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0月24日讯】下面请看赵培为我们带来的微视频。

赵培:2018年10月21号,中共国务院港澳办网站发布消息说,中共驻澳门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郑晓松在20号晚上从他在澳门的住所坠楼身亡。官方说法是精神疾病的抑郁症导致,这里理由可以说是郑晓松的死把中联办的黑幕都给压下去了。

海外媒体觉得中共官员是个高危行业,2018年不完全统计的自杀事件就有9起。1月黑龙江佳木斯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梅振学坠楼身亡。3月14日,浙江丽水缙云法院院长林春阳在家中自缢身亡。4月19号,黑龙江大庆市副市长冯忠宏坠楼身亡。4月20号,河南林州市纪委纪检组长王广兵自缢身亡。5月24号,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公安局长郑金车坠楼身亡。同样是5月,江苏省建湖县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局局长成万东,在浙江自杀身亡。6月,安徽淮北市粮食局调研员李强坠楼身亡。7月,河北张家口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秘书长高忠孝坠楼身亡。9月,吉林省榆树市副市长常健坠楼负伤。

这个名单挺长的,咱们也记不住那么,但是中共的官员确实不好当,官方说的抑郁症实在太多了,套用网友们的话,“药不能停”呀。中共官员自杀里面是有逻辑的,很多事牵扯贪腐事件,他们一人自杀死亡之后,这个贪腐事件就停了,其它官员就保住了。他们的后台也会做,自然会替他们照顾好老婆孩子。

狭义的共产炮灰就被共产党骗着去送死,典型事例是央视10月19号的新闻上午说,“战士手挽手高唱军歌,用脚探测残雷”,下午说,“士兵中越边境扫雷遇爆炸当场昏迷,伤情严重”。这就是炮灰,探雷连个烧火棍都不给。自杀官员可以说是共产炮灰的一种新的种类,套用共产党的话,有中共特色的炮灰,江泽民开启的贪腐治国的典型模式,前台的官员也就是炮灰,他们需要配合自己的领导去贪,自己也要贪才有钱去行贿继续升官。一旦东窗事发,前台官员只能是被牺牲的炮灰,用自己的命去保住领导,保住自己的老婆孩子的生活。

东窗事发的时候也有官员不甘于自杀,而是想到了自保。重庆的王立军不想自杀保住薄熙来,2012年2月6号逃到了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独自回国接受审查,安排妻子在法国闹。这些官员的自保方法就是依靠自由社会的人权准则来制衡中共。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他们在位的时候替中共迫害中国百姓、破坏了中国的法律,可以说把中国人的基本人权破坏的荡然无存;当他们成了中共的炮灰的时候,却希望人权和人间正的力量能救他们一下。这就是一个矛盾和讽刺的事实。

这层关系也容易理顺,不论是官员还是普通人,不参与中共的人权犯罪,甚至是留下自己保护别人的证据和中共作恶的证据,那么每个人也就安全了,中共也不能迫害中国人了,解体也就成了唯一的结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