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孔子学院:假孔子之名,行统战之实?

【新唐人2017年05月06日讯】【热点互动】(1606)孔子学院:假孔子之名,行统战之实?

近年来,海外呼吁抵制孔子学院的呼声日益升高,最近全美学者学会发表了一份近乎二百页的报告,是对十二所孔子学院的历时两年的深度调查,报告揭示了孔子学院的授课内容、运作方式,以及对美国高校学术自由环境的影响。与此同时,一部历时三年制作的获奖纪录片《假孔子之名》也探讨了在加拿大孔子学院受到的抵制。孔子学院到底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一直争议不断,它的运作方式又是什么样的呢?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近年来海外呼吁抵制孔子学院的呼声日益升高,最近全美学者协会发表了一份近乎200页的报告,是对12所孔子学院历时两年的深度调查,报告揭示了孔子学院的授课内容、运作方式,以及对美国高校学术自由环境的影响。与此同时,一部历时3年制作的获奖纪录片《假孔子之名》,也探讨了在加拿大孔子学院受到的抵制。

那么孔子学院到底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一直争议不断?它的运作方式又是什么样的呢?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个问题做一些讨论和分析,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您好。

横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位,我们很高兴通过Skype请到了获奖纪录片《假孔子之名》的导演秋旻女士,秋旻您好。

秋旻:你好,主持人好,横河好,观众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那我们在节目开始还是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两年前,来自俄亥俄州一位教授的电话,引起了全美学者协会的关注。

全美学者协会会长 Peter Wood:“我们的一个会员,其所在的大学内开设了孔子学院。他询问了一些相关问题,我们一无所知,所以决定要去了解实情。”

全美学者协会决定从12所美国大学的孔子学院着手,展开深入调查。历时两年,他们发表了这份报告,名为《外包给中国:在美国高等学府的孔子学院及软实力》。它揭示了中共通过孔子学院向海外输出其意识形态,干预美国高校学术自由的状况。

目前,全美共有103所孔子学院以及501个孔子课堂。中共通过官方机构“汉办”,为孔子学院提供资金、书籍以及教师,其中包括每所学院10至2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还有每年数万至数百万美元不等的活动经费。

报告指出,孔子学院在和大学签订合同时,均要求校方及员工“不能损害孔子学院的名声”,否则将终止一切合作,并让校方对合同保密。通过这种模糊而苛刻的条款,加上利益诱惑,中共让美国高校在很多方面受其控制,而放弃了基本价值观。

Rachelle Peterson:“(他们)限制大学教授们讨论的话题。他们尤其明确限制孔子学院教师,在大学课堂上能够讨论的内容。在孔子学院,在中国敏感的话题完全不会被提起。”

在发表有关孔子学院报告的同时,全美学者协会和捍卫自由联盟还举行了纪录片《假孔子之名》的美国首映式。影片反映了加拿大民众对于孔子学院的态度。导演秋旻希望影片也能引起美国观众的思考。

这部纪录片,围绕孔子学院前教师赵琪的真实经历,以及加拿大多伦多学区就是否接纳孔子学院而引发的社会讨论,揭示了孔子学院为何在国际上日益受到抵制。

出席首映会的很多现场观众都是华府政界、学界人士。他们认为,影片揭示出中共开办孔子学院的真实目的,值得美国社会警惕。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孔子学院在海外日益引发的争议,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打电话发表您的观点。我想先问一问今天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假孔子之名》导演秋旻,秋旻,我们非常高兴今天您跟我们连线谈一谈这个话题,我想先请您介绍一下您的这部纪录片,它谈到的主要的事件和结果,以及孔子学院现在在加拿大的情况是什么样呢?

秋旻:好的。这个纪录片主要主人公之一就是刚才片子中看到的年轻的中国老师赵琪,她是2010年的时候经过汉办选拔之后,送到了加拿大的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孔子学院来教汉语,一年之后她合同期满,决定留在加拿大,不回中国,等于就是逃离孔子学院,留在加拿大申请难民,之后她就向安省的人权仲裁委员会提起诉讼,投诉孔子学院歧视人权,歧视她的信仰,最后这个投诉导致麦克马斯特大学关闭了自己的孔子学院,这是一个主要的事件。在这个事件发生之后,就引起了西方高校和教育机构一系列的抵制孔子学院的现象发生。

那另一件在片子当中主要描述的事件就是加拿大最大的教育局多伦多公校教育局,他们原本是订于在2014年的9月份新学期开学,孔子学院就开始授课。那么在几个月之前这个事件,通过加拿大最大的一个媒体《环球邮报》报导之后,公众就知道了,那么公众当中就有很多人不喜欢孔子学院,他们就站出来反对,那么就迫使加拿大多伦多的教育局通过一系列的会议,最终是决定切断跟孔子学院的关系,终止他们的合同。所以就等于是说这个故事就是在我的片子当中主要描述的对象。

主持人:好的。

秋旻:加拿大的大学教师工会也是在麦克马斯特大学关闭孔子学院之后,发出了一个声明,呼吁加拿大的所有高校,凡是开办孔子学院的立刻终止,那考虑继续开办的,也不要再往这个方向去,那么这个基本上就是加拿大的一个态度。

主持人:是,我看您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谈到这个片子制作历时三年,说您当时刚制作的时候,对孔子学院也并不是很了解。那么现在三年过去了,根据您的了解和观察,在您看来,孔子学院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为什么它一直争议不断呢?

秋旻:就我拍摄片子大量的调查,以及采访了这么多支持孔子学院和反对孔子学院双方的意见,我发现批评方面主要的集中是在,我把它概括为四个方面,一个当然就是由赵琪体现出来的,孔子学院在招聘他的汉语教师的时候,存在着对某些信仰团体的歧视,不允许这样的人成为他们的汉语教师,这是一方面。

那最主要的一方面是集中在对西方学术自由、学术独立这种精神的侵蚀。怎么讲呢,通过孔子学院他们向西方承办孔子学院这些高校进行一些学术审查,就是一些特定的话题不能讲,比如说西藏、台湾等等这些,法轮功就更不能讲了,这是一方面。由于跟中国方面开办孔子学院,西方高校获得一些利益,那么这个利益就成为中国政府来向西方高校施压的一个杠杆,所以就迫使某些高校自动的进行一些学术审查,他知道这些话题不会让中国政府高兴,那么他们自动的就屏蔽掉这些话题,这是一方面。

还有就是政治宣传,通过办孔子学院这么一种形式,在它的教材当中也好,或者是它中方派来的老师授课当中也好,悄悄的夹带着一些在中国大陆可能人们觉得司空见惯的一些政治宣传,中共的一些宣传,但是这个东西在西方来说是跟他的价值观是不相符合的,那这是主要学术方面的一些。

那还有一些争议就是体现在认为孔子学院的开办对于西方这些,甚至是国家安全都存在着隐患,这也是一方面的意见。集中起来大概分为四方面。

主持人:好的,等一下我们再请您进一步分析。那我也想问一下横河先生,因为您过去对孔子学院也谈过一些这方面的问题,那在您看来,孔子学院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它的最大争议点是什么呢?

横河:我觉得孔子学院最大的争议点就是在于它是以名义上的合作,但实际上它是包办一切,就是说从教师的选拔,从课程的准备,还有就是教材的准备,还有怎么样授课,其实跟它合办的大学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从理论上这是说得过去的,孔子学院是一个独立机构,跟这个大学应该没有关系,但是孔子学院又要去藉这个大学的名义,而且后来就越来越渗透了,渗透到后来就是说要算学分了。

主持人:其实我插一句,这个地方,很多人认为孔子学院跟西方这些文化机构,像歌德学院什么差不多,但是它这种外包形式是独一无二的,是吧?

横河:对,这个完全外包的形式是独一无二的。第二个就是别人的,即使是由政府推动的项目的话,它的运作其实是一个独立的运作,政府是不管它的运作的,而孔子学院是百分之百在中共当局的控制下。因为它有一个领导机构,这个领导机构就是汉语教学这个委员会,底下有一个汉办,这个汉办这个组织事实上是由12个机构组成的,那么如果说它仅仅是文字教育的话,那么它只要教育部就可以了,就像它现在名义上挂靠在教育部之下,但实际上它有很多很多非常奇怪的机构也卷进去了。

就是你想不出来跟这个有什么关系,你比如说国新办,国务院新闻办,国务院新闻办实际上是中共对外宣传办公室的一个牌子,就是说一个机构两块牌子,那么它就是把它当作一个对外宣传机构来用的。不然你国新办到这里边干什么?财政部当然可以拨钱嘛,所以这是一个100%有政府资助的,由财政预算资助的,而且在所有的教学内容方面100%被控制的这么一个机构,这个跟歌德学院纯粹教语言是完全不一样的,就是它自己也不把它说成是一个纯粹教语言的学校。

主持人:那您觉这个外包形式有什么问题?因为在全美学者协会发布的报告中,他们也特意提出说:它的做法像盒装授课,然后把您刚才说的那些全部包过来送给这个学校,那您觉得这样一个外包形式它有什么问题吗?

横河:它当然有问题了。就是说这个学校它本身的教学应该有一套自己的东西,这一套东西应该完全符合美国的价值观,还有其他国家,其他国家就是凡是输出孔子学院的这些国家,接受的这些国家,它有自己的价值观,有自己的教育体系,有自己监督的体系。但是孔子学院这样子做一个包装整个给别人,而且它是规定不能动的。这样一来的话等于它挂了这个学校的名,然而这个学院对孔子学院没有丝毫影响力,而孔子学院反过来对这个学校就有很大的影响力。这样就导致了刚才秋旻女士所说的“自我审查”,就像这种情况,在西方接受了孔子学院的这些学校当中是非常普遍的,而且比一般没有接受孔子学院的学校肯定要更严重一些。

秋旻:我补充一点横河先生讲的,他刚才提到说汉办是直接受控于中共政府,汉办实际上是受汉办委员会,英文叫council,它是一个理事会,理事会当中有超过20名的理事,这些理事都是中国政府许多部门的政府副部级,甚至是部长级的官员,包括宣传部、中央台的对外广电宣传部等等,就是控制宣传的、教育的、财政部等等相关的,还有横河刚才提到的信息部,目的是要全力制衡,而且要从全面来控制孔子学院向海外输出的东西。

而理事会的主席就是中共政治局委员之一--刘延东女士。刘延东在担任汉办理事会主席之前,她曾经是统战部的部长,那么统战部在西方来说,西方的情报机构都认为统战部是中共的情报机构,这是一点的补充,它实际上是受控于这一个。所有活动的实施,孔子学院海外活动实施是受控于汉办,汉办又受控于理事会。

第二方面,盒装教学,就是说把资金、教材、师资人员全部一套配套送到西方高校里面来,这种形式是,西方接受孔子学院的大学它认为它很急需,它很多时候是花经费的。但是也不是完全中方说了算,它理论上说中国方面汉办和输送孔子学院教师承办的中国高校,这是二个机构,那么海外有一个接收孔子学院的西方大学。那么孔子学院名义上是由中方、西方两方面同时出人,它也有一套管理的体系,这个管理体系它只是管理孔子学院日常的业务的决策机构,但是这个决策机构仍然是置于北京汉办的领导之下,它的合同当中也是规定孔子学院的任何活动要经过汉办的同意,包括申请经费等等,都是要通过汉办同意。西方大学有一定的发言权,但是最终是由中方来决定。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横河先生,刚才您说的不管是宣传的影子也好,还是像秋旻女士说的有统战的影子也好,我们看到片子中确实有一些是支持学院的人,他们觉得说孔子学院到海外来,它宣传,或者推广汉语,或者中国文化,这有什么不好呢?那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横河: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它办孔子学院的目的,它本身并不是教汉语,更不是推广中国文化。如果你是一个单纯语言教学机构的话,那还说得过去,另外一半它并不是推广中国文化,这个汉办早期的时候自己就说得很清楚了,孔子学院不教儒学。因为你讲用了孔子名义,这就是名义,不教儒学,教什么呢?教“新概念”,这句话现在没有了。刚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很不当心,说出了一些真话,后来把这些话都取消掉了,网上也都删掉了,就是它教“新概念”。

我们想一想,如果在中国文化当中没有了儒学的话,什么是“新概念”?那就是共产党党文化嘛。那其实讲得很清楚,它其实整个目的就这个,所以这比没有还糟糕。你不是把中国文化,它不教中国文化,不是的,它要去教共产党的文化,那就比空的纯粹教语言还要糟糕的多。

特别有一些大陆来的人,这些人并没有体会到,他觉得跟在大陆上课是一样的。但是他没想到在大陆教的这一套东西,跟世界上的普世价值是完全不一样的。也许有一些新移民他没有体会到,他觉得一样的,为什么不能教?但实际上这是在美国的学校、在西方国家的学校,它的价值观至少应该是符合西方学校主要的主流价值、社会的主流价值,这是不一样的,所以并不是说它是一个单纯的语言教育学校。

主持人:说到这个,秋旻女士,我想到在您的片子看到一个片段,就是西方人唱歌,他在唱歌颂共产党、歌颂毛主席的歌,就让人有一点时空错位,确实这样的一个教育,因为这个西方人是孔子学院的一个西方人。

秋旻:刚才横河先生谈了一些概括讲洗脑宣传,我这里可以举一些例子,片子当中的一个例子,就密西根大学孔子学院的一场音乐会,美国密西根大学的白人学生,操著算是比较熟练的中文唱一个歌,中国人都非常熟悉的《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歌词当中就是歌唱共产党、毛主席抚育我们成长,这是它的歌,唱得声情并茂,这是一个例子。

孔子学院除了办实体的教学,它还有网上的孔子学院,也就是通过网络来教学。那网上孔子学院在我做研究的时候,发现有一个短片是动画片,给年龄小一些的青少年来讲中国的历史,其中有一个讲抗美援朝。那当然对于中国长大的人,大家都是这样的说法“抗美援朝”,因为宣传上就是这么讲的,教育也是这么讲的。但是对西方来说,它们叫做朝鲜战争,那完全跟中国政府讲抗击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援助朝鲜,这个概念是完全不一样的。

主持人:看到这个片子学到它的历史。那我还想问一下秋旻女士,我们谈到很多孔子学院这方面的东西,但是我不知道西方的院校在合作过程中它们是什么样的感受?因为我看到学者协会报告的主写人说,他说他在做调查的时候遇到前所未有的阻力。我看您做这个片子的过程中,片子中也反映到这一方面的阻力,所以给我们谈一谈您在这个片子中遇到的阻力是什么样?为什么您觉得会有这样的阻力?

秋旻:拍片子主要的困难度来自于,当然我希望反对方和支持孔子学院这双方他们都充分发表他们的意见,告诉观众你的支持和反对的原因。往往支持孔子学院这一方,也就是开办孔子学院的加拿大的高校和教育局,他们不太愿意配合参与拍摄这个片子,那我就吃了很多闭门羹,很多高校不愿意。

那愿意接受采访的有二个,在片子中呈现了。那在片子采访过程当中,到最后我就要问他一些外界的质疑,包括刚才我提到这四个方面的质疑,他们如何回应?这时候他们就不太高兴,或者不太愿意回答,最后甚至愤然起身中断了采访,所以这方面的难度是比较大。如何获得支持孔子学院这一方他们支持的理由、他们怎么回应,反对这一方提出的批评意见,他们是什么看法?就是比较难获得。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觉得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呢?

横河: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但是我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可能就是有一点,就是真正的理由他说不出口,所以他不能说,这是利益相关的问题。还有一个,他不能够败坏孔子学院的形象,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跟共产党文化当中培养出来的人不一样,他有一套歪理系统可以讲的。西方人受的是西方的教育,所以他的价值观有一部分还是知道是非的,这一部分他就没有办法去判断应该怎么回答。

就是党文化下来的它有一套知道对的是什么?错的是什么?但是公开回答应该怎么回答。西方人没有受过这样的系统教育,所以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心里他知道这是有问题的。

主持人:但是您觉得他有没有意识到,像您刚才和秋旻女士谈到的一些,不管是中共的宣传也好,还是它的历史观也好,这种东西如果在孔子学院教授给学生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他有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危害呢?

横河:我想应该潜意识还是意识到的,这一部分内容其实孔子学院是要用的,既然花了钱办孔子学院,它一定要达到一定的政治目的,所以这个目的在日常生活当中、日常教学当中会体现出来,你只要在这个里面你就会知道,如果你不在这个里面你当然不知道。正因为知道了,所以就不能说;如果是不知道,那还可以说。

讲到网络上,就是讲网络孔子学院,刚才秋旻女士讲到网络孔子学院,网络孔子学院原来有一篇文章,但是这篇文章已经被删掉了,它里面这么描述的:我驻外使馆报送回的材料表明,在反对藏独、疆独、台独、法轮功、民运的斗争中,许多孔子学院积极主动做了大量所有成效的工作,很好的配合了外交工作大局。

主持人:这是在网络孔子学院原来上面有的。

横河:就是网络孔子学院的网站上,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做《高扬的旗帜》。因为这里有一个资料我认为是官方的,为什么呢?因为第一,它把它放在了官方网站上;第二,它讲到了驻外使馆报送回的材料表明,一般人看不到,所以这是内部的消息,但是后来因为质疑声多了以后,他们可能就注意把那个网站上的东西清理一遍,早期他们没有把它当一回事。

秋旻:这里我想可以补充一个例子。我的一个朋友他是西方人,他是在西方长大的华人,不太会说中文,他参加网络上的一个有声读物课程培训,就讲中国的历史,而这个历史是西方的教授写的。他学这个历史学到前面都没有问题,他说他学到最后讲1949年之后,中国近代,就中共当权之后的历史,尤其是在毛泽东掌权时期的历史,他就觉得非常的奇怪,教授讲的口吻几乎就跟中国共产党讲的口吻一样。比如海外叫“大饥荒”,那中共共产党讲“三年自然灾害”,造成数百万人甚至上千万人,包括文革期间很多人冤死,教授在讲到这部分的时候,对造成的死亡只字不提,然后对毛泽东的这些行为有一种开脱的解释,就是说他是需要党内政治斗争的需要等等,说他是出于一种理想化想要去做一些实验,结果不幸没有成功。那这一套说辞就跟中共的说辞就很像,他就觉得很奇怪。

最后他就发现这一位教授恰恰就是美国一个孔子学院的西方院长,就是孔子学院有中方院长、西方院长,这位教授从2007年开始担任它们学校孔子学院的院长,所以他也经常去中国,80年代去过中国学汉语等等,应该是对中国历史文化比较了解。我没有办法说这是必然的结论,但是很有意思,恰恰这样的人他有这样的想法,跟中共比较接近。这是一个例子。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有观众,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的电话,加拿大的张先生,请问张先生您还在吗?

张先生:在。我想明眼人一看,所谓的孔子学院,这几百个都是中共的意识形态渗透的工具。为什么西方人还能够接受呢?因为渗透本身秘密进行的,可它就是大模大样公开进行来的,最主要就是西方从政府到民间都严重的头昏眼花、脚软腿软,而且在金钱的利诱下、道德败坏下出现这些非常奇特的事情。

主持人:好的,谢谢张先生。横河先生,可能很多人会想到这么一个问题,中共在海外的孔子学院,它说它到2020年要布一个局,那么花很多钱,迄今为止据报导说已经花了超过20亿美元,这些钱完全是无偿给西方院校的;那另外一方面,这些钱为什么不能拿来改善中国内部的教育环境呢?

横河:这是二回事。中国共产党花中国的钱、财富,用来是维护它的统治,包括对外宣传,这都是为了维护中共的统治做的事情。至于说办希望小学,或者让农村的孩子能够去读书,这本来就不是它考虑的对象,所以目的不一样,就是这笔钱是中国人民的钱,但是这笔钱中共要拿来用的话,它一定是用来保卫它自己的统治,扩展它的意识形态,它有目的的,这是不一样的,所以这笔钱不会省下来花在中国的失学儿童身上的。

主持人:省下来也不会花在那个地方。好的,非常感谢,因为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很快就到了,时间比较短,所以也只能请两位嘉宾谈到这里,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