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22日讯】【热点互动】(1764)中美联合声明出台 贸易战免打?

上周六美中发表自贸易谈判以来的第一份联合声明,称双方在减少贸易逆差上达成共识,中国将大幅增加购买美国商品与服务,但没有提及具体数字。因声明缺乏细节,引发外界多种解读,中美双方表述也不尽相同。中方称双方已同意不打贸易战;而美方的说法则是“暂时搁置”。那么美中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贸易战是否真的能够避免?从这份声明来看,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上周六,美中发表自贸易谈判以来的第一份联合声明,称双方在减少贸易逆差上达成共识,同时,中国会大幅增加从美国进口商品和服务,不过没有给出具体目标。

这份声明缺乏细节,引发外界多方解读,而中美的表述也不尽相同,中方说,双方同意不打贸易战;美方的说法则是“暂时搁置”。那么中美双方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贸易战是否真的能够避免,就这份声明来看到底谁是输家、谁是赢家?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深度解读,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你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在电话上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田园先生,田园你好。

田园:方菲你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星期天财政部长梅努钦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又比较细节地解释了双方达成的共识,我们观看采访片段。

美中第二轮贸易谈判,于上周四和周五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美国代表团由财长梅努钦率领,与中国副总理刘鹤带领的谈判团队,取得了一定进展。

根据双方周六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方同意,大幅减少其与美国的“贸易不平衡”。

美国财长 梅努钦(2018.05.20):我很高兴地告诉你,我们的谈判取得了很有意义的进展。我们达成一项框架协议,很重要。内容包括,中方要大幅削减美中贸易赤字,以扩大购买美国商品来实现。我们也讨论了很重要的结构性问题,他们要改善经济体制,使美国企业有更公平的竞争环境。我们也探讨了对美国技术的保护,川普总统相当重视这一点。

不过,外界观察到,双方的联合声明中,并不包含具体细节。

美国商务部长也很快要再度访问中国,继续就协议细节与中方磋商。

梅努钦表示,协议细节将牵涉具体行业。

美国财长 梅努钦(2018.05.20):农业方面,我们可以看到显著的贸易增长,35%到40%的增长幅度,单在2018年就是。还有能源产业,(中方对)能源产品的购买量将翻倍,每年会增加500至600亿美元的能源产品购买,在接下来的3至5年。

美中达成完整协议还需要时间。双方同意,将继续高层会晤,以主动方式解决经济和贸易问题。

而双方周六的联合声明中,也没有提到如何处置“中兴通讯”。

美国财长 梅努钦(2018.05.20):我可以保证,对中兴执法的任何变化,都会(立足)保护美国技术及就业。我还可以保证,总统希望我们对中兴很强硬,他对中兴的所有行动都会让商务部长把关。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谈谈您的看法,您可以透过手机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或者打电话和我们互动。

杰森,我想先请问您,有关联合声明一出来可以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到底谁赢、谁输?我这里有一份网上问卷,一家美国的中文媒体说,28%的人认为是美国赢了;12%的人认为是中国赢了;58%的人认为“难说”,不知道谁赢谁输,要看中方是否能兑现承诺等等。您怎么看?

杰森:我觉得还没有开始谈判就谈谁输谁赢好像有点为时过早,我可能是在百分之五十多那个阵营里头。其实这一次大家非常明确知道,这是一份联合声明,不是协议。

主持人:美方也是这么说。

杰森:而且用的词是“框架”,就是说大约是个方向。其实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这只是整体中美贸易的一个阶段性过程。我从一开始就说,中美贸易战不可能真的打起来,因为影响太大了!美国先是说500亿,针对中国500亿产品,后来又增加了1,000亿,就是1,500亿的产品要加关税;中国那边也说500亿,这都是吓唬人的。谁一开始都知道,喊的数字越大越不可能打起来,就像现在大家都有原子弹的时候,就没有战争了;越是有威胁力、破坏力就越不能发生。

美国和中国现在面临这个星期二(5月22日)美国可能会启动征收关税,在这之前,一定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主持人:22日,说是22日之前听证会截止;22日之后,有180天的时间考虑要不要征收关税,现在的说法当然是“暂时搁置”。

杰森:对,但问题是,按道理说,从22日开始这一天就可以做了,180天跟现在是没有区别的;如果22日宣称再等180天,跟现在说是“暂时搁置”其实没有区别,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过程,只是媒体想把事情戏剧化一些。中共那边又想把它谈判的胜利成果,很快的给大家报告一下子,它就用这样的语言:“啊,中国胜了!”好像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

其实大家要记住,下一周美国的商务部长罗斯还要去中国开始谈的,具体谈判还刚刚开始。在我看来没有必要这时候谈输赢。

主持人:对,无所谓输赢。

杰森:关键的是大家到底说了什么,产生的后效应是什么,下一步往哪个方向谈、看点在哪里?

主持人:我想请田园博士讲一讲,毕竟这是第一份中美的联合声明,大家非常关注,我不知道田园博士您怎么看这份声明,您觉得发出什么信息?

田园:首先我觉得就像刚才杰森博士已经提到的,目前真正的正式谈判还没有开始。要知道,美国和任何其它国家缔结合约,缔结一份有关贸易通常还包括服务、包括劳工的合约,缔结一份这样的合约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目前来看到底谈谁输、谁赢,其实完全是中共出于内宣的目的,是在向自己的国民吹嘘自己如何给国家争了光,如何给自家民族争了口气。其实根本就没有这么回事,完全是它撒谎的伎俩。

我个人理解,中美两国发出一份框架性的声明之后,走向将会是怎么样?首先第一点,我们要明确的是,川普总统对于解决中美贸易之间结构性的不平衡,他有决心、有魄力也有胆量。我估计川普总统为了要永久性解决问题,最后形成的合约要经过美国参议院的批准,批准之后彻底正式成为美国的法律。两个国家,至少美国这边会要遵守。

所以目前的谈判美国将会非常慎重,同时美国手中也握有、捏住了中共非常多的软肋,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派了好几个使团到美国来,要跟美国谈这份合约的原因,因为它毕竟知道,如果两国的贸易战真打起来,受伤最多的将是中共,而不是美国。

我过去经常比喻,如果两国真有贸易战,美国可能会有感冒发烧;中国就是心肌梗塞,对它来说就是致命的打击。所以对于中共来说,它要达成一份协议、要美国高抬贵手的动机,要比美国强烈很多。我认为这场贸易战是有可能避免的,当然,中共在执行方面会出现什么问题、会不会欺骗美国?这是将来的事情,目前对于美国在很多方面我个人表示谨慎乐观。

主持人:对不起,田园博士,我插一句,光就这份声明来说,您认为谁让步更多呢?

田园:我觉得就目前来看,应该是中共让步比较多。目前传出风声,是中共早就抛出的风声,将开放中国的金融市场给美国公司。过去为什么中共把外国的金融公司掐得死死的,为什么它不愿意开放金融市场?就是因为金融市场对中国来说酝酿着非常大的危机。

举一个例子。过去一个人,就像索罗斯这样一个人,他就可以挑战英国,他可以拿出自己基金里面的钱来狙击英镑,他从一项交易里面一下赚了将近超过10亿英镑。

中共怕的就是这个,哪怕一个外国的大基金进入中国,真正在金融市场兴风作浪的话,中共的倒台我估计那也就是几天的事情。中共声称愿意开放金融市场,我对这种说法完全持怀疑态度,因为它很清楚知道开放金融市场对它来说意味着什么。

主持人:请讲完,田园博士。

田园:它抛出这种风声,另外还抛出:中共可以允许美国公司在中国成立独资公司。这都表明它对以前死死抓住不放的市场有了一些松动。如何量化?中共的让步能够给美国公司每年制造多少利润?非常难说。这也就是为什么两个国家可能都不太愿意谈具体数目的一个原因。

杰森:刚才田园博士谈到,中共为什么不愿意外资金融企业进入中国。其实索罗斯那样的事情反倒是很少见,那也是中共有的时候说的一个借口,其实中国老百姓是希望美国的金融公司能进入。毕竟现在要是转一笔钱,从中国到美国之间转钱,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到欧洲、到其它国家瞬间通过PayPal、通过很多的转钱方式都可以把钱立刻转过去,但是中国就很难。

其实中国老百姓难道不需要这样的服务吗?当然需要!有很多人现在在国外置业、孩子在国外上学,他需要美国和中国之间通畅的金融服务,但是中共不愿意提供,中共的说法是怕影响金融秩序。其实是什么呢?中国老百姓的钱是它控制着,虽然名义上它说这钱是老百姓的,但是它规定你能兑换多少美元、规定你在国外怎么花,甚至对你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限制门槛地让你兑换美元。

所有这些控制,第一,它知道它的金融体系本身比较脆弱,因为它的货币发行量非常大,另外,它的金融企业包括银行,各方面运作非常低效,不足以跟国际间高效的银行或者金融企业竞争,它是内部保护主义,这也就是美国非常反感的因素之一。说好了是企业之间的国际竞争,它却用国家政策保护它的企业,不让美国企业进入中国跟它的企业公平竞争。

事实上美国的要求其实我们核心说的是这样,表面上是为了解决贸易逆差的问题,说是每年你净拿我们3,700亿美元。事实上这是表,真正的本是什么呢?美国提出来的几点,第一点是强迫技术转让,换句话说是知识产权的问题;再一个就是中国的保护壁垒,贸易壁垒的问题;第三,是中共政府对于国营企业的保护和补助的问题。这三个其实是结构性的问题。

美国人说,你有那么多的商品能进入美国,我根本进入不了中国,不是美国的企业没有竞争力;是因为一系列的因素使得美国企业要么是搬到了中国,要么是美国技术被中国拿走,使得中国开始从美国买变成了向美国卖。这样一系列的过程对于美国企业是不公平的,这是美国说要“长远解决”,这就叫做“结构性的问题”。

主持人:二位已经谈到细节了,可是恰恰因为这份联合声明没有这么多细节,所以外界作出不同的解读。比如你们刚才讲到市场、金融还有结构性的,联合声明里面基本是没有提;可能很模糊的提了美国要正常竞争等。

我想有两个问题我们可以来谈一谈细节,一是这份声明中提到,中国方面要加大力度购买美国的商品和服务。这里“服务”指的是什么?

第二个问题是,之前都谈到2,000亿,目标是2,000亿,但是现在这份声明中并没有写2,000亿,那么是不是像中共政府宣称的那样,是因为中共守住了自己的底线,没有向这个指标低头?

杰森:我们先不说是不是中共守住了2,000亿底线;我的感觉是中共不想让大家提这个数字,提了以后面子上过不去。美国要2,000亿你就给2,000亿,你现在不是说“厉害了我的国”,你怎么就不这么厉害了?好像它就不好意思这么说。所以我觉得那份声明事实上是中共要面子,它那份声明是那么起草的。

当然,美国这边要求它购买美国的产品和服务,美国特别提出农产品每年增加30%、40%;能源可能会翻倍。这两点,中国也是顺理成章应该答应的,毕竟美国的农产品和能源是中国急需的。

“服务”概念没有具体说,但是也是美国现在急需跟中国谈妥,事实上也是两边都需要的,这个“服务”当然不是一般知道的简单服务如理发师之类,不可能派一批美国理发师到中国去。

美国现在最基本的制造业已经不是特别多,很多已经被中国制造工厂吸走了。美国现在在国际上还赚钱,是哪些公司赚钱呢?比如说歌在赚钱,谷歌靠什么赚钱?靠广告。谁做谷歌广告?全世界的企业都让谷歌做广告,但是中国企业不这么做,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没有人看谷歌。

主持人:谷歌不在中国。

杰森:换句话说,这样的情况对于美国就是一种壁垒,因为你不让谷歌进入中国,所以谷歌就不可能有广告收入;另外,亚马逊怎么赚钱?亚马逊最主要赚钱是它的云服务,美国很多企业的云端运算(cloud computing)都在亚马逊做,包括很多欧洲的公司。亚马逊靠的是低廉的价格和高效的服务给大家,使全世界都在用它的cloud computing;中国不用。为什么呢,信息方面中国是要控制的。

很多大的媒体公司主要靠广告,比如像《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媒体为什么在中国拿不到广告?是因为中共在封这些媒体。换句话说,美国的服务概念是信息服务、金融服务等,当然金融服务包括刚才我谈到的全球货币传递,在欧洲、美国可以自由传递,但是在中国不可以,所以美国银行也赚不了金融服务的钱。这些部分是中共非常难退让的,这就跟它的治国方案有关了!

中共的治国方针之一就是控制老百姓的信息,控制老百姓的信息是它洗脑模式的最基本原则,如果它让中国的企业可以自由获得美国企业的信息、服务,然后让老百姓随便上谷歌,对于中共几乎是不可能。这是另外一项非常难谈妥的方案。

我们非常清楚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卖的其实是很多信息服务和金融服务,它卖的是这种服务;而中共偏偏没办法。一方面中国老百姓需要这种服务,但是中共又不允许老百姓获得这个服务,这就是核心的矛盾;这不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矛盾,更是中共和老百姓之间的矛盾。不幸的是中共在控制着中国的所有事情。这一点来看,谈妥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低的,这是为什么呢?很可能中共会不断加码:我再买你一点粮食行不,我再买你波音飞机行不,我再买你点石油行不行?大概就是这么个概念。

主持人:田园博士,您怎么看这2,000亿的问题?如果中国通过购买美国的商品和什么样的服务,是不是真的能够达到2,000亿目标?假设有的话。

田园:现在看来,从一些农业经济学家的研究来看,假如中共现在立刻拿出2,000亿美元,要买美国生产的大豆、高粱还有其它农产品,包括石油和天然气等,美国甚至都不可能生产出这么多东西来满足中共2,000亿的需要,就单从中共表示,我要买你的农产品、我要买你的能源石油、天然气,这2,000亿根本还做不到,除了粮食作物、石油、天然气之外,中共还必须买别的东西。

那么会不会出现中共一直不停加码,说:2,000亿不行我给你3,000亿;3,000亿不行我给你4,000亿,你愿不愿意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觉得川普总统上台之后的最大心愿之一,就是一定要解决中美两国之间贸易结构性失衡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他不可能说,你给了我一年,你抬出5,000亿美元来,是不是美国就可以放你一马,以后就不谈这个事情了?我想川普总统不会重蹈覆辙。

美国历届总统从1980年代到现在,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总统,一直都采取这样的态度,比如奥巴马在任的时候,中国生产很多的廉价轮胎倾销到美国来;大家都知道美国市场是世界上赚钱最多、最好赚钱、法制最健全的市场,所以大家都跑到美国来做生意包括中共的商人,他就把很多的轮胎拿到美国来倾销,搞得很多美国的轮胎生产厂家活不下去了!

奥巴马上台的时候就搞了一个对中国轮胎的反倾销调查,最后中共采取什么伎俩呢?它给一点甜头,给一时的甜头,美方派人到中国来,中共给他们皇帝般的待遇,相当于把这些人全部都买通了,拿别人的手短,吃别人的嘴软,最后对中国轮胎的“双反调查”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最后也没有对中美贸易造成任何的影响,川普总统上台之后还得去收拾烂摊子。

我想川普总统是非常务实的人,他知道,这种结构性的失衡,估计美国在川普总统任内会是最后一次机会能够有可能性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再放任中共发展,结果就是很可能在未来一个十年或两个十年之内,中共就可能会超越美国,这样的形势就会发生逆转,对于美国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局面。

大家从前几天的中兴事件可以看到,中兴手机里面大概30%到60%的关键元件都是来自于美国,假如今后一个十年或是再一个十年,中国能够发展出自己的芯片,它能够自己独立有自己的知识产权,那么它在高科技产品上对美国的依赖度就会几乎出现反转,出现反转之后,中国对于美国的依存度就会下降,相当于美国手中的筹码就会越来越少。

我觉得川普总统确实不但有远见,而且是有胆有识的一位领导人,他看到了美国的财富向中国转移,不但对美国人民不公平,而且对于美国的国力可以说是潜在的致命威胁。我相信他一定有决心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中共再给一点甜头他就会把这件事情彻底淡忘掉。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观众反馈,我很快读一下。YouTube有一位观众说:“主持、嘉宾你们好!中共入世以来从未自觉兑现过对世贸的承诺,只是采取对内暴力维稳、对外则偷拐骗,这一次对美的承诺,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是否又和以前一样是一张空头支票?请不要忘记共产政权的流氓、欺骗本性。”这是YouTube一位观众的发言。

线上还有一位观众是加州的何先生,我们也请何先生很快来发言。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这一次谈判咱们暂且不说谁输、谁赢,最起码我可以看到美国没有达到2,000亿美元逆差减少的目的。现在从架构来看,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之上,可是实际上它做不到啊。能源产品去年进口石油才50亿,才向美国买了50亿石油,农产品去年大豆才120亿,就算汽油、石油如果增加双倍也才100亿,那有什么用啊,3到5年之内做600亿听起来是很好听,实际上平衡不了贸易逆差的增长,去年贸易逆差增长10%也就是300亿,3到5年可能又增加了1,000亿,那600亿有用吗?没用。

让我感到麻麻的是,习近平来美国的时候答应给2,500亿美元订单,既然有2,500亿订单,现在又来谈2,000亿是不是多余的呢?杰森博士,我想请教您一下,中共如果这一次再食言,美国会怎样,还让它骗吗?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其实两位观众都提到同样的问题。

杰森:对于中共的不信任就跟对流氓政府普遍不信任一样。信誉是什么?就是占小便宜吃大亏的过程。中共一次又一次丧失信誉,最终的结果是将来在国际舞台上的可运作空间会越来越小,我们大家都已经反复讨论,万一这一次它又失信怎么样,为什么呢?是因为历史上它失信过,它的信誉在我们心中已经很低,如果这一次它再失信,我想美国毕竟是民选政府,那么将来的政府再跟它谈判,就可能会比现在要强硬很多很多,因为它失信在前。

这就是我反复说的,所有失信的行为都是占小便宜吃大亏,这就是为什么在国际上走正道才能真正长远。

我不希望这一次中共失信,我希望能有一个框架走下去,能达到双方满意的效果。刚才何先生也谈到2,000亿非常难实现。我同意,仅仅靠买农产品和石油,2,000亿是不可能达到的,下一步就是刚才我们谈到的,到底在服务行业它有没有可以松口的地方,这一点是真正要看的。但是我觉得难就难在这跟中共的统治命脉、对中国老百姓的信息控制是息息相关的。

美国现在提供的主要服务就是金融和信息方面的服务,这样的服务,如果中共不能在大方面上有所让步的话,谈判会一直艰难地进行下去。在我看来贸易战换句话说,将来关税很可能还会再提到台面上,如果谈判进行不下去的话。

主持人:杰森,我想请问有关中兴的问题。刚才田园提到这一次的联合声明,大家也注意到声明中完全没有提中兴这件事情。结合前一阵美国可能对中兴网开一面招致国内的反对之声,您觉得是不是中兴事件前景仍然不是那么乐观,在今后的贸易谈判,中兴事件会怎么样影响?

杰森:中兴事件的性质从一开始我说,跟贸易谈判事实上是不同的性质,中兴事件是什么性质呢?它破坏了美国的法律。贸易谈判是经济问题;中兴破坏了美国的法律,是美国法律尊严的问题,这两个概念不能混在一块说。

川普跟习近平不知道有什么私交,习近平确实是打电话让他帮忙解决中兴的问题,就是“走后门”的概念;川普好像也就在推特上直接说了,我让商业部再调查一下。刚才财政部长梅努钦在电视上明确地说,其实他只是让我们去调查调查,他并没有说让我们就立刻改正这个事。这就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美国人运作的区别,在中国,如果习近平说这话,事情明天就可以解决了!这是中国人的模式。中共就觉得,川普是总统啊,总统一说这事不就解决了嘛!

主持人:对,我跟你总统说了,打了招呼了。

杰森:其实根本就不是。因为在法律面前,哪怕商业部是他底下的一个部门,是他任命的商业部长,商业部长在法律面前也不能总统怎么说就怎么做。美国国会有拨款委员会,总统一这么说,拨款委员会立刻就在2019年的拨款法案里又附加一条例,条例是说,跟拨款相伴随的是必须维持对中兴的制裁。换句话说,这就是美国政治运作的方式,没有一个人说了算,基本上都在法律的框架下运作。

在我看来,中兴事件其实这一次根本就没谈,换句话说,不在这一次谈判的框架里头,美国这边也不把它认为在框架里头。

主持人:这是不是也可算作是中方的一个输招?因为它没有办法能够让中兴恢复。

杰森:其实最开始中方是很强硬的,在中兴事件上很强硬,甚至把中兴问题跟买猪肉的问题都结合起来了。当川普说这个事情的时候,网民就说:川普,你为了解决猪肉就把中兴给饶了?!其实没这事。现在中国那边百分之百买所有的猪肉、牛肉、豆子什么都买,农产品都买,中兴的问题它可以只字不提。

从这一点就非常清楚,其实中共那边是妥协了;美国这边在原则问题上其实没有妥协。中兴的问题从一开始我就说了,它不是跟商务放在一起讨论的事情。

主持人:我想请问田园博士。刚才二位都谈到结构性改革的问题,看来川普总统有意志和决心去做,您觉得美国能够迫使中共作结构性改革的程度有多大?如果难度非常大,是不是贸易战的风险依然很高?

田园:风险是存在的。我个人认为,川普总统绝对有决心打这场贸易战,这一点我觉得是无庸置疑的。当然,谈判确实是非常艰钜,因为涉及到要动中共最核心的禁忌,比如说,它开放金融市场,彻底开放金融市场或者彻底开放网路,对于中共来说简直就是直接打它的七吋、打它的命门的措施。我们可以期待,在这些方面它会使出浑身解数跟美国讨价还价,或者它可能开始的时候就会直接跟美国人说,这些东西我们不能谈,我就不跟你谈这些东西;谈别的可以。

因为川普总统比较务实,我觉得谈判有可能以阶段性进行。虽然是阶段性进行,由于川普总统的务实精神,首先他可以把所有的事件拿出来作为他的筹码,比如刚才提到中兴,虽然中兴是违反美国的法律受到了制裁,不排除他在贸易谈判中把中兴用作筹码的可能;另外还有朝核问题,也不排除川普总统会把朝核问题作为贸易谈判的筹码,也是有这种可能性。

如果中共真的对美国提出的一些要求非常紧迫的话,我觉得川普总统有可能采取阶段性的谈判手段,接受中方的某些要求,最终也可以慢慢谈。最终的结果我觉得是非常明确的,美国其实是倒逼中共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否则我觉得贸易战的风险是绝对存在的。因为就像我刚才提到的,美国对中国的依赖度大概只占美国整个GDP的8%,可是中国对美国的依存度占它整个GDP的将近18%到20%。这样的比例大家一看就很明白,实力的对比很悬殊,我想即使短期内拿500亿或1,000亿美元来教训一下中共,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主持人:好的,我们很快再读一下网路上的发言,有一位观众在YouTube上发言,说:“中共宁可斥巨资购买美国货,也不愿意开放垄断,开放就会被多元文化淹没、死亡。”

有一位观众发短信:“如果外国公司能在大陆独资开公司,技术就一定不会泄漏吗?它强行要公司供养它的党支部,以便它监控,这些钻进内部的党员会不会盗密?”

基本上我也有同样的问题,杰森博士,刚才田园博士说,中共很抗拒结构性的改革开放,它不一定要全面开放金融或者网路;美国在多大程度上有可能让中共去做一些结构性的改革?

杰森:刚才田园博士谈到非常实质的问题,这个实质问题我普遍地说,这不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战,更像是中共在美国的推动下不得不作出一些让步、作出一些结构改革的概念,换句话说,不是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之间的矛盾;是中国人民加美国人民和中共之间的矛盾。因为是中共在阻止这一系列的改革,它这种游戏规则现在美国自由社会已经不认可了,推动它必须加以改动,改动的过程对于中共是惨痛的,为什么?经济是它现在唯一的亮点。换句话说,它的赎买、它的政治合法性等一切概念都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经济就是它的一个命脉,于此同时,讯息控制就是它的命脉,它在这两方面得要权衡,可能它逐步会作一些调整。

主持人:对,这两天好像微信有人疯传!

杰森:疯传好像在谈判过程中居然美国的一些网站开放了,媒体开放了,比如《纽约时报》等。

主持人:BBC、CNN。

杰森:当然可能有其它原因,但是至少有一点,中国网民说,这是不是迹象呀?毕竟能看英文的也很少,中共可能危险不大,但是如果这个事情要进行下去的话就是一个方向,就是一个走向,至少这个概念上可以看到,谈判的过程中受益的是中国老百姓、受益的是美国老百姓,让步的是中共,倒逼中共改革。

主持人:梅努钦刚才在新闻中也提到:我们也谈到了结构性的改革。但是联合声明中完全没有反映出来,我想很可能是二位说的“下一步”。

杰森:结构性的改革非常难,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必须得一步一步地看出结果来,所以结构性改革会不停地谈。因为没有结构性的改革,你今年买我2000亿、明年买……所有都是短暂的。

主持人:而且买不了200亿可能。

杰森:对,大家刚才反复谈了这个问题,不作结构性的改革永远不可能解决贸易逆差不断增加的过程。所以结构改革是必须谈的,而且要看到实质性的结果,但是过程却是最艰难的一部分!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我想请问田园博士。6月12日如果川金会如期举行,那就是川金会的日子,也有人分析,中美现在达成的联合声明,也许是川普总统希望在川金会之前和中方达成短暂的和平。您怎么看,您觉得朝鲜的因素是不是也影响现在中美谈判的结果?

田园: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朝鲜去核谈判可能跟目前中美之间的经济贸易谈判关系不大;其实是相反。中国因素在朝核问题上,扮演了一个非常不光彩的角色。大家可以知道,在川金会,金正恩同意和川普见面之后,金正恩又跑到中国去了一趟,态度立刻发生了相当于180度的转弯,开始强烈指责美国和韩国进行军演,威胁到了朝鲜的生存等等,然后威胁说:我不但不想去见韩国的总统,我现在甚至要取消川金会。

大家知道,让金正恩同意会见其他国家的领袖,而且要金正恩同意彻底放弃核武器,是非常艰钜的任务,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任务,结果这个任务让川普总统达成了,在这个问题中,我认为中国在后面扮演的角色是起破坏作用。

至于朝核问题对于目前的中美经济谈判有多大的影响?我想目前川普总统是多面出击,现在不但有北朝的核问题,还有中国经济贸易问题,还有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的谈判,还有伊朗的问题,我想他可能会在某些方面、某一件事情发生之后略分一下主次;目前朝核会议可能是重中之重,有可能在这个时候中美两国达成框架性协议,发表声明。其实这项声明里面并没有具体细节,细节内容还需要更多的会谈才能够决定。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