尔独立的,所以我就要攻击他。所以这种是对别人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攻击。这第一个。

第二个层次,中国大使馆、领事馆讲中国学生有言论自由,他根本没有资格讲这个话,因为他们在国内所干的就是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他们说这个话等于骗子在说诚信一样的,这完全没有资格说这个话的,完全是虚伪的。

再一点,这些中国留学生要想一想,他们回到国内有没有这样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当他们口口声声说言论自由,请问你回到你们中国的学校有没有这样的言论自由?所以这些都是给言论自由构成最荒诞的反讽。

另外这里面有一个事情就是洗脑的成功,因为中国留学生出来,除了背后中领馆的支持以外,其中有一点,中共政府在国内的洗脑是非常成功的,这些大学生出来一般都是留学一两年,最多三四年,在这两三年、三四年被彻底洗脑的痕迹不容易转换,不是那么快就可以转换,有一些人可以转换,得了信息真相之后,有些人连真实信息都不看,看得还是国内的媒体,看的还是人人网那些东西,所以他就不一定转换了。

所以为什么中共当局王沪宁等人一再讲“四个自信”?其实其中有一个自信他没有说出,就是洗脑的自信。留学生走到全世界去,他们在我的掌控之中,因为我们从他们生下来就洗脑,一直洗到20多岁,我还怕他逃出我的手掌吗?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不排除这些留学生是牺牲品,被洗脑的牺牲品。

横河:但是我是觉得这些学生再怎么样,这是两个部分,洗脑一个是意识形态的问题,另外一个是有组织的问题,如果他认为这个行动不会讨好领事馆,或者那里没有一个领事馆需要他讨好的话,这个行动还能不能存在?肯定不存在了!单纯的洗脑是不行的,单纯的组织也不行,但这两者加在一起的话就有互相加强的作用。

主持人:我很快读一下观众的发言,这位观众发言说:中共的腐败世人皆知,一个大使级官员甘为中共服务,这其中必有权钱交易,还是让时间见证吧!这是网上一个观众的反馈。

还有一点时间,横河先生,很快请您也谈一谈,刚才破空先生谈到在这个大环境下还会出现这个事情,但是我想是不是美国和加拿大形势还不太一样,您对在加拿大的学生有什么建议呢?

横河:加拿大政府应该采取一定的行动,比如外国政府干预,因为你单靠学校是很难抵制的,就像一个公司很难对抗中共政府,所以美国政府替这些公司站出来了。那加拿大实际上也应该由政府出面来支持这些学校来维护校园的言论自由。

主持人:甚至把一些组织可能定义为外国代理人。

横河:对,但是他要立法。

主持人:如果他有法律的话。

横河:他要法律。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