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奇:“习核心”权力运作曝光习半公开江政变罪

11月2日,中共新华社全文发布六中全会通过的《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与《党内监督条例》,以及习近平在六中全会上关于《准则》和《条例》的说明。《准则》中明文确定“习核心”;《条例》凸显王岐山中纪委权力加强。两大文件透露“习核心”权力加强的运作模式,同时释放针对中共政治局委员与常委的监管与清洗信号。习近平发言中公开提有高官搞政治阴谋,近乎公开江泽民集团政变罪行。

确立“习核心”强调维护中央权威

《政治生活准则》中明确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强调领导核心对一个国家或政党至关重要;要求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维护中央权威。

《准则》规定,重大方针政策问题,只有中央有权作出决定和解释;各部门各地方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不得擅自作出决定和对外发表主张。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中纪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门,军队,各地方,各企事业单位等,其党组织都要不折不扣执行中央决策部署;要定期向中央报告工作;研究涉及全局的重大事项或作出重大决定要及时向中央请示报告,执行中央重要决定的情况要专题报告。

《准则》还要求,高级干部必须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准公开发表违背中央决定的言论等;严禁培植个人势力、结成利益集团。

《监督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严格执行干部考察考核制度,重点考察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的表现,在重大原则问题上的立场等。

这些规定相当于在中共体制层面上保证了习近平“核心”权力的运作。

《准则》还要求,领导干部不得干预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曾经工作过的单位和不属于自己分管领域的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不准个人为干部提拔任用打招呼、递条子。

这对元老干政作出了明确禁令,为习近平掌控“十九大”高层人事主导权埋下伏笔。

王岐山中纪委权力加强

《监督条例》共八章四十七条,其中第四章共九条专门列举纪委的监督职责。《条例》强调各级纪检组织是中共党内监督的专责机关,履行监督执纪问责职责;巡视是党内监督的重要方式。

《条例》列举各级纪委承担的具体监督任务包括:加强对同级党委特别是常委的监督;执纪审查工作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各级纪委书记、副书记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领导,纪委发现同级党委主要领导干部的问题,可以直接向上级纪委报告。

纪委还参与官员选拔,把关官员廉洁情况,防止“带病提拔”、“带病上岗”。

《条例》要求,纪检系统重点审查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三类情况同时具备的是重中之重。

这些规定不但令纪委对各级官员的监督职能加强,也令纪委获权参与各级官员选拔。王岐山纪委系统担负起清洗江派残余势力及帮助习“十九大”人事布局的双重职能。

释放清洗高官信号政治局成重点目标

《准则》强调,新形势下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重点是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关键是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

要求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态度暧昧,不能动摇基本政治立场;对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没有立场、没有态度、无动于衷、置身事外、当老好人等政治不合格的坚决不用,已在领导岗位的要坚决调整、严肃处理。

《监督条例》也强调,党内监督的重点对像是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专门针对政治局委员提出要求:严格执行“习八条”规定,如实向中央报告个人重要事项;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不得违规经商办企业,不得违规任职、兼职取酬等。

《条例》还强调,党内监督没有禁区、没有例外。遵守纪律没有特权,执行纪律没有例外,党内决不允许存在不受纪律约束的特殊组织和特殊党员。

习近平在六中全会上关于《准则》和《条例》的说明中,特别强调,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加强党内监督必须首先从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组成人员抓起。习还透露,正在制定高级干部贯彻落实《政治生活准则》的实施意见。

习当局通过《政治准则》与《监督条例》,形同正式废除了“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向中共官场及外界释放“打虎”指向现任国级高官乃至“终极大老虎”江泽民的信号。习对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的震慑,也直接攸关“十九大”高层人事布局。

习近平半公开江泽民集团政变罪行

《政治生活准则》一开始即提到,一个时期以来,中共党内政治生活中出现了一些突出问题,包括宗派主义、山头主义等;特别是高级干部中极少数人政治野心膨胀、权欲熏心,搞阳奉阴违、结党营私、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谋取权位等政治阴谋活动。

《准则》要求,党员、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不准在党内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坚决防止野心家、阴谋家窃取党和国家权力。

习近平在六中全会上关于《准则》和《条例》的说明的讲话中重提上述突出问题及高级干部搞政治阴谋活动,并点名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人,不仅在经济上存在严重问题,而且在政治上也存在严重问题。

2012年重庆事件发生后,江泽民集团因恐惧活摘器官等迫害法轮功罪行而企图政变、废黜习近平的阴谋曝光。随后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被称为“新四人帮”;习阵营军方媒体公开称江泽民是“新四人帮”的总后台。

习在六中全会上及会议审议通过的文件中公开点名“新四人帮”,谈论高级干部搞“政治阴谋活动”、要求“防止野心家、阴谋家窃取党和国家权力”;形同公开江泽民集团的政变罪行。

按惯例,这些正式公开的文件只是中共内部会议的一个面向大众的官方版本,却已释放出大量敏感信号。可以想像,六中全会内部会议实际情形或措辞要比这些公开了的情形严重得多。六中全会中共高层内部很可能已经通报了江泽民及江派高官的政变等严重罪行。

此前,北戴河会议之后,就已传出高层就处置江泽民、曾庆红达成共识。

与之相呼应,六中全会刚结束,11月初,中南海即同步通过港媒释放大量消息,如六中全会内部点名刘云山、张高丽等多名江派政治局常委;江泽民大秘贾廷安等5名上将被查等。

与此同时,习阵营在六中全会结束后立即展开针对江泽民家族及江派常委刘云山等人的清洗行动,包括江泽民老巢上海副市长、韩正的大秘蒋卓庆被调离;刘云山老巢内蒙古官场大幅度撤换;王岐山部署巡视刘云山主管的文宣及意识形态系统十多家单位;江泽民儿子江绵恒的马仔、上海市府原副秘书长戴海波被公诉。

习近平不仅在六中全会确立了“核心”地位,也在中共体制内为行使“核心”权力制定了具体措施。习近平加强权力与升级“打虎”行动同步进行,显示习江对决中习已取得压倒性态势。习半公开江泽民集团的政变罪行,以及六中全会之后的火速清洗行动,意味着“终极大老虎”江泽民的公开落马已进入倒计时。

(大纪元2016年11月2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