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江泽民父子被内控 郑恩宠很自在

4月21日,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对海外媒体大纪元表示:“江泽民家族的势力已经完了,只不过(习近平当局)没拉破面子宣布而已。”此前,3月24日,郑恩宠曾披露,上海坊间传说江绵恒与江绵康已经被内部控制,而且称消息来源非常可靠。

这次接受采访时,郑恩宠特别强调称:“如果江泽民的儿子没有被控制起来的话,那我就是最大的造谣者,应该日子很不好过,但我现在活得很自在。虽然仍像过去一样处于软禁状况,但没像过去那么严厉。从去年10月23日被抄家到现在,这半年我没有被传唤过。”

作为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郑恩宠曾代理上海的一些拆迁纠纷案件,并向中国上级政府告发上海高层的一些贪污案件,涉及周正毅(勾结上海高层的商人)、黄菊、陈良宇、韩正等人,因每一起上海高层的贪腐案件,背后均涉及江泽民两个儿子的贪腐罪行,因此,郑恩宠一直是江泽民势力控制下的上海帮的重点打击对象,被视为上海“反对派一号人物”。上海当局对郑恩宠控制的松紧及打击程度也成为外界判断江泽民上海帮是否失势的一个风向标。

自2006年6月5日冤狱结束至2015年10月23日,九年多的时间里,上海当局对郑恩宠家进行了26次搜查,对郑律师本人进行了94次传唤。每次搜查,上海警察对郑家都是翻箱倒柜,将电脑、手机、U盘、文稿等洗劫一空。为了控制郑恩宠,对郑恩宠的亲属家的搜查、对其妻及亲属的传唤也成为上海当局的“执法”内容之一。每当所谓敏感日如9.3阅兵、或上海当局的重大活动如“亚信上海峰会”,都是郑恩宠被强制传唤和重点防控的时候。

2013年6月21日,郑恩宠曾暂短脱离警方视线,上海警方出动了四十多辆警车,使用了上海公安局最好的指挥车,有海事卫星天线通讯设备,在上海进行了“全城搜捕”,上海所有出入口设关卡,生怕郑恩宠进入美国领事馆。四天之后,郑恩宠被十多辆警车带回闸北公安分局并传唤了12个小时,遭到严刑毒打。短短四天时间,郑恩宠生活消费只花了50元,而上海警方却花了至少50万搜捕郑恩宠。

除对郑恩宠的抄家和强制传唤之外,郑律师本人常年处于上海当局的严控之中,一位自称代表上海国保的某处长就以“陪”郑恩宠作为他每天上班的内容,并且向郑恩宠透露隐情:“市里面的一二号人物想整你”。经常代表上海市公安局长约谈郑恩宠的上海闸北公安分局某处长也向郑恩宠露底牌说:郑恩宠得罪了上海的一二号人物,唯一的出路是向上海市委领导人低头认罪。但都遭到郑恩宠拒绝。

对于出狱后自己遭到的26次搜查和94次传唤,郑恩宠称:绝不会屈服。郑律师曾表示,力争在2015年底前被抄家一百次,传唤超过一百次。

不过,郑恩宠的这一目标,恐怕是无法达到了,因为来自各方面的迹象均表明:江泽民父子已经被内控,而江泽民父子正是上海当局迫害郑恩宠的罪恶之源。两年前的2014年8月19日郑恩宠接受自由亚洲记者采访,揭露江绵康,第二天,郑律师被抄家。而现在,郑恩宠不仅在3月下旬向外界披露江泽民父子被内控的消息,而且想做起诉江泽民的公诉人,郑恩宠既没有被抄家,也没有被传唤,若是江泽民父子没出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现象。

郑恩宠之所以能自在,除了江泽民父子这个罪恶之源被控制之外,还需要听命并效忠于江泽民父子的上海当局一二号人物失去作恶能力。而对于韩正和杨雄这两个江泽民上海帮的前台人物,郑恩宠觉得他们已经成为光杆司令了。他举例说:“公安局长、检察长都是从北京空降而来,高级法院院长是从贵州调来的,组织部长是中纪委的从黑龙江空降而至,韩正这个班子已经被架空了。上海帮已经毫无招架之力,等著束手就擒了。”对于韩正和杨雄来说,老东家江泽民父子被控制,他们应该是最清楚的,当务之急是抓紧机会向习李王表态,向习核心示好,已经自身难保的上海一二号人物,如今也已无暇顾及郑恩宠这个“敌对势力”了。

江泽民父子被控制、韩正被架空,是郑恩宠比以前自在的原因。不过让郑恩宠心里感觉更自在的应该是民众的觉醒,也就是郑恩宠所说的那些可喜变化:那些以前视郑恩宠为“敌对势力”、不太搭理他的一些官场上的邻居街坊,现在都开始主动与他和太太打招呼。现在老百姓聊的内容,消息来源很多都是海外的,人们不再相信中共说的话,中共在民间舆论上彻底输掉了。以前亲朋好友常劝他不要跟共产党发生冲突,现在却说:“你做得完全对,你要好好保重身体,要看着共产党倒台。说话的这些人都是共产党处级、局级干部,他们盼共产党倒台的心情比我还着急。”这些可喜的变化是每一个真正希望中国走向美好未来的中国人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随着习王反腐对上海及江泽民家族的步步紧逼,相信老老虎被抛出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而已经达到崩溃临界点的中共,随时都可能崩塌,那时,不仅郑恩宠律师会获得自由,全国人民都可以活得更自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新唐人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