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圣诞节与毛诞日: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新唐人2018年12月29日讯】【热点互动】(1855)圣诞节毛诞日: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12月28日,星期五。今年圣诞节,中国各地又沸沸扬扬搞起了各种抵制圣诞节的活动,网上流传推倒圣诞树、抵制圣诞游行等视频,还有学校组织学生宣誓:“拒绝洋节,从我做起。”而12月26日毛诞日更是出现了僧侣迈著正步向毛像行军礼的荒诞情景。有网民讽刺: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12月25日和12月26日的矛盾。

拒绝洋节就是文化自信吗?当今中国社会的各种荒诞现象和矛盾的根源是什么?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先生您好。

唐靖远: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节目开始,我们先看新闻短片。

大陆多地今年再次对“圣诞节”发起了抵制运动。河北省廊坊市城管局12月15日就发出通知,要求执法人员全面取缔沿街摆放的圣诞树、圣诞老人等物品;重庆警察在街头用喇叭播放“我们不提倡过洋节”,催促市民回家;云南昆明、四川成都和山东等地也传出圣诞禁令,禁止民众和商家在公开场合进行一切与圣诞节有关的装饰和活动。

另外,根据大陆民众上传的影片,北京王府井街头,某地老凤祥银楼的圣诞装饰都遭到拆除。执法人员闯进一家“虎都男装”店,拔起圣诞树就走,声称“没收”。

另外,大陆多地的学校都组织学生发誓不过圣诞节,甚至不接受祝福。

学生:“我宣誓,拒绝洋节,从我做起。”

老师:“‘我是中国人’,开始。”

学生:“我是中国人,请不要在西方人的节日里给我发祝福的信息。”

而安徽泗县黄圩镇中心学校24日教育学生抵制洋节,校长在讲话中声称“圣诞节是中国人的耻辱”。

大陆对于圣诞节的禁令并非今年独有。中共近年强调“文化自信”,“抵制西方价值观”。中办、国办在2017年1月发布文件,要求“振兴中国传统节日”。此后,过不过圣诞节逐渐变成了另一种衡量政治正确的指标。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张鸣12月22日在微博上发文:“其实,我是从来不过圣诞节的,但是,如果有人出面强制我不许过,那我倒真是要过一次。”

有网友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公开一段视频,内容是一位外国老师带领合唱团的孩子,一齐用中文为一名中国小女孩演唱“新年好”。网友感叹,对比之下,才知道文明与野蛮的差距。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短讯或者在YouTube观看我们的直播、或者打电话和我们谈谈您的看法。

唐靖远先生,我想先问问你。我们看到抵制圣诞节的活动又开始沸沸扬扬,今年更出现“学生宣誓”挺搞笑的场景,有一段视频黑板上赫然写着“弘扬传统文化,坚决拒绝洋节”。您觉得传统文化和洋节有什么矛盾,拒绝洋节日就是文化自信的表现吗?

唐靖远:我觉得这话可以说是非常荒唐的逻辑,前后完全不搭。为什么呢?恢复传统文化并不一定就意味着拒绝洋节。反过来说,真的拒绝洋节就意味着可以恢复传统文化吗?可能也不一定。二者之间的逻辑其实搭不上边。

主持人:没什么关系!

唐靖远:还有,我觉得这话透露出两方面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我觉得是混淆了文化包容、文化交流与文化入侵之间的概念,把这些概念混为一谈。我们都知道文化入侵是一种强制性行为,比如说,一种外来文化对国家和民族的征服,是这样一种关系,往往都是通过强制性的教育手段,或者是强制要求必须信仰这个教、那个教,历史上有这样的事,背后都有世俗的行政力量支撑它去实现这样的目标。

而文化交流与文化包容,我们知道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我们看见随着人类社会的演变,现在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地理距离被缩短了,交通也发达了,自然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也会越来越频繁,多种文化的和平共存、互相交流的现象越来越普遍,我们看到西方国家都非常讲究“多元文化共存”。

我们可以看到的比如像日本、韩国也都是属于东方文化圈,也都推崇过圣诞节,但是这些国家对他们真正传统的文化依然保留得很好。充分说明,保留本国传统文化和理性接受一些外来文化,二者之间并不是非此即彼、只能二选一、你死我活的对立状态,不是这样一种思维。

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反过来说,传统文化为什么需要弘扬?就是因为传统文化被破坏了,尤其是我们知道中国的传统文化显得很弱势。传统文化被破坏的最根本原因是什么?其实不就是共产党造成的吗!?中共从建政以后,尤其毛泽东被视为是毁灭、破坏传统文化的罪魁祸首之一,这种破坏传统文化其实延续到现在都没有停止过。

破坏传统文化的罪魁祸首,本来就是中共自己的行为和它的措施。举例说,在中共建政或者刚刚建政的初期,那时候的中国人有过圣诞节吗?没有!那时候都是当作“封资修”全都是被封杀掉的;但是在中共建政到文化大革命结束,这十几年的中共统治时间之内,那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毁灭、破坏是最全面、最系统,也最具毁灭性。从这个角度讲,弘扬传统文化和接不接受过西洋节日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要真想恢复传统文化,我说,首先要抵制中共,首先抵制中共的党文化,先停止破坏传统文化才是恢复传统文化最有效的方式!我是这么看。

主持人:是,听您这么一说,好像这也就是一个借口。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一是刚才唐靖远先生谈到与传统文化的关系;另外一方面我们看到还有一个理由,刚才新闻中谈到,有一位校长演讲,他说“圣诞节是中国人的耻辱”。我觉得他为什么会上升到这样的高度,这里面的逻辑到底是什么,你怎么看他的这句话?

赵培:其实中共所有的逻辑都是基于“五四运动”。五四运动是什么事?“一战”打完之后,中国作为战胜国参加巴黎和会,没有满足中国的全部要求;只是部分满足要求,然后一堆愤青就上街打、砸、抢、烧,是不是很相似?文革就是这么干的。其中更激进的一批人就要排斥一切人类文明,不管东方的、西方的一切都排斥,对外称为“反帝”,对内就是“打倒封建迷信”,这两个都排斥。这一批人要接受这个世界上最黑暗的东西,就是欧洲上空的幽灵;它可不是东、西方的关系,就是要接受一个最黑暗的东西──成立共产党。

所以共产党的意志跟逻辑都是从这里来,对内,东方的、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要全部搞掉,叫“破除封建迷信”。你看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到过年了,又是党员不得信教、不得去各大庙参拜,到我们过中国年的时候肯定是来这一套。现在过圣诞节它就来这一套,不准你信外国的神。

就讲圣诞节,如果我们有空去仔细查一下,它并不是耶稣出生的那一天,圣经当中没有具体记载耶稣在哪一天出生,因此个人有个人的庆祝。罗马教廷是定在12月25日、东正教定在1月7日称为圣诞节,其实没有庆祝。而且圣诞节恰恰是一个包容的产物,为什么?因为当年的教宗朱利叶斯一世把12月25日定为圣诞节,是一个异教徒的节日,他允许基督教的教士重新定义,你们异教徒这一天庆祝,我们也庆祝,我们叫圣诞节。大家一块庆祝算了!是一件很包容的事情。

而且圣诞节传统里面溶进了各国信神的信仰,比如圣诞节传到北欧,圣诞老人乘着驯鹿拉的雪橇发放礼物;其实是一位荷兰教士分发礼物的由来。各国民俗里面对神的信仰都溶进去了,包括复活节其实是古罗马人对春神的信仰;耶稣到底哪一天复活我们也不知道呀!那就定这一天是复活节(Easter)吧,其实是留下对神的信仰。

对神的信仰就包括了人类的普世价值,很正常的就是包容、感恩、这一天要怜悯、要仁慈、要慈善、要上街发礼物、给穷人以关怀。老外传统要吃火鸡,我同事就在讲怎么做,我呵呵一笑没理他,为什么呢?我觉得火鸡不好吃,不如北京烤鸭好吃,所以我也不过圣诞节。但是普世价值留下来的是宽容、慈悲。

我们刚才讲了,中共的一切来自五四运动,它要把一切都抹掉,反帝:你看帝国主义侵略我们,你们还过帝国主义的节。就是把西方的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给排斥掉;两个月之后它就会排斥咱们中国传统的普世价值,它叫“封建迷信”。所以一切的根源是五四运动,排斥人类一切的普世价值。

唐靖远:我想补充一点。我觉得这位校长说的话表现出来一种思维,我们可以把它叫作仇恨思维。这种仇恨思维是有来源的,是中共长期煽动、洗脑所造成的。我们都知道中共有一个非常突出的方法,它是以仇恨立国,从一开始起家就是靠煽动仇恨去获得生存空间,也是有意识地制造对立、制造仇恨去获得利益,把本来完全可以和平共存的关系,强行扭曲成一种仇恨的关系,比如地主和农民本来几千年都是和平共存的关系,它给扭曲成你死我活的对立关系,这是一个例子。

中共在煽动仇恨的时候往往会采取一种手法,就是通过歪曲、抹黑历史,比如把中国几千年历史都歪曲成帝王将相和劳苦大众是阶级斗争的关系。它使用这种手法的目的就是刚才我们说的,它在不断煽动、有意识地去塑造人们仇恨的思维。长期的洗脑和煽动带来的结果就是我们看见中国大陆现在的社会乱象,尤其是近些年大家看到出现越来越多的恶性社会治安事件,杀人、砍小学生、杀幼儿园幼童、开车撞人等等。

很多人都觉得很奇怪,中国是礼仪之邦,为什么在中共建政之后短短几十年,就演变成戾气很重、人心非常冷血、非常凶狠,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为什么?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共在灌输仇恨,长期的灌输慢慢毒化了人的思想、毒化了人的心灵所造成的结果。稍微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共会歪曲历史事实、撒谎,进行洗脑。刚才提到的这位教师说是耻辱、是八国联军在平安夜举行杀人比赛等等,其实稍微有点知识、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完全是胡编乱造,完全经不起任何推敲,但是为什么仍然还有很多人相信他?我觉得最主要原因是大家已经长期无形中接受了中共煽动仇恨的洗脑,一听就很容易产生共鸣,也就慢慢失去了自己分辨的能力,我觉得是这样的。

主持人:刚才赵培谈到圣诞节,我想很快问一下唐靖远先生。中国有很多洋节呀,劳动节、劳工节也是国际引入的,为什么偏偏它要抵制圣诞节,您有什么样的看法呢?在这一点上。

唐靖远:我是这样看的,确实你刚刚提到的很重要,中国其实已经有很多洋节,从元旦节到五一劳动节、到三八妇女节、到六一儿童节等都是洋节,都是从西方传过来的;都不是中国本土的原创。但是为什么它偏偏就只挑出圣诞节来抵制?我觉得这跟关键的因素有密切关系,圣诞节是从国外传到中国的节日当中,可以说是宗教意味、宗教内涵最深厚的一个节日。

我们都知道圣诞节的来源,刚才赵培先生已经介绍得非常详细,我不重复了,是为了纪念耶稣的诞生,逐渐在西方基督教文明圈慢慢演变、发展、流传到了现在。大家过圣诞节,就必然使这个节日和基督教文明的核心有关系,我们都知道基督教文明的核心是讲究博爱和宽容,这是基督教的核心,跟我们东方的儒释道三教所讲的核心是有相通的。东方讲德行、讲心性、讲善、讲仁义礼智信,其实在不同层面上和博爱与宽容都可以说是相通相容的,但是跟中共的立国基础恰恰是对立和相反的。

刚才我们提到中共是以仇恨立国,它是靠煽动对立、煽动阶级斗争、阶级专政,它是靠这个来立国,二者可以说直接是对立的。所以我觉得中共为什么现在单独挑出圣诞节进行抵制?其实它真正的目的是想要从这个层面上、从表面形式上切断、断绝人和宗教之间内在神性的连系,这是它真正要达到的目的。因为人和神的这种关连,世界上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古老传统文化,流传到现在的,都主张人和神是相通的;这是过去的文化,主要可以起到这个作用。

中共是靠无神论起家的,凡是能够让人和神之间发生连系的任何文化形态,可能都被中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都可能是它必欲除之而后快。我觉得这可能是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就在圣诞节之后,紧接着第二天就是12月26日,是毛诞日,我看到网上流传一段视频,僧侣还迈著正步向毛像行军礼,非常荒唐。有网友讽刺:“现在我突然发现了,中国当今社会的主要矛盾是12月25日和12月26日之间的矛盾。”我觉得这句话非常有意思,您怎么看这句话背后所代表的意思,您是否同意?

赵培:这个比喻十分恰当。为什么?12月25日不管它是不是耶稣诞辰这一天,但是这一天庆祝的是什么?是我们要包容。比如我刚才说送礼物的圣诞老人,他是小亚细亚的一位基督教主教,他其实不是在12月25日或26日送礼物;他是在12月6日送礼物。大家为了纪念他,就把这一天也算成一个圣诞的纪念环节,我们要给别人送礼物、我们要互换礼物、我们要包容、要友爱。其实纪念的是普世价值,不管是不是纪念耶稣诞辰,但是是整个文化氛围。

圣诞节在中国很流行的一个原因就是文化氛围,比如在西方,圣诞档期的电影一定是有关阖家团圆或者是以家庭为中心的活动,互相尊重传统、要友爱的活动,这是圣诞档期电影;另外还有商业活动,比如打折、给优惠。当然,商业化之后,人家基督教徒有些是不高兴的。当然咱们就说由它的核心演变成商业内涵和文化内涵就是这些。

毛泽东诞辰是不是12月26日现在还是有争议的,有人说是中国共产党假造的这个生日,就是为了搞到圣诞的第二天出生。有人就说了,前一天出生的是圣人;后一天出生的不就是魔鬼吗?总是相伴而来。咱们就不提玩笑话了!你看看中共的纪念活动是什么?就是把别人的节日给搞砸盘子了来庆祝它的节日,或者甚至让全中国人不管是信哪一个神的必须要归五。这不就是个邪了的信仰嘛!你等于不是普世价值,你强迫别人信自己。

我说点五毛愿意听的话。圣诞节在外国也曾经被禁止过,谁禁止过?苏联禁止它75年;由于清教徒跟教皇、天主教徒之间有信仰上的纠纷,人家也不过,但是人家没说要全民禁止,没有干这事;当然,克伦威尔是干过这个事,其实为什么?是宗教冲突。

那么中共跟一个包容的思想去冲突,你是个什么思想?你非得把一个包容的打没了,那你肯定就是邪了,所以这种比喻是一种恰当的比喻。其实共产党要宣扬它的那一套,我刚才说了,它摒弃东西方所有人类的文明,它就要暴力革命、就要暴政,这是它要的。你说这是不是邪的?所以25日庆祝包容;26日庆祝的这帮人就是上街喊打、砸、抢、烧的五四运动的愤青。其实就是一正一邪的对比,非常明显。

唐靖远:我非常赞同刚才赵培先生提到的问题。我觉得用一句比较简单的话来概括,可以说25日和26日的矛盾和对立,其实就是普世价值观和反普世价值观之间的对立。谈到25日,我们只是打一个比喻,耶稣圣诞日代表的其实是原始正教的一种普世价值观,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它是建立在善、建立在博爱、宽容、建立在德行、建立在心性这些基础之上,对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是人类社会的道德基石,可以这样说。

反过来,26日是毛泽东的生日,毛泽东可以说是共产主义体系当中最为突出的一个代表,代表的是非常邪恶、毁灭性的东西。毛泽东的思想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之上,马克思理论一开始讲的就是要用暴力打碎旧世界,建立新世界,这是它的原话,是这样的说法。

共产主义有非常突出的特征,不管在哪个国家、哪个地区、哪个民族中出现共产主义,表现出来的都是破坏、毁灭趋势。共产主义制度走到哪,对那个国家、民族原有的政治生态就是一种破坏,对正常的经济结构也是一种破坏,甚至对那个国家、那个地方的自然环境带来的也都是一种彻底毁灭性的破坏。当然更不用说我们看到的,大家都很熟悉,这个制度走到哪,对那个国家的生命、民众都是一种杀戮,而且是非常暴力的杀戮,然后是奴役、压榨、掠夺,它表现出来就是一种毁灭性、破坏性的东西。当然和我们刚才说的是截然对立的。

主持人:所以二者代表的东西和所带来的后果是完全相反,是对立的。

唐靖远:共产党所实行的暴力加谎言的模式,最后带来的结果就是直接把人变成非人。我们看见人们长期在中共的洗脑之下,他就没有了自己真正的思想,党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切都是以党的要求为自己的准则,变成像行尸走肉一样。

主持人:赵培先生,我们看到当今的中国社会确实出现很多荒诞的现象。比如刚才说到僧侣迈正步向毛像行军礼;小学生举拳宣示拒绝洋节;包括前一阵新婚之夜抄党章,诸如此类。您觉得这些荒诞现象在当今中国频繁出现,到底产生的根源是什么呢?

赵培:中国网民有一句总结得好:“中共进入魔幻社会主义新时代。”觉得这都是魔幻、都是天方夜谭,哪些人能出现这事呢?!但是它出现了。文革的时候出去买东西:“打倒资本主义,我买一个包子。”包子店的老板:“社会主义万岁,1块钱。”就是魔幻社会主义新时代。

主持人:我插一句。现在也有,你背“社会主义价值观”就给你免费午餐。

赵培:对,其实就是魔幻社会。中共是进入快要解体的状态,它不知道怎么去维护。共产党一直说自己是信仰,它为什么打击圣诞节?是它坚决要打击基督教信仰在中国的传播;不准搞封建迷信、让僧侣抄党章、弄些假和尚在庙里。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一项共产党准则,党员不能搞封建迷信、不能信仰宗教。

根子上共产主义经过中国六十多年的实验,大家已经发现这玩意儿除了坏人没别的,我们不能信这玩意儿,求神拜佛都比它好啊!所以共产党员都去求神拜佛了,大家发现这才是正信:“哪怕你已经把庙搞得乌烟瘴气了,我也得去庙里上一炷香,我觉得这可以给我信仰的力量,我能从中华传统汲取信仰的力量。”共产党连这个都禁止。你说,好!你禁止中国传统是吧?那我拿本圣经看行不行?不行,圣诞节都不准你过。它其实信仰破产,共产党走上解体过程中它紧急自救,你看它已经疯了,已经不知道有什么招了,所以你就看到很魔幻的世界。

其实这个世界是很残忍的,你仔细想想,在海外你给小朋友、两岁三岁的孩子们讲:“圣诞老人不存在,今年你收不到礼物。”他“哇!”一下就哭了,旁边大人都会觉得你这个人简直太坏了,你干这种事情!比如在中国,到过年的时候你跟小孩说:“今年没红包,发红包是封建迷信。”他跟你急眼,他也能“哇!”一下哭着回家找他妈去。大人会觉得你这个人太抠了,你这个人就是坏!中共现在干这个事跟我刚才说的吓唬小朋友有什么两样?没什么两样,它就是坏嘛!

根本的问题就是共产党的骗局已经破局了,你再让它抱权限去干什么?没有用!大家该过什么过什么,商家还是觉得:好机会,我应该打折不是吗?我要赚钱!

其实北京应该把思路拧过来,既然已经破产了咱们不靠它,传统人们愿信什么信什么。国家政权和宗教分开是现代文明的标志,而共产党总是把自己所谓的信仰硬强加给中国人;我们不信你这个邪的玩意儿,你不能硬强加给我。你是不是就是倒退回野蛮时代,甚至野蛮时代当中最野蛮的时代,你还要打击别的宗教,当年教宗要跟别的宗教一块过节的勇气、包容心你都没有,你是不是已经走到了死胡同?就要破产。所以退一步海阔天空,不如把这一切解体掉。

主持人:现在网上已经有好几位观众发言,很快给大家读一下。有一位观众说:“大陆的传统文化早在中共建政时就被干光了,现在真正的中华传统文化在台湾、日本、南韩还有保持。”

另外一位观众发言:“圣诞节其实就是一种爱的传递,与中共的仇恨教育刚好相反,所以中共要抵制。”

另外一位YouTube观众发言:“应该提醒它们自己老祖宗就是来自西方的马列主义,而且是西方的垃圾。”

有一位观众短信发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中共创党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而马列是西方人。中共今天无官不贪,将家人移居西方定居,无视国民财产与生命,就是引进西方的马列之过,这是中共的谎言、暴力和恐怖的体现。”这是网友讲的,挺好。

唐靖远:我想补充一点,刚才提到根源问题。你刚才不是列举了很多怪象?新婚之夜抄党章、尼姑迈著正步向毛像行礼。我觉得这些现象都说明中共真的在中国社会已经成为主宰一切的邪恶生灵,它真的已经成为这样一个东西了。也就是说,它不但要主宰人们的世俗生活,甚至连方外之人,本来宗教是出世、不卷入红尘世间的,它都要彻底进行操纵。我觉得从这些现象可以说明,中共已经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最大宗教,而且是邪教,政教合一的形式,有宗教的魁首,从马克思开始一辈辈罗列下来;它也有它的宗教仪式,比如规章、制度都是它的教规;也有它的教义,从马克思理论开始,每一个党魁都要有所谓自己的“思想”也好、“理论”也好,其实那就是它邪教的教义。整个体系这样安排下必然会产生一个结果,对传统正教它一定要“必欲除之而后快”。

中共对宗教一直有一个目的,要彻底铲除。早在前中共宗教管理局局长叶小文曾经有内部讲话明确提到,中共从建政开始就一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就是要彻底消灭所有的宗教,而使用的手段主要是三方面,第一,对传统宗教的首领进行统战,给他高官、厚禄、世俗化。其实就是摧毁这些宗教首领在信众心目中的形象,就让你们看看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摧毁他神性的内涵。

第二,凡是不愿意跟中共合作、不听话的宗教首领,中共就采取打压、打击,找其它什么借口直接把这个人抓起或者关了,甚至迫害死,这是另外一种手段。

第三个手段,它对有宗教群众基础的地方扩大进行无神论宣传。所以我们看到发动小学生宣誓,甚至庙里每天要举行升旗仪式、尼姑要操著正步向毛像行礼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是它有意识、系统地对宗教进行破坏和铲除行动的一部分。

主持人:说到中共对宗教迫害,我们看到确实在圣诞节前后有很多对基督教的迫害。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在毛诞日还出现一件很新奇的事情,中共抓捕北大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会长,一位左派学生,他好像就是因为要组织纪念毛的活动被抓。您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赵培:其实你想一个问题,当初我们说五四运动,五四运动张国焘这一批当时是北大学生,他们摒弃人类一切文明之后拿来了共产主义。当然这共产主义还是戴季陶从日本语当中翻译的;你要反日你就可以把《共产党宣言》给烧了,因为那是纯日语版的,包括“统治”这些词都是日语词,你反日的话可以烧。他们干的事是什么呢?当然老百姓都知道叫“造反”,其实不全是造反。为什么呢?是给苏俄当间谍,谋取中国政权。

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时一战之后世界局势是这样的,苏联闹革命之后,按战胜国都是要阻止苏联赤化;俄国变成赤化了,中国的徐树铮将军收复外蒙古,一个月中国边防军收复外蒙古,履行了协国协议。孙中山先生非常高兴:我们应该连海参崴都一块收回来。当然这是后话了!就在这时候,苏联看到了中国的威胁、看到中国正在慢慢一步步起来,它干了什么事呢?就开始收买军阀,制造中国内乱,收买了谁呢?冯玉祥。共产党认为这是老朋友。接着下一步它认为军阀还是有中国传统思想,不可靠;鼓动张国焘、毛泽东这帮人闹革命,给钱。

李大钊被张作霖在北京经过审判吊死的原因就是他充当苏俄间谍,偷取中国军事情报。你可见他们的最终目的是颠覆中国传统政权,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为什么在一战胜利的时候,全世界都在庆祝,加拿大部长和一位省长在中国,本来指望跟中国人一块庆祝,为什么中国人这么露脸的事不庆祝呢?就是因为中共认为,我们当年是靠污蔑中国人、造反起家的,我们拿来共产主义:我们能够救中国,你们中国人都不行,你们祖宗也不行,你也不行。它把我们中国人还埋汰一顿,它造反起家了。

现在北大你们拿来共产主义,你们想埋汰谁,埋汰当年政府吗?那当年政府能不镇压你吗?还得镇压你。所以倒过来想想北洋政府是不是很可爱?可爱嘛!那是中国人的政府,你为什么去污蔑它呢?你跟我说传统文化,我纪念段祺瑞、我纪念张作霖杀李大钊杀的好,你纪念嘛!你不纪念。

其实站在北京政权想一想,你现在是坐江山的皇帝,你是需要以文治国、需要恢复中华传统社会秩序,这时候有了正确的社会秩序,你才能把社会维持下去;你也觉得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是造反的,会给社会带来动荡,你觉得威胁到你的政权你要把它抄了,那你为什么不把自身的那一点毛主义也都刮干净呢?这点东西真的是暴力革命,真的是让社会动荡的危险因素。

主持人:唐靖远先生,您怎么看北大左派学生被抓的事情,而且他是纪念毛诞为什么不行呢?

唐靖远:表面上我觉得看起来是很矛盾,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统治的国家却不允许研究马克思主义,搞活动纪念毛泽东就要被抓;我们再从深层次去看其实不矛盾。有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中共历来最惧怕有组织的行为。北大马克思学会不光是看看书、讨论讨论、交流一下读书心得的问题;他们真的是有组织去发动工人阶级,支援、声援深圳佳士工厂成立独立公会等等,这恰恰就是当年中共起家的路子。所以中共是最害怕这个。

刚才赵培先生提到一点我觉得非常重要,因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点就是要暴力夺取政权。现在只是初级阶段,一旦这些学生将来要是真的去发动工、农,他们真的可能会把当年中共走的路重走一遍,推翻现在的政权,那中共现在当然是很恐惧的。

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解释权。什么叫做“解释权”?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一产生就描绘了谎言:会在人世间建立一个人间天堂。实际上是无法实现的,那么中共在实践的过程之中不断发现这个谎言维持不住了,它只好采取一个办法,不断变换说词。所以我们看到中共从建政之初演变到现在、改革开放到现在,它的理论可以说甚至是完全对立、自相矛盾的理论,它都一直不断在变换或者变化。这对中共来说就很重要了,只有它掌握马克思主义、“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它才能够自如地进行改头换面。

主持人:为自己的合法性辩护。

唐靖远:对。为自己的谎言进行辩护。北大这些学生的初衷可能并没有想这么多,他发现从书本上学到的马克思主义和他看见中共的现实差距实在太大,那么他很可能想去问“为什么”?他到书里面去看,马克思主义原著究竟是怎么说的,为什么跟现在是不一样的?但是他就不知道无形中已经动到一块非常大的蛋糕。什么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只能够被掌握在中共当权者的手里。如果让一群学生告诉民众,中共现在所执行的根本就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原创、原版,那不就等于是无形中揭穿了中共的谎言吗?我觉得从这个角度讲,对中共来说是有非常深层的恐惧在里面,所以它必须要打压,我觉得是这样的。

主持人:现在线上还有观众发言,我们很快读一下。有一位观众说:“中共那些高官的子女都被安排到西方国家,拿着西方国家的绿卡,享受着西方的自由生活,他们都开心的过圣诞;在中国却是关起门来不让中国人过圣诞。想一想就觉得中国的老百姓活得太憋屈了!”

其实这里面有个问题我想再请问一下唐靖远先生。确实抵制圣诞让人感觉是关起国门的行动,但是现在北京当局又在跟美国想要达成贸易协议,它们又作一些开放的姿态。您觉得这两者会不会矛盾?特别是西方社会看到会不会觉得是言行不一,到底是要开放还是要封闭?

唐靖远:我觉得客观上确实有这样的作用。抵制圣诞的行为和现在喊的口号完全是不一致的。我们知道,中共在这一次贸易战中迫切需要获得西方的认同,尤其是美国的认同,它宁可在贸易上面,甚至以前不可能谈的问题都愿意作出大幅度让步,目的就是为了要换取现在的喘息之机。

出现抵制圣诞的行为,客观上的确会让美国,不仅是美国,很可能会让整个西方都出现对中共诚信的不信任;这边你说要扩大开放、那边你连最起码的圣诞节都不让过,你怎么去让人相信你?!我觉得这种现象反映出中共高层一种比较矛盾的心态,它既想要占便宜换得一些空间,但是它邪恶的本性又按捺不住,出现一种混乱的状态。

主持人:感谢二位非常精彩的分析。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这一期是我们今年最后一期《热点互动》节目,非常感谢观众朋友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们明年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